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4ue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的1982-第兩千四百一十章溝通熱推-clx8d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李忠信结束了一天的会议,他感觉到脑袋瓜子有些迷糊,揉了揉太阳穴,总算是缓解了一下。
看着收拾东西鱼贯走出会议室的高层管理人员,李忠信对王波声音低沉地说道:“今天的会议你觉得开得怎么样,我怎么总觉得不太理想呢?”
“不太理想就对了,开这么一个会,把我都腻歪死了,后面你说的一些东西,我都没有听进去,耳疲劳知道不?你这一个人在这里快讲了一整天的时间,我能够忍着不睡觉,已经是一种极限了,还指望有多理想?”王波看着李忠信打了一个哈欠,没好气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对于王波来讲,李忠信这次的会议简直是又臭又长,甚至都有味道了,别说其他人,就是他在这边呆了一整天,就听李忠信在那里讲这个事情,讲那个事情,又是忠信建筑公司那边的事情,又是什么国外进口货物等等的东西,这些事情,很多都是他亲自审批的,都十分了解,根本就用不着记录,后面说的关于今年忠信公司发展的那些个事情,更是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他都听出老茧来了,他没有在开会的时候睡觉,全凭浓茶顶着,要不然的话,他都能听睡着了。
洛水成神
王波能够看到,王喜平以及尹一峰、李永国等这些人基本上是和他一个状态,一直是神游天外,这会议要是能够有什么效果,那才真的出鬼了。
討債寶寶,怪醫娘親 鶴舞情
首席獸醫 世代殺豬
鉆石甜寵:試婚男神麽麽噠 九雲衫
李忠信瞪了一眼王波,脸色微沉着开口说道:“三舅,你这是什么意思,合辙我开这个会议是没有什么用的了?”
李忠信对于王波的这个态度十分不满,这是1997年的第一次会议,而且谈的事情都是关乎忠信公司当年发展的一些事情,怎么在王波那里ꓹ 就是没有什么卵用的会议了呢?
“忠信啊!你说你开高层全体会议,谈的那些事情ꓹ 基本上很大多数人都无关,和大家有关的话题就那么几句,还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ꓹ 你自己品一品,是不是我说的这样。
要不是我知道你这次回来有很多事情要说ꓹ 我都觉得在你这里开会是浪费时间,就好像这个时候市里面的领导给下面的官员开会了。”王波对李忠信略显无奈地说了起来。
新娘十八歲
王波真的有了那么一种感觉ꓹ 李忠信的这个会议基本上和官员开会一个套路ꓹ 下面的人一个个都装出来认真倾听的模样,但是,基本上都没有听进去什么东西。
總裁的私有逃妻 塵煙蝴蝶
最开始的时候,下面的人还用笔记录一些李忠信说的东西,等到了后来,只要不点到自己的名字,他们基本上就是坐在那里神游天外ꓹ 不知道想一些什么事情了。
在王波的心中,李忠信说的很多事情ꓹ 不适用于开这样的大会ꓹ 需要去单聊ꓹ 或者是几个人来说就可以了。
像李忠信和冉宏图说的那些个关于科研基地方面的事情ꓹ 是跟冯小武的物流公司有关系,还是和王喜平的豆油厂有关系ꓹ 或者说是和尹一峰的出版社有关系。
这样的事情ꓹ 大家听着听着就没有了兴趣ꓹ 毕竟跟他们现在做的事情一点关系都没有。
李忠信微微思索了一下以后,也是觉得王波这个话说得有一定的道理ꓹ 但是,他却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不过呢!李忠信却也没有多想,他开这个高层会议的几个主要议题都已经说完布置了下去,公司九七年发展的大方向什么的也是布置了下去,至于高层们心中怎么去想,他也是没有办法。
“三舅,过几天的时候,我可能要去京城那边去一趟,有一些事情要谈。家中这边的事情您多多费心,要是有什么事情,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沟通。”李忠信想了一想以后对王波说了起来。
李忠信这次回到江城以后要呆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他有几件事情要去办,特别是要去京城那边和几个大佬见一次面,好好地沟通一下他要做的那些个事情。
“你小子,这刚从学校那边回来,就又要出去浪,把我栓在家这边,我这好几年过年都没有休息了,要不我带你三舅妈去京城那边,你有什么事情交代给我这边就可以了。”王波白了一眼李忠信,脸上尽显不满。
对于李忠信这个甩手大掌柜,王波是真心郁闷,他真的想不明白什么时候是个头。
“要是那边的事情跟您说您能办明白的话,我真的希望在家里面好好呆一呆,您也不是不知道我的想法,能够在家里呆着,绝对不出门。
等今年过去以后,明年开始应该事情就少了,到时候给您放一段时间的长假,您爱做什么去就做什么去,您看成不成?”李忠信微微琢磨了一下,慢慢开口对王波说了起来。
超神學院之君臨諸天 永夜司晨
邪王追愛:萌妃要爬墻 月下舞
对于王波提出来的这个请求,李忠信是真心想答应下来,但是,李忠信却是明白,王波是无法把他九七年要做的一些事情说明白的,而且,这次过去那边,李忠信还要和大佬们谈谈关于防洪之类的事情,他可不敢把王波放过去谈这些事情。
这些事情呢!大多数都不能明着说,而是需要把这些事情婉转地说出来,要不然的话,很多事情都是解释不明白的。
“三舅,晚上我和寝室的同学吃饭,今天晚上您看一看,张罗一下这些人,你们去吃顿饭,想吃什么随便点,顺便问一问他们今天白天有什么心得或者是想法没有。
明天白天的时候我和同学在江城这边溜达溜达,就不到公司这边来了,有什么事情,晚上的时候您可以给我打电话沟通。”李忠信想了想以后,正色地对王波说了起来。
李忠信觉得,这次的会议说完以后,还应该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王波那边如果能够进行一下沟通,如果能够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最好,没有的话也没有什么损失,要不是他今天晚上约了寝室的几个牲口,他就安排大家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