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h1m8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飛越泡沫時代-680. 助理危機閲讀-37g2r

飛越泡沫時代
小說推薦飛越泡沫時代
“是真的。”
小助理对着镜中开怀大笑的中森明菜,认认真真点头。这副神情,仿佛生怕被误认为她的话只是随口的恭维。
但是,如此的认真,既是想要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中森明菜,同时,也是在肯定自己的发现——
那个让她三番两次感觉到危机、靠着默念助理手册才得以平安无事度过的发现。
“谢谢你哦。”
中森明菜看着镜中映出来的小助理认认真真的表情,一边卸妆,一边回应她,“今天辛苦你了。”
她轻声细语,小助理不知为何,脸唰一下红了,“是分内的事。”
明菜桑知道她在不经意间,把心事给写在脸上了吗?又或者,明菜桑大概也想不到,这个正认真注视着她在镜中的模样的自己,心中也另有所想。
小助理忽然有一点无意之间探查到了中森明菜隐私的不好意思。
“肚子饿吗?之后你还想去吃点东西的话,尽管去就好了。”中森明菜对小助理在想些什么一概不知,像个话多的大姐姐,对她嘘寒问暖。
这副模样,看着不像是个桃浦斯达,倒像是个普通的邻居街坊。
“嗯!”
雲夢傳 宛瑤
小助理对着镜子点头,想问“明菜桑呢?”,又觉得这话显得多余,没有说出口。
中森明菜卸了妆,又进了更衣间,重新换了衣服。中途就脱队显得太扎眼,计划的时候还不觉得,实际进行起来,就显得麻烦。
先回酒店,进了房间以后,她拿起电话,一边拨号,一边想着岩桥慎一正在名古屋的某个电话亭里等着她,想象那情形,让她觉得又好笑、又觉得心里热乎乎的。
电话响了两声,被接起来了。
“喂喂。”
“这是公用电话。”电话那头的男声听着一本正经的。
但中森明菜一听,就知道是岩桥慎一,也一本正经的问ꓹ “是哪里的公用电话?”
“是神户。……才怪。不用说,当然是名古屋了。”岩桥慎一放弃跟她继续游戏ꓹ 笑了一下,“我在这儿可等好久了,明菜桑。”
中森明菜也跟着笑ꓹ 但她已经在心里下定决心,绝不会对他说“辛苦了”。
她对着电话那头说:“我这就去见你。”
岩桥慎一把他的位置和她说了个大概ꓹ 从她住的酒店出去,先是这样、然后再那样……有个小公园ꓹ 旁边的电话亭就是。
昨天晚上ꓹ 他事先问好了中森明菜一行人住在哪里,选了个不近不远、又不显眼的地方等着。
中森明菜“嗯、嗯”答应着,又叮嘱他,“你不要走开哦。要是找不到,我就再给你打电话。”
她想起刚到名古屋时,坐在车里看过的电话亭,“街上到处是电话亭。”
岩桥慎一答应着ꓹ 配合她的话,“要是迷了路ꓹ 随便哪个电话亭都找得到我。”
“我知道。”
中森明菜放下电话ꓹ 走出门去。
心有所属、有约在身的时候ꓹ 街边的每个电话亭都意义特殊。
……
前一天晚上ꓹ 岩桥慎一给东京那边打电话,临时征用饭岛三智到神户出差。星期天把职员从东京叫去神户加班ꓹ 活脱脱一个不讲理的黑心老板。
饭岛三智任劳任怨ꓹ 二话不说ꓹ 接到了电话,就听从安排去一趟神户。
她进了公司以后ꓹ 先当办事员,兼职给岩桥慎一当司机,现在被派去加入BOLAN出道的团队,虽然不至于样样都好,但至少也没有出岔子。
工作上表现不错,个性能屈能伸,在被介绍进公司以后,也总能抓住时机适当的表忠心,在岩桥慎一看来,这个饭岛三智,绝对值得被栽培重用。
快穿反派攻略gl 乙純
饭岛三智被他叫来,不为别的事,就为了接他。
准确来说,是在应酬结束以后,替他把带来的行李带回东京去,至于他自己,晚上和这次同行的人分开行动,轻装简从,改道去了名古屋。
