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vsu优美玄幻小說 唐朝貴公子 起點-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閲讀-6yb9m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所谓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这显然是托词。
李世民自然是不信的。
殿外有人听到动静,便有人忙是进殿,看到李承乾脸色惨然的样子,还有这李世民满面怒容。
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却是知道,此时这李承乾又惹祸了。
跑进来的,就有长孙无忌,长孙无忌心里本就悲痛,现在又见闹出这些事,心里忍不住叹息,自己这外甥,真的不似人君啊,这样想来,还是他家的冲儿乖巧,现在已不惹祸了。
不过作为李承乾的舅舅,长孙无忌明白自己该怎么做的,于是躬身道:“陛下……此时……还是不宜大动肝火。”
李世民已经气得咬牙切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道:“你可知道他方才做了什么吗?这个畜牲,是要让他的母后死了也不肯安宁啊。他趁着朕去观火时,偷偷溜了进来……”
说到了这里,李世民脸色一变,随即面目变得越发的狰狞起来,一双眼睛闪烁着什么,而后道:“不对,武殿为何平白会起火呢?又恰好这畜牲这个时候溜了进去。方才是谁说看见陈正泰与长孙冲在起火之前往武楼去的?”
一个宦官小心翼翼的道:“是……是……是奴见着的。”
李世民是何其聪明的人,此时骤然间明白了什么:“那火,乃是陈正泰与长孙冲放的吧?”
李承乾吓得忙是矢口否认:“不,不是……”
逆轉女皇之皇者無敵
长孙无忌顿时如遭雷击,骤然间觉得头晕目眩。
火烧宫殿,这是多大的胆子哪。
见李世民脸色阴沉得可怕,李承乾似乎又觉得矢口否认大为不妥,看样子,父皇已经猜点出来了,此时若是再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父皇盛怒之下,只怕他真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于是整个人萎靡的样子,老半天,方才惨然道:“师兄肯定没有干,他方才还说,想去查一查医书ꓹ 看看有没有拯救母后的法子。至于长孙冲,儿臣就不知道了。”
长孙无忌本是听到上半截话ꓹ 已是浑身冰冷,再听后半截话,便一下子犹如被人光着身丢进了冰窖里一般。此时何止是冰冷ꓹ 简直就是万箭穿心。
李世民绝不是那么好忽悠之人,更何况李承乾这点道行在李世民这里根本是不够看的。
于是李世民怒不可遏的咆哮道:“你们到底瞒着朕在做什么?”
他睁大着眼睛ꓹ 狠狠地瞪着李承乾,而后冷声吩咐道:“来人ꓹ 将那陈正泰和长孙冲给朕绑来。”
禁卫们听了吩咐ꓹ 行动很快,过了没多久,就回来复命了。绑倒是没有绑,却是将二人押了来。
陈正泰此时心里也是忐忑,干这事风险太大了,天知道这急救之法,能不能让长孙皇后醒来!
从利益的角度而言ꓹ 陈正泰自知就不该瞎掺和这事的,若不是这人是长孙皇后ꓹ 陈正泰才懒得冒这个风险。
可涉及到的毕竟是自己的半个岳母ꓹ 何况长孙皇后此人ꓹ 从前对他确实有不少的照顾ꓹ 他心里一直感念,这才决心冒这个风险。
那武楼的火ꓹ 肯定能迅速扑灭的ꓹ 可即便如此ꓹ 罪责依旧很大!
陈正泰胆战心惊的抵达寝殿,而后见了凶神恶煞的禁卫时ꓹ 心里便意识到,事情没有自己想象中的好转。
长孙冲也已到了,耷拉着脑袋,经历了丧姑母之痛,又跑去武楼放了一把火,一见到师祖放了火便跑,他的内心是绝望的,顿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一点点的崩塌了。
在自己想象中,师尊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他没有跟着师尊跑,而是返过身跟着宦官和禁卫们去救火,因而现在浑身上下,烟火缭绕,半边衣服,也有灼烧的痕迹。
一进寝殿,便可以看到脸上带着肃杀之气的李世民,还可看到已有些站不稳的长孙无忌。
长孙无忌一脸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长孙冲立即羞愧的垂下了头,大气不敢出。
李世民怒道:“是谁放的火?”
