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ngc6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華龍傳 ptt-四四章 亂世終結(含部分史)相伴-wm2lc

華龍傳
小說推薦華龍傳
355年,秦王的弟弟苻坚向尚书吕婆楼请教除去苻生之计时,吕力荐王猛。苻坚即派吕恳请王猛出山。苻坚与王猛一见面便如平生知交,谈及兴废大事,句句投机,苻坚觉得就象刘备当年遇到诸葛亮似的,如鱼得水。于是,王猛留在苻坚身边,为他出谋划策。晋升平元年(357年),苻坚一举诛灭苻生及其帮凶,自立为大秦天王,改元永兴,以王猛为中书侍郎,职掌军国机密。
始平县(治今咸阳市西北)是京师的西北门户,地位极为重要。但长期以来,那里豪强横行,劫盗充斥,百姓叫苦连天。苻坚派王猛担任始平县令。王猛下车伊始,便明法严刑,禁暴锄奸,雷厉风行。有个树大根深的奸吏,作恶多端,王猛把他当众鞭死。奸吏的狐群狗党起哄上告,上司逮捕了王猛,押送到长安。
龍淵成神記 青絲晨雪
苻坚闻讯,亲自责问王猛:“为政之体,德化为先。你莅任不久就杀掉那么多人,多么残酷啊!”王猛平静地回答说:“我听说过这样的道理:治安定之国可以用礼,理混乱之邦必须用法。陛下不以臣为无能,让臣担任难治之地的长官,臣一心一意要为明君铲除凶**猾之徒。才杀掉一个奸贼,还有成千上万的家伙尚未伏法。如果陛下因我不能除尽残暴、肃清枉法者而要惩罚我,臣岂敢不甘受严惩以谢辜负陛下之罪?但就现在的情况而论,加给我‘为政残酷’的罪名而要惩罚,臣实在不敢接受。”
苻坚听罢,且叹且赞,向在场的文武大臣说:“王景略可真是管仲、子产一类人物呀!”王猛治绩卓著,很快升为尚书左丞(宰相之一尚书令的佐官)。由于他执法不阿,精明强干,在三十六岁那年,接连升了五次官,直做到尚书左仆射(亦为宰相之一)、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包括京师在内的广大腹心地区的最高长官)等,“权倾内外”。那些皇亲国舅和元老旧臣无不妒火中烧,恨得咬牙切齿。氐族豪帅出身的姑臧侯樊世依仗自己帮助苻健打天下的汗马功劳,最先跳了出来,当众侮辱王猛说:“我们曾与先帝共兴大业,却不得参与机密。你无汗马之劳,凭什么专管大事?这不是我们种庄稼而你白拣粮食吗!”
王猛冷笑道:“不光是你种我收,还要时你做好饭端给我吃呢!”樊世肺都气炸了,跺着脚咆哮:“姓王的,迟早必叫你头悬长安城门,否则我不活在人世!”苻坚得知此事,果断地说:“必须杀此老氐,然后群臣方能整肃。”后来樊世进宫言事,当场与王猛发生争论,他撒起野来,竟挥动老拳击向王猛,被左右拉住。他又破口大骂,秽言不堪入耳。苻坚大怒,立命将其斩首。其后,反对派对王猛由公开攻击转为暗中谗害。朝官仇腾、席宝利用职务之便,屡屡毁谤王猛。苻坚即将二人赶出朝堂。对飞长流短的氐族大小官员,苻坚甚至当堂鞭打脚踢。于是,那班人害怕,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
王猛治国,使前秦成为诸国中最有生气的国家,因而敢于与群雄角逐,并且愈战愈强,十年之间(366—376年)便统一了北方。在这个过程中,王猛经常统兵征讨,攻必克,战必胜,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干和大将风范,比“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而不能“独当一面”的张良还要略胜一筹,苻坚比之于“文武足备”的姜尚。
近来,王猛的身体越来越觉得虚弱。当年雄霸天下不可一世的燕国就在前年(370年)被自己给灭了,完成这件事后,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而这里面,有些自己一直不曾理解的感觉掺杂其中,似乎是一种仇恨。但是可笑的是。连自己却不知道这仇恨的缘由。
雙面邪王的冒牌妃
腹黑邪君:寵妃要逆天 一炮而紅
