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fadm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天下爲聘:攝政王爺請接招 線上看-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結局熱推-igld4

天下爲聘:攝政王爺請接招
小說推薦天下爲聘:攝政王爺請接招
战争已经打响,可战事似乎离永乐城还很远,百姓甚至依旧能愉快地度过这欢声笑语的三天。
皇宫之中,却已经被人搅得天翻地覆。
昭仪苏雪大闹宣政殿,被人带回了华清宫,褫夺昭仪封号,幽禁。
皇后江如雪缠病之身,后宫宫务裁冗一律转交华裳,并宫中新任嬷嬷青九代理。
皇帝勒令出兵,战事扩张半个月,战报频传,苏寒率人速战速决,总是战在最前方,一路势如破竹,对东华形势几乎了如指掌!用兵如神,东华竟溃败了十日有余方才开始反击!
短短十余日,在东华第一份密令从永乐城传出去时,边关已经有了沉重的死伤。
盛朝,王宫。
舒曼叶撑着下巴,几缕白发在头顶落下,那双鹰眼觑着下方众人。
十日前,他们为苏寒争论不休,认为他不是适合的继承人;十日后,他们还是站在这里,却没有人再置喙半句。
舒曼叶从没有这么开心过,他怀疑,他还让人监督过一段时间,可伴随这战报送过来的密信却告诉他,苏寒到底还是属于盛朝!
边关,战场。
苏寒看着底下的将领,这些将领有半数以上都忠于舒曼无情,他们是彻彻底底的主战派,已经将杀伐当成了天性。
他不喜欢这些人,但这些人现在很服从他,因为他带着他们打了好几场胜仗,犯下了滔天的罪孽!
他已经是罪人了,而罪人,不该存活。
超級仙氣
黑道特種兵
最強軍師之鬼才郭嘉 四海散人
永乐城,轩辕宫。
貼身兵王 苒月
齐尚来到了华清宫,苏雪捧着糕点坐在飞阁廊下,眼中是止不住的担忧。
混沌聖典 上班族
“悠悠众口,难以统一,他们不放心你,但只要战争过去就好,”齐尚抱着她,手指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目光灼灼,“相信我。”
“我信,”苏雪低头,拿起旁边的画卷,深吸口气,“我信。”
永和十九年初,盛朝与东华大战,北方戎狄趁机偷袭,却不料东华早有所备,遭受重创而逃。
永和十九年一月中旬,紫菀挥兵盛朝,与征远将军南北夹击,两路奔袭,大破盛朝军,剿敌八万。
一月末,苏寒率兵分路夹击,一路大获全胜,占领空城;而一路却误中东华陷阱,死伤惨重。
二月,苏寒与赵子明短兵相接,彼此受创。东华军来去匆匆,趁夜奔逃,苏寒损兵六千,占一郡县,嘱不得杀生。
至永和十九二月,苏寒已是战功赫赫,纵然损兵折将,心悦诚服者不可胜数。
至二月初八,盛朝边关却再无消息传来。
而此时此刻的永乐城里,却弥漫着一种诡异至极的气氛。
谁都知道战争打响,谁都明白战争残酷,开战前十日,东华边将死伤数万,可十日之后,这数量却诡异地往下直降。
盛朝破城,即为空城。伏兵,即为叛兵。围剿,围其山贼。征远将军、赵家军等五支大军有胜有败,笼统算来,竟还不足一万人。
永和十九年二月初九,边关获悉,舒曼无情逼宫篡位,苏寒盛怒不已,挥兵回援,边关留下的都是舒曼无情的旧部。
这消息来得突然,苏寒走得也突然,但赵子明却像是预料到了今日,竟不知从哪里带出了十六万大军,将舒曼无情的旧部团团包围!开始彻底反攻,夺回了所有城池!
永和十九年二月十九,两国交战的最后一分战报送达永乐城。
齐尚将这战报送到了慈荣殿,交到了素玉手中。就为了这份战报,素玉和青九一直没有离开永乐城。
他抬起头,眸中闪烁着星光一般,看着面前的青年,“……赢了?”
“赢了,”齐尚坚定地看着他,“齐叔伯,你开心吗?”
素玉猝然失笑,笑着笑着,却又陷入沉默。他深吸口气,抬头看着齐尚,好不掩饰自己的欣慰和激动,“做得好!”
他最后的重担,兄长的仇,终有了偿还的一天!
永和十九年二月二十三日,盛朝王宫内,舒曼无情一息尚存,罗异人从角落里站了出来,站在他面前的,只有挥动刀刃的苏寒,与只剩下寥寥数人的内应。
他看着罗异人,有很多话想说,但最后,却只问了一个问题,“父王……知道了?”
罗异人苦笑,“事到如今,我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这场战争,开始打得多么激烈,后来就有多么荒唐。
主战派的人马被层层削减,胜仗却都在主和派手中,这不是借刀杀人?
盛朝死伤无数,东华却早弃空城,死伤可以忽略不计!就像早就有人告诉过他们行军计划,这不是里通外合?
直至罗异人在王宫中挑拨舒曼无情逼供篡位,苏寒大义回援,将所有主战派人马交给了东华处置,这不是和东华逢场作戏?
而现在,苏寒成功成了盛朝唯一的继承人,失了兵马,朝中再没有人敢反抗他。
这个人是谁?除了苏寒,还能有谁!
苏寒进去了,他早就做好了准备,看见了满脸疲倦的舒曼叶,“……父王。”
舒曼叶睁开眼,他本觉得自己应该愤怒,但事到临头,却没有任何感觉。
“寡人只有一个问题,”舒曼叶盯着他,“你如何相信,齐尚会信你?就因为罗异人在我眼皮子底下想方设法送出去的那幅画?”
苏寒垂眸,“父王,我真的不想用战争结束这一切——”
“回答我!”
苏寒深吸口气,斩钉截铁道:“因为他是齐尚!父王,他不是喜欢战争之人!”
舒曼叶定定地看着他,“……主和,你当真能抱住盛朝?”
苏寒丢开兵器,“父王,我,只想保住百姓。”
“你倒是真好心。”舒曼叶觉得有些可笑。
苏寒咬紧牙关,跪到了他面前,“我会保住父王,东华先皇的事……孩儿就算以身相代,也不会让他们伤害父王半分!”
舒曼叶冷硬的眉角又忍不住软了下来,许久,伸手在他头上一摸,“……傻孩子,你还年轻,是我,老糊涂了。”
倘若他再年轻二十岁,只要二十岁!这天下,就会是不一样的未来,可惜,他老了。
當小龍女愛上楊過 婉溪清揚
江山美人之緋色傾城 畫詩語
四月,盛朝老王自缢,新王崩溃中继位,送上降书,一归东华。
五月,东华皇帝齐尚泰山封禅祈福,名垂青史,终大一统。
人群中,素玉和青九在原地久久站定,而后带着素无虑,消失无踪。
他们走得很快,但这次,齐尚却没有再追上,他穿着厚重的黑色龙袍,看着渐行渐远的人,深深行礼。
“阿娘,”素无虑眨眨眼,看着那山坡上红肿着眼紧盯自己的东华小太子,有些不舍,“我们就这样走吗?”
素玉轻笑,“不舍得无忧了?”
“会再见吗?”他又问。
“当然会了,你以为他们不贪玩啊?”青九回眸,回望那无言相送自己的众多视线,轻轻一笑。
豪門小情人 燕小陌
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