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mhk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超級生物兵工廠 起點-第695章 收錢推薦-weel5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只不过这些事情,林寒却是半分也没有透露出来,只是看着两人一路上努力无比的修炼,也是对两人的勤奋颇为赞赏。
一路走走停停,等到林寒三人到达扬州之后,已经是过去了好几个月。
董天宝和张君宝两人都是自小就在少林寺之中长大的,何曾见过扬州这样的繁华大城,这一路上,两人也都是稀奇无比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就算是看到街边的小摊贩,也有着极大的兴趣。
此刻在周围,各种摊贩无数,不过林寒的目光却落在了其中一处卖着虎头玩具的小摊上。
那摊位上有着一个模样俊俏的姑娘,眉宇之间,还有着几分英气。
而不远处,则有另一个女子,在轻轻的拨弄琴弦,似乎极为沉醉。
心中一动,林寒就知道自己找到地方了,这两个女子,就是小冬瓜和秋雪两女了。
在原著之中,也正是因为这两人,董天宝和张君宝才能够和佛笑斋的众人认识,才有了后期的众多事情。
而也正是在此刻,集市中走来一队大摇大摆的人,每到一个摊位,就凶神恶煞的咒骂一顿,而那些商户,则都是诚惶诚恐的急忙掏出银钱。
此刻这一队人,正在一家卖花瓶的摊位前面,开口怒喝到:“赵老三,你的租子呢?”
“虎爷,我上午已经交过了!”
那赵老三急忙开口。
“交过了?你早上吃饭,中午还要不要吃饭?”
那虎爷砰的一声拍在赵老三的摊位上,开口怒道:“乖乖交钱,要不然……”
“虎爷给小人一条活路吧,小人今天还没有开张,真的是没钱……”
赵老三苦苦哀求着。
那虎爷却听都懒得听,大手一挥,就开口喝道:“哪里来的这么多废话ꓹ 给我砸……”
一声令下,他身后的一帮打手就冲了上去ꓹ 一时间,周围一阵鸡飞狗跳,那小摊上的花瓶ꓹ 顷刻之间,就被砸的粉碎ꓹ 而那赵老三,则是欲哭无泪的看着这一切。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ꓹ 旁边卖虎头玩具的小冬瓜却眼前一亮ꓹ 瞬间看到了虎爷腰间的钱袋,心中一动,就悄然走到了前面去。
这小冬瓜原本就长得极为俊俏,此刻到了那虎爷身前,瞬间就吸引了对方的目光,嘿嘿一笑,就拦住小冬瓜ꓹ 准备调戏一下。
只不过小冬瓜却是一副羞涩的样子,身形一闪ꓹ 瞬间悄无声息的取下虎爷腰间的钱袋ꓹ 就逃了出来。
另一边的虎爷等人见此ꓹ 也都是哈哈大笑ꓹ 也不再过多纠缠,只是转身离开。
而这边的小冬瓜ꓹ 则是返回到那赵老三的身边ꓹ 把钱袋里的银子都倒了出来ꓹ 开口道:“赵叔叔,你不要伤心了ꓹ 这些钱都是那个畜生赔您的!”
赵老三原本正是伤心欲绝,一看到这些银子,瞬间就是喜极而泣,正想感谢,却看到前面的虎爷等人忽然停下,回头就是大吼道:“那小娘子,给我站住,竟然敢偷老子的钱袋……”
这一声大喊,瞬间让小冬瓜也有些着急,急忙推走赵老三,开口道:“赵叔叔你快走……”
说话之中,虎爷身边的打手已经冲了过来,而小冬瓜也不含糊,三拳两脚之间,就已经把几个打手打翻在地。
只不过剩余的打手一看到小冬瓜这么厉害,都是抄起旁边的竹竿,怒吼着冲了过来。
一看对方人数如此多,小冬瓜急忙转身逃走。
只不过才刚刚想要离开,却因为对方的逼迫,不得不起身跳向了一旁的桌子上,但是可能是桌子太滑,就看见小冬瓜身形顿时不稳,瞬间摔倒在了地上。
而这一摔,恰好就落在林寒三人的身边。
见状,林寒并没有动作,反而是张君宝和董天宝都是看向场中的情形,张君宝忍不住的问道:“师傅,要不要帮他们?”
