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504d熱門言情小說 太平客棧 莫問江湖-第一百九十六章 玉虛峯上閲讀-7079z

太平客棧
小說推薦太平客棧
玉虚峰和玉珠峰上所有异象已经消失不见,但是两座雪峰在阳光普照之下,还是十分壮观雄伟。
此时玉虚峰的山脚下,许多江湖中人已经云集于此。他们经过月余的长途跋涉赶到此地,能来到此地的无一不是好手,平日里在江湖上也是颇有身份之人,可遇到这等最顶尖的江湖盛会,也都不敢摆出什么架子,
此时道门的主要人物未至,但道门之中的各宗之主和中坚人物已经提前来到,算是打个前站。
清微宗来人是司徒玄略,如今清微宗七位实权人物之一,这七位实权人物自然是不算超然在上的李道虚,分别是张海石、李非烟、陆雁冰、李道师、司徒玄略、陆时贞、李如剑,而李元婴、李太一俱已出局。这次玉虚斗剑,除了司徒玄略之外,李道虚和张海石还会亲自前来。
正一宗来人是张岳山,在张氏“山”字辈中最为年长之人,他动身前往昆仑玉虚峰的时候,大天师还未飞升离世,在他抵达昆仑之后,才得知张静修飞升的消息,接下来正一宗会走向何方还不得而知,张岳山也不好就此贸然离去,只能继续留在此地。
妙真宗的万寿真人并未前来,而是派了自己的弟子季叔夜代为前来,在这次玉虚斗剑之中,妙真宗无力登场比试,只能做个看客,做个见证。
东华宗、神霄宗也多半如此,不过这两宗是两位宗主太微真人和三玄真人亲至。
玄女宗是萧时雨亲自前来,法相宗是宗主左雨寒亲自前来。
再有就是太平宗了,出面的是新任大长老沈元舟和大客卿宁忆,沈元舟在江湖上也是老面孔了,交游广阔,人缘也是不错。江湖中人也都心知肚明,清平先生虽然让此老做了大长老,但真正倚重的还是陆夫人,如今太平宗的局势已经明朗,自然是以李玄都为主,以陆夫人为辅,不过下任宗主的人选却是有些奇怪,竟然是个名叫沈长生的无名小卒。
如此正道八宗已经集齐,再有就是慈航宗和辽东的补天宗、忘情宗,以及天乐宗。
慈航宗来人是慧玄师太,慈航宗以女子为主,而女子又分为两派。
一派是带发修行的女子,不仅不必剃度,可以用俗家本来姓名,而且还能嫁人,江湖上的俊彦若与慈航宗的女子有什么纠葛,多是这一派的女子,故而这一派的女子在江湖上名声很大,又被人讥讽为不是牝女宗而胜似牝女宗,牝女宗是来者不拒的红倌人,慈航宗就是卖艺不卖身的清倌人,白绣裳、苏云媗、苏云姣都是这一派的。
另一派就是出家之人了,剃去三千烦恼丝,遵守佛门的各种戒律,不用本来姓名,改用法号,与真正的尼姑没有任何区别,虽然慈航宗的宗主很少出现在这一派中,但这一派却是慈航宗的中流砥柱,传承稳定有序,而且名声不错。慧玄师太便是这一派中的领袖人物,白绣裳还要称呼她一声师姐。
正因为慈航宗中的两大派系之分,给了白绣裳机会,如她这种可以嫁人的女子,类似于静禅宗的俗家弟子,既然是俗家而未遁入空门,硬要说是佛门弟子,也有些说不过去,身份模糊,她便有了出手的说法。
武道神尊
补天宗来人是秦清最为信赖的师弟景修,清微宗是三十六位堂主和七十二位岛主,其中天魁堂、天罡堂、天机堂权柄最重,主导中枢,故而被称为内三堂。在补天宗中同样有内三堂,分别是紫薇堂、北辰堂、天枢堂。如今紫薇堂堂主是云承宗,北辰堂堂主是胡良,景修是为天枢堂堂主,在排位上稍逊于紫薇堂堂主云承宗,但在实权上却稍有胜之,仅次于秦清。
忘情宗来人就有些意思了,因为韩邀月之事,忘情宗上下被秦清“梳理”了一遍,不能说元气大伤,也是不复从前,秦清又不舍得让女儿做个空头宗主,便将秦家的四大家臣归入了忘情宗中,此番来人便是秦不一。
天乐宗来人是百媚娘,百媚娘本是归真境的修为,难免有些不起眼,可她被李玄都传授了“万妙姹女功”之后,在两年之间境界大进,已经跻身天人境的门槛。
八零年代農女發家史 暴走楊
与此同时,儒门中人也到了,不过儒门中人以及邪道中人却是从玉虚峰的另一侧而来,刚好避开了道门中人,双方隔着一座玉虚峰,会分别从两个方向登山,最终在玉虚峰的峰顶会面。
虽然道门来人也都年纪不小,年轻的都是四十岁上下,年老的也有花甲之年,但相较于儒门这边,就显得年轻许多了。儒门来人,除了普通弟子之外,为首之人大多须发皆白,偶有几个看上去年轻的,实则也是驻颜有术,实际年龄都在七十岁开外,尽显老态。
