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ejg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ptt-第143章 三線戰場聯動分享-s7vr1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吩咐法正驻守散关、看守礼器,并且给他留下一笔钱粮作为安顿的启动资金。
又把其他相对轻便一些的鼎簋编钟、多余搜刮的兵器铁甲,都运到南郑县城存放、交接完毕。
连带着万年公主也暂时安置在南郑县的太守府邸住下,暂时交给刘备的小妾糜贞和甄姜看管。分别之时,李素也把万年公主的身份和委托说辞交代清楚了,吩咐糜贞她们以“婶娘看护侄女”的礼法对待公主就好。
办完这一切,李素才带着五百亲卫精兵和高祖皇帝的斩蛇剑,继续走西汉水-嘉陵江水路南下,去跟刘备他们汇合。
沿着西汉水走出马鸣阁道的时候,李素才得知,原来早在半个多月前,张飞就已经带着刘备军一半的步兵主力,走涪江绕后拿下江油、梓潼,腹背夹攻剑门关的张任,把张任逼降了。
所以,李素如果赶时间、想走剑阁道陆路直接去绵竹,只要再走直线距离三百里的山路就能抵达了,根本不用再沿着嘉陵江、涪江绕九百里水路。
網遊之無敵傭兵團
不过,李素想了想,一来是他不喜欢翻山走剑阁那么险要的地方,太辛苦,坐船的话自己不用费力气。
更重要的是根据他北上之前跟刘备商讨好的计划,最后的绵竹或者成都,不用急着武力拿下,而是可以稍微围困刘焉两三个月,以利于解决后续的内部统治问题。
而要让刘焉心甘情愿“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配合刘备当这个恶人,非常关键的一颗棋子,就是刘焉那几个在外做官的儿子里,唯一有可能被弄到手的刘璋了——
刘焉的长子、次子都有些手腕,年纪和官场资历也老,所以董卓是不会轻易放出来的。只有一个刘璋以懦弱著称,又是闲职都尉,官位不高,根据之前掌握的情报,似乎是已经被董卓放松监管,离开了雒阳,可以在河南尹范围内活动。
后来,刘璋又趁着孙坚跟董卓打梁东之战时,从河南尹的梁县逃脱,进入南阳郡的鲁阳前线,被袁术控制了——
其实这也很正常ꓹ 属于蝴蝶效应的自然发展。因为这一世的刘璋想跑,肯定得找有讨董联军配合的地方、趁着混乱逃跑ꓹ 否则根本出不了雒阳八关那些险塞。
曹操已经被董卓打跑了,其他诸侯都在看戏,目前只剩孙坚还在跟董卓保持交战状态ꓹ 刘璋肯定要拼命靠近跟孙坚接壤的辖区,才能逮到空子。
刘璋是怎么逃出来的ꓹ 李素不关心。但既然袁术肯以刘璋为交还筹码,换取关羽明年开春作为援军客将、帮孙坚一起讨董小打一仗ꓹ 那这笔买卖刘备阵营还是可以接受的。
反正关羽讨董是涨名声的事情ꓹ 本来就有打算去打打酱油摇旗呐喊,也不算是为袁术打工。
袁术动的心思,无非是觉得“我的地盘在南阳,只要攻入河南尹,关羽的根据地远在荆益边界,肯定拿不住河南尹的飞地,到时候打下来的地盘就白白归我”。
但李素却知道ꓹ 董卓撤退时会把河南尹烧为白地人口全部迁走,玩“得不掉就毁到”的劣迹ꓹ 所以袁术这个算盘到时候肯定是落空的ꓹ 他只能望着焦土状态的河南尹欲哭无泪什么都得不到。
而且李素交代过关羽:只要打到了荆州的夷陵ꓹ 确保了明年开春的出兵北上路线ꓹ 就可以要求袁术先履约把刘璋送来了,别理会什么“一手交钱一手交货”ꓹ 外交态度一定要强硬。
李素相信袁术会接受的ꓹ 因为袁术肯定想不通刘璋这种货色有什么价值ꓹ 能如何妙用——袁术根本不知道刘瑁已经死了,更不知道刘焉的近况ꓹ 他充其量只觉得刘璋是个可有可无的添头筹码,价值量远小于“关羽助战打一仗”,既然如此,当然要筹码相对不值钱的那一方先交付以取信于友军了。
……
李素舟车劳顿,从葭萌顺江东下又走了五六天,才抵达江州。
將惡少養成忠犬
刚到江州,他就见到了久违的恩师、巴郡太守蔡邕。
未婚妻蔡琰也跟着父亲一起来迎接,只不过是坐在车里,没有抛头露面。
李素一上车,蔡琰才珍惜地窝过来:“夫君,这次来了,是不是就不用走了?等绵竹归降之后,我们就可以去绵竹了?还是直接去你的封地郫县?”
