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i0r人氣都市小說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九十九章 我成大BOSS了?展示-96kk5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慕雪看着彼之海岸入口,虽然很想冲进去出现在陆水跟前,笑着跟他打个招呼:陆少爷,好巧你也在这。
但是她克制住了这种冲动。
现在不能进去,陆水好像在忙。
而且她要把事情捋一捋,想想是怎么回事。
现在冲进去总感觉很亏,毕竟她是碰巧知道这件事的。
可不是陆水告诉她的。
“我身上有混元之气,陆水只要看到我就会知道怎么回事。
但是他的天地之力,只要不展现出来,我就察觉不到。
所以他是什么时候开始修炼天地之力的?
故意不告诉我,肯定打着什么坏心思。”
慕雪开始回忆第一次见到陆水。
那时陆水来慕家退婚。
“来退婚的时候他是不是就看出我是重生的了?”
慕雪思考了下。
“可能性很大,表现上也不好判断。”
她对陆水婚前到底是什么情况,从未亲眼见过,所以不太敢确定那时候的陆水,表现到底算不算正常。
“不过被我威胁之后,就跑去炼体,而且还特地去算命,以前看也算正常。
现在看就不正常了。
他现在还在努力炼体,就只能说明,用天地之力对付我没有胜算。
想要用炼体扬长避短。
所以,他的时间线比我短很多。”
慕雪得出了一些小判断,但是还是没有证据。
不过有没有证据不重要,反正目前来看陆水是打不过她的。
“假设退婚时,陆水已经重生,那么他就是真的打算来退婚?
不然没有不告诉我的理由。
他退婚图什么?”
慕雪设想了下,如果上一世的她,遭遇了陆水退婚会怎样。
不安,失落,无措?
那时候她可是什么都不懂。
被退婚,真的就不知所措。
“他想看我无措的样子?
不,不仅仅这样,他肯定还想录下来,等成婚多年后,再拿出来嘲笑我。”
想到这里,慕雪眼中冒出了怒火。
要不是她重生,绝对被陆水得逞。
不过她要是不重生,那也就没退婚这种事了。
“不过都知道我重生了,他怎么还没放弃?
是想来我这刷成就吗?”
慕雪觉得,自己在陆水那,指不定就是头号大BOSS。
不过这些事,她都没有过多在意。
对她来说,陆水明知道她是重生者,还故意戏弄她,是很恶劣的一件事。
这个比较重要。
“看你老婆装嫩是不是感觉很有意思?”慕雪对着彼之海岸ꓹ 想要大声质问。
不过她没这么做。
片刻之后,慕雪笑靥如花:
“既然喜欢看你老婆装嫩ꓹ 那我就继续装给看。
千面柔妃 蕭蕭清歌
看你后面想干嘛。
顺便让你多高兴一段时间,毕竟也就这段时间给你嚣张了。
到时候咬你哦!”
想到这里,慕雪就想起了一件事。
“这么说来ꓹ 我之后揍陆水,不是方便很多?
怎么揍也不担心陆水会不喜欢我。”
慕雪觉得是这样ꓹ 因为陆水不可能不喜欢她。
有着上一世记忆的陆水,慕雪有恃无恐。
“那揍的时候小衣服是不是也可以塞?被陆水看到或者知道也没事。
夫妻两之间ꓹ 不算太变态吧?”
刚刚想的时候ꓹ 慕雪觉得很有道理,但是很快,她就直接反驳了自己的想法。
“不行,不能被他看到。
他就看过二十二岁的我,没看过十九岁的我。
不给他看,气死他。”
随后慕雪开始根据陆水的时间,思考他必定会做的事ꓹ 时间线最近的应该是魔修战无影。
而她刚刚好要假冒对方。
一想到这里,慕雪就有些开心。
不过这些都是他们的私人事件ꓹ 有些事慕雪再回想起来ꓹ 就觉得其中也有陆水的身影。
“慕家被夷为平地ꓹ 应该跟陆水有直接的关系。
起源石他应该也有所知晓ꓹ 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插手。”
“还有秋景宫下面那个人,应该也是陆水在帮忙。
嗯…”
慕雪仔细想了下ꓹ 跟着得出了新的结论:
“帮别的女的ꓹ 算计自家老婆ꓹ 记起来。”
说着她隔空拿出了笔记本,记了起来。
只是记着ꓹ 她就有些好奇:
“说起来,我们是怎么重生的?
明明都是重生者,为什么我能比陆水早两三年呢?”
慕雪能够得出大致早陆水多长时间。
为什么?
