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yj4f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英雄讚歌討論-番外一,迷一樣的白髮男子推薦-qd9fn

英雄讚歌
小說推薦英雄讚歌
“威尔!”金低着头大声的叫喊着,他希望能够叫醒威尔。
经过了刚才的能量爆炸,被震飞出去的威尔重重的摔在了联合国城内的一处废墟上,由于能量爆炸的威力实在太大,摔在地上的威尔甚至在废墟上滑行了数十米才停了下来。
“威尔!”丽萨大喊着,她、艾迪和雷将军也从远处快速的跑了过来。
“威尔他怎么了?”艾迪表情铁青的问着。
“他刚才被能量爆炸给震晕了,然后又重重的摔到了地上。不过,他还有呼吸。”金紧张的回答。
“那还等什么?我们把他带到哈金大师那里去啊!”雷将军大声的说。
“好!”金大声的回答,接着他立马弯下身子将躺在地上的威尔给背了起来。

而在援军的那一边,在彻底的解决了卡苏鲁之魂后,哈金大师和山姆二世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看来他们成功了。”哈金大师说。
“哼,想不到这些小子还挺厉害的嘛。”山姆二世冷笑着说了一声,接着他转过身,朝着那些被冻结在地上的士兵走了过去。
“蒸汽!”山姆二世大声念了一声咒语,蹲在在他的周围就升起了一阵十分暖和的蒸汽,而那蒸汽也十分快速的就使那些冻住士兵的寒冰给融化掉了。
“我们这是怎么了?”一名士兵站起身来疑惑的问到。
“没什么,你们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一场噩梦。”山姆二世微笑着说到。
“陛下。”哈金大师喊到。
“怎么了,老师。”
“科尔的身上有一个令我十分在意的东西。”
“什么东西?”
“是一块绿色的石头,他说叫灵魂之石,传说是罗兰的宝物,我想我们联合国有必要拿到那个东西,这东西如果落到了其他的国家手中,对我们可就不利了。”哈金大师十分严肃的说到。
“你是说他们拿到了的话,会害我们吗?如果是这样,他们就不会帮助我们了呀?”
“陛下,话不能说这么快,现在他们帮助我们,是因为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但是如果我们没有了共同的敌人的话……”哈金大师欲言又止。
“好吧,虽然我有点不赞同,但是老师说的也有道理,我们走吧。”
山姆二世说完,便走近哈金大师便搀扶着他朝着科尔的尸体的方向走了过去。由于他们两人在刚才的战斗中都已经花费了大量的能量和体力,所以他们步行的速度十分的缓慢。
不久之后,哈金大师和山姆二世终于慢慢的来到了发生能量爆炸的中心,也就是科尔尸体的所在地。
而令他们奇怪的是,科尔的尸体旁有一位陌生人正蹲在科尔尸体的旁边,他一身黑色的服装,白色的长发。
“那是谁?”哈金大师有些诧异的问。
“不知道,我好像没有见过这个人,他应该不是我们的人。”山姆二世回答。
無限進階 萬象真藏
“他在科尔的尸体旁干什么?难道?他也是来找那块灵魂之石的?”哈金大师一下子就惊慌了起来,于是他加快了脚步,朝着那个未知的白发男子走去,而山姆二世也跟着哈金大师快步走着。
而这位迷一样的男子果然就和哈金大师所想的一样,他在科尔的衣服里翻了翻,然后拿出了放在衣服里的灵魂之石,那块绿色的小石头依然在散发着诡异的绿色光芒。
“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就是因为它才被卡苏鲁利用的吧。这也是你的命运。”迷一样的男子小声的对着科尔的尸体说。
接着迷一样的男子站起了身,又慢慢的走向了科尔他那把已经被斩断的缚灵者的旁边,然后他又蹲下了身子,将它捡了起来。
“啊,缚灵者,没想到你竟然被斩成了两段,看来杜兰达真的是如同传闻一样削铁如泥呢。”迷一样的男子小声的对自己手中的缚灵者说着。