李素怜爱地帮妻子捋顺头发,这个时代的妹子头发上还抹桂花油,让他微微有些不习惯:“放心吧,没多久了,正月里保证能成亲,到时候就回封地。不过现在,我还得看看云长兄有没有把刘璋送来。
鎮天命
掌權
他那儿如果有变故,我可能还得抽几天去宜都看看,接了刘璋,才好回去向主公复命。”
重生馬賽
蔡琰非常乖巧懂事:“关将军半个月前已经拿下白帝城和巫县,继续东进了,但目前还没有消息回来。夫君原来辛苦,先稍微小住两三日,让信使打探近况再说吧。”
李素也不推辞,就暂且在城外的蔡府别墅住下。
城内的太守府,因为地理环境不好,夏天太热不适宜居住。所以今年占领江州后,李素就花钱给恩师在城外山上择地建了别墅庄园。房子本身没什么特色,好在特地打了深井山泉。
泉水非常冰凉,夏天可以接到府中的水凉榭中,让冷泉从屋顶流下,如同雨幕,带走热量,还特地在屋子正中造了荷花池,把天井之水通过屋檐汇渠引入池中,池底另有暗渠形成小溪流出。
誤入職場 淡妝濃抹
蔡琰当时就很喜欢这座屋子,毕竟水凉殿这样的设计,汉朝原先是没有的,要到隋唐的时候,隋炀帝、唐玄宗那些以奢靡淫逸著称的君主才折腾这些玩意儿。
蔡琰见了,当然觉得非常新奇欢喜,还以为是夫君殚精竭虑为了她生活美满才费心设计,对于一个文艺少女而言,能够在闺房里直接看荷花,那是何等的惬意。
现在好不容易府邸落成,夫君来住,当然要好好伺候了。
夫妻俩也是自从年初琴瑟和谐以来,大半年都没机会再双宿双飞——李素大半年都在外面为了国事战事奔波,只有五月份到七月份那两三个月,为了钓鱼城围城战役,跟蔡琰一起住在垫江县城。
可惜,当时因为是盛夏,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巴郡的天气又热得让人烦躁,李素被热带病的阴影困扰,怕体虚气若染病,女色方面都很节制,没什么性致。
天降鬼才 武異
幸亏蔡琰也是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身体青涩,更在乎的是精神上的被宠溺和慰藉,对那事儿倒还不怎么食髓知味。夏天那阵子,李素嫌热,每晚只是搂着宠溺,不动她,她也觉得挺开心的,还认为那是夫君怜惜她体质娇嫩。
“夫君,这几日你就在我这间闺房歇息,打开窗户就能看到下面的残荷呢,虽然已经没有花,却也颇有意境不是。”蔡琰腻歪地搂着李素胳膊,引入自己屋里,明知这些东西都是根据夫君的脑洞造的,还是忍不住要介绍。
李素搂着妻子笑问:“这是我不在那两个月,天气还热,才让你们住这儿的,如今都快十一月了,住更干燥一些的屋不好么?就不怕这里湿气重?”
蔡琰一嘟嘴:“不嘛,这里漂亮,湿气还好啦,每隔几日都有婢女在墙角撒石灰吸潮的。你别敷衍我,你先说这天井里的荷池,留着枯叶是不是也挺有意境的?”
李素紧了紧手臂,摇晃着坐在他腿上的妻子,信口拈来:“那是,我爱妻的审美怎么会差:竹坞无尘水槛清,相思迢递隔重城。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残荷听雨声。”
李素并非有心剽窃,纯粹是此情此景有感而发,只能说李商隐的一些调调在文艺青年之间太应景了。当初初赴巫山时的“共话巴山夜雨”,再到如今的“残荷雨声”,丝丝入扣。
而且,由此也可见李素这人读书不求甚解——李商隐的原诗其实写得是“留得枯荷听雨声”,但李素没文化,他前世是通过读《红楼梦》知道这首诗的,《红楼梦》里林黛玉讹误篡改为“残荷”,他就也以为是“残荷”。
谁让他通俗没文化呢。
不过,蔡琰才不在乎什么残荷还是枯荷呢,她听了夫君的信口吟哦,只觉浑身酥软,如在云端,意境缥缈,不由悠然神往地评价:
衰女被穿越:帶著異能泡美男 風滿渡
“自古只见五言乐府,没想到七言的乐府也别有韵律,而且意境更为曲折、缠绵悱恻呢,一句之中,错落数度。”
如今没有绝句律诗的概念,蔡琰就当这是一种新的乐府了。
夫妻俩琴瑟和谐,应和灵犀,不觉忘俗。
殺戮錄
等待信使和人质的日子,似乎也没那么无聊了。
……
话分三头,终于轮到最后一头。
李素派出信使,打探荆州军消息时,带着五千丹阳兵东征的关羽,也终于肃清了荆州南郡的秭归周边诸县,进一步东进,抵达了宜都和西陵。
宜都就是后世的湖北宜昌,是长江三峡的出口了,前述的秭归则是在三峡的其中两个峡之间。所以到了宜都,荆州本地忠于董卓、或是被董卓新任命的郡守们,抵抗也变得激烈了起来。
荆州之地,尤其是荆南,自从桓灵年间就多有宗贼豪帅,这也是历史上刘表刚上任时无法赴命的重要原因之一。这一世,刘表跟关羽达成默契、默许关羽割走宜都和武陵,也是要换取关羽干掉宗贼豪帅。关羽反正有兵力,正好在刘表和袁术之间左右逢源,反正只要动拳头就能捞到得好处,他就捞呗。
这些宗贼豪帅才不管什么讨董不讨董,他们只管站什么立场才更容易保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继续当土皇帝。所以如果外来户是讨董的,他们就要拥董把外来户赶走。外来户如果是拥董的,他们就假装讨董,依然把外来户赶走。
所以,当关羽抵达西陵的时候,荆南最大的宗贼张羡,和董卓几个月前任命的武陵太守金旋,就报团取暖,开始抵抗关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