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r5c火熱都市小说 妖狐 可樂配紅薯-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結局讀書-5ep6t

妖狐
小說推薦妖狐
“啊。”的一声响起,风愈赤红着双眼,大喊一声,“我和你拼了,要死就一起死吧。”
只是喊出声之后,他一脸诧异的看着身边的东西。
“这是,这是……”
洁白的床单,散发白色光芒的电灯,不断跳动的仪器,受伤的输液……各种各样的东西,都是现实生活中的东西。
萌寵徒兒國師太妖孽
“我回来了?我终于回来了?”风愈两眼含泪,却是笑出了声。
在他的正前方,月历:二零一二年十月三日。
“原来一切都是一个梦,都是一个梦。”他哭了,哭的很开心;他笑了,笑的很伤心。
没过多久,一身白装的护士来到了风愈的面前,“终于醒了,可以病人家属联系了。”护士口中,突然冒出的话语,让风愈愣了一下。
“请问我怎么会在这里?”迷茫中的风愈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护士回答,同时对风愈进行一些检查
從前仙界也有互聯網
“我没什么印象了,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在医院么?”
“你一直高烧不退,被家里送过来的。”
“护士小姐,我是什么时候来的?”风愈又问道
“你是前天送过来的,当时烧到了42度,你家长慌慌张张的把你送过来。对了,我们已经通知了你的家属,有什么要问的问你的家属吧,具体的我们也不清楚。”带着微笑的说出了这句话之后,护士就离开了。
护士离开了,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风愈心中松了一口气。自己没有变成狐狸,那些只是一个梦。虽然有些长,但再长的梦,也只是一个梦。
不过,那个梦也太真实了,现在还让风愈记忆尤新。不过经历过这个梦之后,风愈觉得还是做人好,不用为了食物四处奔波,而且还是那么难吃;也不怕再有吃不饱的情况发生了,现在最想的就是好好地大餐一顿。
就在风愈幻想之后大餐吃什么的时候,病房的们被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心急火燎的跑到风愈的身旁,不停地询问着风愈此时的感受。看着面前着急的中年妇女,风愈笑着说了一句:“妈,我没事了,你儿子健康着呢。”
總裁賴上我:老婆請笑納 沐木覃
带着着急面容的中年妇女,突然抱住风愈,“吓死妈了,以后生病了一定要去医院看,不要自己硬挨知道没?你知不知道爸妈有多担心你,爸妈知道你不想让我们担心,但是你也不能这么折磨自己啊,要不是你妹过去看你,还不知道你病了。”
“妈,我知道错了,让你和爸担心了。”风愈苍白的脸上带着微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个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有这份自觉,就要做好去,不然以后爸妈怎么放心让你自己一个人住?你现在也大了,都22了,还不懂得自己照顾自己,以后怎么自立?”中年男子停顿了一下又说道,“现在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你暂时回家住几天,自己在外面住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
“爸,我不小了,自己一个人在外面
三天后,风愈出院,看着这个繁华的大都市,他迷茫了。
真的只是一个梦吗?好真实的一个梦,真实的连我自己都以为哪一个梦是真的。
“原来自己真是的天狐啊,这个世界真的有哪些异能呢?”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异能,那是不是说,哪一个世界也是真的?”
“不过,哪些东西都与自己无关了。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和自己喜欢的人,度过普普通通,有说有笑的几十年足够了。”
“为何要长生?为何不想死?”
“一个人面对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世界,这该是如何的凄凉啊?纵然实力强大又如何,纵然永生不灭又如何?心已死的人,还能算的上是一个活着的人么?”
“一个真实的梦,一个让我明白什么才是真实的梦。”
五人狂想 時代的尾巴
“祝贺风愈平安出院。”教室里面的同学,老师,还有一些玩的比较好的朋友,听到风愈出院之后,都聚在了一起,为他庆祝。
“虽然昏迷了十多天,但是不过就是发烧而已,没必要这样子的啊。”面对大家的热情,他有些不习惯。毕竟在梦里,他可是自己一个人就生活了好几百年,而且还是以一头无法交谈的狐狸生活。
厲鬼俱樂部
“你变了,变得沉默了,变得稳重了,变得成熟了。”这个时候,一个老师说道。眼中带有自豪,带有欢乐。风愈是他们最喜欢,也最看好的学生。
重生星際時代
经历的事情多了,人总是会变的。对于这个老师的话,风愈只是笑了一下,“老师,怎么说的我像是个老头子一样。”
听到他这么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随后都哈哈大笑起来。
“得到了一些东西,总会伴随着一些东西的失去。”
“回到了这个真实的世界,梦中世界的那些东西总是要失去。”
风愈的生活,在这一刻开始恢复。一样上学,一样的嘻嘻笑笑。为了讨好自己的老婆、妹妹,不断的不忙着各种各样的事情,他的生活,再次恢复原貌。
只是,这真的就是结束么?
有的时候,结束仅仅是一个起点。风愈肯定还会有属于他的人生,至于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就不是我们所知道的了。
夜晚,天上群星闪耀。在那无尽的黑暗之中,蕴涵着什么样的故事呢?
“妈妈,弟弟又不见了。”一个乖巧玲珑的小女孩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
“不是让你看好弟弟么?你怎么老是这样?”月亮女神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对了,你去兰妈妈那里去看看,看看弟弟是不是去兰妈妈那里了。你弟弟不是常常吵着说要去陪你沫姐姐么?”
“哦,我现在就过去。”小女孩不太明白的点了一下头。
揮著翅膀的女孩 饒雪漫
“算了,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见到自己的女儿这个样子,曾经的月亮女神也有些头疼了。
“咦,你怎么来了?”见到月亮女神,小兰有些高兴。
“又跑了,这不是过来你这里找了?”月亮女神叹了一口气,“和他父亲完全是两个样子。”
“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自从那一战之后,就彻底没有消息了,要不是那一股灵魂上的悸动还在,我都以为他真的死了。”小兰脸上有些遗憾,有些惘然。
“不管他在那里,他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一定。”月亮女神坚定的说道。
在一片虚无的空间之中,一把紫红色的佩剑不断散发出无穷的神威,时而泯灭空间,时而又创造空间。
股神的小錢奴
突然间,这一把绝世宝剑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唰的一下消失不见。
“妈妈,你看,流星。”一个乖巧的小孩子指着天上突然出现的紫芒,说了一声,随后挣脱了自己母亲的手,开始天真的许愿。
正在上课的风愈,无聊的坐在教室的角落,看着窗外的景色,在想着今天晚上要如何度过,却被从天而降的紫芒吸引了目光。
鬥神縱橫 saili
那道紫芒传出一种陌生而熟悉的感觉,感受到了那无尽的思恋,风愈哭了。
薔色山河 月斜影清
风愈伸出了手,有些不敢相信的触碰了一下那一道紫芒,“真的是你么?赤霄剑?这一切难道都是真的?难道都不是梦?”
赤霄剑剑身颤抖,像是一个离家而归的孩子。
世界很大,谁又知道我们的梦是不是真实世界的一部分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