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7zn熱門都市言情 唐時明月宋時關 江左辰-第三百五十二章 一覽秦淮河看書-vamy7

唐時明月宋時關
小說推薦唐時明月宋時關
苏宸从皇宫出来时,后背可没少流汗,方才在宫内被周娥皇那个眼神盯着,在他和周嘉敏身上来回巡视,让他有点奸情被发现的感觉。
情動三國 馬可·菠蘿
山溝知萬界
那可是十四岁的小姑娘啊,自己就把她给诱导了,令她着迷于自己的才情魅力,暗中私定了终身。
重生都市之犀利天師
这种感情带有目的性,所以苏宸有些心虚。
被睿智的周娥皇盯上了,明显感觉到她带着质问的味道。
好在苏宸应答如流,举止得体,又一表人才,医术过人,既对大皇后有救命之恩,又是他的诗词和戏文书迷,所以才令大周后勉强默许,没有当场发作,棒打鸳鸯。
九轉神雷訣
不过,因为周家地位特殊,周宗的爵位很高,在南唐做过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同平章事,兼镇润州,宁国节度使等,死后追封了侯爵,地位非同一般。再加上大女儿周娥皇乃是当今唐国皇后,母仪天下,这二丫头周嘉敏,自然身份尊贵,并非一般权贵家中的千金所能比拟。
故而,苏宸在有未婚妻的情况下,与周嘉敏勾勾搭搭,身为姐姐的周娥皇,的确有些不舒服,对他抱有一点成见,至少要等苏宸中了状元,在朝中有些功名和爵位,过几年才能考虑他和妹子的婚事,既不能做妾,也不能晚进门,否则,都觉得妹子吃亏了。
前妻太火辣
苏宸暂时躲过了这个头疼问题,坐车离开皇宫,行驶在金陵城繁华大街上。
彭府在金陵城的西南区域,而秦淮河的商业区则在东南方位,马车过了诸司衙门ꓹ 尚未到镇淮桥的时候,苏宸喊住了白浪ꓹ 让他驾车左拐,经过帛市,国子监ꓹ 来到长乐桥一带。
这里是秦淮河的商业区,沿河青楼林立ꓹ 许多商铺和脚贩在河水两岸的街道上营业,呼喝叫卖声不绝。
一些商船在这里卸货ꓹ 有来自西域番邦的珍珠玛瑙ꓹ 香料玉器,也有象牙羽扇,奇怪奇怪的泊来品,岭南一带的瓜果,契丹的兽皮,西北的稀罕物等,都有在这里卸下ꓹ 还有一部分船只来自润州城。
馬小虎的成長生涯 馬小虎
河水中,精致的画舫数量不少ꓹ 来回在河面上游曳缓行ꓹ 从画舫内ꓹ 能够听到琴箫管弦之声ꓹ 还有清倌人的歌喉声。
桃花嫌
“……黯乡魂,追旅思ꓹ 夜夜除非ꓹ 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ꓹ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化作相思泪!”
有人在唱苏宸在润州徐府上写出的《苏幕遮》ꓹ 苏宸听后,淡然一笑。
许多宋词都提前曝光了,若是这些古人泉下有知,会不会爬出来组团吓唬他!
苏宸站在桥头,举目远眺,观望着秦淮河平缓流淌,浩荡东去,这条河流了千年,使得金陵这座古城,充满了文人气息。
从六朝起便是望族聚居之地,商贾云集,文人荟萃,儒学鼎盛,素有“六朝金粉”之誉。
名門競芳華
惡魔在左天使在右 願望下的星空
目前这里还没有夫子庙,因为夫子庙是北宋景祐元年(1034年)就东晋学宫扩建而成,因祭奉孔夫子,故又称夫子庙。
东晋咸康三年(337年),朝廷根据东晋开国元勋王导提议“治国,以培育人材为重”的说辞,立太学宫苑于秦淮河南岸。当年只有学宫,并未建孔庙。
至于后世金陵城内的孔庙、学宫、贡院三大建筑群,以及照壁、泮池、牌坊、聚星亭、魁星阁等景致,都是明清重建的。
“国子监在北岸,太学在南岸,邻近乌衣巷……”苏宸站在拱桥的高点,看向秦淮河南岸的地方,心领神会,做出了精准判断。
他打算买的地皮,就在秦淮河的北岸,因为上浮桥对岸的地方,远离西边的诸司衙门,距东边的军器库、都作院等也很远,属于一段普通市井区,而秦淮河的南岸,有乌衣巷,有太学,有一些朝廷大员所在的府邸,地皮很贵,反而河水北岸,暂时还没有兴盛起来,地皮倒是好买到。
荆云走过来嬉笑说道:“苏公子,你打算逛青楼吗?没事,你不必这样光看着,朝思暮想,想去就去吧,我回去绝不跟箐箐姐说起!”
苏宸哭笑不得,自己这是在想着发展娱乐事业,被小孩子当成他在向往青楼作乐了。
“一边去,想到哪了,你家公子是那么向往青楼的人吗!”
“公子,我真的不会跟箐箐姐告密的!”荆云比较憨厚一些,他以为这是苏宸还在试探他的忠心。
“……”苏宸解释不清了,直接转身回到车上;该看的地形已经大致看过,时辰不早了,接近黄昏,便打道回府了。
到了彭府,马车进院,前堂等候的彭箐箐,见到苏宸回来了,面带幽怨地走到院子里质问他。
“你怎么才回来呀,一出去就是一整天,也不带我,太不像话了。”
苏宸解释道:“我这不是上午到刑部衙门外,接刘洞、江涛等人到凤鸣楼吃酒,给他们设宴压惊,下午便去了皇宫,探望二皇子和皇后的病情,可没有出去独自游玩。”
“就这样?”彭箐箐有点狐疑。
“当然,不信你问荆云!”苏宸找出人证,可证他清白。
彭箐箐眸子瞪向了十四岁的少年,问道:“荆云,你说!”
荆云在旁猛地点头道:“我家公子,真没去青楼!”
“青楼?”彭箐箐愕然一下,然后转过头,目光盯着苏宸道:“好端端的,他提青楼作甚?说,是不是你去了青楼,然后让他保密,不说出来。”
“……”苏宸有点无语了,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回答与分析啊!
“绝无此事,别听这孩子颠三倒四的话了。从皇宫出来后,我们只是到了长乐桥一带停留片刻,我驻足观望了一下秦淮河两岸的地貌,打算选个地址,建立一座酒楼,集合餐饮、娱乐、洗浴、桑拿、牌九、杂货出售等;名字我都提前想好了,就叫“春风一笑楼”,取自孟郊那首《登科》诗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有春风得意的含义!”苏宸耐心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彭箐箐其实心中也不相信苏宸会逛青楼的,因为他的才华和品行,吸引了太多的佳丽女子倾慕,但他都保持着君子之礼,没有任何逾越,贪占女子的便宜。所以,应该对青楼的胭脂俗粉,定不会有兴趣的。
苏宸看到彭箐箐一只手背在身后,似乎攥着几张请帖,于是好奇问道:“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帖子?”
彭箐箐这时左手拿着帖子在他面前晃了晃,微笑道:“是一些金陵权贵豪门和士林清流,要在乞巧节当晚举办诗会,这是他们派人送来的邀请函,俱是打算请你过去参加诗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