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rsf1优美玄幻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起點-第67章 賜婚展示-aaqqw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儿臣不孝,还请父皇恕罪。”
陆云深跪地请罪,言辞恳切。
“你受苦了,快起来吧。”庆丰帝挤出个慈祥的笑容。
福公公最明白皇帝的心意,知道他对陆云深没有舔犊之情,还忌惮他的功绩兵权,装不了太久慈父,他便岔开了话题。
“王爷,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很多人竖起了耳朵,还偷偷打量苏宝儿。
因为离王以前身边从未有过女人,今天却带着她来砸秦王的场子,身份肯定不一般。
70億人大穿越 一號大師
陆云深冷淡地说道:“这位是琳琅阁阁主苏宝儿,是本王的救命恩人。”
雄霸萬界
苏宝儿瞥了一眼陆云深,难道这几天接二连三的暗杀还不足以让他见识到自己的能力?
她不是菟丝花,不需要生活在别人的庇护下。
不过心里又甜丝丝的,因为他对她的维护几乎是出于本能。
陆云瀚轻佻地打量了下苏宝儿,杏脸桃腮,翩然惊鸿,是不可多得的美人。
他玩味地说道:“大哥艳福不浅,危难之时都能邂逅到如此佳人,希望大哥不吝赐教,好让弟弟早日觅得良人。”
“民女听了许多关于离王的事迹,心生仰慕,见离王伤重,哪有不出手相助的道理?平王若是羡慕,也可照着离王的路走一遍。”
苏宝儿脆生生地说道,维护之意分外明显。
陆云瀚捏紧拳头,在他听来苏宝儿就是笑话他比不上陆云深。
若是平时早给这牙尖嘴利的女人好看,可这会儿文武百官都在场,还围着许多看热闹的人,他要注意形象。
他看向蒋皇后,想让她出面教训苏宝儿。
可蒋皇后没在意他的小动作,此时她的脑海里回荡着仰慕二字。
离王已近弱冠之年,选妃不容再拖,但人选上她很头疼,因为既不能让离王得了实惠,又要能堵住悠悠众口,实在是难。
最終密碼2 林笑堂
没想到现成的人选自己送上门了。
苏宝儿没有家族势力,琳琅阁倒是小有名气,但资历浅,财力浅薄。
再者在京城立足只有名声可不够,还要有够硬的后台。
苏宝儿名不见经传,自然没这个能力,离王不受圣宠,也不够格儿,所以琳琅阁的下场注定是被人吞并。
也就是说苏宝儿对离王毫无助益。
新娘19歲:閃婚老公別太壞 獨一無二
偏偏有救命之恩在,谁都说不出她配不上离王的话来。
而且最好由苏宝儿提出婚事, 那就谁也别想把苛待原配嫡子的帽子扣到她头上。
心里的小算盘打完,蒋皇后看向苏宝儿的眼神十分温和。
囂張小妞,摘掉面具吧!
科技衍生
“好孩子,你立了大功,想要什么封赏?”
苏宝儿默默说她想要良田万亩,黄金万两,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不可能将大量土地财帛赏给离王这边的人。
所以还说个鬼哦!
蒋皇后越发和蔼 :“你放心说,本宫保证你所盼定能成真。”
“并无所求。”苏宝儿乖巧地说道。
她如此不上道,蒋皇后很气恼,但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不能放弃。
蒋皇后目光灼灼看向庆丰帝:“这位姑娘高风亮节,但咱皇室有恩必报,云深身为大皇子,有为天下表率之责,陛下,臣妾斗胆请您重赏苏姑娘。”
庆丰帝配合地点点头:“皇后所言甚是,这位姑娘既是仰慕云深,又有救命之恩,朕便给你二人赐婚,云深,往后不能苛待人家,让天下臣民看了笑话。”
陆云深看向苏宝儿,用眼神询问她的意思。
他爱她,但不能仗着身份便利逼迫她。
苏宝儿也很意外,她刚刚的话是想给以后铺垫一下,谁知道立马就成真了。
二哈催促道:“宝哥,你想什么呢?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了!”
这会儿帝后都把苏宝儿当做寻常商女才会赐婚,以后认识久了,她随便掉一两个马甲,离王妃必然会换成别人。
那还怎么做任务生崽子?
识海里的苏宝儿摸摸下巴,是这个理儿,可进展得太快,她还爽快应下显得有点跌份儿。
二哈十分不理解她的想法:“都什么时候了还计较这些?脸面难道比命重要?再说陆云深,他长得好,对你死心塌地,还是没开封的,文治武功养养不差,你有什么好犹豫的,我要是你,我肯定立马把人叼回窝,一分钟都不耽误!”
苏宝儿撇了下嘴:“这就是人和狗的差别。”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骂我,我不管你了!”二哈主动把自己关进小黑屋。
反正据它对宝哥的了解,她要是不愿意一早就拒绝了,优柔寡断到最后大概率会点头。
它还不如去想想自传漫画里的内容呢。
絕世武魂
苏宝儿一直面无表情地不说话,陆云深的心情沉到了谷底。
鬼宅陰夫
果然她也喜欢他是自己的错觉。
他刚准备回绝,但福公公已经走到苏宝儿身旁,小声威胁道:“离王妃,还不谢恩?抗旨不遵是死罪,说不定还会牵连家人,您可仔细想清楚了!”
离王再不受宠也是皇子龙孙,又是陛下亲自赐婚,半天不吭声是不给谁面子呢?
苏宝儿眼睛一亮,等了半天为的就是这个!
她收起看戏 慌乱行了个福礼:“多谢陛下和娘娘成全。”
然后小心翼翼看了眼福公公,见他面色不佳,又颤颤巍巍解释道:“我…并未故意怠慢,是太惊喜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皇恩浩荡,你该行三拜九叩的大礼。” 福公公皱皱眉头。
小门小户的实在登不上台面。
苏宝儿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的短处:“小女出生商户,行为粗鄙,不曾学过宫中礼数,让各位贵人见笑了。”
“无妨。” 皇后很大度,离王妃不懂礼仪才好,以后好处处给离王丢人, 但随后话锋一转,“礼数日后可以慢慢学,当务之急是管教好下人,别再跟今天似的胡乱放肆,扰了别人的清净!”
要不是他太没眼力见儿, 这会儿秦王已经入主东宫了。
嬉遊時代 HERE WE GO
就算陆云深回来也不怕,因为皇帝金口玉言,又事关社稷,不能朝令夕改。
苏宝儿屈膝表示受教,却不认同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