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vh1人氣言情小說 代號候鳥 線上看-第七十三章 機會來了推薦-s5w8d

代號候鳥
小說推薦代號候鳥
李梧桐离开南京已经二十来天了,回去领受重要的任务,据说这个任务将关系国共两党的最后内战对决,吴同光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几个月以来,和她交换各种情况,彼此双方已经建立起一定默契。虽然同李梧桐搭档的时间不长,但从多次接头经历来看,李梧桐和尚清原同样都是信得过的干部。
吴同光和李梧桐二人,一人如冰,一人如火。接头时的空闲,吴同光和李梧桐会讲些文化轶事和诗词歌赋,而李梧桐除了知晓些戏文里的唱词外,连字甚至都写不好,当吴同光讲到她不懂的东西时,她只是咯咯直笑。
她虽出生山野,但已经久经革命历练,练就了一身果敢、决绝的本事,小小年纪能得到组织信任,自然有其过人的能力。
就在吴同光和李梧桐准备将一份份重要的情报传递出去的时候,特务机关里乱成一锅粥:袁一笑拿着“欧阳”的口供,死咬着柳从文不放,而徐伯豪站出来,急于撇清自己和“欧阳”的关系,于是力证“欧阳”就是“侯鸟”,而袁一笑一直在借题发挥,故意要将他们俩个拉下水。
肖国栋更是一个头两个大,没好气地反问道:“哦,你现在这么确定‘欧阳’就是‘侯鸟’?”之前袁一笑还坚持认为“欧阳”接触的秘密不多。
“你们两个人,一人用人失察,一人行动失败,还有什么好‘诬陷’的?”
測命佳人 我負子戴
这话把袁一笑吓得满头大汗,急忙道:“属下的的确确是用人失察,可是,可是属于绝对不是‘侯鸟’的幕后指使啊。”
兩情若是腹黑時 晴天娃娃1
肖国栋摆了摆手,示意让他先退下,说自己心里有数。袁一笑缓缓退了出去。
徐伯豪大步流星的就进来了。
“站长,这个袁一笑到底是什么意思?”
肖国栋递给他一支烟,顺便让他坐下。徐伯豪不敢在他的面前点烟,但却恭恭敬敬地把烟放在上衣左胸口袋里。
重生貴府千金
主仆二人这两个动作被正在退出的袁一笑看在眼里。
徐伯豪气愤不已,嘴里还在不停地骂骂咧咧道:“早就知道这个袁一笑审‘欧阳’分明就没有安好心,我看他才是内鬼!”
肖国栋盯着徐伯豪:“哦?你说他是鬼,他说你是鬼,这么说这‘欧阳’还真的不是‘侯鸟’了?”
“人嘛,思维如水,无孔不入,我们的危险,主要来自内部,都是自作聪明人……”
徐伯豪语塞:“这……”,圈套是肖站长亲自策划的,行动是肖站长同意的,现在清剿扑空,若“侯鸟”也抓错了,这不是打肖站长的脸吗?
“你说他是鬼,你有什么证据吗?”
“那袁一笑他又有什么证据?”
肖国栋扭动嘴:“喏,桌上。”桌上是“欧阳”的口供。
“这也算!站长,你信不,换我来审,我保证还审出更难听的呢!”徐伯豪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噌地一下站了起来。
肖国栋冷冷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徐伯豪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肖国栋接着道:“袁一笑无非是贪贪小财,我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投共产党。”
“可是……站长,行动的当天早上,袁一笑叫人去抓药来着!”
肖国栋道:“抓什么药?”
徐伯豪道:“是一些治疗咳嗽的药,他让王刚去药铺,这哪里那么巧?”
肖国栋问道:“是去哪个药铺?”
徐伯豪说:“属下不知道王刚去了哪个药铺?”
肖国栋说:“是不是‘尚记’药铺?”
徐伯豪说:“这个……”
肖国栋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来,徐伯豪乍看了下颇觉得眼熟……好像是吴同光的那张药方子。
“这张方子怎么在您手中?”
“这张方子怎么不能在我手中?”
徐伯豪拿过来,细看了一下,这才看出纸张已经同之前不同,内容也是从那张方子上抄录过来的。
“这张方子是在德仁堂抓的药,王刚带回来的两包药,全是厨房煎了,包药的纸上还有‘德仁堂’印记呢!我看这方子用药有些讲究,就叫人抄了一张。”
肖站长好厉害的手笔,机关里丝毫都不能逃过他的双眼,换句话来说,他对每个下属都有安排一双“眼睛”在背后盯着。
“现在你来告诉我,这张方子是治真病,还是治假病?”
徐伯豪道:“方子里的药,是治真病。”
天生神匠
異世仙路 煙輕沈
肖国栋道:“既然不是去尚记药铺抓的药,那袁一笑有什么问题?”这可真是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了。
肖站长接着说道:“你说他是鬼,他说你是鬼,你们都当我是透明的吗?就你们两个那点心思,以为老子不知道,我说了多少次,不准派系互掐,不准捕风捉影!”
“属下……”
“‘欧阳’的口供是言之凿凿啊。”
“属下冤枉!”
位面之紈絝生涯
肖国栋一挥手:“出去吧,我心里有数。我一会儿有任务交给你。”
美人謀歡
徐伯豪退了出去。
肖国栋站起身来,慢慢在办公室里踱着步子,整个办公室安静下来,静得只能听见徐伯豪退出去的脚步声。
肖国栋心里想:“会不会‘欧阳’确实就是‘侯鸟’,这只是现在为了搅浑水,故意布置疑阵,或许本着死也要拉人垫背呢?”但是转念又想:“如果这‘欧阳’真是‘侯鸟’,这口供还有一个致命的漏洞,那就是清剿行动的消息是如何传递出去的,这‘欧阳’根本没有说清楚。”
“欧阳”的口供里:
欲戀總裁銷魂妻 瑤池一夢
證帝系統 九陽當空
问:清剿行动的消息是怎么传出去的?
答:是我传递出去的。
问:是在你被关起来之后传出去的吗?
答:是我被关起来之后传出去的。
“这不是扯淡吧,人都被关起来了,怎么传递情报出去的?”肖国栋心里在想着:“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有同党。这‘侯鸟’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到底是不是‘欧阳’?再这样相互攻击与猜疑下去,袁一笑估计会同徐伯豪他们火拼了。”
当然,肖国栋的眼线是很多的,据他们观察和报告,袁一笑这家伙,一门心思就是图财,没有什么别的追求,况且他赚了钱,还不全部私吞了,肖站长这些年还受益了不少。
像袁一笑这种贪婪的人,不可能是共 党,而柳从文和徐伯豪更加不用说了,他们脑子就是一根筋,送给人家中共,还不一定能要呢。
都市超級兵王 於德勇
肖国栋长叹一口气,望着天花板,喃喃道:“‘侯鸟’的问题不能这样搞下去了,否则这站内怕永无宁日。”于是他拿起电话,发出一个指令:让投诚的共 党马上弄清楚“侯鸟” 的底细,带功投诚。
对,立刻,马上,不能再等了。
肖国栋的指令发出去了,通过密电拍发,经办人是情报处处长及机要主任袁一笑。不久也会收到电报,经办人同样是袁一笑。
凡是肖国栋发的最高机密的指令,都必须由袁一笑亲手经办。
这不正是吴同光想要的吗,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