本就经历了丧妻之痛,现在的李世民,一身的杀气腾腾,他的耐心,已到了极点。
陈正泰嚅嗫着,正想老老实实的认了。
长孙冲却抢先一步道:“陛下,是……臣……臣一时糊涂。”
李世民冷冷的看了一眼陈正泰:“陈正泰呢?”
陈正泰道:“儿臣其实……”
长孙冲忙道:“师祖?和师祖没有关系。”
李世民脸色却没有丝毫缓和的迹象,看着李承乾,再看看放火的长孙冲。
反派崛
與王俊凱同桌的日子 崔尚思
当然,他是何其聪明的人,再看看陈正泰,李承乾和长孙冲,这两混账在他的心里,都是没多少脑子的家伙,能折腾出这么多事的,十有八九就是陈正泰在后头出谋划策的了。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李承乾这次非常老实的道:“儿臣想救母后。”
龍潛花都 加減號
长孙冲也耷拉着脑袋:“臣也想。”
陈正泰深吸一口气,心知彻底完蛋了,娘娘肯定是没有救过来,他们折腾了这么多,而今却是一丁点作用都没有。
他不由道:“陛下,儿臣还是认了吧,儿臣……起初见着娘娘的时候,以为……以为娘娘尚且驾崩,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所以儿臣便想试一试,这一切,都是儿臣的安排,太子殿下还有长孙冲,他们……都是被儿臣所指使的。儿臣自知自己罪孽深重……”
李世民果然暴怒。
你以为没死就没死?
獵命師傳奇·卷十八
在这是宫里,你认为没死,所以就敢跑去武楼放火,让李承乾折腾自己刚刚驾崩的母后?
皇家的规矩和体统呢?
更不必说,观音婢新丧,她一辈子都恪守礼法,不敢有丝毫的逾越,现在崩了,却没有得到安生。
一念至此,李世民心里便疼的厉害。
他气咻咻的看着陈正泰:“你还好说,平日朕没有薄待你,到了如今,你却如此糊涂荒唐。”
虽是大怒,却终还存着几分理智,至多觉得……这只是个后辈孩子,脑子糊涂罢了。
可心里依旧还是不忿,他最气恼的乃是李承乾,你李承乾是太子,是储君啊!还有这长孙冲,陈正泰胡闹倒也罢了,你呢?你是进士,读了这么多圣人之书,全部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圣人会教授你这些事?
于是李世民咬牙切齿地道:“看看吧,李承乾,你来看看你的母后,你的母后……新丧不久,她若是在天有灵,知道她最心疼的儿子,干着这样的事,她的心里会怎样的想哪?你身为人子……”
李世民说着,到了榻前,见李承乾瘫坐在地的怂样,只恨不得一脚飞踹下去。
他手指着榻上的长孙皇后,一时悲从心起,继续道:“你身为人子,难道让你的母后便是驾崩了也不得安宁吗?朕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儿子啊……”
李世民说着,此时终于无法忍住,居然泪眼模糊。
他看也没看自己的儿子一眼,却是花着眼,看着长孙皇后。
宇宙相親網 幽幽弱水
长孙皇后此刻正安详的躺在榻上,尸骨未寒,她的面目,还是李世民记忆中的样子,那柳眉,那总是对人勾起的嘴角,只是那平日里修饰的得体的鬓发,现在却已有些散乱了。
还有她的眼睛,她的眼睛……是啊,朕再也无法看到她的眼睛了。
李世民努力的张着眼,眼里泪花闪烁,这一刻,心里悲痛到了极点!
只是……榻上的长孙皇后也张着眼。
李世民的话,也戛然而止。
殿中顿时出奇的安静。
陛下怎么不骂了?
陈正泰低垂着头,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见陛下咒骂,虽然压力很大,可已做好了被狠狠痛骂,而后被收拾一顿的准备。
起码陛下好好的发泄一顿,估计火气就能消一些了。
可突然之间,竟是骂都不骂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事态会更加的严重?
李世民则是揉了揉眼睛,不禁自我怀疑起来,自己不至和这些混账一样,也花了眼睛,产生了幻觉吧?
