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gjo都市小说 天道難從-話外篇之神王帝天閲讀-bfcul

天道難從
小說推薦天道難從
天初大陆新生后一百年。
自从经历过上一次的灾难,已经过去一百年了。这这一百年里,天初大陆蓬勃发展,隐隐约约恢复了当年的样子。但是,只有一点,所有人都无法感受到时间和空间法则。
直到他的出现……
天初大陆新生百年,众人为了季连百年前的事件,也为了加强天初人的实力。举办了一次全大陆的盛会。在此次盛会中,会在二十岁一下的青年强者中挑选一位,作为守护者进行全面培养。
所谓守护者,就是将全大陆最有实力,最有潜力的人筛选出来。天初大陆的各大门派都回对其进行训练和培养。为的就是减少青年强者间的厮杀,培养出更多可以维护和平,守护大陆的人。
这一次的筛选中,是天初大陆历年来最激烈的一次。因为他们听说,时空殿似乎是已经苏醒,那就意味着时空夫妇留下的传承即将面世。毫无疑问,这传承者必然是在守护者之中选取。历年来的守护者,都拭目以待。特别是他们,有希望被挑选为守护者的人,更加激动不已。
守护者选拔之战即将开启,很多人都前往时空殿祭拜。在他们心中,时空殿已然是一种象征,一种精神支柱。
異能時代
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在时空殿进进出出,宽阔的大殿,四周都是香火之气。时空夫妇的地雕像在大殿中微微发亮,这亮光,是精纯的能量发出,时空夫妇的雕像由守护阵守护着,并不是怕他们损坏,而是为了防止雕像沾染污渍。这不是奢侈,而是出于尊敬,出于对宁可放弃生命也要守护家乡人的尊敬。
“轰轰轰。”
“嗡嗡。”
过了很久,时空殿附近越来越喧闹,越来越多的人涌了过来。天空中的各种飞行法宝,船舰络绎不绝的穿梭在众人的视野中。
时空殿中,在人们繁杂之际,响起了这样的声音,让人们瞬间安静了下来。
“天初大陆的勇士们,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一百年前,我们的家园面临着消逝的危机。但是,一对夫妇几乎是以生命为代价换回了我们平静的生活。他们说,百年后,会有一个人代替他们,来守护这个大陆。但是再此之前,让我看看,甘愿守护大陆的人,在哪里。”
“嚯嚯。”
时空殿前的广场,数十万人举起了双手。百年前的惨象,从一些记录中,他们也可以得知。这表明,是决心。
“下面,我们将会筛选出最合适的守护者,而在挑选出的守护者中,得到时空夫妇的认可,便可以得到他们的传承。但是你们要知道,这不单单是一个传承,更是一份数百年来,全大陆人的期待,和希望。”
话语过后,一番番比试开始。这一次的比试,要求年纪要在二十五岁以下,境界在天气境之上。光是这两条规则,就已经筛选出了大批人。但是他们并不会因为自己没有资格参赛而感到任何异样的情绪,因为参赛的人,都是敢于付出,敢于承担的英雄。
广场前的比武场,打斗的很激烈,但是在比赛中,多次看到了一个瘦弱的身影。这是一个年龄大约十七八岁的男孩,瘦弱的身躯但是却又一张刚毅的脸庞,刚毅的脸庞上虽然布满了风霜,但是眼神却有着一种从见过的犀利。
“帝天胜。”裁判看着这个男孩的对手,举起了男孩的手。
“帝姓,居然是帝姓。不是说他们族人,在百年前就已经全都死去了么?”有人惊疑。
“传说他感应到了时间和空间法则,这是不是真的?”
一瞬间,众人对他的身份,实力有了猜测。
帝姓的家族,是天初大陆的至强者,百年前天初大陆发生灾难的时候,帝姓之人首当其冲的挡在了最前面,这一战,导致帝姓人锐减。那个时候,大陆上已经找不出帝姓之人了。从现在来看,他们是为了保全,知道这个日子,他们才重新站出来。
“是英雄的后代,让我们为他欢呼。”
众人高举双手,眼神之中充满了尊敬。但是男孩的脸上,却不见一丝笑容。因为谁知道,笑容的背后,隐藏的是不是一颗卑鄙肮脏的心,以至于他不敢相信众人的欢呼。
“英雄?好陌生的字眼。”
男孩只知道这个帝姓,带给他的是什么。是逃亡在外的童年,常年被人追杀,在生与死的边缘中徘徊,哪怕有一步走错,都会是万丈深渊。
帝天缓缓走下台,他不知道今天来,是对还是错。他也不知道,就算是赢了,面对的是什么?那些人,会放过他么?还是像对对付他的族人一样,趁着高手尽失的时候斩尽杀绝。
神級全能高手
帝天离开了,没有继续观看后面比赛。他来到了时空夫妇的雕像面前,跪了下来。
看着圣洁的雕像,男孩的眼中流下了泪水,此时的大殿空无一人,没有人去嘲笑,更没有去安慰。
“为什么?为什么别的孩子可以有父母,有童年,而我,却只能独自面对这惨淡的人生。求你们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命运会是这样?”
帝天独身一人在大殿中咆哮,孤单无助的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以后的人生。
“你们不是人们口中的英雄么,你们可以拯救生命,但是却不能拯救他们肮脏的神魂。”
帝天言语中,缓缓的站起了身。
“你在这里干什么?”身后,有人大声质问。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帝天未回头,冷冷的说道。
“在时空殿咆哮,就是藐视天初大陆的英雄。你该罚。”
男子的叫声,引起了众多人的关注。
“怎么了?”
