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dc4x精品小說 我靠破案制霸異界 txt-第二百七十八章 完結相伴-c3gg1

我靠破案制霸異界
小說推薦我靠破案制霸異界
“哼!马永林瞧你干的好事儿!”
闻此声音,杜敬心中一凉,此时的他感受到了无尽的威压,这种灵力威压压的杜敬几乎喘不过气来!
陽債陰償:鬼王大人夜夜撩
荒野流星
他连忙四下环顾,可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可杜敬如此心惊,但马永林却乐开了花。
首領的17歲老婆 銀月之魚
连忙高声叫道:“门主!门主救我啊!”
“你还好意思说?自己回门领罪去吧!”
重生之冷宮皇後
杜敬沉声喝道:“阁下可是要劫狱么?我明确告知你,这马永林犯下了故意杀人罪,你若要救他必为同伙劫狱窝藏之罪!”
“罪?”那阎和风一阵大笑,此时出现在杜敬的面前,仔仔细细的将杜敬打量了一番之后,继而说道:“简直可笑至极!看在你是皇宗的人,我便不与你一般计较了,马永林,走!”
杜敬刚准备紧紧抓住已经被自己控制的马永林,却不想,那手铐与脚镣纷纷的碎裂成了齑粉,马永林顿获自由,连忙跑到了那阎和风的身后。
这,这怎么可能!
这可是系统出品的手铐与脚镣,且不说寻常精钢打造的手铐脚镣就已经根本无法逃脱,更别说这是系统出品的了。
穿越五代之天子運
这个阎和风的实力,到底有多高啊!
杜敬连忙举起了手中的九五瞄准了那阎和风,他已经感受到了那阎和风的威胁,此时不由分说冲着那阎和风的面门就是一梭子子弹疾射而去。
“门主,这家伙诡计多端,法宝众多,尤其是他有一个长火枪,极为厉害!对,就是他手里的那个。”
“呵,雕虫小技!竟也敢班门弄斧?”
这阎和风乃是流星门的门主,更是玩飞镖暗器的祖师爷。
所以在他看来,这长枪火器也是属于暗器的一种。
只见这十一个字,竟然言出法随变成了一个个气状的暗器冲着杜敬砸了过来。
杜敬心中一惊之时,就见那十个字竟然十分轻松的挡住了那一梭子子弹,而最后的一个“斧”竟然变成了一把灵气状的斧子,冲着杜敬当头劈下!
此时的杜敬,心中就只有两个字。
完了!
此命休已!
却见那斧子,竟然悬在了杜敬的脑门之上,这种来自于返虚初期的群山盟流星门门主的威压,根本不是区区杜敬可以抵挡的。
杜敬第一次感受到了一阵挫败感,哪怕有着系统,也无法让杜敬产生一丝抵御的想法。
因为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不可抵御的实力。
此时的他,觉着自己的一切做法,简直可笑至极。
在如此强大的力量面前,谈什么法制?谈什么理想。
大人物
简直可笑!
他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法制根本无法彻底的推行,究其原因,就是自己并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后盾。
虽说有系统可以为自己提供一定的支持,但是这只是让他一步一步的提升,可是在推行法治的道路上,总是不可避免的得罪人,而得罪的这些人可不会等你成长起来之后,再被你打脸。
杜敬思来想去,他觉着一切都是系统的错!
为何都有了系统了,不是那种开局就无敌的系统呢?
阎和风看着杜敬轻蔑一笑之后,对身边的马永林说道:“走吧,他已经废了!”
此时那斧字缓缓的从杜敬的头上落了下来,那杜敬不躲不避的迎了上去,他期待的是下一次的开局就无敌的系统。
一旁的郎雨燕,狠狠的拽了一把杜敬,叫道:“杜敬!你醒醒!”
此时杜敬茫然的睁开双眼,看向了一旁的郎雨燕。
这郎雨燕哪里会不知道杜敬产生了什么样的心理阴影,毕竟刚刚与他对线的可是整个世界巅峰的几个人。
阎和风那可是在群山盟当中都有实力争一争盟主的家伙,返虚后期的实力!
可是那阎和风并没有对杜敬出手,也没有发挥出他的全部实力,这杜敬竟然被吓成了这个样子。
尋找人類
这就是自己相中的那个男人吗?他怎么一点也没有了之前的锐气了?
杜敬轻笑一声,摇了摇头:“一直都是我错了。这根本不是一个可以依法治理的地方,这只是蛮荒之地!”
“你可以变强啊!你可以变得更强,去统治,去制霸这个世界,你可以把你的想法和什么法律推行下去,这并不是什么坏事儿,也终将会受到其他人的支持的。”
杜敬轻哼一声:“别说了,变强?这些化神、返虚的高手会等你去变强吗?他从我的手里抢走了嫌犯,我会忍那么长的时间吗?对不起,我等不了!
这不是我的问题,而是整个世界的问题!
決戰朝鮮
總裁的危情女人
虽然我一直知道这个世界就是这个样子,我也一直期望自己能够变强,但是我实在没有想到我与他们的差别竟然如此之大!”
见到杜敬竟然说如此的丧气话,那郎雨燕爆喝一声,怒道:“杜敬,我真的是看错你了!”
“你的确是看错我了。
其实我感觉我的顾虑太多,太死板,无法承受漫长的等待!如果我可以直接无敌的话,这事儿还可以继续……”
郎雨燕一脸失望的看向了杜敬,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竟然祈求直接无敌?你怕不是疯了吧,你这样怎么可能修炼到这种境界!”
“你不懂!”杜敬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其实我就是一个失败者,我能够有今天的地步并不是依靠着自己的实力,而是靠一个系统而已。
系统?呵,没错,就是系统,一个失败者的专属,或许我还不够失败,还不配拥有那种开局就无敌的系统吧……”
問道九霄 獨孤傷
“疯了,疯了!你是彻底的疯了!”
郎雨燕看着歇斯底里的叫喊着的杜敬,快步的走开了,她实在不敢想象,自己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人?
真就如他所说,他就是一个失败者,一个疯子!
快步走了数百米,郎雨燕回过头去,只听那杜敬依旧在那里喃喃自语着:“或许我下辈子适合做一个小农民吧,整日侍弄侍弄庄稼,种种菜养养鱼,整日优哉游哉,也没有太多的危险,日子应该也会过得很安逸吧?”
此时悬在杜敬头上的斧子缓缓落下。
“当农民,要什么系统好呢?”
这是杜敬最后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