董天宝则是开口喊道:“人多欺负人少,肯定要帮!”
林寒微微点头,两人瞬间得了命令,就看见张君宝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挡在小冬瓜的面前。
而董天宝则是到了小冬瓜的旁边,急急忙忙的拉起小冬瓜,关切的嘘寒问暖了起来。
至于另一边,张君宝这一出现,瞬间就吸引了一众打手的注意力,只不过这些人,顶多也就是强壮一些而已,哪里是张君宝的对手,不消片刻,就被张君宝打的落花流水。
只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这边的动静惊动了附近巡逻的官兵,没多久,就有人开口喊道:“官兵来了……”
一听是官兵,张君宝和董天宝都是有些慌张,想要找地方躲避,只不过也是在此刻,林寒一挥手,就有一道劲风猛然喷涌而出,瞬间卷起大片尘土,那一大群的官兵瞬间被吹的歪三倒四的,哪里还能够看的清楚。
和美女董事長那些事 易克
这一手,张君宝和董天宝自然是见怪不怪,只不过旁边的小冬瓜却忍不住的为之侧目。
“哇,你好厉害啊!”
霸娶之婚後寵愛
小冬瓜忍不住的开口称赞道。
林寒则是默然不言,只是开口低声道:“我们该走了!”
小冬瓜闻言也急忙开口道:“对对对,你们跟我来,我在这里熟悉的很!”
说罢,就拉着几人往一处小巷子里钻,没多久,就已经到了另外一条街道上。
这街道比之刚才的街道更加的繁华,也让董天宝和张君宝都是看的极为稀奇,不过也正是在两人看的稀奇的时候,街道尽头忽然传来了一声尖叫,随后就有一阵阵的惨叫声猛然响起。
下一秒,一大群的士兵就骑着马悍然从人群之中冲了出来,街道两边那些躲闪不及的百姓,摊位都是被瞬间撞翻在地。
更让人愤怒的是,那些士兵手中的利刃毫不犹豫的挥向那些手无寸铁的百姓,一时之间,处处都是人仰马翻。
这样的情形,张君宝和董天宝何时曾经见过?
正疑惑着,却看到了那些兵丁的后面走来一队排列整齐的士兵,而在众多士兵簇拥的中间,则是有着两架被十几个壮汉抬着的步辇。
当头的一架上,坐着一个女子,神情倨傲的看着周围被打翻在地的百姓,时不时的还翻了翻眼皮,似乎极为不屑。
傳奇殺手都市行
而后面的一架上,却坐着一个面白无须的老者。
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就会发现这人的脸型极为尖酸刻薄,只不过其服装之华贵,神态之倨傲,犹在前面那女子之上,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这人一定是掌握了大权在手。
此刻这队伍迅速通过,前方兵丁开路,周围的百姓都是又惊又惧,却什么都不敢说。
这一幕,也让董天宝大受冲击,忍不住的开口道:“这人是谁啊,怎么这么威风?”
旁边的小冬瓜舔听见问话,一脸不屑的开口解释道:“这是咱们扬州城的镇守太监刘瑾,也是咱们这里的土皇帝。”
諸天之最強BOSS
旁边的张君宝闻言也同样是皱眉疑惑道:“只不过走个路,就这样欺负百姓,也太过霸道了吧!”
“做官的嘛,今天已经算好的了,有时候还会弄出人命呢!”
旁边的小冬瓜开口说道。
也是在小冬瓜和张君宝说话的时候,旁边的董天宝已经是双眼放光的看着那刘瑾,眼神之中,尽是羡慕之色,口中更是忍不住的羡慕道:“这么威风,我要是有这么厉害就好了!”
“那你也去做太监喽?”
旁边的小冬瓜听见这话,顿时没好气的开口道。
“啊?”