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兒
而就在这时,哈金大师和山姆二世国王已经来到了这位迷一样的男子的身后不远处。但是由于对他不了解,他们两人还不敢完全靠近这位男子。
“喂,你是谁?”山姆二世问到。
“啊?是山姆二世国王吗?”迷一样的男子微笑着回过头来说。
“你认识我?”山姆二世国王诧异的问到。
重生豪門千金
“啊,当然,嘿嘿。”迷一样的男子笑着说。
“你到底是谁?”哈金大师连忙问到,现在哈金大师开始显得有些惊慌了,因为他看到了这位迷一样的男子手中所拿着的灵魂之石,这正是哈金大师所担心的事情。
“啊,你没必要知道。”迷一样的男子戏谑的笑了笑。
“好了,科尔的尸体就交给你们吧,缚灵者和灵魂之石我就拿走了。”迷一样的男子把双手中的缚灵者和灵魂之石拿到哈金大师和山姆二世的面前晃了晃,接着便转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哈金大师突然呼喊道。而背对着他们的迷一样的男子也突然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迷一样的男子回过头来,疑惑的问。
“缚灵者你可以带走,但是你手中的灵魂之石,请交给我!”哈金大师十分强势的对他说。哈金大师知道,如果灵魂之石这种可以支配灵魂的东西落到了其他人手上的话,说不定不久之后又会出现一场巨大的灾难。
“你在开玩笑吗?这两个东西我都要带走。”迷一样的男子诧异的说。
“那如果我一定要你留下它呢?”哈金大师突然变的十分的严肃,并且说话也变的异常的强势。
哈金大师主动松开山姆二世搀扶的手,然后他将自己的双手对准面前这位迷一样的男子,哈金大师随时都准备对他施放魔法。
“唉,你们为什么非要这块石头,这可是一个不祥之物啊,他就是因为拥有它才会变成这样的。”迷一样的男子将手中的缚灵者放到了地上,然后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科尔的尸体。
“那么你呢?你为什么非要带走灵魂之石?”哈金大师问。
“我只是不想让你们承受灾难。”迷一样的男子一边说一边将散发着绿色诡异光芒的灵魂之石放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哼,说的真好听。在我看来,你和科尔是一伙的吧。”
“不要开玩笑了。”迷一样的男子讪笑着说。接着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接着他也立马拔出了自己腰间所佩带的剑。他手中的剑看上去和缚灵者十分的相似,剑身上同样有着未知的符文,不过不同的是,这位迷一样男子的剑,剑身是银色的,而并不是缚灵者的那种黑色。
“相似的剑,相同的白色头发,你还说和科尔没关系?”山姆二世突然大声的说。
“少啰嗦!看来我必须要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们了。”迷一样的男子严肃的说。
“来吧,释灵者。”迷一样的男子小声的对着自己手中的剑说了一句。
接着,这把剑发出了一阵微弱的白光,然后从这把剑中飘出了一团白色的气体并且这团白色的气体快速的飞进了他的身体中。
“冻结!”山姆二世大喊到。
“爆裂火球!”哈金大师也立刻跟着喊到。
“浪费时间!”迷一样的男子大喊了一声。接着他快速的朝着哈金大师和山姆二世挥舞着自己的名叫释灵者的剑,而随着它挥舞的方向,立刻产生了两股十分巨大的飓风朝着他们冲过去,这股飓风瞬间就把哈金大师所施放的火球给切割成了碎片。

“快!我们就快到了!”雷将军一边走一边对背着威尔的金说。
“等等!那是什么!”丽萨突然停下了脚步,她指了指前方。
在丽萨他们不远的前方,那位迷一样的男子正拿着剑站在那里,而在他的周围,躺着三个人,而其中一个是科尔,另外两个是哈金大师和山姆二世。
“等等,丽萨。你已经很疲惫了,就让我和艾迪先生一起去看看。”雷将军对丽萨说,然后他看了看艾迪,而艾迪也点了点头。
