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76m2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笔趣-第一百零九章 一別兩寬-7r2l9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
小說推薦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
对于此事,林枫并没有感到有任何值得高兴的地方,因为无论如何肖文龙都得从天正电建滚蛋,只是迟早的事罢了。
“嗯,很好,你这边继续收集证据,明天我过来公司看,其他事你不用管。”
挂了电话后,林枫去了张雪家里,敲了敲门,开门的是黄文花,微笑着说:“林枫来啦,快进来坐吧。”
林枫和黄文花打了招呼走了进去,同时东张西望寻找着张雪的身影,但看了一圈都没见到张雪的影子。
林枫坐了下来,十指相扣,眼睛盯着窗外,心里很纠结,真不知道怎么开口问黄文花张雪有没有回来过。
國民老公的一億寶妻
黄文花也没说话,坐在一旁打着毛线,俩人就这样干坐着。
一会儿后,林枫有些忍不住了,调整了呼吸鼓起勇气支支吾吾对黄文花问道:“黄阿姨,那个……张雪有没有回来过,我和她闹了点矛盾。”
黄文花笑了笑,指了指张雪房间的方向。
林枫起身走了过去,先是敲了敲门,但是张雪并没有什么反应,于是林枫推门进去,只见张雪整个人捂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
林枫小心翼翼走了过去,一把抱住张雪,张雪猛地挣脱林枫,皱眉盯着林枫说:“你走,我们之间没什么关系了,我不需要如此幼稚且不可理喻的男生来陪我度过下半辈子!”
林枫拉住张雪的手,耐心地解释着说:“乖,我没有不可理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没有把握的事我不会去做,请你相信我好吗?”
“你知不知道我只想过平淡的生活,你知不知道我只想让你陪在我身边,可你呢?有多少时间是用来陪我的,又有多少顾虑到我的感受,本以为我能忍住,本以为你会发现,但是你却没有,你整天除了工作还是工作,对不起我受够了,求求你走吧!”张雪拿起整头边挥舞着边嘶吼说。
确实,林枫忙于工作忽略了张雪,在张雪目前这个年纪,更需要的是陪伴,甜甜的恋爱,而不是老夫老妻那般回家就只是休息。
“张雪,我知道我因为工作忽略了你,我以后改,请你不要闹了好吗?但是游戏无论如何我都要做,我不能前功尽弃。”
“你看嘛,到现在了你还在和我强调工作,算了,你永远也不会改变,就这样吧!”说完,张雪起身往大厅走了出去,林枫也跟了出去。
黄文花见了那是个哭笑不得,毕竟这些事在她看来就是些鸡毛蒜皮的事了,小两口吵架,常见的事,在她看来很幼稚。
“呵呵呵,真羡慕你们这些年轻人,还有大把精力放在这些事上,年轻真好。”
林枫不明白黄文花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或许也只是单纯的感叹而已。
走到张雪身旁,张雪却躲开了林枫,这一秒,林枫有些受伤了,停了下来,声音低沉地说:“好吧,既然你要躲避我,那我这就走,麻烦你照顾好自己。”随后,林枫转身和黄文花道别着说:“阿姨,打扰了,我走了,不知道我还有没机会再见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踏进这个家门,再见!”
黄文花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楞了一下,随即起身走到张雪身旁说:“小雪,你这是干什么,人家林枫挺不错的啊,有事业心又孝顺。”
此时林枫已经走远,张雪捂着嘴痛苦流涕,没有回应黄文花,而是跑回了房间抱头痛哭。
另一边,天正电建公司楼下,李子昂和张雪也还在纠缠。
本来李子昂只是想把劝陈蓉上楼回公司的,但是不知陈蓉怎么想的,她把那层纸捅破了,并且说这辈子都不可能和李子昂在一起。
林枫一路狂飙,来到了长虫上顶,站在石块之上俯视着山下的南都城区,感受着狂风的洗礼,思绪很混乱,又烦躁。
李子昂给林枫打了个电话问林枫在哪儿,林枫回答他说:“我在长虫山顶喝西北风呢,怎么,你没去找陈蓉?”
“找陈蓉,你还好意思说,她都不理我了,找麻花,你等着我过来!”李子昂对着电话怒吼着说。
没多久,李子昂便来到了林枫所在之处,冲到林枫面前扯着林枫的衣领怒目圆睁地嘶吼着说:“扑街,你到底陈蓉说了什么,她现在都不愿搭理我了,你说!”
林枫呆呆盯着气急败坏的李子昂,沉默不语。
“你说啊!”李子昂摇了摇林枫再次嘶吼说。
重生之拿破倫二世
“子昂,我没和陈蓉说什么,只是我和张雪之间出了点问题。”
李子昂并不认为林枫什么都没和陈蓉说,瞳孔瞬间放大,从头到脚无一不透露着愤怒的气息,“扑街,你别狡辩,咱们这么多年了情义难道你还要狡辩?”
“嗯,这么多年的情义,你居然还和张雪胡说八道,若不是你和张雪撒谎,你觉得会发生这样的事吗?”林枫反问着李子昂说。
李子昂渐渐松开了林枫的衣领,把手伸到林枫面前,“给我支烟。”
混世窮小子
超級作死系統
林枫把烟递了过去,“这里风大,而且现在是防火期,你看着办。”
界外區
李子昂并没有在意,而是点燃了烟。
“咳咳咳!”李子昂刚吸了口便咳着说:“这东西怎么这么难抽!”
“呵呵,这难抽吗?不,我觉得很好。”
随后李子昂问林枫说:“你和张雪怎么了?”
“拜你所赐,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没明确说分手,就这样吧,我朋友也好,陌生人也罢。”
李子昂大惊失色,没想到自己就撒了个谎,居然闹出了这么大的事,挠头尴尬地笑着说:“嘿嘿,扑街,对不起啊,我不应该和张雪胡说八道的。”
千禧年最好的禮物是易烊千璽 易烊千冰
林枫锤了锤李子昂胸口,“说啥呢,陈蓉不也没理你了么!”
晚上,俩人一起去了老地方路边摊撸串,一起讨论着未来的发展,讨论着女人……。
浑浑噩噩回到家里,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张雪微微上扬的嘴里角。
等林枫睡着时已是深夜,具体时间不得而知。
第二天,林枫去了公司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远在项目现场的王亚平打电话,让他带着证据回公司,至于张雪的事,林枫暂且放下了,儿女私情在这时候没那多时间来顾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