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cpo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託塔李天王 起點-第七百四十二章幽魂白骨幡看書-uea1d

託塔李天王
小說推薦託塔李天王
西岐军营李靖的中军大帐之中:
惹愛成癮:金主豪寵小逃妻
此时的李靖坐在一张木板制成的床榻之上,双膝之上空,漂浮这一个晶莹的玉牌,这玉牌散发出柔和的光芒,这光芒不断地自李靖的七窍之中没入,最终又自李靖的每个毛孔散发出来,最终汇聚到玉牌之上。
甜蜜追妻:女人投降吧
要是注意看,则能看到自李靖毛孔之中散发出的光芒之中,多了斑驳的赤红色的小斑点,这斑点极小,只要不仔细看,基本很难看得出来,这就是反噬李靖自身的法则之力,不过还好李靖修行的是巫族秘法,巫族本就是玩弄法则的高手,其修炼功法对法则的反噬自然有一定的抗性。
不知过了多久,李靖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小哪吒就在自己身侧打瞌睡,自从李靖被法则之力反噬之后,金吒、木吒以及哪吒便没人一天的照顾李靖,不说衣不解带,也是照顾的十分周到,这让李靖欣慰至极。
第一女將軍
萬能驅動
此刻看到哪吒那不断地点着头,打瞌睡的模样,李靖没来由的有些心疼,自己的这几个孩子,最大的也不过十几岁,若是放在后世,还是在父母羽翼下撒娇的年级,而在这个世界却不得不面对生死拼杀,恩怨情仇。
“唉~”
我穿越了,不可思議
李靖叹了口气,缓缓的站起,这几日李靖在通天教主赐给玉牌的帮助之下,伤势已经稳定,虽然没有自己全盛时期的八成实力,但是自保还是绰绰有余,而且现在截教之人死的死,被抓的被抓,逃走的也就那么一小部分,此时也不会那么无聊,寻自己麻烦。
李靖随手在床榻之上拿了一个被子,轻轻的给哪吒披上,可是没成想,就是李靖的动作,一下子就把哪吒惊醒,只见哪吒一下子自椅子上跳了下来,红着脸开口开口道。
“父亲,您打坐完了?不知道现在感觉如何?”
白夜黑天 寂靜清和
看着哪吒微红的脸蛋,以及关切的神情,李靖走上前去,轻轻的揉了揉哪吒的脑袋,笑着开口道:“为父已经无恙,还好有这玉牌相助,若是没有这玉牌的相助,怕是要恢复不知道要多久呢!”
“父亲,你那神通到底什么名字,那些天仙修为的截教弟子在你手下都走不过一合,只要被爹爹制服,他们居然连与心神相连的法宝都用不来,真是厉害,父亲,这个神通教教我吧!”
李靖听了哪吒的询问,面容就是一滞,这个神通怎么说呢?百分之百空手接白刃?那哪吒肯定要询问,百分之百是什么意思,到时候难道还要给哪吒上一堂数学课?
而且这神通用的是法则之力,这巫族秘法非常神奇,修炼到一定程度,都可以操纵法则之力,可是每一个修炼巫族秘法之人,所能掌握的法则之力还不同。如后羿、夸父以及九婴每一个能掌控法则大相径庭。
“小哪吒,不是为父不教你,而是这是为父巫族秘法衍生的神通,而这神通有着极大的缺陷,你不学也罢,你现在一身道法已经颇为可观,所差的就是水磨功夫的打磨罢了!”
李靖揉了揉哪吒的小脑袋,轻声的对哪吒开口道。其实李靖说的没错,哪吒现在小小年纪,就已经到了现在的境地,已经是极为可观,相信在太乙真人以及自己的指点下,未来可期,没必要非要强求自己的这个“百分之百空手接白刃”。
“哦!”
哪吒失望的哦了一声,李靖知道哪吒只是小孩子心性,并非已经生气,李靖也只是拍了拍小哪吒的小肩膀,随后便朝着哪吒打探西岐军队的动向道。
“对了,哪吒,现在你姜子牙师叔那里如何?可对临潼关发起总攻?”
