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0sr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超級魔獸工廠 愛下-第1863章 回到幽暗地域相伴-pu4k7

超級魔獸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魔獸工廠
半晌后,夺心魔下颌上的触手松开,将特斯林的脑袋释放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尝到高阶法师的脑子。”
对天赋要求最高、消耗资源最大的法师,在职业者里的数量是最稀少的,更别说高阶法师了,每一个都是中流砥柱那样珍贵。
像特斯林这样被俘虏的高阶法师,注定不会太多,落入夺心魔手里的就更少了。
“果然,还是智慧的大脑更美味。”
夺心魔长老又说了一遍,回味的咂了咂嘴,看向特斯林的目光充满了热切。
而特斯林的情况就糟糕许多,双眼无神,面色木然,不再给人一种智慧强者的感觉。
“老师,你还好吧?”
海瑟薇伸手扶住特斯林,小心翼翼的问候一声。
“我,我怎么在这里?你是我刚收下的那个女学徒吧!”
特斯林纠结的回忆许久,才想起海瑟薇的来历。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内心寒气弥漫,连忙后退好几步,远离夺心魔。
……马上修改
半晌后,夺心魔下颌上的触手松开,将特斯林的脑袋释放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尝到高阶法师的脑子。”
对天赋要求最高、消耗资源最大的法师,在职业者里的数量是最稀少的,更别说高阶法师了,每一个都是中流砥柱那样珍贵。
像特斯林这样被俘虏的高阶法师,注定不会太多,落入夺心魔手里的就更少了。
“果然,还是智慧的大脑更美味。”
夺心魔长老又说了一遍,回味的咂了咂嘴,看向特斯林的目光充满了热切。
而特斯林的情况就糟糕许多,双眼无神,面色木然,不再给人一种智慧强者的感觉。
“老师,你还好吧?”
海瑟薇伸手扶住特斯林,小心翼翼的问候一声。
“我,我怎么在这里?你是我刚收下的那个女学徒吧!”
特斯林纠结的回忆许久,才想起海瑟薇的来历。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内心寒气弥漫,连忙后退好几步,远离夺心魔。
重生之都市煉金師 拂袖寒衣
半晌后,夺心魔下颌上的触手松开,将特斯林的脑袋释放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尝到高阶法师的脑子。”
对天赋要求最高、消耗资源最大的法师,在职业者里的数量是最稀少的,更别说高阶法师了,每一个都是中流砥柱那样珍贵。
像特斯林这样被俘虏的高阶法师,注定不会太多,落入夺心魔手里的就更少了。
“果然,还是智慧的大脑更美味。”
夺心魔长老又说了一遍,回味的咂了咂嘴,看向特斯林的目光充满了热切。
而特斯林的情况就糟糕许多,双眼无神,面色木然,不再给人一种智慧强者的感觉。
“老师,你还好吧?”
海瑟薇伸手扶住特斯林,小心翼翼的问候一声。
“我,我怎么在这里?你是我刚收下的那个女学徒吧!”
特斯林纠结的回忆许久,才想起海瑟薇的来历。
殺無赦 無淵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内心寒气弥漫,连忙后退好几步,远离夺心魔。
半晌后,夺心魔下颌上的触手松开,将特斯林的脑袋释放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尝到高阶法师的脑子。”
对天赋要求最高、消耗资源最大的法师,在职业者里的数量是最稀少的,更别说高阶法师了,每一个都是中流砥柱那样珍贵。
六天魔道
像特斯林这样被俘虏的高阶法师,注定不会太多,落入夺心魔手里的就更少了。
“果然,还是智慧的大脑更美味。”
夺心魔长老又说了一遍,回味的咂了咂嘴,看向特斯林的目光充满了热切。
而特斯林的情况就糟糕许多,双眼无神,面色木然,不再给人一种智慧强者的感觉。
“老师,你还好吧?”
海瑟薇伸手扶住特斯林,小心翼翼的问候一声。
“我,我怎么在这里?你是我刚收下的那个女学徒吧!”
特斯林纠结的回忆许久,才想起海瑟薇的来历。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内心寒气弥漫,连忙后退好几步,远离夺心魔。
長安歌 酒釀兒
半晌后,夺心魔下颌上的触手松开,将特斯林的脑袋释放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尝到高阶法师的脑子。”
哎呀,愛呀 月星汐
对天赋要求最高、消耗资源最大的法师,在职业者里的数量是最稀少的,更别说高阶法师了,每一个都是中流砥柱那样珍贵。
像特斯林这样被俘虏的高阶法师,注定不会太多,落入夺心魔手里的就更少了。
“果然,还是智慧的大脑更美味。”
夺心魔长老又说了一遍,回味的咂了咂嘴,看向特斯林的目光充满了热切。
而特斯林的情况就糟糕许多,双眼无神,面色木然,不再给人一种智慧强者的感觉。
神醫代嫁妃 月疏影
“老师,你还好吧?”
海瑟薇伸手扶住特斯林,小心翼翼的问候一声。
“我,我怎么在这里?你是我刚收下的那个女学徒吧!”
特斯林纠结的回忆许久,才想起海瑟薇的来历。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内心寒气弥漫,连忙后退好几步,远离夺心魔。
半晌后,夺心魔下颌上的触手松开,将特斯林的脑袋释放掉,满足的叹了一口气:“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尝到高阶法师的脑子。”
对天赋要求最高、消耗资源最大的法师,在职业者里的数量是最稀少的,更别说高阶法师了,每一个都是中流砥柱那样珍贵。
像特斯林这样被俘虏的高阶法师,注定不会太多,落入夺心魔手里的就更少了。
“果然,还是智慧的大脑更美味。”
夺心魔长老又说了一遍,回味的咂了咂嘴,看向特斯林的目光充满了热切。
而特斯林的情况就糟糕许多,双眼无神,面色木然,不再给人一种智慧强者的感觉。
“老师,你还好吧?”
海瑟薇伸手扶住特斯林,小心翼翼的问候一声。
“我,我怎么在这里?你是我刚收下的那个女学徒吧!”
特斯林纠结的回忆许久,才想起海瑟薇的来历。
其他人见到这一幕,内心寒气弥漫,连忙后退好几步,远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