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家長焦慮的是“電子”還是“作業”

讓家長焦慮的是“電子”還是“作業”

學生作業電子化,近來成爲一個輿論熱點。參與爭論的一方大談便利,另一方則質疑這種方式增加了家長的負擔和焦慮。深入分析關於“電子作業”的討論,不難發現,各方表達其實存在比較大的誤解空間。

家長與學生的壓力來自作業多,那麼是學生作業本身就多,還是由於用電子方式佈置方便帶來作業增多?在教師傾向於給學生多佈置作業的情況下,使用一種更便捷的方式確實可能增加作業量,如此,作爲佈置方式的“電子作業”顯然不是主因。按理說,用電子方式佈置作業,相對傳統方式更方便,也能節省教師與學生、家長的時間,不該一方歡喜一方愁。在這種方式變得普及的過程中,只有那些不會使用或者不善使用的人才會產生壓力。

推動中埃關係攀上新高峯(大使隨筆)

給學生布置作業,爲何家長會感到焦慮?問題在於混淆了作業的主體。作業原本是教師佈置給學生的練習,學生纔是作業的主體,將作業佈置到家長羣不僅是佈置錯了地方,也造成作業的責任主體混淆,讓不少家長誤以爲自己是作業的主體,或誤以爲所有家長都必須成爲學校各科任教師的助教,對自己的孩子盡到批閱作業的責任,一如教師對他們所任教的學生那樣。這應該纔是導致家長倍感壓力和焦慮的根源所在。

教育部迴應”爲中小學生減負、大學生加壓”

以電子方式佈置作業僅僅是使用工具的差異,作爲一種比在黑板上抄寫更爲便捷靈巧的工具,它只會減輕負擔、提高效率。而且,數字化是未來社會生活中將會普遍使用的方式,對它的偏見和一味排斥,會影響到正常教學。當然,也要看到“電子作業”與其他電子產品一樣,有利也必有害。因此,真正解決問題的關鍵就是找到“電子作業”的正確使用方式,而不是“一刀切”式的一概不用。

教師可以在班級學生羣佈置作業,不宜在家長羣里布置作業,讓包括學生在內的各方明確學生纔是作業的主體,纔是佈置作業的對象,學生有責任在教學過程中通過適當方式清楚記錄作業題,要從低年級開始鍛鍊學生的作業自主性。對於教師來說,無論用哪種方式佈置作業,作業量的多少都應當視學習學業的需要而定,不能因爲電子方式佈置方便就增加作業量。

此外,在當下電子產品在城鄉普及程度存在差異的情況下,教師要依據所教學生的電子工具實際使用情況,選擇是否使用、在什麼範圍使用電子方式。不宜將對學生布置的作業轉發至學生家長的即時通信終端,不宜在學生家庭經濟條件不具備的情況下對學生的電子產品使用情況提出硬性要求。

關於“電子作業”的討論,對教育管理者與決策者來說也是一個提醒:要更多地考慮基層和一線教學實際,避免從某種單一方面考慮出發,片面追求單一指標,提出不恰當的要求,從而限制教師依據實際自主選擇是否使用“電子作業”。

辛巴粉絲超7000萬,只因做了這兩件事

(作者系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看完張一山的《鹿鼎記》,我想向黃曉明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