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psyh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玄幻之我能提取萬物屬性 愛下-第一百九十八章 神志不清的林風熱推-yjpgg

玄幻之我能提取萬物屬性
小說推薦玄幻之我能提取萬物屬性
黑柱的自爆让这场惨烈的战斗告一段落,而作为战斗到最后唯一还活着的林风却还不知道这件事。
紅顏逆天:冷王愚妃
也许是带给自己的压力实在太大了,林风在奔跑了一天一夜才算是停下,但此刻他的神志却依旧没有清醒过来。
“饿….”此刻的林风就好像一个小孩一样,饿了就蹲在马路上向来往的路人说道自己饿。
“妈妈,你看前面有一个人好可怜。”
就在这时候一对母女朝着林风缓缓走来,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紫色长裙的女子,她双眸灵动,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林风。
“别瞎可怜别人,咱们都吃不上饭呢。”女孩的母亲显然不想搭理林风,于是就要拽着林风赶快往前走。
也许是知道母亲心中的想法, 小女孩眼巴巴的看向自己的母亲:“如果爸爸在外面风餐露宿,不知道有没有人给他一件外衣,一顿饭呢。”
“这…”本来还脚步匆匆的母亲,在听到小女孩的这番话后犹豫了。
她的男人去了赵高城主哪里挖灵脉,现在都还没有回来,她的心中此刻也是想到了自己的男人饿不饿,穿的暖不暖。
紅心戀
“小玉,去把他带到咱们家吧,虽然没有好吃的,但至少不会饿到他。”女子最后也是没有狠心下来。
不过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它心中却是在默默的想着,如果自己的男人遇到了困难,只希望能够有好心人帮助他。
“喂,走吧我妈妈说带你吃好吃的。”那个名字叫做小玉的女孩看了一眼林风道。
“好吃的…..”林风先是并没有搭理小女孩只是当听到说好吃的,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眼冒金星的看着小女孩。
林风这一动作太快,让小女孩还有些接受不了,不过想到林风肯定是饿了好几天了,也就习惯了。
“走吧。”小玉叫了一声林风之后便是快步的往前走去。
小女孩在前,林风默默跟在后面,嘴里一直喊着饿,其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小玉,等候吃完饭就让他离开吧,咱们孤儿寡母的屋子里突然出现一个大男人,这传出去不好。”小玉的妈妈道。
“外门这么冷,他又傻傻的,妈妈就不怕他冻死了。”小玉依旧劝慰道自己的母亲。
“可现在闲言碎语太多,你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我怕坏了你的名声。”小玉的妈妈一脸纠结的说道。
“这样吧,你带她去村长家,看村长怎么时候。”最后小玉的妈妈想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样也不会让小玉心中不忍。
两人聊着天,不一会便是路过了村长家,小玉倒是飒爽,直接推门就带着林风走了进去,一边走一边还叮嘱林风小心脚下。
虽说是村长家,但家庭环境并没比小玉家好太多,甚至土坯房上已经破了一个大洞。
“小玉怎么来了,快快进屋。”村长大老远便看到小玉走来,于是十分热情的出门迎接。
“村长爷爷我就不进屋了,我主要是有一件事要跟您说。”
说话间小玉用目光看了看身后的林风,继续道:“这是我跟妈妈回家的路上遇见的,他可能是神志不清,我看这天一天天便凉了,总不能让他呆在路上冻死吧。”
“所以…所以就把他带到您家来了。”
“这…”村长看了看林风,有看了看自己身后残破甚至还在漏风的屋子,手掌紧搓着不知道说什么。
浴血刀鋒
“哈哈…”就在村长不知道如何答复小玉的时候,小玉的妈妈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村长我们也不是说让你收留他,您的家里条件我们也是知道的。”
“只是您看,我们孤儿寡母的收留这么一个壮汉,让大家听见了多不好,所以还请你给做个证人。”
“证人…”
本来还想着怎么拒绝这两个母女可听到只是做证人,村长脸上的立刻带起了笑意道:“你们母女两个救助这流落街头的人,本来就是好事,谁会说你们闲话。”
“你就放心好了,只要我听到有人说闲话,立刻就将他严厉处罚。”
村长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两母女心中的顾虑,小玉在听到妈妈有意留下林风之后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久未的笑容。
“那我们母女就不打扰村长了。”说着小玉的妈妈就带着小玉朝着门外走去,一边走还一边朝着村长致谢。
技能書供應商
看着母女两人离开,村长则是长长的呼出去一口浊气,心中暗道:“幸好没有留在我们家。”
他们村子本来还算富裕,可新的管理者赵高一来便是增加了赋税,向村长这种老弱体制根本不能去参加挖灵石,逼不得已只能是售卖家里仅有的财产,以至于现在房子已经破的漏风都没有钱来修缮。
“多好的母女两,只可惜以后就要孤苦一辈子了。”村长看着两人渐渐消失的背影忍不住说道。
对于参加挖灵石的人已经死亡的消息,村长是第一个知道的,但为了让大家心中有期待,村长只能是将这个消息隐藏在心中,同时也要叮嘱所有知道消息的人不要泄露一个字。
村长不知道这个消息能有藏多久,但多藏一天,大家心中就多一丝期盼。

“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小玉看着狼吞虎咽的林风一脸的疑惑。
抗日之黑槍小三口
他们这个村长可以说是与世隔绝了,就连他们都是一个月才能出去一次,这次地处偏僻,紧靠山崖,可以说这里连飞鸟都不愿意居住。
“呜呜呜…”此刻神志不清的林风只知道自己饿了,哪里管得上别人说什么,只是大口大口的吃东西。
“哎,可怜的孩子。”小玉的目前周柔看着林风长叹一声。
增加税收对普通人来说伤害是最大的,他们本来收入就不多,一部分还要去交税,这就使得大多人过得民不聊生。
周柔也总会看到无依无靠,流浪的人,这个时候我会毫无保留的将家里的吃的拿出来,不过大多数人还是有些意识的,向林风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妈妈,就让他留下吧。”小玉看着自己的母亲,一脸的祈求。
“留下?”看着林风那狼吞虎咽的样子,周柔犹豫了。
这样一个神志不清的人,周柔真不知道他能不能活下去,或者说周柔更担心他不能度过这慢慢长夜。
他们村子距离大山非常近,夜晚常有踩狼虎豹出没,曾经就有一个少年因为壮胆被虎豹所捕杀,听到自己的女儿这么说,周柔也是担忧了起来。
犹豫了许久,周柔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说道:”去把仓库给他收拾一下吧,马上就到了收拾农田的季节也正好多了一个劳动力。”
何如當初莫相識
说着,周柔便是朝着里屋走去,而屋外,小玉在听完妈妈的话后,开心的像是一个孩子一般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