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41uq精彩都市小說 萬劫帝主-第二百七十七章 挑釁-wlp18

萬劫帝主
小說推薦萬劫帝主
“………就是这样……………所以我便突破了!你说,这算不算是荒孤庭帮我突破的!”秦月璃把那一晚荒孤庭帮助她突破真元境二重的经过完全讲给秦升听。
秦升这才缓缓点头,看了秦月璃一眼,道:“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这小子还真是有几分能耐!”
秦升对秦月璃的话自然还是比较相信的,即便秦月璃想要故意向荒孤庭脸上抹金,也不会编造一个这么故事来欺骗于他。
“好吧!父皇便姑且相信是这小子帮了你一个大忙!但是……!”秦升顿时目光一凛,盯向荒孤庭,喝道:“你小子说清楚,你自己一个人跑到汨罗城干什么去了!”
秦月璃顿时一惊,随即心中后悔不迭,怎么又把这件事给捅出来了?
秦升随之又看向秦月璃,笑道:“月璃啊!本来父皇还想问你为什么要去汨罗城呢,但是父皇也知道,若是问你,你肯定不说,现在好了,得来全不费工夫,若是我猜的不错,你是去找这小子了吧!而问题又来了,你又是如何知道荒孤庭这小子在汨罗城的?”
秦月璃顿时脸色一紧,不由得慌乱起来。好似一切都被秦升给看透了一样。
秦升随之再次盯向荒孤庭,似笑非笑的说道:“荒家小子,这些或许是你来解释更为合适!”
荒孤庭不由苦笑一声,果然这未来岳父能当上皇帝数十年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秦月璃这丫头在他面前,哪里能藏住一点秘密?
“天秦陛下!虽然你刚才说的都很有道理,但是却恕孤庭无礼!汨罗城虽然是天秦帝国的城池,但是我想去看看,也不一定需要和您汇报一下吧!”荒孤庭淡淡道。
鬼服兵團
“放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汨罗城是我天秦帝国的领土,自然一切都由朕说了算!你这小子!亏的你还是天荒帝国的皇子!看来你父皇没教你一点有用的东西啊!”秦升怒极反笑,讥讽道。
“那要是汨罗城不属于天秦帝国了呢?”
忽然,荒孤庭淡淡开口。
“你再说一遍!”秦升先是一愣,随即大喝一声:“我看你小子还真是胆大包天,真的以为朕不敢处置你?”
如今天秦和天齐两国正在汨罗城之中处于胶着状态,现在荒孤庭竟然说汨罗城不属于天秦了,这不是诅咒他们天秦帝国将要打败仗嘛!身为天秦帝国皇帝,秦升如何能忍?
秦月璃也被秦升的怒气吓了一跳,害怕秦升再次直接出手,连忙解释道:“父皇,荒孤庭他不是这个意思!父皇,您不知道,我们天秦帝国之所以能够节节大胜,更能这么快收复宣化城,荒孤庭功不可没!”
“哼!功不可没?朕派遣二十万大军前去,更有百余位真元境高手,自当打的天齐帝国落花流水!擒拿敌方主将,大胜在即,这和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秦月璃连忙道:“对!敌方主将就是他擒住的!…就是那个…齐弘!对齐弘就是他抓住的,然后才交给狄生云和秦汉皇叔的。”
秦升顿时一瞪眼,看了秦月璃一眼,道:“月璃,此军情战报,你可不能胡说八道。”
秦月璃顿时摇摇头道:“没有!父皇,齐弘就是荒孤庭抓住的。难道秦汉皇叔给您的奏折上没说?”
秦升微微犹豫了一下,想起刚才的奏折上面,只说齐弘被擒拿,不敢擅处,让他来决断,倒是没有说明是如何擒拿。
綜韓劇重生女配 海水不懂淚的澀
当然,这也不是秦汉想要贪功,一来荒孤庭手持帝皇手令这样的事情还未了结,他的身份还需要进一步排查。而且他们也不知道荒孤庭忽然便离开了汨罗城。
二来,战报紧急,一些无关战局的事情自然不会提及,毕竟这又不是请功的。
湛紫靈:佞王休妃
秦升思虑了一下,见秦月璃如此信誓旦旦,便缓缓道:“好吧!朕相信月璃不会欺骗父皇,我就姑且再饶他这一个大不敬之罪!”
