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vdue人氣玄幻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笔趣-第一百零一章 一個好演員推薦-cizz3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之前一直没搞懂宝儿是什么心态,现在才知道,她是想着怎么帮我分担,我身上的责任,而我却迟迟不给她机会,这才导致她心里负担比较大,很多事看起来是在和我作对。
项目的事,总算有了解决方案,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耀阳也可以放个假,回家住几天了。
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看见耀阳在和我爸下象棋,胜男在一旁急得要死,一会儿帮我爸,一会儿帮耀阳,我笑着走过去,搂住胜男说道:“皇帝不急太监急,你操个什么心啊?我问你,你是想你公公赢啊?还是想大舅哥赢呢?”
胜男搂住我的腰说道:“我啊,想你赢!他们两个都是臭棋篓子!”
我爸摘下眼镜,瞪着眼怒道:“什么我是臭棋篓子!你没看到,我杀得他就剩两个车,两个炮,一只马了啊!”
我撇着嘴说道:“感情这么半天你就杀他一只马啊?”
胜男嗯了一声道:“一步棋走半个小时不说,还老悔棋,我看着都累!耀阳更是好笑,明明可以杀爸一只车的,非要将一下军,我还以为有什么后手呢,结果他就是图个过瘾!估计是怕自己这局棋没机会将军了!”
我哈哈大笑道:“走,别看了,看多了,自己的棋术都变臭了!爸,你整天下,这水平怎么就一点长进都没有呢?我十二岁那年开始,你就没赢过我吧?”
我爸老脸一红,马上狡辩道:“你懂个屁!我那是让着你ꓹ 怕一直赢你,让你失去对下棋的兴趣!”
耀阳催促道:“老爷子ꓹ 你别嘴上说,手就不动了啊?你是怕输的太快,不敢下那么快吧?”
我爸切了一声道:“输不急是吧?我这是走一步ꓹ 看三步!”动了一下车,刚好走到马眼上了ꓹ 耀阳手疾眼快地吃掉了,我爸后悔不已ꓹ 就要去抢回来ꓹ 嘴上说着:“这步不算啊!我刚刚和你说话,分神了!”
耀阳把棋子放到了身后说道:“落子无悔大丈夫啊!”
我爸哼了一声,对着我和胜男说道:“观棋不语才是真君子呢!你们两个赶快走啊!都是你们影响的!”
胜男赖着不走道:“我是小女子,不是大丈夫,更不是真君子!”
我摇了摇头,自己走进了厨房,我妈正和张妈在厨房做饭ꓹ 小歪站在厨房门口,啃着一块大骨头ꓹ 看见我急忙解释道:“这是奶奶给我的ꓹ 不是我要的啊!”说完ꓹ 把骨头往兜里揣。
我严厉地说道:“我怎么和你说的啊?吃饭前ꓹ 不能吃东西的!看你那嘴,全是油!”
天舞紀3·魅月
小歪急忙用袖子擦着嘴ꓹ 我低下身去ꓹ 问道:“还有没有了?给我也拿一块出来?”
小歪本来紧张的神情ꓹ 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走进了厨房ꓹ 然后拿了一块酱好的大骨头出来,递给我。
我们两个就在厨房门口,一起啃着大骨头。
我妈端着菜出来,看见我们一大一小就蹲着门口啃骨头,踢了我一脚道:“就知道你在偷吃,进去端菜去!”
我不满地说道:“小歪啃就可以,我啃就是偷吃啊?”
重生之誰的皇後
我妈不忿地说道:“你和小歪比,他才多大,正长身体呢!你呢,整天好吃懒做的!”
我哼了一声,进去端菜,小歪笑嘻嘻地看着我,我瞪了他一眼道:“你看什么?端菜去!”
我妈把菜放在桌子上,看见我恶狠狠地和小歪说话,上来就是拍了我脑袋一下,骂道:“兔崽子!你凶什么凶!他能端菜吗?”
小歪趁火打劫,哭丧着脸道:“他欺负我!”
我妈一听更是生气,把小歪护在身后指着我说道:“你给我老实点,再让我看到你欺负小歪,我腿都被你打断!”说完,竟然抹起眼泪来:“从小就没了妈,死耀阳还整天不在他身边,咱们不得好好对他啊,这孩子命苦,总是一个人在家,我告诉你们啊,谁敢欺负他,我就和谁拼命!你说他要是有个妹妹,或者弟弟的,该多好,也不至于一个人这么孤单了!”
