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裝車文化興起 廣汽本田借力改裝大玩粉絲營銷

改裝車文化興起 廣汽本田借力改裝大玩粉絲營銷

(原標題:改裝車文化興起 廣汽本田借力改裝大玩粉絲營銷)

張馨予,沒必要被它嚇壞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王海宣 本田造車史上的傳奇車型S2000、初代NSX以及各種改裝風格的歷代飛度(參數丨圖片)、雅閣、凱美瑞等,共同出現在了“2020廣汽本田屆躁夢節”上。11月14日,廣汽本田舉辦的這場包含了改裝車、新車性能展示以及多項互動體驗項目的活動,吸引了1萬多名本田車主及粉絲參加。

去年11月份,廣汽本田舉辦了首屆“躁夢節”,憑藉衆多的改裝車文化元素和粉絲的高參與度,在行業中取得不錯的反響。而今年“躁夢節”規模進一步擴大,場地面積達到2萬平方米,展示的改裝車數量由去年的126輛翻倍至256輛,涵蓋飛度、雅閣、皓影、第四代飛度等廣汽本田旗下的車型。

實際上,早在舉辦“躁夢節”之前,廣汽本田就在改裝車領域有過幾次試水,其曾舉辦專門展示改裝飛度車的FIT DAY。正是不少廣汽本田車主對於改裝車的追捧,催生出了“躁夢節”這樣的活動。

改裝車愛好者爲何偏愛本田?這與本田品牌自身的形象相關。與別的品牌相比,本田一直給人“技術派”的印象,其發動機技術、駕駛層面的黑科技層出不窮,例如本田上世紀80年代末推出的VTEC(可變氣門正時和升程電子控制系統),和近來的地球夢科技等等,加上此前本田打造出的一批足以對壘歐洲豪華跑車的S2000、NSX等令其名聲大噪的性能車,讓“本田大法好”這種調侃變成了車迷心中的一種情懷和信仰。

廣汽本田改裝車

以色列一輛梅卡瓦坦克從拖車掉落 翻了個底朝天

本田車主也是一羣最不“安分”的人,改裝車聚會上總少不了本田車型的身影。有一種說法是“一日本田,終生本田”,這成爲本田粉絲羣體中的一種自我身份認同。如今隨着改裝車文化的逐漸興起,“改裝”也變成本田品牌的一個鮮明標籤。

改裝車文化的興起表現在多個方面。從整個汽車市場的消費趨勢來看,90後甚至00後,正在逐漸成爲汽車消費主力,他們的用車需求更加多元化,這直接促使很多汽車廠家投身定製化和個性化生產當中,例如上汽大通,近三年來一直在宣傳其定製化生產方面的優勢,而蔚來、小鵬等新造車企業更是將定製當作品牌差異化競爭的一種手段。

年輕用戶的消費習慣,正在反向重構車企的決策。各種各樣的“原廠改裝”產品被推向市場,受到年輕消費者的歡迎。早在2018年,廣汽本田第十代雅閣換代時便採用了更加運動化的溜背造型。而德系豪華車三強BBA(奔馳、寶馬、奧迪),包括領克、大衆、福特等品牌近兩年均在性能車、旅行車、個性化車型上加大了推廣力度。原來只作爲小衆口味的改裝車,如今儼然是汽車市場流行的消費趨勢。

比庫裏南便宜近10倍 試駕體驗國產標杆紅旗E-HS9

在今年廣汽本田“躁夢節”活動現場,除了展出的256輛改裝車外,兩輛基於第四代飛度設計的改裝車壓軸出場。據瞭解,起售價在8萬元左右的飛度,擁有同級別車型中相當優秀的動力水平以及操控性能,因此被稱爲“平民超跑”,歷代車型一直受到改裝車愛好者的追捧。

橫向來看,不少汽車品牌均有類似“躁夢節”這樣的粉絲營銷活動。比如與本田同爲日系車企的馬自達擁有很高的用戶粘性,其在華合資車企一汽馬自達創立了“馬粉聯盟”,用來加強與粉絲之間的溝通;寶馬粉絲則習慣自稱爲“Bimmer”,這些鐵桿粉絲甚至創辦了名爲《Bimmer》的非官方雜誌,而寶馬也會爲這些粉絲定期舉辦各種嘉年華活動。

汽車品牌的粉絲營銷形式多種多樣,但都有一個共同點,即品牌希望通過舉辦活動尋求和用戶溝通的突破口,以獲得用戶的情感共鳴。近兩年,越來越多的品牌開始在這方面發力,與用戶的溝通從營銷活動擴散到了售後服務等領域。如自主高端品牌領克通過各種嘉年華活動,來加強與車主以及粉絲的互動,並不斷塑造出潮流、年輕化的品牌形象;新勢力車企蔚來,憑藉細緻周到的售後服務圈了不少粉絲。

除了“躁夢節”這樣的營銷活動,廣汽本田也在通過其他手段不斷加強與用戶之間的聯繫,使用戶更多的參與到企業的決策中來。比如廣汽本田設置了“用戶信息快速決斷活動”和“用戶使用市場訪問活動”等質量強化活動,可以幫助廣汽本田發現並解決客戶反饋。

常吃這5種食物 既改善睡眠又提升跑步表現

市場銷量方面,得益於雅閣、皓影、飛度等車型的優秀表現,廣汽本田10月實現銷量8.8萬輛,同比增長34%,1-10月實現累計銷量63.7萬輛。近日,廣汽本田高層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相比於去年77萬總銷量,今年銷量有望實現正增長。

調查顯示:超六成美企對在華營商“更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