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jhu精彩言情小說 殺聖-第0398章 殺聖之路看書-iekc2

殺聖
小說推薦殺聖
圣力太阳不断膨胀,毁灭的力量缓缓自高空而下,向着地上的深坑砸了过去。
球風 騎馬觀月
预感到毁灭时刻到来的凌风,根本没有时间多想,便要不犹豫的将杀根小狼之中的冥珠和血珠,一起推了出去。
赤红暴躁的血光,黑暗冰冷的冥力,一起冲上高天,迎上半空砸落的炙热太阳。
光明、血煞、黑暗三种力量碰撞在一起,跟着一切的时间和空间,陷入了混沌无尽的状态。
凌风的所有感知能力彻底失去,进入到一种诡异无比的状态。
他感觉自己似乎死了,又似乎活着,但又感觉不是死也不是活。
他的意识就如一面没有生命的镜子,可以自动呈现出很多不经大脑而出的东西,光怪陆离,许多是陌生和沧古的,但还有一些却是自己似乎熟悉的人活事。
处在这种状态的凌风,甚至无法思考自己和端王的那一场圣道之战最后如何了,只觉得自己如同在睡着,意识半睡半醒,却对意识中出现的一切只是一个旁观者。
賤 妾
当凌风终于开始能思考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熟悉无比的记忆画面,那是在蓝水星,关于爷爷凌石坚的人生。
凌风看着那记忆不断向前延伸,一直到爷爷这个曾经的武尊杀手鬼影死亡,化作一道凶魂,进入一个空间通道之中,横跨数万光年进入五行大陆的世界,他依然相信那些前世的记忆是爷爷凌石坚的。
但那记忆还在继续推进,中间没有一丝半点的断裂,只是下一幕,却发生了凌风做梦也想不到的可怕事情。
那凶魂鬼影竟是在到了五行大陆后,直接降落到锐风侯府中一个偏僻的小院子中。
凌风的意识下意识的颤抖了起来,哪怕是在完全失去所有感知的深度假死状态,他依然感到了透彻骨髓的冷意。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这样呢?那是爷爷的记忆,他怎么可能会骗我呢?我只是凌风而已,我不是鬼影,鬼影是我爷爷。”凌风的意识在激烈的反抗。
唯我笑靨如花 零四雪
網遊之金錢王座 筆尖下的殺手
但那画面在他头脑中不管推进,中间没有一点停顿,完全是以凌风为中心的记忆。
凌风带着不相信,一直看到那记忆延伸到现在,到了他陷入深度假死状态的恐怖死寂中。
“怎么会这样?我爷爷不是死了吗?他为什么要留一份益言来骗我,为什么?这也太奇怪了。”凌风心中不停的自问。
突然,在死寂的意识中,亮起一团七彩的光晕,中心处竟是走出了许久未见的白衣裴罗。
塵埃眠於光年 夏茗悠
“师傅!你是来救我的吗?”凌风下意识的问。
正要继续追问 突然白衣裴罗哈哈大笑了起来。
“凌风,你还没有醒悟吗?你没有师傅,没有爷爷,你是杀手鬼影,是自身带着七杀玄灵诀的穿越着,而我,裴罗,前任的杀圣,其实是你自己。”
“什么?”
凌风彻底惊呆了,心头乱成一团麻。
而这个时候,凌风的视线突然恢复了正常,听力也变回了正常。
下一瞬,凌风看到了方才还不可一世,威风凛凛的端王无力的瘫软在地上,用无尽惊恐的眼神死死盯着凌风。
“怎么回事?我打败了你吗?你看见了方才发生的事吗?”凌风紧迫的追问端王,想从他那里得知一些方才对战的信息。
端王只是狠狠盯着他,并没有给凌风说任何话。
最后就那么用恐惧的愤恨的眼神,盯着凌风无声无息的死掉了。
凌风怪异的看着周围本应该破烂不堪的炎皇宫,此刻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彻底恢复了原貌。
“这……也太奇怪了吧!”凌风心中不安的一直想着。
突然炎皇宫南方的半空,极速飞来一道青色风影,下一瞬侯风的身影便直接落到了凌风的面前来。
首席的抵債情人
異界傳說之武破九霄 被爹坑了
凌风刚要说话,突然他听到一个自己熟悉无比,却明明不是自己意识催动的声音,从自己的身体内发出声音道:“侯风叔……凌王府如何了?”
侯风当即冲凌风拱拱手,正要对凌风细说,突然凌风的手在空中化作一团玄青色虚光,瞬间按在侯风的头顶之上。
跟着,侯风身上的风灵力如同水流一般,极速的钻入凌风的体内,最后在杀根小狼的口中形成一颗独立的风灵珠。
侯风不敢置信的看着凌风,临死前,人已经变成了一掌没有血肉、灵力和神魂的干皮和白骨,死的可谓凄惨到无以名状。
这一切的发生,太过于突兀,凌风的意识还处在震惊中,惨剧便这么如同电光火石般的发生。
殘王的驚世醫妃
“侯风叔!”
