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dw90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一念原罪 ptt-四十九 自強路上唯孤獨鑒賞-rqyf4

一念原罪
小說推薦一念原罪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也许,都住着一个不可能的人。那个人路过自己的青春一阵子,却会在记忆里搁浅一辈子。最怕,深交后的陌生,认真后的痛苦,信任后的背叛,温柔后的冷漠。
譬如,钟玲之于陈曦。
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
一个月后,陈曦中考结束,她的心,已然恢复平静无波。
却在这天,一条消息,传遍了整个校园,让刚刚平静下来的陈曦,再次心潮不定。
消息说,钟氏地产总裁钟玲,涉嫌谋杀其丈夫万平,已被公安局依法刑事拘捕,而抓捕钟玲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与陈曦有过数面之缘的赵刚。
赵刚认为,万平不是失足坠楼身亡,而是被钟玲推下楼,造成失足的假象,钟玲的作案动机极为明显,其一,万平无后,且无其他血脉亲人,他死之后,钟玲作为其合法妻子,是最大的收益人。其二,万平生前,钟玲屡遭其毒打,她这是为了报复。
而今天,钟玲杀夫案,便在其所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本来,蒙彝镇偏远,很难收到此类消息,然而,钟玲恰是在这里毕业,且,她学习成绩优异,在蒙彝中学也算是个名人,两次中考,没有考上,只是差了些运气而已,她,体育成绩不过关。
她不久前来过这里,家财万贯,美艳动人,自然少不了某些人的特意关注。
钟玲一被抓,便被某些有心人第一时间知晓。
一石激起千层浪,恰逢中考结束之际,钟玲杀夫案,在校园里传开了,闹得沸沸扬扬。
有人说,钟玲是个可怜人,这是无声的反抗。
有人说,钟玲毒蝎心肠,当判死刑。
更有人说,钟玲不知廉耻,贪图富贵,年纪小小的就嫁人,说是嫁人,其实是出卖自己的身子,如此厚颜无耻,被打是活该,杀了自己的丈夫,应该千刀万剐。
说什么的都有,有的人同情,有的人嘲讽,有的人恶毒,所有的声音,陈曦全听见了。
让陈曦奇怪的是,那些同情钟玲的人,几乎全是在学校里和她关系不太好,相反,言语最恶毒者,恰是与钟玲来往最为密切之人。
陈曦还记得,钟玲来的那天,这些人,还围在钟玲身边,陪着笑脸。
只是当时,钟玲眼中,只有陈曦,对其他人,不屑一顾。
这时,陈曦明白了一个道理,平时冷漠的人,未必真的冷漠,平时热情的人,不见得真的热情,甚至会在你背后,捅上一刀。
实际上,陈曦已然看清了,那些对钟玲言语最恶毒的人,恰恰最想成为钟玲,既然成不了她,那,等她落水了,就往水里扔石头,把她砸死。
无它,只因为钟玲是个女人,且,她贫穷。
很多女人都说女权,说男女平等,而恰恰,最想成为男人的附庸的,就是这些人。
这些人,为万平打抱不平,然而,钟玲遭遇毒打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说一句话,她风光光的回来,这些人又站出来了,巴结讨好。钟玲被抓了,又是这些人,加以最恶毒的言辞。
陈曦还发现一个现象,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今天都离她远远的,她,仿若成了病毒瘟疫一般。
要知道,陈曦人缘很好,几乎所有人都喜欢他。
而今,这些人,无形中,都想和她保持距离,包括那些时常听她弹钢琴的老师。
无它,只因,她和钟玲是最好的姐妹,此事,在校园里,人人皆知。
“玲姐!”陈曦低喃一声,心里隐隐作痛。
实际上,钟玲走的那天,她就知道事情不太对劲了。
只是,陈曦没有问,钟玲也没有说。
钟玲唱了一首歌,邀请陈曦无果后,惨然而去。
萌妻來襲:小叔,接招吧 狐美人
陈曦已然记得当时她的表情,落寞无助。
毫无疑问,陈曦后退的那一步,深深触痛了钟玲。
但她能做什么?
难道告诉钟玲,回头是岸么?人都杀了,回头,还有岸么?
陈曦心里滋味万千,她既担心钟玲,希望钟玲被判无罪,又觉得,如果钟玲真的杀人了,应该判刑,这很矛盾,但却是陈曦此时此刻的心理。
但此时的陈曦,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她像别人一样,认为钟玲真的杀人了,且,潜意识地往这方面想,却从没想过,钟玲是否是无辜的。
这是一种所谓共识产生的偏见,一个家境贫寒的女孩,嫁到一个大户人家,而这家人,都死了,就算警察不查,都会让人觉得,是这个女孩害了这家人。
陈曦也是如此,当时钟玲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第一反应,钟玲,谋杀了她丈夫一家。
毫无疑问,这种偏见,往往是致命的,它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从而把人逼上绝路,这很可怕。
此时的陈曦,也浑然不觉。
不知不觉,陈曦来到一个房间门口。
她知道,这里面,有一台钢琴。
野蠻公主拽惡少 泣洛洛
每次,她烦恼的时候,都会来这里,弹奏一曲,以泄心中的情绪。
然而,今天,她的身影,被人拦住了,很多人!
