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布病事件最早感染學生確診:論文和工作受影響

蘭州布病事件最早感染學生確診:論文和工作受影響

(原標題:“蘭州布病事件”最早感染學生確診:論文和工作受影響,希望允許異地治療報賬)

近日,蘭州鹽場堡部分此前被診斷爲“布魯氏菌抗體陽性、健康無損害”的患者被重新確診爲“布魯氏菌病”。

紅星新聞記者瞭解到,當天確診爲“布魯氏菌病”的患者中有兩位是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醫研究所(以下簡稱:蘭州獸研所)的學生。他們告訴紅星新聞記者,11月11日晚,自己接到了社區通知,第二天早上由專車統一送至甘肅省第二人民醫院複查。醫生隨即安排他們住院治療,經過拍片等檢查,入院診斷爲“慢性布菌病”。

“很意外,很欣慰。”李女士告訴記者,當看到入院診斷是“慢性布菌病”時,她將入院證拍照,分享到病友羣,大家認爲這是醫院開始對他們積極治療的表現。

▲李女士的入院證,在入院診斷一欄明確寫有“慢性布菌病”。受訪人供圖

但作爲最早一批通報被感染的人羣,過去一年多,他們和鹽場堡的居民一樣,生活和工作受到很大影響。其中,部分學生已經在今年6月畢業離開蘭州,他們面臨的是更加實際和麻煩的問題。

應屆畢業生的煩惱:

“有人延期畢業,有人找工作受阻”

紅星新聞記者採訪到多位蘭州獸研所的學生,他們有的還在上學,有的畢業了,但每天都在一個100多人的獸研所感染者的羣裏關注着事件進展。

雙BUFF夾持豈能不火 四款7座新能源車推薦

據媒體報道,蘭州獸研所位於蘭州市城關區,佔地面積360畝。事發時,在研究所就讀的、屬於農科院系統的研究生有80多人,博士生不到50人,在職職工257人。此外,還有來自哈爾濱獸醫研究所、上海獸醫研究所,以及四川農業大學、南京農業大學、甘肅農業大學等農林院校聯合培養的學生和客座學生,總計接近500人。

U19國青2-0寶韻斬獲中乙2連勝 升至第6排名創新高

郭女士2017年考上蘭州獸研所研究生,2020年6月畢業,離開蘭州。她稱,在獸研所的學習和生活很簡單,基本是宿舍樓和實驗室“兩點一線”,因爲科研壓力大,經常會做實驗到深夜十一、二點。直到2019年11月下旬,同學之間突然傳,有人感染布病,原因不明,“從那時起獸研所的平靜就被打破了。”

▲蘭州獸研所

據蘭州衛健委通報,2019年11月28日,蘭州獸研所口蹄疫防控技術團隊2名學生檢測出布魯氏菌抗體陽性,次日該團隊布魯氏菌抗體陽性的人數增加至4人。這是關於“蘭州布病事件”最早的感染信息。據蘭州衛健委通報,截至2019年12月25日16時,蘭州獸研所學生和職工血清布魯氏菌抗體初篩檢測累計671份,實驗室複覈檢測確認抗體陽性人員累計181例。

郭女士說,她們2017級有50多個學生,一半以上都是“抗體陽性”。“實驗室先是關了一段時間,後來開了大家也沒有心情做實驗。”郭女士介紹,她們那時候經常找老師談如何解決感染的事情,但是一個多月後就放寒假了,大家回家過年,遇到新冠疫情,等到三、四月回學校,事情還是沒解決。

除了身體疲乏、關節疼痛外,因爲此前實驗室關閉了一個月,實驗無法進行,發論文和畢業都受到影響。

郭女士說,好在自己回學校較早,將此前耽誤的實驗和論文進程都及時填補了,但她的一些同學因此不得不延期畢業。

今年6月,郭女士順利從蘭州獸研所畢業,並在另外一個城市找到工作,但是籤合同的時候,公司讓她簽了一份承諾書,說明“布病”是在公司以外感染的,承諾和公司無關;入職後,一有同事聽說她是蘭州獸研所畢業的,總是問她感染的情況,以至於她將前因後果解釋了很多遍。“我的一個同學因爲多次受挫,在微博上吐槽‘搞得找工作處處受影響’。”