西凉的张天赐也臣服于秦国,为了这个国家,自己做了好多事情,还好,这个国家,真的是实现了胡汉平等,在自己持政的这些日子里。百姓邻里可以做到夜不闭户。也算是自己的理想得到实现了吧。最后剩下的就是这个代国,这个国家,也许是自己能为秦国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自己身体已然撑不住了。儿子也不成器。但是天下百姓好,胡人和汉人能和谐生存在这个世界上。说起来,还要感谢那个叫冉闵的人,若不是他。也许汉人今时今地都无地可容。
只要秦国能和晋国相安无事,这天下也算是终于太平下来了。自己的心愿算是完成了。二十年了。自己出山快20年了。灭掉了燕国,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自己才有闲心一个人来到昔日自己记得的魏郡来,看看物是人非的景色。这里,好熟悉。
也不知为何,离统一天下,天下大同的最后的目标越来越近,但不知道为何心情反而失落得很,身为秦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故地重归,只求散心。现在来到的这个地方,正是当年的魏郡。也是幼年他们相遇的地方。看着这里的魏山,王猛只知道自己曾经在这里住过,可是有些记忆,平日不曾想起的,在这里却渐渐有些影踪一般,似乎这条路自己曾经走过一般。跟随着记忆中那模糊指引一般。似乎有一种雀跃,却又有一丝害怕。因为这条路走下去。有种预感,会解开一些自己一直困惑着的答案。
意外的是,自己记忆中并没有来过此山一般,却又如此熟悉,可是每一个山路的拐弯尽头,甚至哪里有块巨岩,自己都似乎知道一般,给自己提醒。这里,分明是来过,可是为何就是记不起来。走着走着,越来越深。而自己尽管不知道要去向何方,但是当他走到一个巨石的转角。看到了一大片出人意料的美丽。好多好多美丽的樱花。如果记得没错的话,这就是樱花。
落英缤纷,漫天飘的都是樱花的花瓣。王猛不禁被这片来自昆仑的美丽所陶醉。望着这些意外,王猛走在樱花林中,却发现,有一株樱树,跟其他的不一样,它开出的花瓣,颜色不是粉色,白色,而是红得像血一般的美。随手接住几片血色的花瓣,放在手心,王猛不禁抬头望了上去。这颗樱树长得真的很特别,如同两个人抱在一起一般。王猛不禁奇之。
望着这棵大树,对了,之前那股熟悉的感觉,就是从它这里而来。看见它,尽管从来不曾见过这血红色的樱花,但是,应该,应该以前见过它,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感觉,一种很亲切,一种期盼,莫非这树有灵性不成。有一种抑制不住的冲动,王猛在树下,将手抚过去,试图去倾听这树想对自己说些什么。
“大哥”似乎有人在对自己说话一般。王猛顿时感觉到有人直接对自己的心说话一般,可是四下望去,四周无人。难道是这株奇异的树不成。
“大哥,难道你都忘记了吗?”手心传来的奇异感觉,让王猛无法相信。
“他们埋在我们一起种下的那片樱花林。有机会你一定要过去祭拜一下。”是谁,是谁在对自己说话。此时,王猛就如同头脑开裂一般。有些记忆如同井喷一般的浮现,二十年,整整二十年。所有的一切,此刻全部被想起来。当年最爱的妻子祖瑶。那最好的兄弟。自己怎么会都忘记了。往事一幕一幕的被想起来,原来,一切是这样的。
梟寵,特工主母嫁
这里葬下的,肯定是他,是闵弟他们。我听的分明就是他的声音,不止是他,关于祖瑶的一切,渐渐全部被想了起来。那刻骨铭心的爱,这才明白,这段记忆,是被刻意的抹掉的。而抹掉这段记忆的,正是她自己。
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海中飞速的转个不停。一幕一幕。想起了自己过去所做的过错和所失去的珍贵,王猛如个孩子一般,宣泄着自己的痛苦。那些过去,那些等待,那些最后,她对自己说过的话。那自己的好兄弟,王猛试图去抱着这棵樱树,“对不起。。对不起。。”冉家的最后的血脉系数被燕国杀尽。当年的兄弟再也没有遗留下一丝东西。而自己终于明白,为何本能的那么恨燕国,原来,是为了给自己的兄弟报仇,当年杀害你的那些人,我已经为你雪恨了。他们灭了你的国,我为你灭了他们的国。你能原谅我吗?
