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r98人氣玄幻小說 夢想紀事 起點-長大鑒賞-qc2er

夢想紀事
小說推薦夢想紀事
第二天一早。
克劳斯来了。他手里握着一束白色的花。望着碑上刻的名字,他的眼眶中没有眼泪,只有无穷无尽的深沉。
琴斯从不远处的树林里走出,满脸疲惫的神色,看着他,招呼道,“您好。”
“琴斯姑娘,请不要过度悲伤。”老魔法师将花放下,换了副坦然的表情,“一夜没睡?”
“嗯。”她回答道,“一直在这里。”
老者看着她,苦笑着:“年轻人啊,总是那么有活力,老朽是不行拉。对了,乔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哦,那我需要什么时候启程?”女孩问道。
“不需要了,这段路途虽然不好走,但并不算艰险,让他一个人去吧。习惯于为着别人而活的人,是时候让他去思考自身存在的意义了。钱的事情由我负责,老朽活了那么多年,这点钱还是有的。另外,他们家… ˇ还有谁活下来了?”
“没有了。”
“哦。”老魔法师点点头,“或许这不是坏事。把过去抹干净,也好有个新的开始。琴斯姑娘,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想出去走走。”她低下头,“自己还嫩,总是处理不好事情,可是我不能逃避,不去经历便不会变得成熟坚强。”
有关埃里克的事情她突然想给老师道歉,然而又说不出口。这件本以为自己做得不错的事情,在男人的一番解释之后,变成了刀口上舔血的疯狂举动。
“能让埃里克部分地站在我们这边,也就只有你能做到了。”老魔法师像是看穿了她的心事一般安慰道,“要不是他,老朽枉活了几十年,被人算计都不知情。”
“信里被大员们篡改了些什么?”
大唐紈絝公子
“并没有改,只是加了一句‘所有增援兵力归三位钦差大员全权管辖’而已。”
“他们真不要脸。”
“哈哈哈,这是个一箭双雕的好机会,既打击了土财主的气焰,又顺手将我架空。只看得见利益的人们,一定会去做的。罢了罢了,看得多了,也就习惯了,各人要争各人眼前,把别人排挤下去,也无可厚非。我一把老骨头了,让就让吧,又有什么可争的?琴斯姑娘啊,事实已经发生,事件已经过去,这个世界没有假如,也不必为自己的幼稚而自责。”
嗜寵悍妃
自由行走也幸福過
網遊之羅剎 秦筱
“做错了就是做错了,没有什么借口。”
克劳斯愣了一下,随即大笑起来。
“世人都想要面皮,可是你却正相反。是否因为姑娘你不是常人呢?”
“这和我是否常人无关。喜欢推诿是人的天性,只是既然已经沾上过同伴的血,那就不容许我再这样了。”
老魔法师的笑容暗淡了下去。“想不到,真想不到。”他叹了口气,安慰道:“战斗中误伤是难免的,尤其对于魔法新手而言… ˇ”
“不是误伤,这个词是对我启蒙老师的侮辱。同行的三人里,有一个很有魔法天份,可惜没有受过系统教育。身为平常人的我,采取了不作为的态度,间接导致了她的死亡。嫉妒心能杀死人,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琴斯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毫无表情,似乎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不相关的事情一样。克劳斯看不见她心中的滔天巨浪正疯狂地拍打着情感的堤坝,就快要将其冲溃。
“好好生活。”他拍了拍女孩的肩膀,感觉得到她浑身都在发抖,“好好生活。”他重复了一遍。安慰、鼓励或者训诫都不适合在这时出现,老魔法师所能做的,只是说出这四个字而已。
“嗯。”
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克劳斯将鲜花放在墓碑前,行了个简短的礼,默默走开。天地莽莽,报应不爽,单纯的女孩,做了错事没有人惩罚,却正是最大的惩罚。
难怪她总是将责任推给自己,要让已经被摧垮的自尊做出推卸责任的举动,根本不可能;然而这对她而言,未必不是好事,带着罪孽过活,认识到自己的渺小与肮脏,自省的心境在痛苦中生根发芽,开出坦诚而明智的花。
等到她抹干眼泪的时候… ˇ
網遊之獨步江湖 淒殤魂
老者想着,等到她抹干眼泪的时候,一定会长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