凌风惊恐的呼喊着,意识诡异的不知道何时又反悔了本体,真实的恐惧,和杀根灵力的暴涨,让凌风恐惧无比的意识到方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虚假的。
“我到底怎么了?怎么了?”
凌风只是刚呼喊数声,那消失的白衣裴罗再度在凌风的意识中出现。
他笑着对凌风道:“凌风,你明白了吗?杀,才是你修炼的真正大道,力量并不是,你明白了吗?”
凌风惊恐的反驳道:“不,不是这样,杀经的修炼方式不是这样的,你在骗人……你想要我作甚么,我做就是,不要再胡乱杀人。”
白衣裴罗阴森的嘿嘿大笑起来,他脸上斯文的表情逐渐变的模糊,一会儿变成凌铁山,一会儿变成凌石坚,一会儿又变成炎华,一会儿又变成了百里孤寒,一会儿又化作了端王的面孔,最后则化作了凌风自己的脸,然后如同耀眼的太阳一般,缓缓的融入到凌风的神识之中,再也没了踪影。
凌风浑身颤抖的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一直听到远处传来慕容雅清和慕容玉清的声音传来,他才醒过神来。
眼见他们就要到来,凌风看着地上侯风叔死后剩下的干瘪皮骨,心头猛然想起白衣裴罗的声音来:“杀了他们,只要你心甘情愿杀死他们,我可以选择彻底融入你的意识,再不来干涉你。”
“不!”
凌风额头的青筋猛然激烈的跳动起来,口中猛然大声嘶吼出声,下一刻他下定决心狠狠掐向自己的咽喉,近乎掐的自己要断气。
老远,慕容雅清兄妹远远的看到凌风自残,以为凌风被人用邪术控制住身体,吃惊的飞扑过来,想要阻止凌风自杀。
却不想,凌风眼本坚决的眼神瞬间僵硬了一下,跟着他原本后抓的手,猛的在空中抓出五道血光,瞬间抓裂慕容雅清和玉清的脖颈。
“风郎,你……你……”
“凌风,你……你怎么……”
慕容雅清兄妹,临死前用不解的眼神死死盯着凌风,根本就想不通,凌风到底遭遇了什么?
杀死两人的凌风,身后缓缓浮现出一头浑身泛着七彩光辉的小狼,他邪恶的张开嘴巴,上面是八颗泛着异彩的珠子,分别是冥、血、火、冰、魂、媚、光、风八颗武尊巅峰以上的杀根灵珠。
其中第八个杀根灵珠,正是方才杀死侯风,夺取他体内风灵力精华所凝聚而出的风灵珠。
而第七颗灵珠,则正好是光灵珠,也是杀死端王后,凌风杀根小狼口中新出现的灵珠。
而这第七颗光灵珠凝聚成型的同时,也是凌风彻底失控的时候。
等到他杀死慕容雅清兄妹时,凌风甚至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是凌风,还是白衣裴罗。
他唯一能记得的名字,只有一个,那就是“杀圣”,而他心中剩下的唯一念头,也彻底变成了杀。
当天,元火城之中,在凌王府初步平定了端王之乱后,慕名奇妙的变成了一座死城,所有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无论贵族还是平民,都化作了飞灰,和元火城一起彻底消失不见了。
若干年后,当元火帝国的老对头土灵帝国出现了新一代武圣熊天圣人时,一道七彩光晕自天而降,接着熊天和他居住的城市彻底从人间蒸发。
其后千年,又有木域等其他地域诞生圣人,也在当天被降临的七彩光晕连人带城一起人间蒸发。
连续数千年,但凡有武圣诞生,便会骤然降临灾难,那一再降临的七彩光波也被传成了可怕的噩梦。
老兵傳奇 天下誰人不識君
一万年过后,五行大陆的灵力彻底衰竭,整个世界处在崩溃边缘,五行界外,久久盘踞着吸取世界之力的灵武圣人从沉睡中醒来,正要从这个小世界离开,去寻找另外一个世界继续下去灵力,却突然看到苍茫宇宙的无尽星河中,一个黑衣少年,随手打出一道七彩光波,化作一头面目狰狞的巨大狼头,嘴巴张到无限大,一口将灵武圣人的头颅给毫不留情的咬掉……
关于那黑衣少年,关于凌风,关于杀圣,在以后无数个纪元,无数个世界和文明中,都有各个版本的流传,有的说杀圣凌风是一个精于计算和杀人的武圣,又人说他是杀人如麻的嗜血狂魔,有人说他是用白光无痛杀人的堕落天使,也有人说他是吞噬光明,用黑暗夺走一切生命的死神。
帝攻臣受-絕色男後 素顏問花
而在真正的宇宙星河中,真的有一个黑衣少年,茫然的背着一柄如镰刀般的漆黑长剑,不断地赶往宇宙各处,不断地收割终生的性命,最终构成了一副诡谲震撼的杀圣之路,篆刻在苍茫的天宇之间,形成了一道道冰冷靓丽的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