心学圣人在世的时候,无疑是儒门的又一个鼎盛巅峰,无论正道邪道,都不敢冒犯儒门,只能互相内斗。就算在心学圣人离世之后,儒门仍旧掌握天下,便是皇帝不合他们的心意,也难逃身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仰赖于心学圣人留下的丰厚遗产,可月有阴晴圆缺,世上也没有永不落山的太阳,盛极而衰,在心学圣人离世一甲子之后,儒门也终于迎来了自己的颓势,不仅多年以来没有明面上的长生地仙,而且就连年轻后辈也是屈指可数,看似天人造化境高手无数,可无一不是垂垂老矣,又还能支撑几年。
正因为如此,虽然隐士一派越过大祭酒们做出了玉虚斗剑的决定,引得大祭酒们十分不快,并因此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内斗,但最终双方还是达成了统一,决定全力抵御外敌,也就是道门。
情晚·帝宮九重天
这次儒门来人,除了龙老人和赤羊翁还未现身,虎禅师已经身死,其余四位隐士,青鹤居士、白鹿先生、金蟾叟、紫燕山人,已经全部现身,还有大祭酒王南霆、大祭酒宁奇、大祭酒司空道玄。
另一派人却是邪道中人,按照道理来说,儒门本不该与邪道中人联手,有违道义,儒门内部对此也的确颇有非议,可形势比人强,如果不与邪道中人联手,仅凭儒门一己之力,难以抗衡道门,所以老先生们只是嘴上道理喊得震天响,到了下决定的时候,还是从自己的切身利害出发。
邪道中人以王天笑为首,除了王天笑之外还有上官莞、钟梧、王仲甫等人,不过牝女宗没有人现身,这也在众人的意料之中,牝女宗本就只听从地师的号令,而非阴阳宗的属下,如果地师不曾出面,牝女宗便不会行动。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地师已经不在人世的猜测和传言。
王天笑与青鹤居士微微点头示意,然后开始一同登山。
另一边,司徒玄略、沈元舟、张岳山、慧玄师太、景修、季叔夜、秦不一、太微真人、三玄真人、萧时雨、百媚娘、左雨寒等人共同商议之后,也带领众弟子开始登山。
此时玉虚峰的“太虚幻境”已经收缩,玉虚峰又恢复了本来面貌,虽说山路难行,气候恶劣,但对于众多高手而言,却是不算什么难事,就算因为天风的缘故,不能随意飞掠,也是登山速度极快。
待到众人临近山顶的时候,却听见阵阵厮杀呼喝之声。
萧时雨眉头微皱,身形一掠,当先登上玉虚峰。
却见在玉虚峰上已经有了来人,正在激斗。
在萧时雨之后,其余人也陆续登山,见此情景,不由得大为惊讶。
萧时雨道:“是哪家没有约束好弟子,竟然让人来此胡闹!”
众人仔细辨认后,均道不是。不过这些人的修为却是不弱,大多是天人境界,放在江湖上本该是名动一方的大宗师,可瞧着却是面生,竟是无一个识得。
帶著系統成籃神 聽哥哥講鬼故事
萧时雨、太微真人、三玄真人等人面面相觑,不知为何会生出此等变故。难道这世上还有如此多的隐世高手,难道自己这一干人都作了井底之蛙,竟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多时后,儒门中人也是到了,见到此情此景,亦是大为愕然。
便在这时,两道人影从天而落,正是最先动身的秦清和白绣裳。众人见到秦清,纷纷见礼,口称掌教大真人。
豪門繼女
秦清还礼之后,望向那些陌生的天人境高手。那些人也察觉到了气氛不对,眼见如此多的高手登上玉虚峰,也不敢再激斗下去,反而是抱起团来,与道门、儒门形成三足鼎立之势。
受制於帝
祖安鳴人
白绣裳轻声问道:“月白,这是怎么回事?”
秦清略微沉吟道:“应该是‘玄都紫府’中的变故影响到了‘太虚幻境’,许多被困于‘太虚幻境’或是‘玄都紫府’中的高人得以脱困,有些年岁久远之人自然直接化作飞灰,可如果是本朝之人,被困时间不超过甲子,也有可能侥幸存活下来。”
我的忍界有輪回 半碗紅燒肉
白绣裳吃了一惊,“你是说这些人都是江湖上的前辈?”
秦清点头道:“应该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