临潼关可不是一座普通的关隘,乃是西岐要进入殷商,必须经过的五关之中的最后一关,这座关隘无论是殷商的帝辛,还是这临潼关的守将,都要郑重的对待。
陽炎符咒師
然而面对李靖的询问,哪吒却垂头丧气的开口道“父亲,别说了,本来我们一路上与临潼关的守将大战几场,我们一路高歌猛进,可是到了临潼关城下之时,却被一杆旗幡挡住了去路。”
若風
“旗幡?”
李靖听到旗幡,精神瞬间就是一阵,自李靖来到这世界,但凡旗幡类法宝,就没有一个好相与的,每一个都有不同的神通。
蟲屋
“是啊!是一个旗幡,这个旗幡由人骨制成,其上白骨森森,而且那旗幡的幡面听姜子牙师叔说,应该是人皮制成,这旗幡树在城下,只要有人经过,没有人能抵抗的住其中的污浊之力,直击魂魄,很难防范!现在……”
“嘭~”
听了哪吒的叙述,李靖猛的一拍哪吒身旁的椅子,哪吒被李靖的动作吓了一跳,哪吒不知道为何李靖会反应这么大,自己的叙述也没有什么问题呀!
哪吒的话被李靖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歪着头,不解的看着李靖。
看到哪吒这个神情,李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失态了,虽然李靖现在来这个时代已经有近二十个年头,可是李靖骨子里还是有现代人的那种“仁”。
在某一程度来讲,那就是妇人之仁,但是李靖是对人生命有敬畏的,当痘疫横行,李靖便主动出手,虽说只是献计献策,甚至大包大揽的约束整个军营。
就是出于对生命的敬畏,在每次截教弟子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法术之时,李靖从来都是主动出手,并没有任何犹疑。
而听哪吒的叙述,李靖已经想起这个旗幡的法宝叫做什么了,这个法宝其实也是鼎鼎有名的,乃是抽取族魂魄,加以折磨,使其成为魔头,要想炼制成这样的旗幡,要用何止数万人的精魄。
就是那旗幡的幡面,也要用被抽取魂魄之人天灵之处人皮,加以秘法炼制,这旗幡炼制之法最早出现在妖族,当年女娲造人之后,人物便是洪荒之中最弱的存在,而且人物形似巫族,便被妖族所忌。
后来偶尔被人得知,人族的魂魄可以炼制法宝,于是各种由人物血肉魂魄炼制的法宝便大行其道,其中最有代表的就是东皇太一以及帝俊二人层广收人族魂魄,加上各种天地奇珍,炼制成了屠巫剑,这剑由人族魂魄炼制,善破巫族秘法。
不过自巫妖大战之后,人族成为天地主角,这种炼制人族魂魄的法术被列为禁术,特别是人皇崛起,曾经对外宣称,无论人、妖或者是他族,胆敢以人物精魄炼制法宝,整个人族便会与其不死不休。
在灭杀一个又一个的冒天下之大不韪的修士之后,这种炼制人族魂魄的法术已经基本绝迹,而且人族日益崛起,大能辈出,诸天万族更不敢范人族的众怒。
李靖之所以知道这些,都是在陈塘关之时,陈塘关的世家,很多都有上古传承,故此陈塘关之中有无数密藏书籍,其中有提及。
李靖之所以如此愤怒,主要是人皇以及人族先祖用鲜血捍卫的人族尊严,居然被自己的族人践踏,若是这炼制人族生魂的方式流传出去,那么可以想象,很多邪道修士以及妖族,为了法宝的力量,也会铤而走险的采取这种方式,到时候损失的还是人族。
“父亲,怎么了?我有哪里说得不对么?”
见到李靖面色阴沉,久久不语,李靖这种神情是哪吒几乎从未见过的,于是哪吒便心中有些忐忑,是不是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了,可是哪吒自己思来想去,自己也没有说什么其他东西,都是在描述那个旗幡状的法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