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mh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燼神紀》-第九百七十章 縱橫捭闔閲讀-lerbw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
除了林轩等人的那一份彷徨,之前的北方修士战队,如今已经完全融入了卧虎山的势力之中,成为其势力中最为忠心的一分子。
同时,如卓隐之前与那北门婉所说的一般,在那天鬼的压力之下,那北方魔教空前地团结起来,各宗族之间相互协调,构建起全新的权力机构,组建起统一指挥的军队,以对抗那天鬼的攻击。
只是长久以来积留下来的矛盾,却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得了的,甚至,其中一些主要矛盾根本没有调和的可能,这新建起来的权力机构,若是没有绝对的实力于其内部重新洗牌的话,还是难现昨日之辉煌。
当然,作为新建的,统一的南魔也不是没有问题,其问题就在于,这统一的政权建设起来的时间太短,内部势力还没有完整合便遇到了天鬼之乱,那些个抱有二心的势力,也就难免会蠢欲动。
“攘外必先安内。纵然对那天鬼暂作战略退守,也须先将自己内部力量紧握成拳。”说起来,北门博对于卓隐这个弟子,那是极为信任与看重的,周朝内外军政要事,总会询问与他。
当然,作为卓隐来说,却也真将自己当作了这北门博的弟子,实心为这大周朝的建设出谋划策,没有半点为卧虎山谋利的私心。至于将来如何,他相信,事到眼前,总会有应对之策。
魔道至尊
“隐儿说的不错,十指不齐,力量不能凝聚,抵御外侮,那得有力。”对于卓隐的说法,这北门博自然是大点其头。
“安南郡,李,冯,陈,谢四族暗自串联,秘谋为乱,云魔山山波,马桥据山为匪,惑乱民众,这上京城中亦有朝臣子与其暗中勾结,传递信息。这些个都是密卫收集来的详细资料,请父亲过目。”下手,北门婉自座位上站起来,将一摞书札递给那北门博道。
“呵呵,想不到,你那密卫建立起不过两月时间,竟然开始发挥效用了。”北门博微笑着接过书札,匆匆浏览一遍。
这密卫的建立,还是那北门婉得了卓隐的建议,说是帝国初建,不法之徒,不法之事自然极多,不及时处置必成养疽为患,所谓乱世用重典,当建一密卫查探消息,再以雷庭手段制之方收其效。
书札上记载的内容虽然多,可这北门博一眼扫过,便将其内容看得清楚。他笑着将那书札合上交还女儿道:“这些事情,以后你们也无须报我,自己酌情处理就是。”他这么说,那可是放权了,对于这周朝内部治理的问题,可是完全交给了北门婉与卓隐了。
对于这北门博的放权,卓隐二人到也没有推辞。又说了一会闲话,二人便告辞出去。
随着那卓隐回到其住处,二人坐下,北门婉笑着提起茶壶为卓隐与自己各倒上一杯茶,这才缓缓道:“哥哥,父亲既然将这些事情交由你我办理,想来哥哥心中应该有所谋划了吧。”
“你这丫头倒是省事,智计无双,自己不去谋划却指着我?”卓隐颇为好笑地在其额头弹了一记道。
“哼,什么智计无双,别人若说这话我倒是敢认,可是这话由你口中说出来,我却是万万不敢认的。”那北门婉俏皮的一撅嘴,白了卓隐一眼。
近一段时间的相处,对于那卓隐的谋略智慧,她可是越来越佩服了,由其是前几天,卓隐教授她一种心演之法,更是让他叹为神技。
特級寵妻令:妻控總裁不ng 金龜子
“这安南郡与那云魔山的事情都好办。安南郡群小暗中串联却还不曾起事,只要一队秘卫,暗中制其首脑,同时以一朝中老将,执秘令,于安南军营夺节制军。待其首脑被制,群龙无首之际,按图索骥,其事必成。
至于那云魔山,虽然看似人众势大,不过跳梁小丑,乌合之众,只肖左旗军一旅便可平灭。只不过要防其流窜,此贼不事建设,若是流窜到他郡必然破坏巨大。更有甚者会裹胁民众。
所以事前先要着军队封其逃路,各郡严守本土,不使那乱匪越入一人一骑。此事须严令重法相随,勿要让各方大意。”
说到这里,卓隐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又看了北门婉一眼继续道:“至于这朝中那些个与其有着勾联的大臣,那就更加简单,只须付一狱吏足以。”