我都傻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小歪也吓坏了,拉着我妈哀求道:“奶奶不哭,小叔没欺负我,是我自己瞎说的!”
絕色占蔔師:爺,你挺住!
我妈怜惜地搂住小歪道:“别怕啊,有奶奶呢!”
我很无辜地站在一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转过身,看到耀阳就站在我身后,表情复杂地看着我,那表情里有感动,有无奈,有深深的思念,也有悔恨!
我急忙问道:“怎么不下了?谁赢了?”
耀阳马上恢复了一副笑嘻嘻的表情道:“咱儿是谁?国家青少年象棋预备队的候补队员,能输?大比分获胜,杀得老爷子就剩一个光头老将了!”
我妈上来先是打了我一下,再给了耀阳一下道:“你爸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嗜好,你们要不就不回家,一回家就气我们两个!就不能让你爸赢一回儿啊,上次输给你,想了大半夜,愣是把棋盘拿了出来,说要复盘看看!”
我和耀阳哈哈大笑,这时厅里面又听到胜男大叫道:“爸,你可不能再悔棋了,再悔棋,咱们就重新开始了!你悔一步就算了,哪有人连悔几步棋的啊?”
我妈继续埋怨道:“胜男也是,怎么好胜心就那么强呢?就不能让让你爸啊?一屋子人,没一个省心的!”唠叨完,就进厨房去了。
我走到大厅,给了胜男一个眼神,胜男直接回了我一个白眼说道:“不能让,不然咱爸永远没提高,认识不到自己的水平,怎么能在咱们小区称王称霸啊?”
耀阳跟着过来笑道:“我今天回来,楼下的李大爷就跟我抱怨说,咱爸当着一个小区老头的面,直接把他剃了个光头,一点面子不给他留,准备找咱爸报仇呢!”
我笑着附和道:“爸,你也是的,那老李头心脏病加脑血栓的,你要是真把他气个好歹的,咱们还得赔钱啊!你下次可别下手那么重了!”
这次我把终于得意洋洋地说道:“和你们年轻人下,我脑子转的慢,你们一催,我就容易出错,可和那帮老爷下棋,他们那里是我的对手啊!我闭着眼睛就能下赢他们!”
这边刚吹完,胜男一句:“将军!”我爸看了看棋盘,脸色再次阴沉了下来。
我急忙拉着胜男说道:“吃饭了,吃饭了!吃完再下,这局不算啊!”
耀阳也急忙拉住我爸说道:“打平!打平!别看了,一会儿咱们也三儿喝点!”
我爸还恋恋不舍地看着棋盘,嘴里念叨着:“不应该,肯定还是有办法解的!”
吃完饭,我爸又吵着要下棋,我们是真的怕了,急忙叫上他上天台聊天。
我爸像我们两个的领导一样,询问我们两个:“最近工作怎么样啊?”
耀阳低着头回答道:“不太顺利!我啊,前半辈子,总觉得只要自己上心,就自己没啥事,是做不成的。可真的做起这么大的项目来,真感觉力不从心,啥啥都不会,都得现学!”
我了一声道:“活到老,学到老啊!我觉得安南的想法就很好,做一天,学一天,就赚一天!”
我爸嗯了一声道:“事事岂能尽如人意,你心态要摆正啊!”
耀阳点了点头。
我爸又问我:“你的董事会开得怎么样了?”
迷糊女生:校草迷上笨丫頭 鳳凰夜
快穿之寵愛 飛翼
我摇摇头说道:“不怎么样!还是我一个人说得算,只是现在还没什么大的项目,根本就提不上日程,要是真的有分歧,估计真的就召开董事会!”
我爸很有耐心地说道:“你要把眼光放远一点,就像下棋一样,走一步观三步。格局要大,你手上的棋子,都是对你有用的,要充分利用好,别因为一两个棋子,导致整盘棋都输掉!适当的退让也不是不可以,主要的是全盘棋是控制在你手里的,就行了!”
我嗯了一声道:“我知道的!放心吧,我早想通了!”
