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652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 斜線和絃-686. 可用人選熱推-2hlb9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虽然是初次见面,不过两边都对要商谈的东西都心里有底。因而,寒暄过后,很快就进入正题。
曲子的版权在BEING手里,而和长户大幸比起来,不论是年龄还是履历,岩桥慎一都是正经的后辈。不论从哪方面来看,率先出牌的都是长户大幸。
岩桥慎一洗耳恭听,等着听长户大幸的打算。
想要使用那支“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作为动画的主题曲,这是促成两个从未见过面的制作人坐在一起的原因。
新時期領導幹部培訓教材:領導幹部核心能力提升(2017) 高敬
而商谈的内容,则是要如何使用这支曲子。
hp魔王的男寵 冰魄娃娃
出让曲子的使用权,把曲子直接卖给GENZO,这个最简单的合作模式,被长户大幸毫不犹豫给排除在外。
他希望岩桥慎一把曲子的制作权转包给BEING,且由BEING全权负责。
长户大幸从本质上来说,是个一言堂类型的制作人。对待B’z那种自己包揽制作、队长松本孝弘又过于有主见的乐队没什么办法,但在制作TUBE的时候,却是说一不二。
这样的他,容得下一个自己约束不了的松本孝弘,但未必能跟素不相识、还暗地里结过梁子的岩桥慎一在录音室里和平相处。
尤其这个年轻制作人声名在外,甚至有喜欢拍马屁的家伙,把他称作是“点金手”。既然是“点金手”,也就意味着在录音室里有着说一不二的权威。
一山不容二虎。
幻想降臨現實 寶可夢
……
长户大幸想要主题曲百分百的制作权。
岩桥慎一听话听音,听出这个制作人打什么主意,不禁微微皱眉。全权交付给BEING,也就意味着要在制作过程中不发一言,全看长户大幸要怎么做。
只是制作一支主题曲,就要百分百的制作权,长户大幸的条件,既显露出这个人专断的一面,同时又隐约露出一点让人不得不在意的野心。
至少,这位长户社长,并没有把这支曲子,单纯看作是一部家庭日常向动画的主题曲。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五万张的版税,实在没有必要一口咬住“百分百制作权”。
假如这位长户社长也对这个资源寄予厚望,某种意义上来说,这跟打算把这支曲子作为流行曲而非儿歌进行大范围推销的岩桥慎一在想同样的事。
但越是这样ꓹ 岩桥慎一就越是不能松口。
越是有着相似的野心,就越是要审视对方的打算。
一来ꓹ 还不知道这个长户社长打算怎么做。二来,他自己也想着借此机会来一把大的,把制作权完全交付出去ꓹ 也就意味着失去了控制权。
先出牌的人容易露马脚,长户大幸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ꓹ 也就意味着在岩桥慎一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但是,动画主题曲的制作权正拿在岩桥慎一的手里ꓹ 他底气更足ꓹ 于是慢条斯理说道:“如果是绝对的制作权,请恕我这边不能同意。”
青梅懷袖,誰可與煮酒 雛微
“恕我直言,”岩桥慎一觉得没有必要跟长户大幸太绕圈子,决定把话给揭开一角,“如果只是制作动画主题曲的话,我想没有出让全部制作权的理由。”
“只是”。
超級版圖:全球供應鏈、超級城市與新商業文明的崛起 [美]帕拉格·康納
岩桥慎一的话说得够隐晦,但也够直接。长户大幸一听就明白。
两个人好像想到一块儿去了。
这个年轻制作人ꓹ 莫非也觉得这一次,是个大好机会不成?