因为陆水要是重生超过一年,他上次可能就退婚成功了。
指不定慕雪自己都已经嫁入陆家。
之后慕雪摇了摇头。
“算了,还是让陆水去想吧。”
“不过陆水在外面这么高调,应该有一些名声。
让天女掌门去查查。”
慕雪想好了,等知道了陆水出门在外的马甲,就找个机会抱着陆水,然后在他耳边轻轻唤一声马甲的名字。
玩轉仙界修仙
吓死他。
最后慕雪重重呼了口气,在察觉到彼之海岸中的气息开始平静后。
她就打算回去了。
她还要思考一下,然后安静的等陆水回来。
“里面的事情被人处理好了,我们回去吧。”慕雪对着彩发小女孩道。
彩发小女孩好奇道:
“那个人是什么人?
我能让他见识下真神的威严吗?”
“暂时还不可以。”慕雪笑着说道。
陆水弱,这小家伙可也不强。
天地之力完全压制小家伙的神力。
“那等我再吃点神力,再让他知道。”彩发小女孩说道。
慕雪没有说什么。
那时候,就再也没有人可以威胁到陆水了。
嗯,除了她。
随即,慕雪消失在原地,彩发小女孩消失在天空中。
因为她也感觉召唤消失了。
等里面的人走了,她打算再来看看,看看有没有落下的神力吃。
————
昏婚已醉 潘達達
陆水收回了他的天地之力,然后将注意力回到了本体。
现在的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
可是周围并没有什么异常。
“奇怪了,并没有任何威胁存在。”
陆水感知了下,什么都没有发现。
之后他就不再多想,还是看看转生树最后结果吧。
此时依然可以看到到转生树,也能看到树下有两道身影。
陆水看到叶新正在往转生树走去,一边的幽罗古佛只是看着,没有多余的动作。
随后陆水看到叶新靠近了转生树,接着将他手中的力量融入转生树中。
此刻叶新紧张的看着转生树,他收回了手,不知道等下转生树会发生事。
但是他主要是担心不会发生什么事。
很快他就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转生树在吸收那一道力量后,出现了许许多多的脉络,这些脉络延伸向整个彼岸大地,无数的彼岸花在为这脉络传输力量,奔流的忘川河同样连接着脉络。
哪怕是奈何桥也是如此。
最后这些脉络在往转生树上方而去。
所有的力量都在往最上方的一朵花汇聚。
叶新怔怔的看着这一切,不过是几个呼吸间,他就看到花瓣开始掉落。
花落结果。
是的,转生树开始结果了。
这果子在转生树最上方,它的出现如同一道洁白的光。
光照耀着整个彼岸,充满了生机,跟彼岸大地格格不入。
那是一颗透彻的果子,果子中间仿佛有生命在沉睡。
最后光芒开始消退,似乎度过了成熟期。
而后从树上缓缓落下。
叶新立即伸手去接住。
当果子落在他手里的时候,在果子接触到叶新的时候,光又一次绽放。
不过这次光芒一闪而过。
其他人无法看清叶新的手上发生了什么。
但是陆水知道,那颗果子会变成一只鸟。
是的,叶新看着手中熟悉的青鸟,眼眶突然变得湿润。
这青鸟在熟睡,但是叶新知道,这就是他一直等待的那个人。
“好久不见。”叶新的声音缓缓传出。
哪怕对方不能第一时间回答。
这句话,他等了很久很久。
今天终于说出了口。
幽罗古佛看到了这一切,他惊讶于那位存在的神迹,感慨于叶新的福缘,不过他的内心还算平静。
不曾打算做什么。
“红尘世间,最为复杂的便是情,最令人感慨的同样是情。
是缘也是劫。”幽罗古佛开口说道。
叶新转头看向幽罗古佛:
“可万物生灵,又有什么办法可以不受其扰呢?”
“有的。”幽罗古佛道。
叶新有些意外,随后恭敬道:
“请古佛指点。”
陆水也听着,他虽然不为情所困,但是也想听听这位古佛的高见。
苗瞳也是看着,他为情所困。
“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
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幽罗古佛看着叶新缓缓说道。
陆水:“……”
苗瞳:“……”
叶新听了也是愣了一下,随后才道:
“古佛所言可不是佛法。”
这是逃避之法,但是这真的不是佛法。
幽罗古佛笑了笑道:
“佛门之法,俗世之理,不都是红尘法理吗?
佛法本就从俗世之中脱颖而出,佛可普度众生,可若不明俗世之理,又如何谈普度?
