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vf1w精彩都市异能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笔趣-第三百六十七章 貌傳長安閲讀-jc3bo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吱呀!”
白玉京的门打开了,这周围几米之地都开始轰动了。
有人就为了等到这个时候,看一看被别人称之为仙人之姿的大唐第一美男,到底是何等容貌。
能让那么多人惊叹。
只见两位贵人被护卫保护着,出了白玉京,坐上了前面的马车。
而一些知情的人,明白这辆马车乃是宫中的马车。
而能够随意进出皇宫的,怕也只有当今二圣,其他王公贵族还没有这个能耐。
当然,也有一些并不太关心这件事情的人。
他们纯粹就是为了看一个热闹。
想要见一见被称之为大唐第一美男的人,到底是什么样子。
随着豪华的马车离开,他们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争相瞄着白玉京。
只是惊鸿一蹩。
大门便关上了。
仙人之姿犹如昙花一现一样,虽然没有看的太真切,但是最能够让人记住那一眼的风光。
身穿白袍、腰系玉带、瓜子脸、柳叶眉、高鼻梁、顾盼神飞的眼睛。
当真是大唐第一美男也!
郑风炽已经看痴了,他从未见到过一个男子能够长得这般惊为天人。
如果对方要是一女子,必然是貌比西施,整个大唐的男人都可能为之疯狂。
可惜,对方乃是一男子。
还是身份尊贵,连二圣都换上了私服前来座上客的白玉京。
如此身份,那些喜欢户奴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閃婚甜妻,總裁大人難伺候!
郑风炽自是没有那种嗜好,所以觉得有一些可惜了,当然却又有一些庆幸。
因为对方真要是一个仙人之姿的女子,那也没他什么事儿了。
到时候或许更加心酸不已了。
想了一会儿,郑风炽才回过神来,背着手,下了楼。
“大郎,可曾见到对面的少东家?”林九郎见到郑风炽下了楼,连忙问道。
郑风炽笑了笑,说道:“九郎啊,你这里,可当真是一个好地方啊!”
说完,施然转身离开了成衣铺子。
林九郎满头问号,这是看到了?还是没看到呢?
想来,郑大郎那神色,应该是看到了吧。
……
“张相公,听闻今日二圣下朝之后,又去了那白玉京。这白玉京之主,到底是谁?”刘纳言对张大安问道。
两人作为皇太子李贤的心腹,可是一直关注着李治和武后的动向以及心思。
如今得知二圣两次微服私访去白玉京,再联想着这些时日关于白玉京的说法,张大安和刘纳言不免心生疑惑,那白玉京里面的菜食,当真那么好吃?
最強作弊碼 作夢DR
陛下和武后去白玉京,就真的只是为了吃食?
在他们的心中,宫中可是有着御厨掌勺,其所做出来的菜食,那也是大唐非常好的美味。
难道,那白玉京里面的菜食是仙丹妙药做出来的不成,何以至于让人如此夸大。
王爺,王妃要逃跑
仙塵
古神之觸 玉澤生
二圣还两次去白玉京?
张大安喝了一口茶,说道:“既然有疑惑,那就去亲自去看一看,对方每天一位客人,我等安排人每天往来,难道还不能进去一次?
到时候,这饭菜到底好不好吃,又是个什么味道,里面是个什么样子,便自然知晓了。”
刘纳言有一些犹豫地说道:“这可是连二圣都微服私访,我等贸然行动,岂不是会让陛下和天后娘娘觉得我们冒失。”
张大安看了看刘纳言,缓缓地说道:“这白玉京的少东家剑开设了白玉京,哪有不迎客的道理?每日就开一次,见谁顺眼儿就请进去。
现在谁不想去白玉京里面坐坐?
既然别人去的,为何我等就不能去。如今东宫的确是寸步难行,然刘相公乃是太子洗马,一言一行也事关乎殿下之颜面。
岂可因此而畏手畏脚?”
刘纳言听着张大安的话,虽说是有一些不舒服,但是对方乃是当朝宰相之一,身居同中书门下三品,比之他这个太子洗马的身份高贵多了。
被对方如此这般当面质问了一下,也只能是当做指教。
“受教了。”
刘纳言躬身施礼对张大安真心诚意地说道。
张大安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刘相公,我等的心,都是向着殿下的,也都是希望殿下这位仁义之君能够监国理事。
如今这朝堂之形势,你也明白,古往今来,后宫干政者,又有几个能使得朝野稳定,王朝兴盛繁荣的?
届时,免不了就是一阵血雨腥风,或许我等都有可能因此而付出生命。
但是为了大唐江山社稷,为了安定繁荣昌盛,为了不使得这几十年的繁华盛世又陷入战火纷飞,百姓流离失所,我等就算是死,那也是值得。
是非功过,到时候自有后人来评论!”
稍微训斥了一下刘纳言之后,张大安又给他稍微打了一些气。
也算是给了一个大棒,然后又赏了几颗红枣。
……
回到宫中不过几日,太平公主就不愿继续呆在毫无乐趣的皇宫中了。
现在一想,还是当时那海岛上的日子,过得让她有一些流连忘返起来。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不似现在这般炎热、吹着海风、迎着海浪、吃着美食,采摘水果、收取农物,就算是整理树枝,那也是有趣的事情。
比现在这般混混终日要好多了。
这般想着,就直接换上了束身装,带着护卫和宫娥出了皇宫。
等到了周国公府上,问了管家,才知道江枫已经离开了周国公府,在长安的朱雀街置办了一座酒楼,叫做白玉京。
立即就引起了太平公主的兴趣。
带着人来到了白玉京前。
“公主殿下,白玉京到了。”
太平公主下了马车,见到白玉京关上大门,上面挂着一个牌子。
写着:暂停营业。
顿时失落起来,大郎去了哪儿?
“去打听一番,这白玉京为何此时却关上门,里面的人去了何处?”
太平公主对身边的一位护卫吩咐道。
对方躬身,然后去打听了一番,这才听到了一些新奇的事情。
连忙回来低声对太平公主禀报。
听到关于白玉京的一些传言之后,太平公主又高兴起来,大郎当真是厉害。
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够做出来。
别人唯恐门可罗雀。
大郎却每天只迎客一次,还只是一二人。
不过想着大郎那厨艺,也的确当得起如此。
太平公主提着裙摆,欢喜地上前,却又想到什么,吩咐身边的宫女。
“一会儿,只称呼我为小姐便可,谁要是露了我的身份,回去就打你们板子。
真要不会说话,那就不必开口也可。
清楚了吗?”
宫娥和护卫连忙施礼道:“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