长户大幸心里一动ꓹ 回想事先调查过的岩桥慎一的履历ꓹ 觉得他会盯上这个机会也不奇怪。
但越是这样ꓹ 就越让长户大幸觉得不痛快。
岩桥慎一要是个看不到家庭日常向动画的威力、随便就出让制作权的制作人ꓹ 长户大幸说不定要瞧不起他。但是,他跟长户大幸想到一块儿去ꓹ 又让长户大幸觉得棘手。
一旦发现了其中隐藏的机遇ꓹ 他就不会轻易松手。
长户大幸想到这儿ꓹ 心里涌上一股微妙的被动感——
商谈刚开始,由他主动出牌的时候ꓹ 长户大幸没有觉得自己被动,但被岩桥慎一挑明了这个“只是”以后,他开始感觉到这股强烈的被动感。
十樣錦 金波灩灩
岩桥慎一既然发现了其中隐藏的机遇,他就不会放过。如果长户大幸死咬百分百的制作权,最后只能以谈崩告终。
既然发现了机遇,即使拿不到这支曲子,岩桥慎一也能拿另一支曲子出来。
只要不把《樱桃小丸子》的主题曲看作是单纯的一支儿歌,那么,到底用不用那支“噼里啪啦噼里啪啦”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餐飲巨頭 義海藏龍
九轉星辰變
但反过来,如果拿不到主题曲的资源,长户大幸的计划泡汤、那支曲子也失去它最大的价值。
现在这情景,与其说是岩桥慎一在拜托长户大幸,倒不如说是长户大幸在从岩桥慎一手里争取机会。
这个机会要还是不要?
岩桥慎一不执着那支曲子,那支曲子在这次的商谈当中也就发挥不出什么效用。长户大幸除了把自己的想法原原本本说出来,没有第二个选择。
跟这个年轻制作人拉锯谈条件,也总好过把主意烂在手里。
要能屈能伸。
长户大幸打定了主意,也干脆顺着岩桥慎一刚才那个“只是”,把话给说开,“只为动画主题曲的话确实意义不大,但如果能抓住机会做些别的企划。”
岩桥慎一表示请他继续说下去。
在业界待了这几年,做惯了在别人面前用自己的企划想方设法打动对方的事,这一次,轮到他等着听,然后决定要不要同意。
多少有一种手中握着权力的意味。
“我认为《樱桃小丸子》是能让全家人坐在一起来看的动画。同样的,也就想要制作能够全家人一起唱的歌。一支曲子倘若能在家庭卡拉OK里唱,那么公司联欢、片町会活动、学园祭……任何热闹的场合就都能被唱起。”
长户大幸告诉岩桥慎一,他想要做的,不仅是这么一首热闹的歌,还打算借此机会,为这首歌组成一支限定的组合。
“原来如此。”岩桥慎一点头,若有所思。
他看着滔滔不绝介绍计划的长户大幸,也就想明白了一件事——要制作这么一支组合、这么一首歌,这就是这位长户社长去找樱桃子自荐的真正理由。
不是因为喜欢《樱桃小丸子》所以才要拿到它的主题曲。而是因为,只有拿到了主题曲才能实现这个计划。
一首能在任何热闹的场合被唱起的歌,炒起热度的潜力很高。尤其是现在这个时代,一方面,大众热衷于各种聚会活动。另一方面,这还是个卡拉OK大肆扩张的时代。
最近这一二年间,卡拉OK包厢流行,热衷于聚会活动的人们,在酒后又有了个新的可以去玩乐的地方。
如果真的按照长户大幸的计划,制作一支成员构成复杂却又各司其职、有一点夸张梦幻的组合,配合朗朗上口的歌曲,不难想象会取得不错的成绩。
当然,还有个大前提,就是能借到《樱桃小丸子》的东风。
“听上去是很不错。”岩桥慎一说。
长户大幸把点子和盘托出,于是,话题就又绕回来,“关于这支组合的人选,我也事先有意在公司里、以及和公司相关的音乐人里留意了。”
这就是为什么一定要百分百制作权的原因。
只有把制作权全部拿到手,才能从人手的决定、再到组合的风格、以及曲子要如何制作各方各面都按照他自己心中构想的来进行。
“说实话,我在接到这个制作委托时,也留意了合适的音乐人。因为公司现有的已出道的歌手不太合适,我另外又考虑了新人。”
岩桥慎一像是故意在跟长户大幸对着干。
但这与其说是岩桥慎一故意为之,不如说是因为双方刚好在一些事情上想到了一处,因而,要达成合作,就必须要有人退让、有人放弃自己的计划。
