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pqc優秀言情小說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第1463章 來自老熟人世界的委託21相伴-sbmf0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小說推薦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然后那个声音告诉我,说我若是想改变必死的宿命的话,只有一个办法,那,那就是……交换人生。就是让我先与一个人的灵魂交换,然后再…再换回来……”
芩谷:“那个交换对象就是梅子?”
瑾儿点点头,呜呜地哭着:“我我真没想抢占她的身体,我我只是想跟她暂时交换一下人生而已。而且我看她生活的环境那么苦,我已经跟她说了,让她去我的身体里过荣华富贵的生活,而且我也承诺一定会善待她的孩子和家人……可她为什么就是不愿意呢?呜呜……”
11球員
芩谷听完对方的讲诉,以她的观察以及淮安对细微数据处理,可以相信对方说的都是真的。
瑾儿就是因为那个陌生声音告诉她入宫会死,经过交换人生后才能活,所以……
如果交换人生的另一方也欣然同意的话,这就是一桩“交易”,轮不到她芩谷一个外人插手。
但是梅子与丈夫感情深厚,还有牵挂的儿子,就算瑾儿许诺更年轻美好的身体,许诺荣华富贵甚至是入宫为妃,也不如她能与心爱之人相依相伴。
所以才有两个灵魂抢夺一副身体的局面。
芩谷看了看瑾儿,最后还是叹口气,将她放了,“罢了,我不灭你,你走吧。”
魔王神官和勇者美少女 肥面包
说实话,对于这种灵魂,她还真的有些下不去手。
芩谷此刻眉心微蹙,她想的却是瑾儿提到过的那个能进入她梦中,能准确预言第二天会发生什么事情的神秘人。
还有,根据生命磁场与灵魂相互绑定契合的问题,没有合乎规则的契约,外来灵魂根本不可能进入原主人的身体。
然而芩谷之前在梅子家看到的情况却是,瑾儿不仅能进入梅子的身体,甚至还与对方的生命磁场建立了一定联系。
就好像……像任务者与委托者之间签订了契约一样,才能“名正言顺”地进入对方身体。
问题关键在于,梅子并没有与谁签订“转让”自己身体的协议,那么瑾儿又凭什么能“名正言顺”进入对方身体?
少女契約之書
所有问题都落在那个“神秘人”身上。
且说芩谷当即放开瑾儿的灵魂,至于她自己能不能顺利返回自己的身体以及在回归途中是否会被其它东西攻击,那就不是她考虑范围了。
那个“神秘人”么,芩谷现在并不打算轻举妄动。
如果对方真如瑾儿说的不仅有“预知未来”和“强行契约”的能力,肯定不简单,况且,她芩谷也根本不知道对方这么做的目的。
就算是对方行事与自己的不同ꓹ 她凭什么觉得别人理念跟自己不一样就要去搞别人?!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她都只是走好自己脚下的路ꓹ 别人怎么走是别人,不过若是别人要干扰自己的路,那就不需要客气了!
所以芩谷现在只是将所有信息收集起来ꓹ 让怀安帮自己推衍一下,看能不能知道更多的数据。
做好准备ꓹ 知己知彼,只为不时之需。
怀安推衍了一会ꓹ 有些愧疚地给芩谷传音:“谷谷ꓹ 我,我有些推衍不出来…就好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
怒放 雪安
芩谷嗯了一声,安慰道:“没事,你先去修炼吧。”数据等级低了,能量库也少,自然无法的检索到更多。
刚转过念头,在外面给人端茶倒水的枳给芩谷传音:“谷谷ꓹ 我知道那家伙的来历……”
…………
何二婶急急赶回家,发现儿子媳妇都悠悠醒来ꓹ 惊喜非常ꓹ 连连作揖ꓹ 直说是老天保佑ꓹ 回过神又朝那个的啥“委托行”的方向作揖,谢谢活菩萨。
她连忙去给儿子媳妇弄吃的ꓹ 坐到灶膛前烧火时ꓹ 在火光映照中ꓹ 她恍惚看到了死去几十年的丈夫朝她笑着。
名門閃婚:陸少的心尖寵 淺淺白白
冷少的純情丫頭 小雛菊
以前她经常梦见丈夫,在梦中ꓹ 丈夫总是非常的疲惫但总是给她莫大的安慰。
而现在,她发现丈夫身上没有疲惫,脸上是温暖的笑容,仿佛在说:他会一直陪伴守护她一样。
何二婶眼泪夺眶而出,其实她一直都能感觉到丈夫并没有远去,若不然她真的很难撑下来。
现在看到丈夫不再疲惫,恢复曾经温厚的明媚的笑容,她感觉整个人都充满了更强大的力量一样。
冥冥中,她也能更真切感应到的丈夫想要给自己传递的意思。
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何二婶依旧是个热心肠的人,不过细心的人会发现,她的热心不再是随随便便就去帮助一个人,而是有一定的分别了。
她的儿子和媳妇都醒来,身体也慢慢恢复了,一家人共同努力,相互扶持,日子越过越好。
…………芩谷正在与枳交流那个“神秘人”的事情,突然间感觉自己身上的信仰念力增加了一分。
枳显得很是兴奋:“……怪不得任务者和系统的终极是回归,原来还有这样的好处。”
大唐小郎中
怀安看着谷谷和枳的样子,疑惑道:“什么好处?”他以前当过任务者,没觉得在现实世界中有什么特别的“好处”啊。现在变成系统了,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
一個人的一往情深 吉祥夜
枳心情大好,“你现在当然不知道以本体在现实世界任务的好处啦,有信仰念力啊。如果以委托者的身份去任务,只有俗世财物和功德值。而正的信仰念力会在无形中给身体有防御加持。哈哈,幸好签订了共享契约,我现在也是有信仰念力的系统了……”
这种无形能量有助于系统的等级突破,怪不得高兴成这样。
话归正题,枳继续将自己推衍出来的“神秘人”信息传给芩谷,大概是因为这一丝信仰念力,芩谷发现枳得声音都变得更真诚了。
“那个神秘人只是另一个天道体系下的渗透者,披着真善美的外衣,潜入带别的体系下的世界的恶心家伙!”
芩谷一听到渗透者几个字,便想起和枳,怀安第一次相遇的那个任务世界。当时那怀安所在的角色何尝不是披着“善良”的外衣,实际上却挑起事端,将整个星球上的生灵陷入无限战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