“谢谢大哥。。小弟这一生已然无憾,”似乎听见当年那熟悉的声音。一种欣慰,油然在王猛心中生起。
“快回来,你从前没有好好陪我,不许你离开我。”似乎树内有另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似乎是怨怪他去了很久不回一般。
幸福圖騰 蘇漩
“大哥,我在这里等你等了很久。得回去了。我一生问心无愧,死后还有她陪着我。我没有什么遗憾的,她在叫我,过去的事不要放在心上。大哥,我一直以你为荣。。。”似乎是真的走了,当这段话在脑海之中说完之后,任凭王猛如何呼唤,再也没有回应。只余下这漫天纷飞的美丽。
此处便是他们夫妻葬下的地方。无心别的,王猛在这樱树之下祭拜之后,便坐在其下,整整一天一夜,思索关于过去的一切。这过去的往事,再也无法弥补,自己已然风烛残年,纵使用尽各种手腕,完成了天下大同心愿。可是曾经一起的人们,再也找不回来了。
从此之后。每年,王猛都要来此祭拜。纵使朝中大事再多再忙,也会抽空来此,痴坐一整天。
375年,代国势力越来越强大,似乎北方秦国与代国之战不可避免,王猛亲自去秦国与代国的边境去视差。站在远山之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草原。那边就是拓拔代国的所在。谁也不知道,秦国的大丞相会在此,离这个国家这么近。
忽然想起来,自己带的这个铃铛,也是那年在树下找到的铃铛。这个铃铛是冉闵留给自己的遗物。似乎是跟慕容果,那个小女孩有关的。当年自己也曾见过这个小女孩,也算是故人吧,。听说她做了拓拔家的王后。还为拓拔什翼犍生下了一个男孩,被立做太子。名字好像被唤作拓跋寔君。
冷少爺獨寵迷糊妻 東方奇跡
他们也许是这世上曾经见过冉闵的仅存不多的人。现在的代国国主,也是冉闵的故人。这世上只怕只有他们能听懂自己想说的。
忽然兴起,王猛想像个孩子一般,摇动这铃铛。一阵清脆的铃铛声,想起来,一阵一阵的,十分悦耳。只怕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做如此的事情。也许是老小老小吧。自己如今也如同一个小子一般,四十九岁了。当年的武侯,不过如此吧。自己也是武侯的来世,如今的所作所为,只怕比诸葛亮的前生做得还要出色吧,只是不知道未来的人会如何评判自己的功劳。只要问心无愧就好。
忽然,身边的卫队开始警觉。有些人在惊呼。有一个穿着白衣人出现在这只队伍的侧面,一步一步的走过来。面对大秦侍卫的喝退毫不在乎,径直朝着王猛走了过来。王猛这才停止摇铃铛。才发现那走过来的人似乎似曾相识,他所着的服饰相当的怪异,王猛迅速在记忆中搜寻。忽然想起一个人,难道,难道是他,他居然还在这世上。
想到这里,王猛连忙喝退身边的侍者,“不得无礼。”连忙下马,连跑数百米,亲自去迎接这千年前的剑圣。
“仓兄,怎么你还活着,哈哈?想不到我这生最后的时光,还能见到你这么有意思的故人。”
这唤作仓郢的白衣剑客也是很爽郎的笑了起来。“我也没想到,居然还有人会摇这个铃铛,所以才赶了过来。”
“铃铛,莫非,你说的是这个。”王猛将手中的铃铛拿了出来。
‘就是这个啊,当年我送给瑶姬公主的,恰巧我就在这里化作石头。没想到有缘还能听到。只怕这也是我们这一生最后的见面了。”
“你还没打算离开这世界啊。你还打算活几千年啊。”碰见老朋友,两个老小孩,似乎在互相调侃。
“也许用不到几年了,等她走了,我也就完成我的心愿了,守了她一辈子,应该算是了解了我的心愿了。”这个问题,王猛没想到,他会给出这个答案。
‘难道,你守的那人就是慕容果,代国的王后不成。”王猛疑惑到。
“是啊,就是她啊。我前世的妻啊。”看见王猛这么聪明,仓郢也颇为高兴的给出了肯定。
承諾後的藍色