“好吧,你们小心。”丽萨关心的说。
“嗯。”雷将军回答。
“走吧,艾迪先生。”接着雷将军对艾迪说了一句,便快速的朝着不远处的迷一样的男子跑了过去。
“你是谁?”雷将军迅速的跑到这男子的面前,严肃的问。
“啊,教训了两个,又来了两个。”迷一样的男子有些不耐烦的说着。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艾迪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山姆二世和哈金大师,他们两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而且看上去十分的狼狈,他们两个的衣服已经被切开了许多细小的切口。
“啊,没什么,只是教训了他们一下。”迷一样的男子神情轻松的说。
“可恶!”听到这里,雷将军大叫一声,接着快速的朝着这迷一样的男子冲了过去。
“喂喂喂,我可不是来找麻烦的。”这位迷一样的男子说着。他快速的抬起手挡住了雷将军挥过来的拳头,接着他又迅速的向后退了一步,躲过了雷将军另外的一拳。
“少罗嗦,我要为他们报仇!”雷将军愤怒的喊。
雷将军说完又用尽自己的全力一拳向他的胸口打去。可是这位迷一样的男子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他一把张开手掌抓住了雷将军的拳头。
“喂,他们还没死呢,只是受了点伤。”迷一样的男子解释着。
“什么?”雷将军有些不相信的朝着躺在地上的哈金打谁看了过去。
“啊,还有呼吸。”雷将军长舒了一口气后说。
女子高生系列 火·曜月
“看吧。”迷一样的男子解释着。
“雷……雷将军,他,他想拿走灵魂之石,那是……十分重要的……宝物。”受了伤的哈金大师十分虚弱的对雷将军说。
“灵魂之石?”雷将军疑惑的看着面前这位迷一样的男子。
“啊,不不不,这个可不能给你。”迷一样的男子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语气突然变得十分的严肃。
而此时,雷将军也突然用力挣脱了他抓住的拳头,同时站在不远处的艾迪似乎也听到了哈金大师的话,也拿出了自己的皮鞭跟了过来。
“这里的东西都是你们的,可是灵魂之石我可不能给你们,它可是个不祥之物。”迷一样的男子严肃的说。
“不祥之物?那你要来做什么?”雷将军立刻严厉的询问到。
“啊,这个你们就管不着了。”迷一样的男子说。
“好吧,这样看上去,我们只能用蛮力了。”雷将军说完叹了一口气,接着他又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脚,然后从自己的腰带后面拿出了一小瓶红色的液体,那就是金一直不愿意喝的火棘药水,是一种烈性的增强体能的药水。雷将军单手打开上面的软木塞,然后一口将一小瓶火棘药水全都喝了下去。
“啊!”雷将军突然痛苦的大喊了起来,接着他全身的皮肤全都变成了红色,并且他那黑色的头发也全都竖了起来。
“火棘药水,看来你是阿鲁斯的人。”迷一样的男子看到了雷将军的样子,缓慢的后退了两步,然后迅速的拔出了自己那把名叫释灵者的白色符文剑。
“交出灵魂之石!”雷将军怒吼了一声。
接着雷将军用肉眼难以捕捉的速度冲到了他的面前,然后将自己的双掌快速的向他的胸口攻击了过去。
“激流双贯掌!”雷将军大喊着。激流双贯掌是金曾经使用过的招数,这也是激流家族的秘技,是一种伤害力特别大的招数。
“好快!”迷一样的男子不禁感叹了一声,接着他快速的将剑横在了自己的面前想要用来挡住雷将军的攻击。
然后雷将军的双掌打到了他的剑上,接着一道从雷将军身体中发出的气便将这个迷一样的男子打得向后滑行了出去。
“好大得力量。”迷一样得男子说。
“嘁,动作挺快的。”雷将军不屑的说。
我的妖孽美女總裁
“好了,看来我不把你们都打倒的话,我是无法从这里离开了。”迷一样的男子突然变得认真了起来。接着他把手中的释灵者拿到面前。
“来吧,释灵者。”他小声的对着面前的剑说了一句。
