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dwir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定河山笔趣-第四百一十四章 就問兩件事讀書-yopma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
永王可怜兮兮的样子,让黄琼也是一阵阵的无奈。最终几经犹豫,也知道这也许是永王在向自己是以往,纸醉金迷生活做道别的黄琼,还是答应了永王的请求。让人吩咐下去,让那些波斯舞姬准备一下,一会出场表演歌舞助兴。
不过在吩咐下去之后,犹豫了一下,黄琼还是决定丑话说在前面,否则,以自己这位七哥的酒量和性格,别到时候再搞出什么乱子来。自己这不是他的永王府,自己虽说也有些荒唐,可还没有荒唐到他那个地步。
默示倒計時 無垢
穿越之撿個美男做相公 愚笑
想了想,黄琼转过头对永王道:“既然如此,小弟便答应七哥这一次。不过七哥保证不要在小弟这里乱来。小弟这里,可没有永王府的那间密室。同时,七哥也要保证这次完事之后,这些波斯舞姬或是七哥带走,或是小弟想法子打发了。”
“小弟这里不是安乐窝,也养不起这么多的女人。小弟更不想因为这些胡姬,整天被父皇拎着耳朵训。本来因为你几个小弟妹的关系,已经一再被老爷子训斥荒唐了。这个时候,你可别让小弟,在老爷子那里,再增加一个荒淫的罪名了。”
今儿若是永王不主动提起,黄琼几乎忘记了,永王当初耍无赖,以要追京娘为借口,将一批波斯舞姬寄养在自己府上。这些波斯舞姬自送过来后,自己还没有见过一次。如今这家伙马上即将成亲,追求京娘的事情也没有了后续音讯。
这批胡姬,他也该领回去了。至于领回去是留在自己府中,还是打发出门,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他怎么安置是他的事情,但有一点,黄琼却是很肯定,这些女人不能留在自己这里。自己身边的女人已经够多了,不需要在增加了,更何况这些女人还是波斯人。
相思骨 月下小溪
虽说这年头,权贵人家的舞姬本身就是给主人作为玩物的。只要不给她们身份,根本就没有人在乎她们是谁。但黄琼却不想真的给世人,留下一个贪酒好色的名声,不说别人就是母亲都饶不了自己。尤其是昨儿临别时,老爷子已经表明了态度。
紈絝邪神 日上三竿
黄琼更不想在这个时候,再因为这些波斯舞姬,挨老爷子的训斥。现在又是朝中、宫中对自己不满的人,正在那边没茬找茬的时候,黄琼更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所以,黄琼认为有些丑话,还是说到前面为好。
只是他在说完这番话后,永王却是面上多少带着一丝犹豫。不过想起黄琼之前的那些话,还有那个眼下还没有真正成亲,便已经管起了自己家的那头母老虎余威,最终还是不一般的勉强点了点头。若是黄琼这里真的不在收留,他还没有地方去安置这些人。
带回府去,他自然是不敢的。那个女人一巴掌,能把自己亲兵的枪杆子都打折,想必把自己骨头打折也是轻而易举。自己先不说能不能遭起那份罪,最关键是这份脸面,自己也实在丢不起。被老婆给打骨折了,这让他在京中还怎么有脸见人?
若是放在自己狐朋狗友那里,以这个女人那双什么都逃不过去的眼睛。还有自己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将自己那些狐朋狗友查得清清楚楚的本事,便是藏也藏不了多少时候的。那个女人,对于自己来说简直是梦魇。若是能换成京娘就好了,唉。
重生之娛樂圈梟雄
与其到时候,被搜出来还是自己遭罪,还有可能闹出更多的笑话,还不如直接打发了,自己也可以省一点心。反正这几个绝对是上等的波斯舞姬,在市面上是有价无市。自己就算打发了,不仅赔不上钱,估计大赚一笔的可能性还很大。
想到这里,永王咬了咬牙道:“今儿欣赏一次这些胡姬的歌舞,也算是和过去彻底道个别,然后你小子爱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至于领回我那里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在被那个疯丫头找麻烦。要是被她发现,估计我年都别想安稳的过去。”
崩壞星河 國王陛下
“奶奶的,我要是有你那身,便是连大理国那个野蛮公主,都治得俯首帖耳的功夫,我还怕她个锤子。可现在,我是真服了她了。我现在是打也打不过,骂也骂不得,就活像是捧了一只活刺猬一样,扎得浑身上下都冒血。”
臣女有罪
永王这番咬牙切齿的回答,黄琼微微一笑也没有说什么。当外面传来李海已经准备就绪的禀报声后,他带着永王在李海的引导下,来到了英王府一处有些隐秘的院子。这处院子在滕王就藩之前,之前估计也是黄琼这位六哥,在府中给自己弄的安乐窝。
院子里面的一处宅子内,布置的虽说比不上永王府那间密室富丽堂皇,但其实也差的不是太多。而当初太子,在主动承担起为黄琼整修府邸的事后,不知道是想用温香软玉,来一个软刀子杀人。还是想用声色犬马将黄琼拽下水,搞臭黄琼的名声。
