j15s1熱門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一十四章 爸媽讀書-1k4kj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老常,那我们就……嗝……就先回去了啊,改天再说……”
“……那行,那你们慢去啊……慢点啊,注意安全……”
“……没事儿……我们没喝多少……嗝……酒量在这儿,不会,不会掉到沟里的……”
“……啪,你他娘说什么呢……老常,不好意思啊,这老徐这家伙今天真是喝多了……”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先回去吧。老陈,你帮着,把这老徐送到屋里啊……”
“……你放心……那我们就先走了……”
院子边,两个喝了些酒,有些醉醺醺的村里人互相搀扶着,走出了院子,往着村子另一侧走远,
中年男人脸上笑着,送着两个人走出院子,又笑着看着两人走远,才又转回了身。
“……老常,那我们也就先回去了啊,这些桌子凳子,就先在你占下老常你家院子,在这儿院子里摆一下,明早上我再过来拉,老常你看行吗?”
旁边,将最后张圆桌收了起来,靠在旁边,那厨师将系在身上的围裙解了开,笑着冲着中年男人出声说了句,
盛唐第一閑人
“……成,放在这儿多久都行。”
那中年男人转过身,再笑着应着。
“……那放久可不成,这吃饭的家伙一直放你这儿哪成啊。”
厨师笑着再应了声,中年男人脸上也笑着,
“……那老常,我们也就先走了啊……”
厨师带着帮厨,开着三轮车ꓹ 也离开院子,往着远处走远。
院子里ꓹ 仅剩下还立着竹竿上缀着的白炽灯,灯下堆在院子边已经收拢的桌椅,
和还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ꓹ 和那脸上还笑着的中年男人两人。
院子外,村道上ꓹ 廉歌站着,静静看着这院子里ꓹ 也没出声ꓹ 肩上,小白鼠也转动着脑袋,张望着。
嘉國夫人 無計相許
新婚不寂寞 聽雪成詩
……
“……妈,今天晚上这就是给您办得七十大寿的寿宴,您看还热闹着。”
中年男人脸上笑着,再转过了身,走到了老太太跟前ꓹ
“……等下回,您八十大寿了ꓹ 我再给你过得再热闹点……所以ꓹ 妈ꓹ 您可得把自己身体保重好。”
中年男人说着ꓹ 伸手拉了老太太身上盖着的那张毯子,脸上笑着。
重生之極品棄女 龍潯
老太太转动着有些浑浊的目光ꓹ 看着中年男人ꓹ 手ꓹ 浑身,渐愈加颤抖着厉害ꓹ
“……妈,天时晚了,外边慢慢也冷了。客人都走了,那我也推您回屋休息吧。”
中年男人笑着,说着,再重新直起身,走到了轮椅后,伸手推着轮椅,往着堂屋里走去,
老太太瘫靠在轮椅上,浑身颤抖着,有些浑浊的眼底流露出些恐惧。
……
“……妈,怎么了?”
落地一把AK47 存不易
推着轮椅,中年男人走到了屋檐下的台阶上,堂屋门口,用轮椅抵着,推开了堂屋门,
爆笑冤家:紈絝王爺呆萌妃
堂屋里,依旧没开灯,有些昏黑,只有堂屋门推开时,院子里的白炽灯勉强透过门,挥洒进些灯光。
就在中年男人推着轮椅要走进堂屋里的时候,那老太太浑身颤抖着愈加厉害,头抵在了轮椅背上,费劲了浑身的力气,抬起了颤抖着的手,抓住了旁边那半扇没打开的门,
只是手还颤抖着,似乎没多少力气,只是勉强搭在门上。
中年男人低下了身,关切着看着老太太,出声问了句,紧随着,又脸上浮现出些笑容,笑着,出声再说道,
“……我知道了,妈,您是怕一会儿有风吹进屋里,让我把堂屋门给关上对吧。”
笑着,说着,中年男人抬起手,将老太太颤抖着,抓着门边的手按了下去,再握着老太太的手,小心着放回了轮椅上搭着。
“……那妈,我们进屋吧。”
天價孕妻:帝少嬌寵小甜心 蘇琉璃
笑着说着话,中年男人推着轮椅上的老太太,走进了屋里,重新关上了门,
老太太瘫靠在轮椅,似乎想起身,却只是浑身不停颤抖着。
古武非凡 青風木水
……
看着那中年男人推着那老太太重新走进了屋里,廉歌微微顿了顿目光,再挪开了脚,走进了这安静下来的院子里,走到了那堂屋门口。
紧随着,那紧闭着的堂屋门在廉歌身前打开,挪着脚步,再走进了这堂屋里。
……
堂屋里,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被推到了堂屋中间,背对着堂屋门,
那中年男人去按开了堂屋里,有些昏黄的灯光,还没转过身,对走进堂屋里的廉歌,浑然不觉。
就在这时候,堂屋边上个卧室的门从内打了开,
先前提前跑进卧室里的男孩出现在卧室门边,朝着堂屋里看着,看着他奶奶,看着他父亲,
“……小善,还没睡啊,怎么,是爸爸吵到你了,还是睡不着啊?”
中年男人转过了身,脸上温和着,对着男孩出声温和着说道,
男孩看着他父亲,渐渐再沉默着,埋下了头,
“……怎么了,感冒了?那等会儿奶奶休息了,爸爸给你拿点感冒药来给你吃,再哄你睡觉。”
中年男人温和着笑着,走到了男孩身前,摸了摸男孩的额头,
男孩沉默着,埋着头,
旁边,那瘫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费力着转过些头,转过些目光,似乎想向这侧看过来,却转不动轮椅,也转不过身。
“……现在先回屋吧,爸爸还得照顾着你奶奶休息了。”
中年男人脸上笑着,说着,重新站起了身,
那男孩沉默着,再抬起头,望了望中年男人,望了望那瘫坐在轮椅上,想转过头来的老太太,转过身,再朝着那卧室屋里走了去。
中年男人伸出手,拉上了那卧室门,重新再转过身,脸上笑着,看着那浑身颤抖着,在轮椅上挣扎着的老太太,
閨事 丫頭一枚
“……妈,那我就先送你回屋休息了。”
说着话,中年男人再推着轮椅,往着堂屋旁另一间卧室里走了去,
轮椅上,老太太瘫靠着,浑身颤抖着,看着这中年男人。
……
“……妈,你还是先坐会儿儿啊。”
那间卧室门被打开,卧室里一片漆黑,堂屋里昏黄的灯光勉强透进些,
中年男人推着轮椅,走了进去,
廉歌挪动着脚步,也走进了那卧室屋里,走到了一旁,
那中年男人回过身,重新合上了卧室门,反锁了上,才打开了卧室里的灯。
白炽灯亮起,挥洒下灯光,照亮着灯下的卧室。
卧室不小,靠着一侧墙边,摆着张床,床上,被子整齐折叠着。
床尾方向,是这卧室的窗,两层窗帘紧闭着,透过边上些的缝隙,勉强还能看到,在窗帘下,窗户上,还糊着一层纸。
大藥天香 清歌一片
而床的旁边,靠着的墙另一侧,还摆着口棺材,棺材上漆着的红漆,表面已经有些褪色,露出更深一层的漆色。
“……我先给爸洗洗身子,再给妈您收拾下。”
中年男人笑着,说着,朝着那口棺材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