“也请恕我直言。”
到这个份儿上,长户大幸也努力替自己争取,“整个计划,我在有了相关的想法时就开始打磨,就算是我自夸也好,但我认为自己准备的是绝对合适这个计划的人选。”
岩桥慎一听着,点点头,“我明白了。”
“那么,”他适当退上一步,“如果可以,希望长户桑能够把您那边准备的组合的试演送一份给这边。”
“但同样的,在那之后,也想请您看看我这边准备的音乐人。”
两边都把自己准备的歌手拿出来试演一次,哪一边的表现更好,那就用哪一边。这就是岩桥慎一的想法。
如果最终起用他推荐的歌手,那制作人就由他和长户大幸一起担任。
但是,如果是长户大幸那边的人表现更合适,那么就把制作权全部交付出去,岩桥慎一绝不过问制作期间的事,只负责后续的发行。
不过,光是这样还不够。
岩桥慎一这么想,长户大幸也这么觉得。两个人都把话留了一半,准备过后决定好了制作权以后再把没有说的话说出来。
……
这样的一场商谈会,对长户大幸来说,无论如何也谈不上愉快。哪怕岩桥慎一在制作权的事情上松了口,对他来说,仍有一种在自己争取能把自己卖出个好价钱的感觉。
但事已至此,也只有见招拆招,想办法从中争取更多的利益。
如若來生還能愛你
长户大幸不知道岩桥慎一会准备怎样的歌手、又会有什么样的点子,但是,他对自己的计划胸有成竹,也的确为此做好了准备。
BEING成立十年,手下签约的音乐人、或是有合作关系的人多得是。当在心中考虑这个企划的时候,长户大幸心里就先想起来两个人。
一个是曾经参与过TUBE制作的歌手坪仓唯子。她个头矮小、长相可爱,起先作为歌手出道,但不太成功,后来参与幕后制作,在录音室里帮忙唱和声。
另一人名叫近藤房之助,是从十几年前就开始活动的布鲁斯歌手,商业上没什么成绩,一直专注在LIVEHOUSE之类的地方演出,台风相当活泼。
这两个人,前者是签在BEING的音乐人,后者则和BEING关系密切。
小个头的坪仓唯子,声音年轻富有弹性,由她来当主唱,绝对能把那支曲子唱出俏皮的感觉。而近藤房之助扎实的功底,能够恰到好处作为这首歌的底色,仿佛在漫画里,当小丸子想到什么傻事的时候,在旁边吐槽的那个“画外音”。
长户大幸家中有个姐姐,小时候,每到女儿节,母亲都把替姐姐买的女儿节人偶布置在客厅里。
当他按照“日式家庭配置”来进行构思时,不禁想起那些需要固定的模式来摆放的女儿节人偶。
两个主唱一男一女,简直是女儿节人偶雏坛上面,坐在最顶端的天子和皇后。
要说曰本传统,总也少不了女儿节人偶。
当然,这么设定的真正理由,是因为这样在进行卡拉OK之类的集体活动时,更能炒热气氛。
有了站在中心的主角,还要有在一旁负责炒热气氛——如果是在卡拉OK或者家庭聚会上,就是在被点到的人唱这首歌的时候,旁边摇着沙锤和手摇铃助兴的人。
我是冠軍
如果按照女儿节人偶的设想来进行,主唱是摆放在顶端的天子和皇后,那么和声就该是摆放在下一层的三个女官。
和声选三个年轻女孩子……要漂亮!
三女官再往下,则是负责奏乐的五雏童。再从公司里找五名乐手加入。演出的时候,在舞台上,也按照女儿节人偶的摆放方式,最前面是主唱、然后是和声、再是乐手……
长户大幸自认这个想法完美无缺。
即使是岩桥慎一口中那个他准备好了的歌手,也不让他动摇分毫。
对长户大幸来说,只有拿下了绝对制作权,由他来制作负责演唱的歌手,才能更进一步,和岩桥慎一谈下一步的条件,也就是在第一次的商谈会上留了一半的话。
他想要拿到这支曲子的原盘权。
……
岩桥慎一嘴上说要让长户大幸也见一见他准备的歌手,但实际上,并没有他跟长户大幸谈条件的时候那么积极。
倒不如说,他也准备了一个歌手,这是为了方便过后继续谈条件得话术。
但既然是说得出口的话,在他心里,也就确实想到了个可用的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