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9bo精彩都市小说 貞觀憨婿 愛下-第390章故意犯錯誤?展示-gj54c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
第390章
韦浩的问题,让长孙无忌哑口无言,毕竟,这些问题,他也回答不了。
“慎庸,不说这些,你要说成立农学这一块的专业,这个,朝堂支持你,这一块的费用,还有医学的费用,朝堂出了!”李世民坐在那里,对着韦浩说道。
他了解韦浩,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会做好,而农学和医学,对于朝堂来说,很重要。
“父皇,算了吧,我可不想到时候又有那么多麻烦事,我还是找我母后,找我母后更好办事,算账也好算,找朝堂,我可不想到时候被卡着脖子,钱也没有几个,还天天被人算计着,没意思!”韦浩马上摆手,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诧异的看着韦浩,心里也很郁闷,自己这个父皇,还不如母后有用,怎么可能?我可是皇帝啊!
金牌劣妃
易家 金閏土
“兔崽子,民部那边ꓹ 肯定会给你钱,你怕什么啊?父皇支持你!”李世民瞪着韦浩说道。
姐姐的日記 新恩
韦浩听到了ꓹ 还是翻白眼,接着开口说道:“我不,你给我赏块地ꓹ 东城西城都可以,其他的ꓹ 我自己想办法,我可不想麻烦你ꓹ 我还是麻烦我母后去ꓹ 我母后才支持我呢!”韦浩还是非常坚持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就盯着韦浩看着。
“真的,我不找你,我找我母后!”韦浩还强调了一遍,气的李世民不行,接着开口说道:“好,你自己去挑,挑到了哪块地ꓹ 那块地就是你的了。”
“行,我要尽可能大的ꓹ 可能要超过千亩!”韦浩对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李世民震惊的看着韦浩:“一个学堂需要这么大?”
“那当然ꓹ 里面很多学生啊ꓹ 现在需要为以后做好规划ꓹ 万一到时候学生多了,没地方住了ꓹ 怎么办?父皇ꓹ 做事情要考虑长远!”韦浩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对着李世民说道。
“行ꓹ 你说多大就多大,自己去找ꓹ 朝堂的,或者皇家的,都可以!”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而长孙无忌听到了韦浩和李世民就把这个事情定下来了,很吃惊,自己找李世民办事,也不会有这么快的,现在韦浩居然这么快解决了。
“谢谢父皇!”韦浩马上笑着说道。
“嗯,慎庸啊,长安县那边今年事情多,你呢,忙点,啊,忙完了这个,父皇就给你放假!”李世民坐在那里,安抚着韦浩说道。
他知道现在韦浩是非常忙的,很多事情都不管了,包括瓷器工坊,造纸工坊,李丽质都来找李世民抱怨了,说这些事情全部交给自己了,自己非常忙。
韦浩听到了,则是翻了一个白眼,李世民看到了韦浩这样,就笑了起来。
“慎庸啊,组织农民开垦荒地,这一块,可有什么需要规范的,你也和父皇说说!”李世民接着对着韦浩说道。
“简单啊,一个男丁,家里最多开垦20亩土地,开垦的土地,十年之内免税,不需要交任何税款,包括劳役都要免掉,毕竟,如果那些地主家,组织人去开垦,那普通百姓,就没有办法和人家比了,这个真的需要规范,要严格执行这个规定!”韦浩坐在那里,接着开口说道。
“十年免税,这,会让朝堂减少很多税款的!”长孙无忌迟疑了一下,对着李世民说道。
“这个不要紧,只要百姓们生活的好点,能够多生一些孩子,就好了,少了这点税款,不要紧的,朝堂还能坚持住!”李世民摆了摆手说道。
现在他也知道农业这一块的税收只会越来越少,到时候真的会如韦浩说的,还不如取消,让百姓们好过一些,但是现在还不能说,毕竟,朝堂现在也缺钱,等什么时候不缺钱了,就可以免除这个农业税了。
韦浩和李世民他们在这里聊了一会,韦浩就走了,自己工地那边还有事情。
东郊的工业园,现在可也在忙着,韦浩需要去盯着。
而在县衙这边,那些工坊的负责人,还在收钱,优先把钱交给了皇家,皇家交齐了后,韦浩就让那些工匠把民部的钱算出来,扣出六万贯钱,直接转移到长安县衙,接着就是分那些工匠的钱和自己的钱。
民部的那些官员领着少了六万贯钱的分红,非常的恼火,马上就去找戴胄了。
“尚书,长安县的钱,我们领回来了,夏国公居然真的扣了六万贯钱,此事,咱们民部可不能忍啊,他韦浩居然骑在我们民部的头上了,那肯定是不行的!”一个侍郎到了戴胄身边,着急的说道。
“扣了?他还真敢扣?”戴胄马上一脸愤怒的盯着那个侍郎问道。
“可不是扣了,尚书,你可需要写奏章,弹劾夏国公才是,要不然,我们民部的威严何在?而且私自截留民部的钱,那是死罪!”那个侍郎还是非常激动的对着戴胄说道。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韦慎庸,欺负民部这么多次,难道真的以为我们民部就是软柿子吗?没事就来捏几下,我奏本的,找一下我的奏本,老夫今天非要弹劾他不可!”戴胄非常生气的喊道,同时找着自己空白的奏章,旁边的侍郎也帮着他找着。