这是施主刚刚告知贫僧的。”
叶新一时间没有说话。
幽罗古佛低头宣了句佛,他的声音带着平和:
“佛曾说过,如若佛法是对的,那么其他之法未必是错的。
如若佛法是错的,那么其他之法也未必是对的。
善恶无根,对错本心。”
顿了下幽罗古佛双手合十,对着叶新一拜:
“今日能够见到施主,与施主交流,是贫僧的佛缘。”
看到幽罗古佛低头一拜,叶新大惊,立即阻止道:
“古佛言重了。”
此时幽罗古佛起身,在他起身之时,他身上绽放出一道佛光。
光有慈悲心,有普度意。
他在佛法路上,更上一层楼。
古佛法相若隐若现。
“幽罗古佛?”冰海女神眉头皱起。
她认出对方,但是让她无法接受的是,此时的幽罗古佛巅峰上限居然靠近了他们七大主神。
而且哪怕没有完全恢复,也依然不弱于楼罗古佛。
“佛门什么时候还有恢复如此之多的古佛?芯火古佛也望之不及吧?”冰海女神感觉到了压力。
她只希望,黑暗女神,能尽快醒来。
叶新看着幽罗古佛,自然知道对方有所突破:
“恭喜古佛。”
幽罗古佛点头,道:
“施主心结已解,便与佛门再无干系。
苦海佛门在这个时代苏醒,必意味着苦难的开启,希望施主好自为之。”
幽罗古佛看了叶新一会,犹豫了下,又一次道:
“佛也曾说过,若他人皆是恶,那佛也未必是善。
施主,有缘再见。”
说着幽罗古佛便打算退出了真神结界,他该回冥土了。
只是刚刚退到一半,幽罗古佛突然停了下来。
叶新本要拜别幽罗古佛,但是看到幽罗古佛突然停住,好像有事。
一时间有些好奇。
此时幽罗古佛对着转生树,恭敬道:
“贫僧佛门弟子幽罗古佛,想请教施主一个问题。”
这是询问我吗?陆水第一时间就知道,幽罗古佛在跟他说话。
对于这位古佛,他倒是挺想跟对方聊一聊。
但是实力不足,不足以建立正常交流。
不过回答对方一个问题,倒也未尝不可。
陆水使用天地之力,让转生树摇闪了一下。
看到这一闪而逝的光芒,幽罗古佛便知道,对方愿意回答。
随即开口道:
“不知施主能否告知名讳?”
听到这个问题,所有人都为之一怔,或者说所有人都对这个问题感到兴趣。
不管是叶新,还是二长老,还是冰海女神,又或者在远处的安逸等人。
就没有一个不想知道的。
强大的想要知晓对方的危险程度,比如冰海女神,她要知道对方到底会不会影响到他们。
如果可以拉拢,她不介意亲自去拉拢对方。
而二长老倒是想知道,会不会听到流火的名字,她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了,所以只能试着从名字中找到答案。
弱小的,则想要拿回去告知他人,让人羡慕,比如苗瞳,决定回去跟他道侣说,吹一波牛逼,彰显他外出不是去度假。
陆水面对这个问题,心中毫无波澜。
随后他通过黄豆,传了一句话过去:
“一个聆听故事的人。”
听到这空灵的回答,一个个都有些诧异,这也算回答?
幽罗古佛没有多想,低头感激道:
“多谢施主。”
说完幽罗古佛便退出了真神结界,最后消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
叶新看着幽罗古佛离开,他知道对方回了冥土。
随后恭敬一拜。
而对于那位存在的回答,他心中有了答案。
此时转生树也开始消失。
所有的一切都将恢复正常,赤红星辰也在离开彼岸。
双月则依然是红月,没有改变。
这才是正在的彼岸景象。
陆水收回了目光,他那么回答,倒不是说给其他人听的。
而是说给叶新听的。
要知道叶新可不知道流火是谁。
陆水要的是让叶新来主动找他,毕竟他不可能知道叶新在哪。
所以,只能说一个让叶新明白的话。
到时候就能从对方嘴里,知道关于远古时期的一些事。
或多或少,总会有点的。
“走吧,去看一看今生路。”陆水转头望奈何桥方向走去。
傲世皇帝冷嬌後
奈何桥的出现,他自然知道。
过去了,就能直接前往今生路。
虽然也可以找船过去,但是船哪有桥快?
真武真灵这才回过神来,而后低头称是。
其实他们是想问问刚刚那种情况的,哪怕那个不是他们少爷,他们也觉得少爷知道什么。
刚刚那个幽罗古佛问名字的时候,他们几乎都以为会出现隐天宗少宗主流火的名字。
可惜,对方只说了那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
少爷听故事吗?
好像听吧。
犹豫了下,真武开口道:
“少爷。”
“不吃。”陆水直接回了句。
真武:“……”
真灵:“……”
少爷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等有机会再问吧。
随后真武真灵就跟着陆水,一路往奈何桥而去。
距离不是太远,用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到达。
“目光又开始集中了,看来这两个是铁了心要盯着我了。”陆水心里无奈。
不过盯着又怎样?