眼睛擦亮之后,李世民重新张开眼睛,果然……长孙皇后还是张着眼。
那眼还一张一合,只是闪动的频率有些缓慢。
李世民宛如触电一般。
这是……死不瞑目吗?
他竟觉得自己有些支撑不住了,这么久没有睡过,整个人都处于悲痛的气氛之中,又遭遇了李承乾和陈正泰这几个混账的刺激。这倒也罢,现在……
“父皇,你饶了儿臣吧,儿臣万死,火是长孙冲放的,长孙冲亲口和儿臣说……”李承乾见父皇不吭声了,反而恐惧得厉害,拼命求饶。
“住口!”李世民大喝一声。
李承乾再不敢开口了,只好乖乖闭上嘴。
李世民蹒跚着脚步,终于走到了塌边。
他继续凝视着榻上的长孙皇后。
长孙皇后的眼睛,似已懒得再动了,只是微微阖着。
李世民随即一把抓住了长孙皇后修长的手,方才这长孙皇后还身体冰冷呢,可现在……竟好似有了些许的温度。
下意识的,李世民一把捏住了长孙皇后的脉搏,脉搏……似有似无的跳动。
可这跳动如此的轻微,这是……
李世民身躯已是僵硬。
他还是不可置信,立马搁下了长孙皇后的手,伸手摩挲长孙皇后的面颊。
他嘴颤抖着,老半天,才冒出一句让靠得最近的李承乾毛骨悚然的话:“观音婢,你……你尚好吗?”
说着,滚烫的泪水,便如断线珠子一般,一滴滴淌下来,落在长孙皇后的面上。
长孙皇后只觉得自己睡了很久很久。
四处都是幽森,又依稀有一种周遭人都在痛哭的记忆。
她就这么……一直昏睡,仿佛自己与这个世界,已经剥离了开来。
就这么一直的熟睡。
可后来,她隐约感觉到有人开始不断的掐她的人中穴,而后又捏她的耳朵,还对着她吹气。
她那时候依旧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犹如在一片混浊之中!
直到有人开始捶打和按压她的心口时……她突然感觉仿佛自己好像一下子回了魂似的,神智逐渐清晰起来。
等她的脉搏终于开始微弱的有了波动,悠然转醒,便如从一个静寂却又令人恐惧到极点的梦魇中醒来,而后她听到了李世民的声音。
她本是极想张开眼睛,李世民的声音太熟悉了,可她张不开,似乎费了无数的气力,这眼帘却如磐石一般。
直到李世民的话越来越近,她听到了李承乾的求饶,还有李世民对李承乾的咒骂,她才猛地……一下子眼帘张开。
这或许是根植于内心深处的母性一下子起了作用,好端端的,怎么又骂自己的儿子?
她下意识的想要袒护李承乾,可张开了眼,看着眼前一切都熟悉的事物,却发现,自己已虚弱到了极点,除了眼睛能动一动之外,便是连嘴也张不开。
而后……便见李世民凑了上来,居然一把俯下身,脑袋枕在她的肩上,抱头大哭起来。
这殿中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所有人都心中一颤。
李世民似乎再也控制不住的一下子将自己的所有情绪宣泄出来,等他好不容易渐渐冷静,恢复了自己的理智。
殿中又恢复了静寂。
就在所有人愕然的时候。
外头已有宦官急了,犹豫再三,还是进来道:“陛下……礼部、内监还有宗令那里,已经急了,说是再不收敛入棺椁,只怕要误了吉时……”
李世民虎躯颤了颤。
棺椁……
他好像想起来了。
而后,他站了起来,努力的看了长孙皇后一眼。
长孙皇后似乎被李世民痛哭得刺激,眼睛也完全张了起来,气息开始绵长了一些。
李世民在短暂的深呼吸之后,回头狼顾那宦官。
这宦官也深知陛下现在心情必然不好,心里也忐忑,也是没法子,被催逼来的,所以显得很是战战兢兢的样子。
李世民冷冷地看着那宦官,早已没了平日般的庄重,此后恨极的样子:“尔等这么喜欢入棺,那么就一起入棺好了!”
………………
我的隱身戰鬥姬 皆破
昨日第二章,别骂,说了会还就会还,今天不吃不喝也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