霸道王爺寵萌妃 花朵開
她进不去。
吹不散眉彎 安寧
有老师告知,不许她再碰这钢琴。
虽然没有说明原因,但陈曦懂了,从他们的眼里,陈曦看得出来。
他们,觉得自己赃,不配摸琴。
真三魔技分衛 胡吹亂侃
因为,她是杀人犯的朋友。
陈曦不想争辩,转身而去。
只是,她心里,不由得悲凉。
这,还是她印象中和蔼可亲的老师么?怎么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包括这个校园,在她眼里,也开始陌生起来。
他们,真把那台钢琴,当作自己私有的了?
要知道,这是许清老师走时留下来的,说是捐赠给学校,其实,就是为了留给陈曦,方便她练琴。
而今,陈曦竟然摸不着。
忽然之间,陈曦有种迫不及待的想法,她,要离开这里,马上离开。
她忽然觉得,在这里,没有什么是她认识的了。
重生之縱橫娛樂圈 李家四少
在这里,她感觉,自己仿若不能呼吸。
陈曦加快了脚步,飞跑起来,冲进自己的宿舍里,很快,便收拾好自己的行李,走出校门。
她,没有一丝留恋。
她要回家,她想阿爸阿妈了,想那只大老虎了。
“曦丫头!”正当陈曦走到学校门口时,一道沧桑疲惫的声音,传进她耳朵里。
陈曦的身影,不由得一顿。
片刻后,她蓦然回首,暗淡的眸子中,瞬间闪现出明亮的光芒。
那是一个老妇人,拄着一根拐杖,白发苍苍,在一个少女的搀扶下,蹒跚而来。
“奶奶!”陈曦语气哽咽,飞快地往老人的方向跑去,扑到她老人里。
“奶奶!呜呜呜!”陈曦哭了,放声大哭。
那么多人指指点点的时候,她没哭,那么多人拦住她,不让她弹琴的时候,她没哭,收拾行李,准备离开的时候,她没哭,现在,她哭了。
在老人怀里,她痛哭起来。
侯門新妻 沐沐若魚
“都过去了!”老人叹道。
“嗯?”陈曦抬起头来,茫然不解。
“钟玲一案,有结果了,由于证据不足,当庭无罪释放!”老人说道。
“真的吗?”陈曦惊喜。
“我还能骗你不成?”
老人笑了,摸着陈曦的头,“现在,你可以安心了吧!”
陈曦点头,不由得长呼一口气。
“问你个问题!”老人忽然笑道,“你相信钟玲会杀人么?”
“这……”陈曦一怔,忽然间,想起钟玲离开时惨白的脸。
一时之间,她顿觉得愧疚难当,她自以为是,钟玲从未说过什么,她听到钟玲的婆婆和丈夫死了,便自以为是地认为,钟玲谋杀。
她从未想过,钟玲也许没有杀人!
“无论别人怎么说,反正我不信!”老人说道,“那丫头,是我看长大的,不会杀人,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你难道不相信她么?”
“孩子,做人呐,不但要对自己有信心,还要对朋友有信心,特别是那种贴心贴肺的朋友!”老人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知道了!”陈曦点头。
“对了,差点忘了跟你介绍了,这是我干孙女!”老人指着身边的小女孩说道。
陈曦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女孩身上。
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十四五岁,一头短发,一身白色的休闲装,此时,她眨巴着大眼睛,也在看着陈曦。
太可爱了,她目光转动间,仿若在说话,时而嘟着嘴巴,时而撇撇嘴,憨态可掬,惹人怜爱。
陈曦不由得笑了,这个女孩,第一眼,就让人忍不住喜欢。
“姐姐,你笑啥子?”女孩开口说道。
“你真漂亮!”陈曦赞道。
“咯咯咯!”小女孩娇笑起来,伸出葱白如玉的手臂,“我叫苏小颖!”
“陈曦!”陈曦也伸出了右手。
两个人的手,这一刻,紧紧握在一起。
老人看着她们,不由得欣慰点头。
“曦丫头,要不,进去坐坐?好久没见你了,和奶奶好好的说说话!”
“不了!”陈曦摇头,“我要回家了!”
“还介意那些人的声音?”老人问道。
“不是!”陈曦再次摇头,“是真想家了!”
“那好!”老人叮嘱道,“小曦,别太理会别人说什么,做好自己就行,你要知道,自强不息的路上,总是孤独的,要经得起风雨,也要耐得住孤独,这样,你才能真正的成长!”
“我记住了!”陈曦重重点头。
“那一路上注意安全!”老人轻笑一声,转身往校园里走去。
苏小颖扶着老人,还不忘回头。
“陈曦姐,我家在成都,有空来找我玩,再见!”
“再见!”陈曦挥手,待那两道身影渐渐消失,她随之收敛了笑容。
这时,陈曦收到一条短信。
我有一把斬魄刀
“小曦,我知道你会和别人有一样的想法,我不怪你,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杀人,那个混账,真是自己摔死的,我要出国进修来,你要好好的保重,玲!”
“姐,对不起!你也要保重!”陈曦低语。
站在风里,许久,许久,陈曦迈开脚步。
“成都,我来了!”拉着行李,陈曦的脚步坚定起来。
行走之间,她脑海里,不由得地,浮现出一道孤傲的背影。
“大哥哥,你是真的吗?你是他么?”陈曦想着,抬起头来,望着天空。
天空上,万里无云。
“你是真的么?还是只在梦里?”与此同时,上海,浦东,江畔,有一道身影,背负着双手,面朝西南方向,也抬头望着天空。
他的脸上,有道疤。
……
(陈曦篇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