畢業或辭職離開蘭州

“無法保證每次回當地檢測治療”

夏女士今年研三,比郭女士低一屆。據她所知,自己這屆“抗體陽性”的學生有10多人。過去這一年多,她們除了學習,就是四處想辦法治療。

夏女士認爲,目前在臨牀上,並沒有統一標準去判定體內是否完全清除病菌,所以她做了很多次“布病”檢查。她曾住院治療過,但是還是擔心之後對身體的影響,“我們都是沒有結婚的年輕學生,會不會對生殖系統造成損傷?體內留下抗體,養殖企業會不會聘用我們?”10月賠償方案公佈後,她們大部分同學都是二類,賠償7000多元,因爲對此不滿意,她們至今也沒有籤賠償協議。

深交所:做好全面實行股票發行註冊制的各項準備

讓夏女士和她的同學們最頭疼的問題在於,畢業後就離開蘭州了,以後檢查治療該怎麼辦,畢竟,每次都回定點醫院治療不太現實。她曾和幾個同學商量,希望相關部門能允許異地治療、再由蘭州相關部門統一報賬,但目前還沒有得到答覆。

而紅星新聞獲得的一份蘭州獸研所發佈的“關於外地學生(含聯合培養研究生)來蘭州複查布魯氏菌抗體的通知”顯示,鑑於蘭州市目前針對外地學生如何複查沒有明確規定,2020年11月9日上午,經所長辦公室會議決定:2019年7月至12月在研究所學習並已畢業的學生(含聯合培養研究生),根據自願原則,在2020年11月30日前均可回蘭州進行布魯氏菌抗體檢測;由研究生先墊付來回交通費和一晚蘭州住宿,由各團隊負責本團隊的學生報銷,費用從“布病檢測專項資金”中支付。

▲蘭州獸研所相關通知

萬順叫車保障司機合法權益,推動網約車行業良性發展

事實上,讓夏女士她們頭疼的問題,已經發生在郭女士和畢業的同學身上。畢業之後,郭女士和同學們也會收到相關部門通知檢查,或者到善後點答疑解惑的消息,但是因爲人在外地,沒辦法去。

郭女士說,她和同學們正準備這兩週利用週末或者請假回蘭州進行檢測,但是後面的治療和檢測如果每次都回去,恐怕沒辦法保證。“就算每次都報銷,我們也沒有這麼多時間和精力,”郭女士說,希望相關部門能考慮畢業學生的實際情況。

此外,蘭州獸研所除了學生和研究人員,還有一部分臨聘人員也是“抗體陽性”。這些臨聘人員就職於各個團隊和課題組,主要是幫助研究人員或學生做實驗。

“雙11”大考下的從容與壓力

林女士是其中被感染的臨聘人員之一,其當時所在的課題組有10多位臨聘人員。她於2018年7月應聘進入獸研所工作,2019年9月辭職,如今考上研究生,在廣西上學。

林女士2019年的檢測結果是“抗體陽性”,滴度1:400++++,後來到蘭州肺科醫院住院治療了半個月,今年7月,她去定點醫院再次檢查,10月拿到結果,滴度沒變。因爲她屬於建檔人羣,所以每次檢測治療通知她都能收到,離開蘭州前,她每一次都按時去,但是“離開蘭州就沒辦法了”。

“獸研所報銷學生的交通費用和住宿,我們沒有包括在內。”林女士說,11月11日晚,她收到信息,讓在11月30日前到定點醫院複查,她將自己的情況反映給善後處,但是還沒收到答覆。

據林女士介紹,她當時的一個同事因爲沒在蘭州,7月份沒去定點醫院檢測,所以沒有建檔,現在也無法收到相關檢查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