接着从释灵者中又一次的飘出了一道白色的气体,快速的飞进了他的身体中。
“什么?”艾迪吃惊的说。
“这是什么?”雷将军也不禁的感叹着。
太古真元訣
迷一样的男子右手紧握着释灵者,并将它的剑尖对准着不远处的雷将军。
“来吧!”迷一样的男子表情严肃的对雷将军说。
‘怎么回事?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他的眼神,变的有杀气了。’雷将军呆滞的看着他,心中不安的想着。
“怎么了?为什么不继续攻击过来了?”迷一样的男子突然冷笑了起来。
“哼,自大的家伙!”雷将军不屑的说。
接着雷将军又开始进攻了,雷将军以极快的速度冲到了他的面前,雷将军快速的挥出左拳向他的右边击打过去。
雷将军的动作很快,简直就和爆发出赤龙之气的金的速度一样让人的肉眼难以看清。但是,这名迷一样的男子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恐惧与压迫,他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迅速的举起手中的剑,用剑来挡住雷将军的攻击。
“好快的动作!”雷将军看到他迅速的动作,不禁的感叹了一声。接着雷将军的左拳重重的打在了他的剑上。但是这一拳却丝毫没有作用,雷将军这沉重的一拳甚至没有碰到他的身体。
“哇哦,原来火棘药水的效果这么好。”迷一样的男子说。
接着他握紧了手中的释灵者,但是他并没有使用自己的剑,而是用自己的左手朝着雷将军挥了过去。而同时,雷将军也立刻举起自己的右手来抵挡他的攻击,但是相比雷将军,他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就算是喝了火棘药水,雷将军的力量也没有此刻的迷一样的男子的力量巨大,而雷将军也被这巨大的力量给打飞了出去。
“雷将军!”艾迪见状立刻朝着雷将军飞去的方向冲了过去,及时的挡住了被击飞的雷将军。
而就在这时,迷一样的男子突然加快了脚步朝着雷将军和艾迪冲了过来。但是,他依然没有打算使用自己的剑,而是将自己的剑反手拿在手上。
“快闪开!”雷将军稳了稳重心,立刻推开了扶住他的艾迪。一瞬之后,迷一样的男子就突然冲了过来,一拳朝着雷将军的脸打了过去。
而这一拳,也实实的打中了雷将军的脸,雷将军又再一次的被打的向后飞了出去。接着,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加快了脚步朝着雷将军继续冲了过去。
可是就当他想继续冲向雷将军时,他发现自己突然迈不动自己的腿了。
“嗯?”他低下头疑惑的看去。发现自己的脚正被一根红色的皮鞭给绑住了,而皮鞭的那一边正是蹲在地上的艾迪。
“还挺默契的嘛。”迷一样的男子冷笑了一声,然后快速的用剑对着绑住自己的皮鞭挥舞了两下,艾迪的皮鞭瞬间就被切割成了碎片。
“什么?”艾迪吃惊的喊。
接着,他立即抬起脚朝着艾迪的胸口猛踢了过去,艾迪也立刻将自己仅有的左手放在胸口前来防御他的攻击。可是就像是之前的雷将军那样,艾迪也被他巨大的力量给打的向后滑行着。
一胞雙胎:總裁,別太霸道! 圖拉紅豆
“可恶,他的力量怎么突然变的这么大了。”雷将军不屑的说。
“应该,是刚才从他剑里面的东西,才让他的力量变的这么巨大的。”艾迪小声的说。
“混账!”雷将军破口大骂了一声。
不服气的雷将军立马站起身来,雷将军还不能放弃,他还要趁着自己身体中的火棘药水的效力还没退,继续与这名迷一样的男子战斗。
接着,手中已经没有武器的艾迪也费力的站起身来,可是相对于雷将军,没有武器的艾迪就显得单薄了许多,艾迪已经没有了自己的右臂,所以他现在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战斗力。
“退后,艾迪先生。”雷将军小声的对艾迪先生说。雷将军看上去十分了解艾迪心中所想的事,他知道没有了武器的艾迪没有任何办法去帮助自己。
而就在这时,一直在远处没有靠近的金和丽萨也立刻冲了上来。
