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rqid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笔趣-第二百六十三章 打架看書-yuypb

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小說推薦皇妃在娛樂圈當頂流
景辰宇这几天一直在想张明德说的这事儿,他谁也没说,就自己在办公室琢磨,就算遇见了说闲话的让他撞见了,他都什么都没说。
张明德那边也不着急,也不催他,好像是笃定他一定会同意一般。
又是一天下班,之前叫景辰宇去酒吧喝酒的那个明家小少爷明泽又给他打来了电话,依旧约在了不渡我。
到了酒吧,明泽坐在卡座上,怀里抱着一个姑娘,整跟人家调情。
景辰宇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面。
“哟,宇哥,来了?”明泽冲他打了个招呼。
景辰宇点了下头,坐了下来,一句话也没说。
看见他这副似是有心事的样子,明泽来了兴趣,放开了手里的姑娘坐到了他的旁边。
“怎么了宇哥?”
“没事儿。”景辰宇摇了摇头,倒了一杯酒和明泽干了一杯。
“有事儿跟兄弟说,要不要兄弟给你找个姑娘?”
“不用。”他摇了摇头,他现在可没有心思去找姑娘。
明泽看他也不说话啊,就没再说什么,又坐回了刚刚那姑娘的身边。
景辰宇是从小就被精养着的,长的自然不差,又独自坐在这里喝闷酒,很快,既有女孩儿找上门来。
“帅哥,一个人啊?”
快到遊戲裏來
一个穿着吊带短裤,打扮的格外性感的女人坐到了他的身边,身体靠在了他的身上,头搭在他的肩膀上,一说话,温热的呼吸全部喷到了景辰宇的颈侧。
虽然他没有主动找姑娘,但姑娘找上了他,他也就没那么在意。
一只手环上了她的腰间,另一只手给她倒了一杯酒,推了过去。
“一个人?”
“对啊。”
女人的嗓音娇娇软软,格外勾引,景辰宇的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酒吧这种场所,不就是艳遇的好地方吗?
修魂錄
搂着女孩儿的腰刚要亲下去,前面就传来一道愤怒的男声,紧接着,一个酒瓶子在景辰宇的脚边炸开。
“我敲你吗!敢他们翘老子的墙角。”
景辰宇刚刚那点儿旖旎的心思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强烈的怒火。
他看着走到他面前的那个男人,眼中充满了怒意。
“艹,你谁啊?”
“你他妈又是谁,跟老子抢女人?”那个男人丝毫不在意景辰宇的身份,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迫使他站起来。
周围这么多人看着,他觉得自己颜面尽失,不由得更加的生气。
明泽就在这个时候赶了回来。
他刚刚本来都带着那个姑娘去了洗手间了,结果刚到门口就听见这边的动静,直接就放下姑娘跑了回来。
腹黑狐貍男:叼個蘿莉妻
看清楚来人,他也愣了一下。
“我靠,萧鼎,你干什么?你快放开他。”
“明泽?”萧鼎看了他一眼,没听他的话,“这事儿和你没关系,你一边儿待着去。”
冷血魔君的廢柴妃
“这可是景氏的少爷,你别乱来啊。”
青春舊時光 洛洛晴
“景氏?”萧鼎的神情犹豫了一会儿,细细打量了一下景辰宇,随即又嗤笑了一声。
“这是景氏哪位少爷啊?我怎么没见过。”
“景家大房的大少爷,景辰宇,最近才回国,你别跟景氏作对啊。”
“呵,景氏又怎么样。”萧鼎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他又不是景深,我怕他干什么?景氏又不在他手里。”
听到这句话,景辰宇突然觉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直接就从下面给了萧鼎一拳。
萧鼎没想到他直接动手,只觉得心中的怒火更盛,两人直接厮打在了一起。
打了好久,不渡我的保安才来将他们分开。
文娛之放飛自我 不文一文
萧鼎的几个朋友似是才发现他过来打架,连忙将他架走。
走前,萧鼎大概是觉得不解气,又回过头骂了他一句。
“景氏是景深的景,又不是你景辰宇的景,你在这装什么犊子?”
景辰宇听见这话,脸色阴沉下去,和明泽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酒吧。
而刚刚那个女孩儿早在打架的时候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戀上你的眸
萧鼎被朋友架到了包厢内,包厢里面此时坐着两个人。
如果景辰宇进来的话,一定会认出其中一位。
正是景氏现在的当家人,景深,而另一个,就是蒋政。
萧鼎先跟二人打了个招呼,随后坐在了蒋政旁边的沙发上,看着他语气十分的恭敬。
“蒋哥,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做好了。”
80後離婚潮:再見,枕邊人 蔣離子.
“嗯。”蒋政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的事也会做到,不用担心。”
闻言,萧鼎十分开心。
他最近正在抢萧氏的股份,正好需要蒋政帮忙。
说完之后,萧鼎和刚刚一起跟他进来的几个人又离开了这个包间。
随后,蒋政拿出手机,调出一个名字发了一条信息。
——可以联系他了。
黑暗邊緣 無罪無醉
手机上名字那一栏,赫然写着张明德三个大字。
事情都做好以后,蒋政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拿起酒杯喝了一口酒,看着一直坐在那里不说话的男人。
誰家夫君
“阿深,套我可都给你下好了,后面就得你自己来了。”
“嗯,多谢。”景深拿起一个杯子和他碰了一下之后,也喝了一口。
“嗐,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不谢的。”蒋政随意的摆了摆手,一点都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不过,你打算怎么处置你二叔一家啊?你二叔倒是挺会做梦的,现在还在想着景氏是他的呢。”
景深笑了一声,没说话。
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又抬头看向蒋政。
“你知道怎么找一个人吗?”
“找人还不简单,信息给我。但是这事儿你自己不是也能办吗?”
“没有信息。”
“什么?”蒋政抬头看向他,眼中有些不解,“没有信息是什么意思?”
“就是一点信息都没有,不知道姓名年纪工作,甚至不知道性别。”
“那这怎么找啊?”蒋政有些惊讶,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看向他,“你不会背着小晚晚做坏事了吧?我告诉你,我们现在可都是小晚晚的娘家人,你要是对不起他我们可都不站在你这边儿啊。”
“那你倒是想多了,你们不会有着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