“我实在太佩服你了。人总要有离开的那一天的。那心愿完成,你应该可以安心的轮回了。”王猛着实佩服起他来。
我是行刑官 羊毛豆豆
“我有话要跟你说,你还记得你那叫冉闵的兄弟吗?我想有一件事你一定有兴趣听听。”仓郢将王猛带到远处,两人在这草原之上,边走边聊。
“我在代国这些年,总有件事情放不下,这事迟早会爆发。你可知道当今代国的太子,拓跋寔。国内都传言,他并非是国主拓跋什翼犍的儿子。因为皇后慕容果,怀胎不满十月便生下了他。”仓郢这话说的,王猛不知什么意思。
“那就是说他不是代王的儿子吗?那是什么原因,难道,难道,是冉闵的儿子不成。此事当真吗?”王猛开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自己的好兄弟冉闵还有血脉遗存于世间。
“此事,别人不知,我却知道。是真的。他确实是冉闵的儿子。”仓郢于是将当年的原委一一到来。包括慕容果服用了忘情水的内情都一一告知了王猛。
“我担心的是,本来是一个传闻,恐怕连拓跋什翼犍早就知道。开始父子不合。拓跋什翼犍也越来越不信任太子。甚至连太子妃也据说被拓跋什翼犍召寝,父子之恨,迟早会爆发。而且,这传言迟早会传到拓跋寔的耳中。只怕到时候,矛盾爆发会一发不可收拾。而拓跋寔的孩子,也就是你那宝贝二弟真正遗留在世间的孙子,名唤拓跋珪。才四岁。我担心到时候这孩子也会受到牵连。我离去之后,再没有人能保护他。所以我告诉你一声,也算是尽到故人之谊。”仓郢将缘由和盘托出。
“你必定是因为他是慕容果的孙子,所以一心想要保存。而他又是我兄弟仅存的孙儿,唯一的血脉,我也定会想方设法去保存。还记得当年凉军与赵军之战么,我欠了你一个赌注,还没有还你,今日就借此机会还给你吧。也算我们两清了。这里有一颗神珠,你给他服下。从此他会是天命所向之人。”王猛也是感激故人,将身上所携带的一颗红色神珠也就是赤炎珠。如今的神珠成了天命所佑的神物。
不曾想到会是这么重的神物。仓郢由一开始的惊讶,到英雄相惜的默契。
“好的,我一定带到。”
“我风烛残年,此番能够得到这个天大的消息,也算是上天对我厚待,我也可以含笑九泉了。只要他的后代能够好好的繁衍,生生不息下去,我也算是心中莫大的安慰了。”王猛甚是高兴,自此一别,只怕是在九泉之下了。九泉之下再见。今日托兄台相助,老朽此生已然了却了我最大的心愿。记得要告诉他,他真正的爷爷是谁,要胡人和汉人永远和睦相处,不再开战。不要辜负我们这群老家伙的心愿。”
王猛与仓郢哈哈大笑,之后说好背身离去。“后会有期。”王猛在马上,率侍从离去这片草原。而白衣人也霎那间就不见。众人都奇之,却不敢多问。
至此,王猛满足了自己最后的心愿,所有的包袱都已然放下。
在建元十一年(375年)六月,王猛病倒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不忘叮嘱国主苻坚不要攻打东晋。“此生天下太平,众生平等,已然遂了今生的愿望。夫复无求。”王猛渐渐的闭上眼,一代雄才至此离世,临终前嘴角边都是含着笑的。这一生所有的美好,都如同走马花般的闪现。最后的那个时候,谁也不知道,他脑海中永远是那个最美最美的女子,在那桃花盛开的桃花源,相拥订下终生。
鬥羅大陸之七怪之子
376年,苻坚率军攻打代国。不久,什翼犍庶长子寔君与拓跋什翼犍的矛盾终于爆发,先杀掉拓拔什翼犍所有的儿子,自己的诸弟,后杀什翼犍,代国至此而亡。
冉闵之孙拓跋珪则经历无数磨难。所幸有天命相助,聚集人马,遥遵真正的先祖,立魏国,史称北魏。继承了冉闵遗愿的北魏。成为了新的世界霸主。为汉人和鲜卑族以及各族胡人融合而作出了杰出的努力,这才有了中华的新一代盛世。才会有隋唐盛世。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