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koq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特別行動》-第一百零四章 內線(三)推薦-x9hgy

特別行動
小說推薦特別行動
听陈之涵说完这些,黄佳存点了点头,笑着赞扬道:“不愧是你这个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培训出来的人啊,在这段监控视频里,贺鑫的表现可以称得上经典,以后咱们局里在培训新人的时候,可以直接用这个做示范嘛。”
孙副院长也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我看贺鑫这个小伙子,很有点从事情报工作的天赋嘛,即使他不当科研人员,到咱们国安部门来工作,也是一把好手啊!”
听二人这样说,陈之涵心里很高兴,也有些自豪。说实话,贺鑫的表现让他都有些吃惊,想不到他这么快的就把之前在突击培训时候交给他的那些情报工作特殊技能给领悟并掌握了,而且是活学活用,根据实际情况灵活变通,在对方眼皮底下,却令其毫无察觉的把情报给传递了出去。
傅阅微微一笑:“是啊,这个贺鑫虽然是新手,可表现出来的东西让我们这些内行也感到吃惊啊。”
上一个任务刚刚人赃并获,贺鑫这边又传来好消息,这让陈之涵很是兴奋,他急忙说道:“孙局、黄处,我想尽快的回到北京区,尽快的接手毒刺小组的案子!”陈之涵一连用了两个尽快,心里恨不得立刻能飞回北京区。
黄佳存和孙副局长相互看了看,然后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
。。。。。。
两天后,首都国安局。
特别行动小组的办公室里,任晓天、陆建民、康凯坐在会议桌旁,一边翻看着一些资料,一边等待着开会。
几分钟后,陈之涵和傅阅推门走了进来,径直来到了会议桌旁。二人刚刚下了飞机,马不停蹄,从机场直接打车回到局里。
“陈队,你这一走可是一个多月,可把我们给想死了!”康凯看到二人终于现身,笑着说道。
綺夢璇璣 峨嵋
任晓天一旁也接起话来:“可不是啊,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月,大家都以为你们俩度蜜月去了呢。。。。。。”说完之后,大家都哈哈笑了起来。
这话说得傅阅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绯红。陈之涵急忙接过话茬:“好了,你们俩小子别闹了,我们俩可是刚刚到的北京,连家都没来得及回,立刻就来局里报道了。你们几个不欢迎也就罢了,怎么一来到就拿我们开涮啊?”陈之涵用力捏了捏康凯的肩膀。
“欢迎,我们当然欢迎!您这一回来,我们可就是群龙有首了。”康凯肩膀一酸,呵呵一笑。组里的人相互之间都很融洽,也没有太多的上下等级观念,经常互相开开玩笑,也是工作之中的一种调剂。
帶著面板穿越了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
陈之涵和傅阅在桌旁坐下,大家便停止说笑,都变得严肃起来。
陈之涵首先将自己和傅阅在鹿特丹那边执行任务的情况向大家简要说明了一下,然后说道:“在我们俩离开的这段时间,大家辛苦了。之前我最担心的就是贺鑫的下落,现在他那边也有了消息,毒刺小组的案子,现在终于可以继续往下追了。”
陈之涵打开桌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将那段监控视频放给大家看,然后把贺鑫的那些表现一一解读。有些东西是陈之涵和贺鑫在培训的时候特殊约定的,除了陈之涵之外,别人看不明白,所以他才要专门解读一下。
听完陈之涵的解读,大家都很吃惊,也很是佩服贺鑫的灵机应变。陆建明感触良深,说道:“贺鑫这小伙子还真是好样的,现在咱们把这样一个优秀的内线安插到了敌人的内部,一定得好好利用啊。”
陈之涵点了点头:“是啊,能走到这一步可真不容易。接下来这盘棋,咱们得好好下了。我想咱们第一是要绝对保证贺鑫的人身安全;第二就是要尽快的利用贺鑫传递的情报,精心布局,争取一下子把这个毒刺小组给一锅端了!大家明白没有?”
“是!”众人异口同声答道,语气中也充满着自信。
“晓天,23号安全屋那边的情况,你要特别注意。贺鑫既然专门提到了他,接下来可能很快就有动作,一定不能防松,要做好随时接应的准备。”陈之涵对任晓天说道,23号安全屋,可是接下来行动的关键地点。
任晓天点了点头:“放心吧陈队,那边的情况我一直盯着呢,只要贺鑫一有动作,咱们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陈之涵低头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大家还记得孙高博临终前告诉我们的那三个词语吗?”
大漠蒼狼:絕密飛行 南派三叔
修真歸來在都市
“当然记得啊,不就是红色、鹿特丹、二维码这三个词嘛,你这趟从鹿特丹回来,这三个词的意思不都全明白了嘛?”康凯答道。
陈之涵点了点头:“是啊,这三个词的意思是明白了,在那边的行动中,确实也帮了大忙。可我现在弄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孙高博的这三个词,反而同刘全栋队长那边的案子关系更为直接,而咱们手上的毒刺小组的案子,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同这三个词有关联的线索呢?”
與鬼同行 艷火純冰
这话一说,大家都陷入沉思之中,也不弄明白孙高博临终前说出这三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墙里开花墙外香,确实有些意外。
过了一会儿,陆建明说道:“孙高博是被毒刺小组的人给害死的,在临终前他也看清了那帮人的嘴脸,所以说出这三个词来,一定是想帮咱们破这个案子,好把毒刺小组的人一网打尽。至于这三个词为什么会同刘全栋队长那边的案子也有关联,我想是因为毒刺小组和兰斯国际都同Z国军事情报局有着直接联系,都有着同一双幕后黑手,所以也能扯上关系。这三个词也肯定同咱们手上的毒刺小组的案子有着重要联系,只不过目前咱们还没有发现而已。”
陈之涵点了点头:“老陆说的对,我刚刚也想起来了,之前咱们在孙高博的房间里,不是发现了一本贴有荷兰签证的护照吗?孙高博也去过荷兰,也去过鹿特丹,他去那里做什么呢?难道毒刺小组这边的事情,同兰斯国际那边也有关系?”
大家都开始思考起来,屋里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