董天宝一怔,不过又是回头看了眼刘瑾这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却是不自觉的点头道:“那也好啊!反正我是和尚,有没有都一样……”
听见这话,小冬瓜也忍不住的冷哼了一声。
而另一边,林寒却始终都没有说话,只是默然的看着董天宝的表现。
此刻董天宝的样子,让林寒也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这董天宝争强好胜,又爱慕虚荣,贪图名利,可以说佛教的戒律完全没有在他身上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是把这些欲望都压制的更加庞大,如今一旦释放出来,恐怕就永无止境。
一直等到刘瑾等人离开,林寒才开口道:“好了,咱们就先在这里住上几天!”
董天宝和张君宝都是一愣,不过随后却都是喜道:“这里这么热闹,这下可有得玩了!”
倒是小冬瓜,有些好奇的看着三人,开口道:“哦,原来你们是刚来的啊,这样吧,我对这里很熟悉,我带你们找住的地方吧!”
于是,在小冬瓜的带领下,众人没多久,就到了一处酒楼外面。
只不过到了门口的时候,董天宝和张君宝却都是有些惊讶这客栈的名字。
“佛笑楼,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张君宝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而董天宝则是摇头道:“奇怪什么,咱们两个可不是和尚了,什么佛笑佛哭的,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张君宝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开口苦笑道:“走吧,师傅已经进去了!”
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佛笑楼门口的林寒却忽然停住脚步,开口说道:“君宝、天宝,你们两人在这里先住下,我有件事情,还需要去解决一下!”
张君宝和董天宝闻言都是急忙点头,倒是旁边的小冬瓜有些狐疑的看了眼林寒,因为刚才她可是清楚的听到林寒似乎自言自语什么孺子不可教也。
在回想起张君宝和董天宝是林寒徒弟的事情,小冬瓜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而离开佛笑楼后,林寒则是有些无语的在附近找了地方藏下,准备看一看接下来的事态发展。
至于林寒为什么这么做,是因为就在刚才,他忽然收到了系统的提醒,到了此刻,林寒打开系统界面,也瞬间看到了显眼的任务字体。
“叮,系统任务,请宿主救下被董天宝坑害的佛笑斋众人!”
简单的任务提示,让林寒也忍不住的大摇其头,早在碰到刘瑾的时候,林寒就知道董天宝的欲壑难填,恐怕要重走原本剧情的路子,而现在看到这任务的提示,林寒也知道即便是自己这段时间的影响,也根本就无法改变对方。
不过对此,林寒却也没有多说什么,若是没有了董天宝的背叛,张君宝也不可能感悟出武道真谛,更不可能成为日后的张三丰。
而这一次林寒离开,就是准备让这两人把剧情重新拉回正轨,按照原本的剧情来发展就可以了。
正是因此,林寒在走的时候,假装忘记给张君宝和董天宝留下钱财,就是为了让两人重新想办法赚钱。
果不其然,就在林寒离开后没多久,张君宝和董天宝也意识到了没钱的问题,在加上林寒根本就没有说具体的时间,两人当下就决定出去化缘讨钱。
只不过两人从来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到了晚上的时候,竟然是一分钱都没有逃讨到,也幸亏是有小冬瓜在,两人的这一顿饭才算是有了着落。
只不过也正是在三人吃饭的时候,张君宝却忽然看到了先前摆摊中的秋雪,此刻的秋雪,正抱着怀中的琴,一副茶不思饭不想的样子。
似乎是感受到张君宝的目光,秋雪忽然开口问道:“两位大师,请问你们听说过慕容白这个人吗?”
张君宝急忙摇头。
正说着,外面忽然走进一队人,为首者,正是今日张君宝和董天宝所看到那刘瑾步辇前的女子。
看到这女子,旁边的小冬瓜就开口低声道:“看到没,这就是刘瑾的干女儿,叫做刘玉!”
而在这女子的旁边,则还有一个温文尔雅的书生,穿着一身的官府,正殷勤的给女子开路,扶着对方坐下。
只不过这一幕,却让旁边的秋雪整个人都瞬间为之失神,忍不住的上前几步,她的眼角就已经泛起了几分的泪花,哽咽开口道:“慕容白,你为什么什么都1不说就走了……”
“秋雪?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书生闻言看见秋雪也是极为震惊,急急忙忙的看着秋雪,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只不过这一幕,落在那刘玉的眼中,却让对方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慕容白,你在干嘛?”