“你也回去写,弹劾韦慎庸,老夫还不相信了,治不了他韦慎庸。”戴胄对着正在帮着自己找奏章的侍郎说道。
侍郎点了点头,对着戴胄拱手后,就回去写奏章了。
很快,韦浩真的截留了他们的民部分红的钱的事情,就在民部传开了,那些超过五品的官员,都准备写奏章了。
而韦沉也知道了这个消息,但是现在他不敢走,他们都知道,韦沉是韦浩的族兄,两家关系非常好,韦沉在民部,都提升了半级,就是最近的事情,所以,他只能等,等下值后。
禁血紅蓮 豬紅血
“我说韦沉,这次你是要去夏国公府上报信吧?”这个时候,一个同僚看到了韦沉坐在自己的办公房里面发呆,马上端着茶杯,笑着进来说道。
“报信,还需要我报信吗?弹劾奏章一上去,夏国公就有可能知道!”韦沉没好气的看着那个官员说道。
那个官员对自己不爽,他知道,因为那个官员认为自己抢了他的位置,而且他也对自己不服气,常常在外面说,自己是靠着韦浩才坐上这个位置的。
韦沉听到了,一开始还是有点愤怒的,难道自己的功劳,他们就看不到,后面反过来一想,多少人想要找到这样的关系都找不到,自己呢不用找。
他们如此说,也是羡慕自己,反正那些人,不敢当着自己的面说,而且还有人还向自己打听,能不能引荐他们去见夏国公,也想走韦浩这条路线。
他们都知道,韦浩是现在最被宠信的国公爷,而且在皇后那边,都被喜欢的不行,谁要是欺负了韦浩,陛下可能还没有报复,皇后可能先报复起来了。
“嘿嘿,这次夏国公麻烦了,截留民部的税款,那可是死罪!”那个官员笑着看着韦沉说道。
“死罪?哈,两个国公爵位,会是死罪?”韦沉冷笑的看着那个官员。
那个官员愣了一下,脸色马上变了,然后站在那里也不好意思了,马上讪笑的对着韦沉说道:“也是,那个,我还有点事情,就先回办公房了。”
韦沉心里冷哼了一声,看了那个官员一眼,就端起了自己的茶杯。
自己茶杯里面的茶叶,那可是非卖品,是从韦浩府上拿的,自己用的东西,很多都是从韦浩府上拿的,本来不要的,都是金宝叔送给自己的,自己拒绝都不行,有一次韦浩看到了,也说自己,说拿着,家里有的是,还拿来了更多递给了自己,自己这才敢拿。
其实,自己和韦浩,还没有那么亲近,反正自己感觉是没有和韦富荣那么亲近,但是话又说回来林,韦浩对自己很不错的,只要自己有事情,去找韦浩,那是一找一个准,什么时候过去,只要韦浩在家,那是一定会见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值,韦浩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慢悠悠往家里走,不敢走太快,怕被同僚们看到,又乱说话,刚刚到家,夫人就过来给拿东西。
“晚上我不在家吃,我去金宝叔家,你们先吃!”韦沉对着自己的夫人说道。
“好,对了,你也别空手去,我去给你准备点礼物!每次你去,都要提很多东西回来,你空手去,不好,娘做了不少吃的,拿点过去,那是咱们的心意,咱们家没办法和叔家比,但是心意到了也好!”夫人对着韦沉说道。
“好,你去准备,我马上就要过去!”韦沉点了点头,面色有点沉重。
“这,进贤,可是出了什么事情?出了事情,你和叔说,慎庸知道了,也会帮你的!”夫人看出来有点不对劲了。
“不是我的事情,你去准备,不要问那么多!”韦沉对着夫人说道。
夫人听到了点了点头,马上就去办了。
很快,礼物准备好了,韦沉带着两个家丁,就前往韦浩府上。
到了韦浩府上,韦浩没在家,还在外面忙着,韦富荣很高兴,拉着韦沉就往客厅那边走去,礼物交给了下人。
“你这孩子,有段时间没来了,你没事就过来坐坐!”韦富荣拉着韦沉笑着说道。
“是,这不是有点忙,加上每次过来,叔你都是给我塞那么多东西,我都有点不敢来了!”韦沉笑着对着韦富荣说道。
“瞎说,家里送出去的东西多了去了,你那算什么?没事就过来,和慎庸啊,多亲近亲近,这孩子,就你这么个兄弟,你们不亲近,那多遗憾,诶,也是慎庸不对,这孩子啊,懒,能在家就在家,但是现在,也是忙的不行,天天晚上很晚回来,对了,还没有吃饭吧?”韦富荣拉着韦沉的手开口问道。
“没呢,来你府上,就是想要打打牙祭的!”韦沉也是笑着说了起来。
爆寵痞妃:殿下,乖乖就寢 姬千雪
“这就对了,另外,叔可是交代了,以后你去酒楼吃饭,都是五折,这满朝文武官员,就你是五折,成本价给你了,你呢,请客就过去,那边几个管事的,叔都交代了,他们也知道你,你没带钱都不用付账,和他们说一下就好了!”韦富荣对着韦沉说道。
“谢谢叔,前几天我可是去了,弄的我都不意思,打这么大的折扣,那些同僚看到了,都是羡慕的不行。”韦沉也是笑着说了起来。
“那可是羡慕不来的,你和慎庸,那是兄弟!”韦富荣笑着说道,很快,就到了客厅,韦富荣给韦沉泡茶喝。
“叔,慎庸什么时候回来?”韦沉坐下来,看着韦富荣问了起来。
“差不多了,晚上他基本会回来吃饭,如果不回来吃饭,也会派人回来通知,今天会回来,很快就到了,来,进贤,喝茶!”
