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vhm都市小說 漆星 ptt-251.大結局分享-6aya4

漆星
小說推薦漆星
“我想你活着。”她第一次用这么软软糯糯的撒娇一样的语气说话。
悬星的心跳都漏了一拍,跳得快了些,脸色霎时白得没了温度。
“大家都知道的,我,活不了。”
“那我还给你吧。”
悬星第一次,用嘴堵了她的。
这竟是一个令人晕眩的吻,林措渐渐地失了知觉,失了意识。
悬星把她在床上放好,又轻轻地抚了抚她的头发,这才从窗户那里离开。
林措醒来的时候,算了算日子,他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那是一个临别的,最后的吻。
她的手机响了,是沐城。
“我有长愿果。”
邪帝纏身:小萌妃,來生崽 暮雪聽詩
喪曲
早在医院的时候,沐城就知道她要长愿果,从家人到朋友,林措所有接触的人里,需要长愿果的,也就悬星那么一个。
遭遇色大叔之前夫來找茬 淩語溪
電弧中的高級玩家
“真的吗?你不是说,”
“当着落生的面子,我当然不能说我有。”
“那你,怎么样,可以给我,钱,或者其他交易,我都可以。”
“阿措,我要你。”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炽热,却又万分的坚定,什么都无法撼动一般。
林措想了想,“好。”
十天后。
沐城和林措的婚礼,是在小镇上举行的。
家里人见了沐城,倒也喜欢,他面容俊朗,身材高大,人又阳光,吸引了不少目光。
林措穿着婚纱,纯白色的抹胸婚纱,缀满了水晶,她皮肤白皙,生得又好看,长发别着头纱,优雅美丽。
精心布置的草坪上,粉色气球遍布,垂拱花廊一道又一道,空气中都散发着浪漫甜蜜的香气。
“林措女士,你愿意嫁给沐城先生吗?”
“我愿意。”
两人交换了戒指,众人见证。
沐城手里还拿着戒指盒子,轻轻地抱了抱她,把盒子递给她,“在盒子里。”
她当下就明白了。
阿铃一直在左右陪着,她把盒子递给阿铃,这件事,换了谁 做,她都不放心,唯独阿铃,她信。
“把这个,给悬星。”
阿铃是见过长愿果的,自然知道。
她吃惊道,“你怎么会有。”
林措拍拍她,“帮我。什么都别告诉他。”
阿铃会意,婚礼还未结束,就匆匆离开。
这是林措人生中笑得最多的一天,笑到最后脸都僵硬了。
她很累,心却平静。
婚房里。
沐城定定地看着她,像是在看世上最好的珍宝,“林措,你真美。”
“嗯。”她浅浅地应了。“这婚纱真累,我们换套衣服吧。”
她并不避讳什么,她不讨厌沐城,相反地,她觉得能这么平平淡淡过一辈子,相互照顾扶持,也还行。
她当着面儿,换了衣服。
沐城一动不动,她好奇,“你这是怎么了?”
“我很开心。虽然是逼迫,你还是选择了我。”
“虽然这样对你不太公平,但是,希望你开心。”她帮沐城撩起额前碎发,亲了亲。
沐城将她压在身下,呼吸粗重。
林措身子有些僵硬,她等着。
沐城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一次,你在花田说,被悬星夺了第一次。”
“不要提这个了。”
“我想听。”
“他用自己的命,来换了我的命,方式有些难以置信,可是事实,是这样子的。”
门,被一脚踹烂。
沐城突然笑了,是开怀大笑,捉弄人成功的那种笑。
涌进来的,正是灵异社的人,有风色,阿铃,蔚连,蓝天,还有,悬星。
林措第一反应是看向沐城,打算安抚他。
沐城跟他们对了个眼神,这才站起身来。
风色道,“你看,我这个法子才算有用。”
这下,林措哪里还不明白,这都是特殊的,“计谋”。
阿铃早把悬星给推了过去,又拉着其他人,往外走。
沐城在最后,他的眼睛红了红,不过没有人注意他,也就遮掩过去。
林措看看悬星,一时间尴尬。
“于宣她,”
“她心思不正,要不是祁热拦着,早被我打死了。”
蟲巫
“……”
“祁热他,”
“祁热他执着于此,就让她跟这个假于宣待一段时间,也好认清楚,真于宣再也回不来,他放不下的,不是爱,而是不甘心。”
三國之曹茗傳
“那你甘心了?”
“……”悬星的眸子亮如漆星,是世间最完美的宝石,“你吃醋了?”
重生之寵你不夠 最愛喵喵
“我没有,我不爱吃酸,我爱吃辣。”
“黑白,在家里等我们。”
林措呆了呆,这是邀请她吗?
下一秒就被他抱起来,乘着星子而行,“走,我们回去喂猫!”
陰謀鬼愛 雲七七
她们在深夜里穿行,携着流星,见到的人都在许愿,而乘着流星的两人不必许愿,早已得到了最想要的东西。
来村。
黑白的眼睛大而分明,还会单边眨眼,机灵得像个妖精。
她抱着黑白,蹭了又蹭,闻了又闻,亲了又亲。
悬星很自觉地去厨房做饭了,做的是番茄炒蛋,加了很多蛋,把一人一猫喂得圆滚饱满。
千裏追歡:首席寵妻成癮
農門嬌之悍寵九夫
他看着两个摊在床上的懒人和懒猫,有些好笑。
俯下身子压了上去,在她耳边呵气如兰,“喂饱你了,接下里该喂饱我了。”
林措把他推到一边,一个起身就出了门。
悬星追出去的时候,她已经上了墙头。“你再乱动,我就跑了。”机灵的少女眸色晶亮,在月色下似精灵一样。
“你再乱动,又被隔壁抓走了。”
林措一看,果然,又是同样的画面,一堆人,伸着手,密密麻麻的,要扯着她的腿往下拉。
她一脚踹过去,振振有词地教育,“谁让你们拉拉扯扯,我可是有人罩着的。”
这边说着,另一处墙头,却是翻出一个人,“啧啧啧,下脚太狠了。”
正是蓝天。
他也住回了来村。
林措看着他,“啧,你那里有路了?”
蓝天挑眉,“我本事又不差,哪里需要路。”
林措给他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蓝天屁股着地,哀嚎,“主子,给我做主,林措,她欺负我。”
悬星怀里抱着黑白,一跃也上了墙头。
“你觉得,我会帮你?”
蓝天只好拍拍屁股,再次翻上墙头,“知道不会也得再问一问,没准儿你们吵架了你就偏着我呢。”
风色大吼道,“有完没完,一直翻墙欺负村里人!”
“村长——”
啊?风色居然是来村的村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