中森明菜挂断电话以后,岩桥慎一还真有点担心这个桃浦斯达会迷路,待在电话亭里没出来。
毕竟没有一起出去旅行过,不知道她到底是走街串巷无压力的达人、还是三分钟就被绕晕的路痴。
tfboys與你同行
好在他等着的这段时间里,没有突然来个浓妆艳抹的小姑娘、或是满身酒气的上班族,哐哐哐不客气地对着电话亭的门一顿猛敲。
真要说起来,他选的这个见面的地方够安静,也够不起眼的。
名古屋的电话亭里,也贴满了各种各样的小广告。
全国的电话亭大概都没什么两样。初来乍到的外地人,想度过个不那么无聊的夜晚,来电话亭里找一找,或许有他想要的答案。
岩桥慎一边看边走神,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哐哐哐敲门。
一抬头,不是浓妆艳抹的小姑娘、也不是满身酒气的上班族。而是一个素面朝天,瞪着眼睛,隔着玻璃打量他的桃浦斯达。
两人互瞪了一下,岩桥慎一把门给打开了。
“真是的~待在里面这么久不出来,要让别人等多久?”她装模作样。
岩桥慎一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回应这个才见了面就跟他玩角色扮演的桃浦斯达,只好顶着一张无奈的表情,看着她。
中森明菜看他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忍不住笑。目光扫过电话亭里各式各样的小广告,“诶~”了一声,又不怀好意,去瞄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无语。
刚见面就捉弄他。把他给捉弄够了,中森明菜盯着他的脸,眼睛眨啊眨,对着他发号施令,“……你快抱抱我,慎一君。”
说是命令,还不如说成是在撒娇。
“知道了。”
岩桥慎一收下她含情的目光,伸过胳膊去抱她。
妻綱兇猛:教主,快趴下
“我说‘快抱抱我’的时候,不说‘知道了’,二话不说就抱住,那样比较好哦。”中森明菜开始对着他说傻话。
“知道了。”岩桥慎一回了一句。
他未必是故意的。但话说出口,总归是让中森明菜为这句仿佛跟她对着干的话而发笑。
“这样见面,还是第一次吧?”中森明菜说。
岩桥慎一搂着她,故意逗她,“要是你没有在梦里梦到过的话。”
中森明菜哧哧笑,“但这绝对不是梦就是了。”一边说,一边在他怀里抬起头,“再近一点……不许再说‘知道了’。”
“……”
岩桥慎一差点又把那句“知道了”脱口而出。
exo的青春故事
幸好中森明菜的嘴唇就在眼前,让他得以在把这句话给顺口说出来之前,先借她的嘴,堵住了自己的嘴。要不是这样,还不知道过后会有什么事发生呢。
……
过了一会儿。
中森明菜的嘴唇离开他,笑嘻嘻的盯着他的脸看。
“慎一君在想什么?”她明知故问。
失落的奧斯本大陸 有夢想的螞蟻
岩桥慎一把她这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胳膊一松,往后站了一点。
中森明菜笑的更厉害,他手一松,她却又迎上去,抱紧他。
没办法。
纸老虎大显神威,岩桥慎一默默叹息,被她给玩弄在股掌之间。仿佛是种无师自通的天分,一旦体会到他感情的热烈,中森明菜就拥有了戏弄他的才能。
“慎一君。”
她摁着岩桥慎一的肩膀,嘴唇贴到他耳边。
“什么?”岩桥慎一问她。
教祖 紫樓
從奧特曼開始
中森明菜因为刻意压低了而略显沙哑的声音,听着像是只小猫。她鼓起劲儿来,“要是……去下情人旅馆怎么样?”
她贴着岩桥慎一脸颊的脸,热乎乎的。
拉布沪太路?
岩桥慎一意想不到她会这么提议。从她嘴里听到这个地方,不禁心跳加速。
稍微注意一点,她又是素颜,再说还是没人想到她会来的名古屋……似乎有一大堆能让他胆大包天,带着桃浦斯达去待一会儿的理由。
但是……
岩桥慎一摸摸她的头,“说什么呢。”
“哎?”