“诶,谢谢叔!”
“你娘亲现在还好吧,我有半个月没去看嫂子了,上次咳嗦,好了没?”韦富荣对着韦沉问了起来。
“好了,上次是着凉了,找大夫看了,吃了两贴药,就好了,这不,现在天天和那些孙儿们玩呢!”韦沉马上回答着韦富荣的话,韦富荣非常孝敬自己的娘亲,就是因为自己父亲和韦富荣,关系非常好,所以,父亲走后,韦富荣基本上隔不了多长时间就要去看看自己的娘亲,陪着娘亲说说话。
“嗯,那就好,那就好,现在家里条件好了,嫂子可就没有担心了,没操心啊,人就高兴,对身体也好!”韦富荣马上笑着说道。
“是这个理,叔你这两年也变的年轻了,没那会那么憔悴。”韦沉也笑着说道。
我的室友是鬼 T淋巴細胞
“那是,其实是真没有什么操心的事情,你弟弟啊,虽然还是不懂事,但是,叔可不担心他被人欺负了,也不担心说,家业交给他,会败了去。
你也知道,现在家里偌大的产业,可都是他打下来的,没操心了,就等着明年开春,他和公主还有代国公的闺女成亲呢,成亲后,老夫就不管外面的事情了,就专门在家里抱孙儿了。”韦富荣也是很高兴的笑了起来。
“大哥!”这个时候,韦浩从外面进来,看到了韦沉,马上喊了起来。
“诶,这么忙啊?”韦沉听到了,扭头一看,发现韦浩过来了,就站了起来。
“你站起来做什么?你是兄我是弟,你站起来,我怎么办?”韦浩笑着对韦沉说道。
“哈,习惯了,毕竟你是国公啊。”韦沉听到韦浩这么说,笑了起来。
“扯淡,在家里,没那么多讲究,来,请坐,晚上在这里用膳,你陪着我爹喝两杯!”韦浩笑着坐下来,也示意他坐下来。
“嗯,好!”韦沉点了点头。
聶相思戰廷深
“进贤估计找你有事情,你要是能够帮的,就一定要帮,他可是你兄长,为人老实实在,不能被人给欺负了,被欺负人了,你要站出来,爹去吩咐后厨那边,多做几个下酒菜!”韦富荣站了起来,对着韦浩交代说道。
“知道!谁还敢欺负他,给他个胆子!”韦浩说着就坐到了韦富荣的位置上,泡茶。
等韦富荣走后,韦沉马上对着韦浩说道:“慎庸,你可真的截留了民部的钱?这个可不行啊!”
“啊,就知道了?”韦浩笑着看着韦沉说道。
“诶呀,慎庸,现在民部那些五品以上的大臣,都上书弹劾你了,我估计,明天会有更多的大臣弹劾你,这个可是重罪啊,你可要慎重才是,听我一句劝,明天一大早,把钱送到民部去,就说,昨天钱还没筹齐,今天送过去了,这个事情,他们也没有办法弹劾了!”韦沉对着韦浩着急的说道。
都市狂僧
不过还不敢说太大声,怕韦富荣知道,担心。
“哈哈,谢谢兄长,这个事情,你放心,没事,我故意的!”韦浩笑着对着韦沉说道。
“啊!”韦沉就吃惊的看着韦浩。
“我故意犯这个错误的,你当不懂那些事情啊?放心就是!”韦浩继续对着韦沉说道。
韦沉则是感觉很费解,没事犯这么大的错误干嘛?好歹韦浩也是国公啊,一个国公,没事故意去犯那么大的错误?
“兄长,让你操心了,没事,你该干嘛干嘛?我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所以啊,对于那些弹劾啊,你不要管,在民部那边,谁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收拾谁,该打打,打完了,我来给你收尾!”韦浩对着韦沉开口说道。
“那还是算了吧,我也知道你不会有事情,可是,犯这样的错误,毕竟是不好,你还是要考虑清楚才是!”韦沉考虑了一下,对着韦浩继续劝道。
“嗯。我知道,没事,对了,过段时间,新茶就要下来了,到时候我派人送你府上去,那个茶叶啊,你可别送人了!都是好东西,你要送人,你去找我爹,让我爹给你拿点一般得!”韦浩对着韦沉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韦沉听到了,不好意思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