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8u8熱門連載小說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第一百五十九章:在路上(16)讀書-shnk1

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小說推薦末世降臨:全球斷電
终于,陈睿拿来游戏手柄,并成功连接到小游戏机上,两个小孩一阵欢呼,很快,超级马里奥那熟悉而悦耳的游戏背景音清晰地回荡在了巴士中。
梁文静她们看着兴奋地孩子们笑了。
想当初梁书宇拿回来游戏机,她们何尝不是这么兴奋呢!
最开始魏有祺还和她抢游戏机玩呢!
然后她和敏敏每天白天都会花几个小时玩到够,晚上再给魏有祺玩,有一次魏有祺玩了整整一个通宵,第二天出任务起不来,就被梁书宇教训了。
哈哈!
梁书宇睡的第一排下铺,他们几个年轻的劳力都睡得比较靠前,方便进进出出。
正拿梁文静今天写的新章节看,那姿势有点像个老学究,旁边的魏有祺在催他,“老梁你看完了没有,快点啊。”
梁书宇甚至翘起了二郎腿,“慢慢来,急什么。”
现在的梁文静是全村的希望,她这本玄幻小说是全队唯一的一本正连载的玄幻小说,实在是太受欢迎了。
上到陈伯那样的老头子,下到杜瑶这样的小毛孩,都看过她这本小说。
完美神話世界 碧海藍天是我老婆
到如今已经写了整整四个本子,今天早晨吃饭时陈伯本来是代替医生去复查罗俊轩的伤势,并帮他换药,却发现他在看一本玄幻小说。
从未接触过小说的陈伯一听说是那个眼睛大大的小女娃写的,就借了第一本来看,一看便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劲的问:什么是筑基?这个筑基和丹道里的筑基是一个意思吗?难道世界上真的有修仙?
然后就成了梁文静的忠实书粉。
可以说,全村唯一的新鲜乐子,就来自梁文静这里。
然而,作为梁文静最亲爱的弟弟,梁书宇才有资格第一个追到热乎的章节。
所以,魏有祺现在真是心急如焚,火急火燎呀!
黑醫
先前的剧情正写到关键之处,导致他很想知道后续发展,结果梁书宇故意看那么慢似的,他就想知道四千字的更新,需要看那么久咩!
“快点,快点啊老梁。”魏有祺催促。
正沉迷在玄幻世界的梁书宇抬起眼皮来,双手一张开,露出自己宽广的胸怀,“你睡过来,我们一起看。”
!!
魏有祺一脚踹到他肚子上,“滚滚滚。”就说梁书宇才是最骚的,竟然没人信?
这时候刘小胖因为车顶上还是有点冷,加上他在车顶听到里面聊得太热络,也想进来横插一岗,看到梁书宇和魏有祺之间的小闹剧。
刘小胖挑眉一笑,“我来~”
十七妾
于是他轻轻一跳,摔入了梁书宇的怀中,与梁书宇同塌而眠,还朝梁书宇抛了个眉眼:“亲爱的,继续呀,你看我干什么?”
梁书宇:“……”
魏有祺:“哈哈哈哈哈哈!”报应!
人欲
梁文静、岳敏等:他们三个都挺骚的。
那一方陈志年龄大些,到底比较强势,在陈睿和杜瑶玩了两三局以后,他就忍不住抢走了陈睿的游戏手柄。
陈睿虽然不愿意,毕竟孩子都贪玩,好不容易有个玩具,岂会那么轻易放手。
但想到毕竟这是自己哥哥,还是让给了他。
陈志却觉得游戏手柄玩起来没有游戏机带劲,因为他必须偏过头才能看到游戏画面,又想和杜瑶换一下。
陈睿不乐意了,“你把头伸长一点就能看见了。”
陈志说:“看不见,就换一下呗,我有点近视,你们小孩儿肯定看得清啊。”
陈睿不想让杜瑶觉得受委屈,在他看来杜瑶已经很可怜了,爸爸妈妈都不在,而在场没有一个人是她亲人,加上她爸爸居然还是一名伟大的消防员,所以他更要保护杜瑶。
“不行,而且这个游戏机是文静姐姐借给我们两个的,我只是暂时让你玩两把,你得听我的。”
陈志看着自家弟弟那认真的表情一笑:“谁说给你的?给大家一起玩的好吗?”
陈睿有一点胆怯,年龄还小的他眼中,比他年龄大的人便是权威,他想要反抗权威,将会承受很大风险。
“游戏手柄是我的。”陈睿说着趁陈志没防备,一把抢过游戏手柄。
杜瑶不想让两兄弟起争执,很乖地把游戏机让了出来:“没关系的,我也不是很喜欢玩游戏,不如你们两个玩吧。”
陈睿道:“不行,是他不讲理。”
陈志被抢了手柄十分愤怒,想他读书的时候和父母住在一起,而陈睿才是那个被爸爸妈妈打发去和爷爷住的人,非独生子女的那种斗争感萦绕在他心头,他会觉得自己更有底气更有资本。
“还回来!”陈志怒道。
陈睿这次也是终于硬气起来,在以前,寒暑假哥哥回来玩时,他都会让着,但这次,他不想。
“这本来就是我的,没有还的说法。”
眼见两兄弟竟要吵起来,做父母的和做爷爷的当然会坐不住了,纷纷来劝说。
而陈志却不依不饶,或许是大人娇惯习惯了,或许是曾经的陈睿礼让过多,导致他竟有了不争赢就不罢休的势头。
爷爷和医生、丁老师劝说他无用,而陈睿也不肯相让,杜瑶倒是想让,但陈睿不肯,他们那一排闹得很不愉快。
梁文静他们知道刘小胖还有一个游戏机,不过此刻刘小胖本人正躺在梁书宇的怀中,你侬我侬地看小说,完全没有说话的意思。
梁文静自然也不会把刘小胖扯进来。
無限之超凡進化
重生九零全能學霸 花開花落年年
因为看这架势,刘小胖那个游戏机说不定给出去就拿不回来了,所以没必要使用一个珍贵的游戏机换来两兄弟之间的骂架和平。
我的大饑荒 迷惑你的鼻子
梁文静一开始温和地劝说了两句,陈志依然不依不饶。
丁老师拿出了老师的架子,也于事无补。
最终梁文静只好收回了游戏机,谁都不给玩了,就这么办!
陈志一下子像霜打了的茄子。
他太想玩那个游戏机了。
然而,他又拉不下脸去求梁文静,所以只能闷声不吭地回到自己的上铺,蒙起头,气得用脚把床板砸得咔咔响,来发泄他的不满。
梁文静不悦地看了眼那个方向,丁老师和医生都接收到了梁文静的眼神,想起那天他们来到南沙大桥,看见的满地鲜血。
这女煞神可不能招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