或是出于其他的什么心思,居然将这个院子里面整治得一新。甚至所费的心思,比英王府其他的房间可都多得多。不仅屋子底下用来冬天取暖的火龙,都重新整修了一遍。就连屋子里面都铺满了西域的地毯,屋内的四壁也用布幔都给围了上。
只要这些布幔一拉,外边根本就看不到屋子里面在做什么。屋子内桌椅,甚至就连床榻都可谓是一应俱全。黄琼就府之后,不用弄便是一个现成的安乐窝。只是黄琼就是府以后,虽说也知道这间院子的存在,但却是一次都没有来过。
護花司機
而得到吩咐的李海,在知道主子让那些胡姬做好献舞准备之后,却是闻歌知雅意。这种事情,李海在宫中听得多了。这京城里面那个王公贵族的家,不都是这个样子?这些家养的舞姬,基本上就是为男主人准备的。管她哪国人,进了这座府便是主子私人的了。
自己主子在某些方面上,虽说也算是节制的很。可今儿既然吩咐了召这些舞姬伴酒,想必还是有些意思的。所以李海,也就所幸将酒席一并安置在了这里。在黄琼与永王抵达之后,李海很是有眼色的,招呼了一下屋子内的侍女离开。
当黄琼带着永王进入屋子的时候,屋子里面地下火龙,将屋子内熏的温暖如夏。屋子内一角,冉冉升起的龙涎香,让人感觉到分外的舒服。而屋子内的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从品悦轩买来的酒菜。那些艳丽的波斯舞姬,连同三名女性乐师也已经做好了准备。
见到黄琼与永王进来,随着一个乐师拍了拍手,一阵极具异域风情音乐响,几名穿着暴露的舞姬,也随着音乐翩翩开始起舞。其实这些舞姬所谓的异域舞蹈,不过就是黄琼前世看过的肚皮舞罢了。只是放到这个时代,再加上时代的一些观念原因,所以比较稀奇罢了。
不过暴露的衣着,配上这些波斯女子特有的丰盈身材。以及面上罩着的面纱,又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倒还算是有些看头。当然,这种其实对男人,诱惑力很大的舞蹈对于黄琼来说,吸引力并不大。甚至还不如那些异域风情的音乐,对他吸引力大一些。
只是黄琼通过观察,发现永王在看了一会之后,对这种实际上对一些贪花好色男人,颇具吸引力的舞蹈,便也有些兴趣了然。这在以往,几乎是不可能的。对于永王在这方面印象,还停留在永王府密室那一夜的黄琼,发现这一点之后倒是有些好奇了起来。
放下手中的酒杯,黄琼犹豫了一下后,对着永王开口道:“七哥,你今儿的情绪有些不大对劲啊。要说看这些舞姬跳胡舞的人是你,现在小弟满足你的愿望了,怎么你反倒是无精打采了起来?你若是真的没有什么兴趣,让她们退下去便是了。”
我來此世開神道
闻言,永王放下手中的酒杯,顿了一句后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是不是被那只母老虎给闹的,也许是被最近发生的这些事情,给搅合的没有了心情,做什么事情都提不起来兴致。原本我最喜欢这种舞,每次去那些有胡姬的瓦弄,这种舞是必看的。”
兵王奇緣 三揖
“要不然,也不可能花那么多的心思,也给自己弄了这么一群纯舞姬。要知道,那些二转子价格可以便宜的多。只是今儿一看,其实也不过如此。先让她们跳着吧,就当看一个乐呵了。至于咱们哥俩,还是说说话、喝喝酒。反正你也不让我,在你这里碰这些女人。”
说到这里,永王死死盯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就好像要看出这个酒杯有什么花一样。良久才叹息一声道:“老九,七哥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你在郑州做了什么,你七哥我什么都不想问。我也知道,做为一个空牌子王爷,你七哥我也没有资格问。”
“可七哥今儿就问你两件事情,就算七哥求求你,别做那些官面文章,能不能跟你七哥说句实话?一个是二哥究竟是怎么死的,真的是服毒自尽的,还是死在别人的手中?第二件事情,我就想知道,二哥造反是不是真心实意的,还是为人所逼迫的。”
“其实有些事情,我不是看不出来。二哥与三哥造反的消息一传来,老爷子就把所有的皇子,都圈禁在了宫中。老爷子将我们都放在宫中,直到二哥的尸体运回京城,三哥阖家自尽的消息传来,才把我们这些人放归各自府邸。”
“这其中固然有不放心我们这些人中,会有人与二哥、三哥可能会勾结,互通有无之外。恐怕还有一些心思,是想保护剩下的这些儿子。老爷子这么做,说明老爷子这是真的怕了。怕有些人杀红了眼,连我们这些已经成年的弟弟,一个都不想放过。”
“虽说人没有到京城,可刺客却已经潜伏在京城,所以才将我们都接进了宫,变相的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看管起来。一方面便于监视,一方面也至少别让我们这些已经出宫就府,却尚未就藩的儿子们,别在重蹈你或是赵王的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