“喂喂喂,你们一下子来了四个人,你们这算是欺负我啊。啊,不是,应该说是三个人,不好意思。”迷一样的男子微笑着对对面的雷将军、艾迪、丽萨和金说。
“虽然确实有些不公平,但是为了灵魂之石,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你可千万不能怪我们。”雷将军冷笑着说。
“小心,哥哥,他看上去可不是什么善类。”金小声的对雷将军说。
“啊,我和他交过手,我知道。”雷将军回答。
“我们所有人,全都拿出全力来,不能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丽萨伸出双手对准他,神情凝重的说。
“哼,这还用你说?”金冷笑着回答,接着他在一瞬间就爆发出身体中的赤龙之气。
“好了,上吧!目标只是灵魂之石而已!”丽萨大喊了一声,接着金和雷将军便以极速冲向了他,而丽萨也使用自己的双手向他发射出了一束巨大的瓦解射线。
“嘁,本来不打算用它的。释灵者,准备好了吗。”迷一样的男子似乎并不害怕,他低声的对自己手中的剑说着话,然后它手中的名叫释灵者的剑就发出了一阵白色的光芒。
‘那是什么?那道白光!’站在原地的艾迪心中不安的想着。
“你们小心啊!”接着艾迪再也无法安静了,他大声的将自己心中的不安全都喊了出来。
“嘿,来不及啦!”迷一样的男子微笑着回答着艾迪,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却看不出任何的杀气,他就好像是在做游戏一般,眼神中透露着天真的神情。
“灵魂剑舞!”迷一样的男子叫喊着用力挥出了自己的剑。而就在他挥出了自己的剑之后,从他的剑中瞬间就爆发出了大量的白色气体向着雷将军他们飞了过去。
“这是什么?”雷将军惊恐的看着正飞向自己的白色气体。
接着,这些白色气体以极快的速度冲向雷将军他们,它们就好像是锋利的剑刃一般划破了雷将军他们的衣服和皮肤,并且这些白色的气体不断的在他们的身上来回穿梭着。
一时间,痛苦的叫喊声就从雷将军、金和丽萨的身体中突然爆发出来。他们痛苦的叫喊着挣扎着,但是他们现在却连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恶,我该做些什么!”艾迪站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心急如焚,可是只有一只手臂的他现在也无法帮助他们。
“这是什么鬼东西!”金强忍着痛苦,大声的叫喊着。
“我也不知道!”丽萨双手抱着头,无力的跪在地上回答着。这些无数的白色气体快速的来回攻击着她,巨大的疼痛使她根本无法安心施法,现在就连一个十分简单的魔法她也无法施放出来。
“好了,看来教训的差不多了。”迷一样的男子依然微笑着说。
“灵魂碎裂!”接着他又挥舞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剑。然后那些攻击雷将军的白色气体突然停止了继续攻击,但是在片刻之后,这些白色的气体全都又突然朝着他们的身体飞了过去。但是不同的是,这一次白色气体并没有切割他们的身体,而是在撞击了他们的身体之后产生了不小的能量爆炸。一时间他们的身体就好像是被小人国的打炮给攻击了一样在身体周围产生了无数的小型爆炸。不同的是,灵魂爆炸并没有产生任何的火光,只有一阵白色的能量冲击波。
片刻之后,受尽“折磨”的雷将军三人体力已经坚持不住了,他们三人全都无力的趴在了地上。而这时的艾迪也突然意识到之前哈金大师和山姆二世身上的伤的由来了。看着眼前倒下的同伴,他十分的愤怒和自责,他自责着自己无法帮助同伴们,自责着自己没有他们这样的力量,永远只能站在后面寻求同伴们的保护。
“好了,差不多了,灵魂之石我就收下了,还有这把缚灵者,这本来就应该是属于我的。”迷一样的男子微笑着对艾迪说,接着他收起了自己的剑,然后将地上碎裂的缚灵者也捡了起来。