“谢父皇!”秦月璃顿时松口气,连忙看了荒孤庭一眼,让他不要再说让她父皇生气的话了!
荒孤庭却是笑了笑道:“陛下宽宏大量,在下佩服,只不过,在下说的是另外一件事!”
穿越之禍水小狐貍
秦升瞪了他一眼,随即问道:“什么?”
“就是…汨罗城现在的确不再属于天秦帝国了!”
秦月璃顿时脸色一黑,心中不住的暗骂荒孤庭。
重生情有獨寵 趙暖暖
秦升顿时目光一凛,又要发火。
荒孤庭连忙拦住他,笑道:“陛下不要生气!请看好了!这是什么!”
佛眼砂
天才毒妃:獸性王爺,請自重
荒孤庭一摆手,随即衣袖中拿出汨罗城的城主印授。
秦升目光一凝,秦月璃则是好奇的从荒孤庭手中接过,有些不太认识,只得问道:“这是什么?”
荒孤庭笑道:“汨罗城的城主印授!持此印授,便是汨罗城之主!”
“放肆!”秦升登时厉喝一声:“小子,朕实在没想到你还真是敢胆大妄为,竟敢把汨罗城的城主印授偷走!今日,朕若是不给你一点教训,来日,你岂不是要来盗我天秦国玺!”
荒孤庭连忙摆手,笑道:“陛下!这可不是我偷的!你可不要再次冤枉我!”
“不是偷的!难道我天秦帝国还能有人把这城主印授送给你不成?”秦升怒气不消,盯着荒孤庭。
荒孤庭轻轻一笑道:“的确没有人送给我!只不过…这城主印授却是我那银币买来的!陛下若是不信的话,尽可以去贺兰城黑市之中查查!”
随即,荒孤庭再次拿出一张文字,交到秦升的手中,道:“陛下!这是卖家给我写得凭证!这上面还有其人金印!陛下应该很熟悉吧!”
荒孤庭见秦升又要发怒,连忙把莫家写得凭证拿了出来。
秦升微微犹豫,从荒孤庭手中接过凭证,一眼着目,便尽通眼底,顿时怒气中烧:“莫家竟敢私卖汨罗城!简直胆大包天!”
不过很快,秦升便敛下怒气,莫家现在在天秦帝国如日中天,而且秦升自认为莫家是他一手提拔上来,并不太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即便有这白纸黑字,也完全可能是高人伪造!
何况这样的事情,秦升不会在荒孤庭面前讨论!事情来由究竟如何,他自然会调查的一清二楚!
秦升看向荒孤庭一眼,他的脸上已经没了表情,沉声道:“这就是你所说的事情?你花两千三百万银币把汨罗城买下?”
魔易幹坤 卓飛宏
荒孤庭点点头,道:“孤庭本就是天荒帝国之人,现在天秦帝国卖城!我自然该当仁不让,花钱买下!……怎么?难道这卖城的事情不是陛下的意思吗?……难不成是莫家背着陛下竟然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这…!”
荒孤庭故作惊讶,便是刻意要说出这些话。来激起秦升的怒气。
不过秦升好像并没有上当,他盯了荒孤庭一眼,哼道:“这件事,朕自有公断,并不需要你再次饶舌!至于你说,现在汨罗城被你买下!怎么……现在你还坚持认为汨罗城不属于天秦,而是属于你吗?”
荒孤庭无奈一笑道:“陛下,你这是想要以势压人吗?即便你不承认这件事,好歹也要把我花费的两千三百万银币还回来吧!”
秦升顿时狠狠瞪了荒孤庭一眼:“你花的钱也没有到朕的口袋,你给谁了就去找谁要!跟朕有什么关系!哼!再说了,两千三百万银币也是赎不会你擅闯我天秦皇宫的罪责!”
荒孤庭无奈苦笑道:“这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嘛!陛下怎么又计较起来了?”
“呵……那可过不去!”秦升冷哼一声:“便是把你父皇找来,你也逃脱不了这罪责!不过,朕念在你是初犯,我和你父皇也算是有些姻亲,便饶了你这一条小命!”
秦月璃顿时喜笑颜看:“多谢父皇,我就知道父皇最好了!”
秦升哈哈一笑,“那当然!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天荒帝国皇子荒孤庭竟然携带不知名四星元器潜入我天秦皇宫,证据确凿,情节及其严重!所以虽然留其小命,但是四星元器没收!………荒孤庭,迅速离开我天秦皇宫,再敢踏出这一步,朕绝不姑息!”