这下换他占上风,装模作样对她说,“有句话要原封不动还给明菜桑了。”好不容易趁纸老虎心软扬眉吐气一把,岩桥慎一不肯放过大好机会,不紧不慢调侃道,“真色。”
“……”
中森明菜又羞又恼,刚才的粉红气氛全没了,气势汹汹抓着他的胳膊,瞪起眼睛来,真是栩栩如生的一只纸老虎。
岩桥慎一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眨眨眼睛,“我到这儿来见一见你就可以了。”
“……”她撅起嘴。
说不好心里是什么滋味,但却也微妙地,悄悄松了口气。
……
小助理跟了一晚上拍摄,肚子饿得很。工作刚结束时,不方便中途脱队,现在回来,就想着出去吃点东西。
结果,在大厅遇到了经纪人大本。
“大本桑?”小助理赶紧向大本问好。
大本露出个抓住了救星的表情,拜托她,“东京那边有点事要告诉明菜桑,刚才往她的房间打电话,没有打通。我正想去找你,拜托你帮忙呢。”
“啊。”小助理心头一跳。
明菜桑不在自己的房间里吗?她出去了?
“行吗?”大本催促她。
狼吻
一瞬间,小助理忽然脱口而出,“明菜桑出去吃东西了。”
话说出来,她心里怦怦直跳。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睁眼说瞎话,“她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是出去的匆忙,忘记带钱包了。”
“所以,正要去帮忙结账呢。”
小助理说着,问大本,“是很重要的事吗?大本桑。”
大本的表情看着是不怎么着急。或者,与其说是因为有事不能即刻跟中森明菜说而着急,说不定是因为突然发现了中森明菜不在却不知道她去了哪儿而着急。
“之前问她要不要去吃东西,她还说算了呢。”大本随口吐槽了一句。看看小助理,“快去吧。”
小助理心里有了点底,又道:“我肚子也饿扁了,正想着去吃点东西呢。大本桑,我们稍微晚一点回来也没关系吧?”
“可别到处乱逛啊。”大本随口叮嘱了一句。
这话说出来,跟“随便你们几时回来”也没什么两样。
小助理捏着把汗,跟大本告辞,从酒店里出来,长出了一口气。过后再想起来,开始觉得自己刚才莫名其妙,为什么要撒这样的谎呢?
明菜桑又没有让她这么做过,这么说会给她带来困扰吗?
是在多管闲事吗?更重要的,如果这个谎话带来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后果,会给她自己招惹到什么麻烦吗?
本来和她完全无关的一件事,明明只需要听大本桑的吩咐去找明菜桑就行了……
但是刚才,一瞬间的直觉,让小助理说出来了这样的话。
难道是因为今天晚上,看到了明菜桑的美吗?
她直觉今天晚上的中森明菜,似乎有什么非要做不可的事。
小助理默念助理手册,想知道这次冲动的后果。但是,里面既没有这样的一条、也没有这么做了以后会有什么后果的答案。
助理生涯迎来的新危机……但这一次,只好听天由命。
她又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肚子也没那么饿了。……早知道就不出来吃宵夜了。可话是自己说出来的,更不能掉头回去。
小助理只能自己替自己鼓劲儿,往前走。
……
“你能来见我,我很高兴哦。”
两个人肩并着肩,手拉着手,在名古屋的居民区里散起步来。约会手册的压马路一项,从东京进行到了名古屋。
“嗯。”岩桥慎一听着。
中森明菜晃了晃他的胳膊,强调,“是真的、真的很高兴。”
岩桥慎一听她这孩子气的话,觉得好笑,“知道了。”
“不许说‘知道了’。”中森明菜纠正他。
岩桥慎一本来想再逗一逗她,跟她对着干。但又觉得特意跑来见她一面,不愿意扫她的兴。握住她的手,回答她,“能来见你,我也很高兴。”
“慎一君肯定又脸红了。”
中森明菜心满意足,立刻开始捉弄他,装模作样打量他得脸。
岩桥慎一面不改色,让她看个够。日常被这个桃浦斯达捉弄,他在这方面的脸皮也日益变厚,不再畏惧。
趁被中森明菜盯着脸看的时候,岩桥慎一捉住她的手腕,伸出手指,绕着她的手腕画圈。
中森明菜觉得痒,把手往回抽,“在做什么?”
“我给你买了手链。”岩桥慎一和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