我爸点着头说道:“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想和你们说下,我打算和你妈回趟福建老家,家里面你大姑和你二叔年纪都大了,我想趁着还能走动,去看看他们。”
我愣了一下道:“去了就去呗,一个来回能用多长时间?”
我爸摇着头说道:“落叶归根,还是想回去养老比较好啊!”
耀阳一下子就急了:“回去?不回来了啊?那怎么行?不行,不行!到时候谁照顾你们啊!”
我爸笑了笑说道:“就是不想你们照顾,我和你妈都有退休工资,你妈还赚了点炒黄金的小钱,够我们花的了。老家那边一村人都是亲戚,谁还照顾不了我们啊?大城市住久了,还是喜欢海边渔村的宁静生活!你们也别劝了,你们都大了,也不需要我们在身边了,只是有单心愿,我和你妈一直都没完成,觉得有点可惜!”
我急忙问道:“啥心愿啊?你说就是了!”
我爸哎了一声,长叹地一声道:“你的婚事啊!我想啊,我这有生之年也未必能看到了,我们也就不奢求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们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我们也有个孙子小耀阳,我们也过了带孙子的瘾,这就够了!”
逍遙兵王 炫龍
我心里一阵的懊悔,说道:“爸,不是我不结婚啊,就是这不一直忙,我和胜男早就是一家人了,都住在一起这么久了,结婚就是个形式,你们要是喜欢,我现在就和胜男生一个给你们,我就是想着现在小歪还小,带他一个就挺辛苦的了,等他在大点的时候,我再生一个,这样你们才有新鲜感,才有事做啊!”
耀阳急忙说道:“是啊,是啊,阿飞这事和我说过的!你们再等等,我们这就给他们订个日子完婚!”
我爸哀叹着说道:“算了,算了!不逼你们了,我们还是想回老家看看,我们都决定好了!”然后,不等我们再说什么,就独自下楼去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里,对着耀阳说道:“我这是不是太不孝了啊?”
耀阳拍了拍我肩膀说道:“是我们太不孝了,你说咱爸是不是知道咱们在外面干的事,比较危险,害怕他们会连累到咱们,所以才提出会乡下的啊?要是那样,咱们可真的不孝了!”
星際痞艦娘
“你们就别瞎想了,我刚刚听到张妈,给咱妈出主意,咱妈和咱爸演戏给你们看的!”胜男从楼梯走了上来说道。
我啊了一声问道:“什么主意啊?”
胜男笑着说道:“咱妈觉得咱们两个就这么拖着,迟迟不结婚,心里着急了,这才想到这招,说要回老家,好让咱们在他们回老家之前完婚,生个是孙子出来!”
耀阳哈哈大笑道:“那咱爸戏挺好啊,把我都给骗了!我刚刚差点眼泪都掉下来!”
我附和说道:“我说怎么咱妈阴阳怪气的,平时我都是这么欺负小歪的,咱们大不了就是骂骂我,今天眼泪都出来了!我差点以为是我做错什么呢?原来是唱这出啊!”
之后,我们三个合计了一下,走下了楼。
我爸正和我妈看着电视,看到我们下来,原本看着电视的笑脸,立刻崩了起来。
陰陽盜墓人 一箭穿心
我率先开口说道:“爸,妈,你们要是真想回老家,我也不拦着你们,我明天就给你们买机票,到了那边,我找人接你们,我厦门有个很多的朋友,还有很多大学同学在,都能帮我照顾你们!”
耀阳接口道:“是啊,我那边也有朋友,到时过年过节的,我们就去看你们,不够钱了,就跟我们说!”
胜男一脸的不舍得道:“爸,妈,你们走了,我肯定会很不适应的,但我们一定能克服的,我们不能那么自私,阻止你们追求自己晚年生活的权力,家里你们就放心吧,有张妈和我呢,我一定会照顾他们得!”
我爸妈先是一愣,似乎没了主意,我妈张口说道:“那我们得把小耀阳带在身边,他从小就跟着我们,没了我们他不习惯的!”
蛇蠍尤物
我摇着头说道:“妈,你这样就太自私的,毕竟耀阳是他爸爸,孩子身边总得有父母在吧?再说了,小歪马上就要上学了,总不能让他上老家的小学吧?这对孩子教育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