慕容白急忙回过头去,腆着脸讪讪笑着。
那刘玉则是斜了一眼秋雪,开口冷笑道:“男人就像是一条狗,你能够给他荣华富贵,他自然就不会走了……”
一席话,让周围的众人都是忍不住的惊愕。
那慕容白则是讪讪笑着,连反驳都不敢,此刻这一副样子,也确实是像极了摇头摆尾的狗。
见此,秋雪也是伤心欲绝的开口道:“没想到慕容白真的变成了一条狗,好……你这样很好……”
微微停顿,她才捧起手中的琴,开口道:“我没日没夜都在保护着琴,生怕它受一点伤害,现在……就还给你吧!”
说罢,就转身离开。
那慕容白则是脸色复杂的捧着琴,一时之间,似乎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
倒是旁边的刘玉,一把抓起琴,就朝着秋雪狠狠砸去,开口怒道:“骂狗?他已经入赘我们刘家,骂狗也要看看主人!”
秋雪一闪,瞬间就躲过去,却是丝毫不惧的看着对方,与此同时,还伸手接过琴,死死的盯着刘玉。
哥兒幾個一起混
那刘玉见状瞬间起身上前,就想要袭击秋雪,只不过秋雪却轻松应对,短短十几招之间,就已经把刘玉打的倒退回去……
此刻的刘玉,正满脸怒气的看着旁边的慕容白,忍不住的怒道:“你看什么……还不帮忙……”
慕容白一个哆嗦,只不过却目光冷冽的看向秋雪,随后才是猛的上前几步,走到秋雪的身前,开口怒吼道:“我好不容易走到现在,你为什么要来,快滚,快点滚……否则……”
说罢,就猛的抄起一把凳子,作势欲砸……
只不过秋雪却是不闪不避的,死死盯着慕容白,如此一来,反而是让慕容白有些心虚。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刘玉猛的冷哼了一声。
而这边的慕容白,显然是瞬间感受到了对方的不满,猛的一咬牙,就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
一声沉闷的响声之中,秋雪的脑门上就马上流出一道血线。
她原本能够躲过去,可是面对这个曾经自己挚爱的人,秋雪却忘记了所有的一切,只剩下此刻对方的无情和冷酷。
这结结实实的一砸,也让秋雪整个人瞬间都有些昏昏沉沉的,这一瞬间里,几乎就要软到在地。
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边看着整个过程张君宝猛的一声怒吼,就冲上来大声5.0道:“我来帮你!”
说罢,就迅速上前,一脚就将那慕容白踹飞。
那刘玉一看到慕容白挨打,冷喝一声,身后的一众打手就齐齐涌上,想要拿下张君宝。
只不过张君宝却凛然不惧,拳脚舞动之间,就已经打的对方节节败退。
非但如此,旁边的董天宝和小冬瓜也都没有闲着,全都是出手相助。
只不过他们三人却不知道,此刻在佛笑斋之中,林寒正在某处隐藏身形面色淡然的看着这一切的发展。
按照原本的剧情,接下来他们三人就会重新返回这里,而到了那个时候,董天宝也会因为自己的欲望,一步步的踏入深渊.
没多久,佛笑楼这边就已经乱作了一团,而刘玉作为刘瑾的干女儿,出行自然是有着官府的人马随行的。
在看到官府的人出现之后,张君宝董天宝几人也是赶忙逃走。
失憶總裁狠狠愛
軍寵閑妻
最后更是凭借着小冬瓜得机智,三人躲进了一处土地庙之中佯装是神像,才算是躲过了一劫。
只不过绕来绕去,几人最后却是重新回到了佛笑楼。
而这所有的一切,林寒也都是看在眼里,不过林寒却并没有回到张君宝几人的身边,反而是饶有兴致的到了另外一间房,看着佛笑楼之中的几个人。
亡靈鏢師 七飯
这几人,赫然就是佛笑楼之中的厨子跑堂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