他做了那么多事,盯着他的人,有所察觉吗?
不可能会有的。
二长老确实没有丝毫的察觉,她现在怀疑到底是自己错了,还是陆水伪装太厉害。
“刚刚那个人说一个聆听故事的人,怎么看都跟陆水无关。
不过即将到达今生路,倒是可以看看。
不过…”二长老转头看向冰海女神,她在想要不要直接将对方击杀算了。
但是很快她就放弃了这种想法。
杀了,对方后续必然有更多的想法。
不如就让对方继续观察。
如果陆水真的特殊,还被发现,那就是淘汰。
当然,冰海女神来的要是本体,就不是这样的结果。
看到冰海女神望过来,二长老漫不经心的蹲了下去,而后开始移植彼岸花。
这花也不容易移植。
冰海女神看着陆有婷,皱着眉头。
“她刚刚想对我出手?没出手又是为什么?”
冰海女神看向陆水,随后有了猜测。
“我的关注引来了陆有婷的警惕,不出手是因为想让我看完?
从而消除我对陆水的关注?
她是怎么猜到我想看个究竟?”
冰海女神不解。
她各种地方猜测出,陆家是在意陆水的。
但是陆水在他们眼中并不出众。
陆有婷之所以留在这里,有一大部分可能是因为她对陆水的关注。
“陆有婷想知道我在关注什么?”
“这么说,陆水一旦走完今生路,不管是什么情况,她都会对我出手。”
冰海女神对自己的结果,倒是不在意。
如果陆有婷现在对她出手,反而麻烦。
随后两人又开始耗着。
————
在彼岸花丛中。
有一群妖兽,它们小心翼翼的走在花丛中,仿佛生怕踩坏了地面的花朵。
这是它们从未见过的景象。
本能的不想破坏。
它们生活的地方,从未有这些。
所以身为兽的它们非常珍惜。
吼!
因为前面花朵太密集,比较大的兽就让其他小的到它背上。
然后它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扑的一下。
它一不小心碰到了一朵彼岸花。
嗷!
这一下把整个兽群吓了一大跳,差点就从大的妖兽上面跳下来。
好在是忍住了。
因为收爪及时,并没有伤到彼岸花。
随后妖兽用爪子触碰彼岸花,小心的把彼岸花扶起来。
看着平安无事的彼岸花,兽群松了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没有松下来,突然间有一道人影从高空中飞奔而来。
这人影直接冲着兽群撞击而来。
兽群:“???”
砰的一声。
这个人撞到了兽群,直接把搭起来的兽群撞飞了出去。
扑通?
那个人同样摔倒在地。
“啊,好疼!
本草王 沐軼
怎么会突然被反弹出来?”净土公主木冉有些无法了解。
她本来在今生路那边,但是好像属于非法入侵,被强制送了回来。
而刚刚的撞击伤到了她手臂。
木冉碰了碰手臂,感觉非常生疼。
“碰到什么了?怎么感觉非常尖锐?”她可是七阶修真者,肉身可不脆弱。
能伤到她的手,怎么看都不简单。
刚刚想到这个,净土公主木冉,就听到了身后隐隐传来低吼声。
她吓了一跳,立即转头查看。
这一看,净土木冉就愣住了。
她看到一群妖兽正盯着她,眼中充满了怒火。
此时在妖兽身边倒下了无数的彼岸花。
而刚刚被扶起来的彼岸花也命丧木冉脚下。
兽群,怒了。
吼!
群体得怒吼声震耳欲聋。
这一刻兽群没有丝毫的保留,冲向了净土公主木冉。
仿佛要把这个人类,撕成碎片。
木冉愣住了,她不太理解,为什么自己会碰上兽群,还是之前的兽群。
她根本打不过。
尤其是她伤势也没有恢复完全。
“怎么会这么倒霉。”
叫了一声,净土木冉迈步就跑。
漫长的逃亡又一次开始了。
問道峨眉 十裏漁舟
她不知道这次,有没有命躲过追杀。
毕竟她可能跑不过兽群。
“不,应该没有问题,那个冥土千羽被追了几天几夜都没事,我至少可以坚持几个月。
总会有转机的。”木冉心里暗自设想。
几个月,她就不信这些兽群可以维持几个月都在追杀她。
木冉一直跑着,兽群发了疯的追赶。
他们没有注意转生树变化,也没有心思去听转生树传来的声音。
对木冉来说生死攸关,稍有不慎,就可能陨落至此。
兽,哪管那么多。
木冉跑了许久,一路上她没有发现任何人,更无法找强者求救。
直到她看到一道身影。
一个身穿铠甲手持长枪,直面三个六阶修真者,毫无惧意的男子。
看到他的一瞬间,木冉就跑了过去。
“终于找到兽群的真正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