秦升说着说着脸色便陡然一变,身上气势也节节攀升!帝皇威严尽显。声如雷霆,一字一字的砸向荒孤庭。
荒孤庭也是大跌眼镜,没想到这五十多岁的老头变脸还真是快!更可恶的是,就这么把自己的四星元器给没收了!?
“父皇…你怎么这个样子!”秦月璃也是瞠目结舌。
“这剑根本不是他……!”
“对!这柄剑剑根本不是他的!他带进我们天秦皇宫的瞬间便已经属于我们天秦了!”秦升呵呵一笑,就这样白捡了一件四星元器,还真是挺不错的!
秦月璃连忙摇头,“父皇,这是他送我的定情信物,跟别的东西都没关系!”
秦升也笑呵呵的摇摇头道:“不…这可不不是什么定情信物了,是父皇没收的他的凶器,然后赐予我的宝贝女儿的元器,就还叫琉璃剑好了!跟他完全没有关系了!”
“父皇…你…!”秦月璃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她哼道:“你抢过来也没用,这柄剑就是荒孤庭熔铸的,只要他想拿走,父皇也拦不住!”
“傻丫头!他说是是他熔铸的,你就相信?你说,你是亲眼看见了他炼制出来这柄四星元器?又是亲眼看见他把你的两柄三星元器熔铸在一起?”
“我……我…!”秦月璃顿时哑口无言,她的确不是亲眼看见,虽然现在她也一点没有怀疑荒孤庭骗她,但是她又的确没有亲眼看见荒孤庭炼制元器,也不能欺骗秦升啊!
秦升轻笑道:“傻丫头,没话说了吧!不管这剑是谁熔铸的,但是材料依然是我们的,本该就属于我们!也算这小子有点良心,没有私吞。不过这小子怎么看都不怎么老实!十句话之中至少八句是骗人的,当然这小子除了会骗人之外倒也不是一无是处,但也正是因为如此,身上还有点本事,说出来的谎话也就越真,骗人的手段也就越高明,所以,父皇为了你好,绝不可以让你嫁给他!现在你都被他耍的团团转,日后在一起了,那还了得?…月璃,听父皇的,以后不要理他了!这剑是父皇送你的,跟他没关系!”
“父皇……!”秦月璃一时间都要被秦升的话给绕晕了,都不知道如何反驳。
秦升一边说话,一边随手向荒孤庭挥出一掌,这一掌倒是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气势,但是打在荒孤庭身上,依旧把他推出十步之外。
“小子!你要是再不走,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啦!现在朕还没有生气,早早离开……快滚!”
秦升没好气的冷哼一声。
秦月璃想要阻拦,却被秦升困在原地,安抚道:“乖女儿,父皇这是为你好,你怎么就不理解父皇的苦心呢!这小子有什么好?”
秦月璃倔强的喯绷着小嘴,一句话也不说,就是看向荒孤庭。
荒孤庭轻轻一叹,没想到秦升竟然就和他见了一面,竟然就对他如此没好感,死活都不同意他和秦月璃在一起。
愛錯億萬總裁【完】
荒孤庭看到秦月璃看自己,顿时轻轻一笑,趁着秦升没有防备,直接脚下一阵变幻,顿时秦升眼前出现十几道虚幻之影,即便以秦升玄元境八重的修为,竟然都被恍惚了一瞬间。
不由得,当秦升三个呼吸之间反应过来的时候,秦月璃已经被荒孤庭拥在怀中。
荒孤庭擦干秦月璃的眼泪,微微笑道:“放心好了!你父皇是不会拆散我们的!他刚才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
随即荒孤庭看向秦升,暗暗传音道:“陛下!若是你想让月璃伤心的话,那就请继续出手吧!但是我敢保证!百招之内,你绝对碰不到我的衣角!”
荒孤庭虽然是传音,虽然有妥协之意,但是在秦升耳中却是狂妄至极。
海底兩萬裏(青少版名著) 儒勒·凡爾納
秦升刚才还在为荒孤庭惊人的速度微微诧异,两人刚才相距不过二十步,荒孤庭竟然能在如此近距离把秦月璃从他手中带走!而且自己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实在是诡异!虽然刚才秦升的确没有任何防备,毕竟一个玄元境后期高手,怎么防备一个灵元境武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