冥海蓮
“怎么回事?”
“我请求,取消他的参赛资格。这种不懂得尊重的人,不配被人尊重。更不可能成为我们的英雄。”
帝天听了他的话,猛地回头。
“尊重,那你告诉我什么叫尊重,像你一样,联合他人,追杀我的家人,非要置我们于死地,这才叫尊重么。”帝天大吼。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赐给自己十多年逃亡生涯的人。原来帝家的死对头。但是,原本数百的逃亡者,却早已经变成了孤单一人。
枕上寵婚:全球豪娶小逃妻 沐漓公子
“你胡说什么?不要血口喷人。”男子被帝天说中,反击道。
帝天看着周围,忽然一个念头闪烁在脑海。
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多么好的机会。自己的仇人就在眼前,只有他自己。没有人保护。离得如此之近,帝天有信心,一击必杀。
帝天慢慢的走进,冷冷的眼神好像是草原上的孤狼一般,冷漠,无情。
“你要干什么?”男子忍不住的后退,对这个比自己小很多的孩子,他体会到的,是恐惧。
“唰。”
一道剑光闪过,瞬间,整个大殿被照亮,这一刻,时间凝滞,剑气穿透虚空而来。
有鳳來儀:最強王妃
这剑光散发着三分杀气弥漫了整个大殿,就在帝天刚要下杀手之时,手中的剑突然崩碎,化作漫天碎片插入了大殿的地上。
“这,是……”
帝天看着手中的剑柄,惊疑不堪。但是这个时候,却没有人想着将其拿下,而是站在大殿门口,望着眼前。帝天回过头,不敢相信的看着这一幕。
原本站立的雕像,此时,竟然已是盘坐之资,两人的头上,一个拳头大小的光团缓缓升起,散发着强烈的时空之息,扭曲了这一片的空间。
“时空见,守护现。”
众人纷纷上前,跪拜。看着眼前仿佛复活的雕像,他们的心中更多的是畏惧。
“嗡。”大殿之外传来一阵轻鸣,一只青光化成的手掌从殿外飞速入内,直奔雕像上的时空而去。
显然,这是在有人暗中出手,想要盗取这件圣宝。
“放肆,何人如此无礼。”
一阵轻喝,时空殿前突现一白袍老人,老人挡在了雕像面前,却被时空散发出的一股能量震成了齑粉。
时空有灵,心存恶念之人都会成为其攻击的对象。
看到这一幕,原本跪拜在时空像面前的众人拔腿就像外跑。瞬间,整个大殿只剩一人,帝天。
帝天望着身后的时空像,心里并没有其他人的恐惧,望着时空,帝天的心中居然有一种熟悉感。
你還會愛我嗎 迷叠香的回憶
“嗡。”的一声轻鸣,时空朝着帝天飞来,帝天无法抗拒时空的力量,只能顺从。
星空巨鼠
“啊。”
帝天大叫一声,时空钻入了帝天的胸膛,不见了光影。
“啊。怎么会这样?”帝天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地飞离地面,向天空中飘去。
“唰。”帝天飞速奔入天空,化作一道流光不见了踪影。
“他得到了时空。追。”有人跟了上去,不肯眼见时空掉落他人之手。
“嘭。”帝天随手划过,远隔万里一掌将其打成漫天血雨。帝天看着自己的这一掌,心里充满了震惊。
随后,天初大陆各个势力暗流开始涌动。帝天之名也传遍了天下。有人想要寻到其踪影,夺得时空。有人想要拉拢,为族内之女寻一良缘。但是却没有人知道他的消息,自从时空殿里去后,帝天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两年时间过去了,帝天仍然没有任何消息,但是各个势力寻找帝天的脚步仍未停下。
天初大陆,火山熔岩洞中。
嬌美仙妻愛上我
帝天望着这周围的翻滚的岩浆,帝天双眼之中泛过一道寒光。自从两年前帝天得到了时空的认可,便在时空的指引下来到了这个火山之中。在这里,帝天炼化了时空中的传承,融合时空法则,境界飞速增长。
“轰隆。”一道晴天霹雳从天而降,将帝天栖身的火山斩为碎片,火山爆发,岩浆喷涌。
帝天手掌一挥,瞬间,时光逆流,火山恢复原样,而帝天飞出火山,对抗天雷。
帝天步入天神之境,引发雷劫。这一刻,天地失色,万道天雷轰隆而下。
帝天面不改色,从容的挥出一拳,面对万天雷劫冲了上去。
瞬间,帝天陷入雷海之中。只见帝天盘坐在雷海之中,任凭雷电汹涌劈斩在身上。
“轰轰轰。”天雷齐拥而至,惊动了整个天初大陆。无数强者从闭关处飞离,想要一睹是何人如此,能够引下九天雷劫。
一道五彩天雷照亮天空,五彩天雷好似一道五色丝袋,带着毁灭气息而来。
帝天睁开了双眼,望着飘荡在自己头上的五彩神雷帝天盘身而起,冲着五彩天雷而去。
五彩天雷好似神龙从天空劈下,帝天伸出一只手掌,五彩天雷居然钻入了帝天的掌心,消失不见。
專家級重生 小雨清晨
“到底是谁?是在渡神王劫么?”
众人先后而至,但是却不见渡劫人的身影,只能见到大地一片残破。
空間神教
“嗡。”
一道时空之力从地面而来,破碎的大地瞬间恢复如初。
众人看着塌陷的地面飞速愈合,心中惊讶不已。
“时空的力量,是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