“嘻嘻,有哥哥在真好,人家也无须多费脑筋了。这些话我都写下来,稍后便呈于父亲,那任将派军还须他点头颁旨呢。”北门婉嘻嘻笑道。
“治国任事,这些都是小事,婉儿,你可是一个修士,莫要忘记了提升修为才是你最应该用心的事情,可不要让这些外事误了自己。”看着北门婉笑嘻嘻的样子,卓隐语重心长的道。
特工醫師皇子妃 露珠
“知道啦,婆婆妈妈的,人家在修行上可是从来没有耽误过。不过呢,哥哥你看,人家如今的修为才不过凝神初境,你答应的那丹药什么时候炼制出来呀?”北门婉娇俏地伸出如玉般的红酥手,笑盈盈地问道。
“你当那些个材料好找么?再耐心等几天吧,少不了你的。”卓隐没好气地道。
对于如今的这个师妹,卓隐倒也真是有些溺爱,那盗天丹自然也不吝送一枚于她,只是为了不使其生疑,还是要找个借口拖延几天。
剿匪,灭叛,肃朝。大周朝显庆二年,三月到四月间,由大周公主北门婉主持的三大行动,其疾如雷,其迅如电。其结果,果如之前那卓隐所预见的一般。
先说这安南郡肃清谋反,早已掌握了谋反组织详细活动规律的密卫,行动如风,多管齐下,一举将那组织首领同时抓获,紧接着消息发出,安南镇军随即发动。那谋反组织一时间没了首领,便成了无头的苍蝇,一夜之间被清剿个干干净净。
而那云魔山贼,也如卓隐所料,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哪里是帝国正规军的对手。乌泱泱的数百万人,被那万来大军一冲便既崩溃开来,除了大多数人在官军的镇压之下举手投降之外,也有那几股人马流蹿开来企图进入别的郡县,裹胁民众再生事端。
不过那北门婉事前便作了布置,于山口要道处安设重兵,将这一股股的流匪堵了回去,使得他们只能在那魔云山所在的郡县来回流蹿。
此一郡,早在之前便被那山匪反复肆虐而变破败不甚,再难供给这流匪所须,现在再加之那围剿的官军,层层逼压,重重包围,这山匪残余很快就被消灭干净。
再说这朝堂之上,那些个有着通敌嫌疑的大臣,由刑部出面,很快就被全部控制起来,还不等他们叫嚣,那密卫将其通敌的证剧向其面前一甩,这些个人便也只好伏首认罪。至于接下来的罪囚量刑,地方安抚等一应事项,卓隐与北门婉便不再参与,大周朝中六部九卿,地方上州府大员,一层一层可不都是养来吃闲饭的。
这三大行动的结束,却是预示着周朝中央高度集权的开始。四月十二日,刑部自那安南逆匪口中得到确切证据,这一次谋逆事件,云州喜家亦在其中。同月二十四日,左旗军西出阳武关,兵围云州,那云州家主不得已带着家人自系于军前,被锁拿进京,所统私军全数打散编入左旗军中。
五月七日,和州商家亦被咬出,那左旗军便于归途之中受令向北,直逼和州。这一次,商家却是选择了反抗到底的路子。其结果可想而知,自那商家家主以下,无分老幼小,七千一百二十四人尽皆枭首。
五月十三,方州梁家主动交出兵权,受到周帝嘉奖,被封为乡候。
一时间,许多州府世家纷纷上表,请去私兵,献资纳质,以表示恭顺。朝庭代表周帝,自然是对这些人表示嘉奖,私兵,资财,质子,自然也是笑纳下来。
壞蛋是怎樣變成的
五月二十五,青,克,同三州反叛,事前便已经获知消息的周帝,早已经悄悄于这三州边境布下重兵,等那三州兵起,这帝国数路大军便直入三州,反叛旬日便被平定。
神印王座
这一次叛乱,朝中三位候爷也被牵连进去,其结果自然是举族尽没。
候爷,那可是神级强者,说杀就杀,这一下整个周朝明的暗势力真被吓麻了爪,之前还执观望态度的许多世家豪门,这一次再不敢有任何奢望,献质纳资,散私军,唯恐落于人后,只是这一次他们却再难有朝中嘉奖下来。
六月二日,周帝下旨,诸旗军各派万人参加大校。二十三到二十八这数日间,上京城西千里外的成山南麓杀声震天,等得那大校结果出来,惊讶的诸军将领,朝中大臣,眼镜跌碎一地。
左旗军万人队作为攻方,败右旗,前旗,后旗,红旗四旗联军,再以守方,受其余七旗进攻,竟然以平手结局。如此结果,真是让那诸军领军将羞愧的无颜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