而艾迪,则一脸惊恐的看着他,艾迪没有说话,也说不出话,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就好像被一块巨大的石头给堵住了一样,连呼吸也十分的艰难。
“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他们都没有死,只是受了重伤而已,我说了只是教训教训他们而已。”他微笑着看着艾迪,并且十分温柔的对艾迪说。
“你……你到底……是……谁?”艾迪十分艰难的从口中蹦出几个字来。
“哼,你不用知道,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他留下了这一句话后,便向着联合国城出口的方向走远了。

仙劍山莊 諸葛青雲
在那个男人走后,艾迪立刻叫来了剩下的援军,将受了伤的几个人火速送往了阿鲁斯帝国中进行治疗。
几天之后,在和迷一样的男子战斗中的雷将军他们几个都已经痊愈了,就像那个人所说的那样,他们只是受了重伤而已,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所以说,那个白发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没有杀我们。”雷将军坐在自己家中的椅子上,对艾迪他们几个说。
“这真是一段令人不安的记忆。”艾迪小声的说。
“这个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冲着灵魂之石来的。”金突然站起身来说。
“是的,但是他却没有杀我们。”丽萨回答。
“这个人应该和科尔有点关系。”一直闷闷不乐的艾迪突然说。而他的一句话,也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发生了什么,艾迪先生。在我们几个昏迷的时候。”雷将军继续说。
“他对我说,科尔手中的那把武器原本就应该是他的。”艾迪回答。
“什么?”雷将军吃惊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哦!难怪他一开始就从科尔的身上把灵魂之石和缚灵者拿了起来。”山姆二世也突然说到。
“并且,他手中的那把剑,应该是叫释灵者,除了剑身的颜色不同之外,它和缚灵者看上去简直一模一样。”金说。
我有一條光陰長河 宰了吧
“从这个男人的年龄上来看,他应该和山姆二世差不多大。难道他是科尔的儿子?”金疑惑的问。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事情就简单了不少。”哈金大师说。
“为什么这么说?”雷将军问。
“如果我们已经确认他和科尔有关系的话,那么也许我们去罗兰大陆的南方去寻找的话,就可以找到这个男人。”哈金大师说。
“还有灵魂之石。”丽萨接着说。
“没错。”哈金大师说。
“好吧,说干就干。”雷将军说。
“额,不过,能不能先帮我把联合国重建一下呢?”山姆二世突然十分小声的说。
“我想我和艾迪先生可以帮助你们,不过你们得付出一点代价才行。”雷将军突然笑了起来。
“代价?”山姆二世不解的说。
大道爭鋒 誤道者

果然不出所料,那一位白发的男子现在正在罗兰大陆的南方,在那全是恶魔和怪兽出没的南方。
可是,在他所行进的路上,却没有任何一个恶魔或者一头怪兽敢靠近他,虽然在道路两旁的树丛中布满了那恶魔和怪兽那鲜红色的双眼,但是它们却没有一个敢冲上来,全都躲在树丛中瑟瑟发抖。
在行走了不久之后,这位白发男子停了下来,他来到了一处废墟的外面,那是一栋房子的废墟,不过现在除了围墙之外,已经完全看不出它曾经是一栋房子。
“啊,我又回来啦。”白发男子微笑着自言自语了一声,接着他便打开了围墙一旁的铁门,一个人走了进去。
而在那铁门一旁的地上放着一块铁制的铭牌,铭牌的上面已经生了不少的铁锈,但是依然可以看到铭牌上写着“布兰德庄园”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