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龍婿歸來-第七百五十二章:二十年閲讀

龍婿歸來
小說推薦龍婿歸來龙婿归来
方霞说:“二十年!我用了二十年。现在,作为方氏家族的未来继承人,我可以看到你。”
他深吸了一口气:“阿姨,我不仅能看到你,我想想办法,让你摆脱困境!”
闻到气味,芳跑了摇头,转过头来。
她看着芳霞之前,很奇怪。
那张脸,是一些儿时的模样,但是眼睛,并没有清晰。
“带我离开这里?
她笑了起来,从椅子上站起来。“你不知道我违反家庭规则,已经被你父亲在这里待了二十年,还没有被允许离开吗?”
“这些是他的命令。”
方霞说:“这不是我的。”
“你如何保存它?”
方冉就像是在听一个笑话,有些滑稽,调侃和讽刺的语调,丝毫没有掩饰。
她怎么能信任父亲和儿子?
如果她想离开,最后一次与凌羽枫直接离开,还需要他们保存吗?
“有了凌羽枫,你就省了。”
方霞压抑声音的方式。
听到这个,方冉不禁一郑。
“阿姨,你担心的事情,凌羽枫已经设法解决了,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你救出来,离开方家的土地!”
方芳惊讶地看着芳霞,很难相信这是芳霞会说的。
方甲有麻烦吗?
方霞居然会这样说。
她没有想到,方霞会与凌羽枫合作,他是不是想杀死凌羽枫?
方芳可疑地跑去看了看夏天,没有说那些秘密,她不确定,在夏天的前面,是不是在变相。
“凌羽枫怎么说?”
她问。
“凌羽枫什么也没说,只是让我报告一下,阿姨你可以离开家,我要合作。”
方霞叹了口气:“我知道方氏家族对我姑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现在,方氏家族不是我想要的那个,我也希望改变它。”
他看着说:“阿姨,我想我父亲对他的所作所为是错误的。
“我告诉他我不能对你这样做,但是他是家主公司,他拥有最终决定权。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言外之意,他为之奋斗,他想帮助方冉,但他没有发言权。
方霞面对道歉。
“我不怪你。”
方冉摇了摇头,“但我也希望,如果有一天你成为方家人的家主,我希望你能记住你今天所说的话。”
她不确定方霞说的话是真的,自然不敢说太多。
直到现在她还不知道,为什么方霞会和凌羽枫一起走。
凌羽枫让自己离开家,他解决了……他知道孩子在哪里吗?
“凌羽枫说,想让你想办法,让我离开芳,再说其他吗?”
“不,阿姨,我发誓。”
方霞站起三个手指,说:“他说的是,我完全重复了他说的话。上一次,他不能把你带走。他只能把方球带走,让我变回去。
“秋天?
方的大脑突然猛烈抽搐。
凌羽枫为什么要带芳秋?
也带芳秋回芳霞。
她知道方形的几个孩子,方形的秋天一直不受欢迎,在位置上,他们从来没有和方霞相提并论,她听过一些话,但从未动心。
唯一的感觉,肯定是方秋的才华和能力,不如别人,所以方玮只是不重视。
可以听方霞这样说,凌羽枫走了就是方秋,她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她故意看着方霞的表情很奇怪:“方秋可以改变你吗?看来他的位置远不如你。”
方然的嘴在问,心扑通,猛烈跳动!
她凝视着芳霞,仔细观察了他的表情,有所改变。
听到方冉问了这个,方霞的脸闪了一下不屑,很快就消失了:“他当然不能和我比较,但他至少是方氏家族,凌羽枫去了方氏家族,也无法带走谁,至少要取一个芳秋,否则他的脸也无法通过啊。
方霞笑了:“阿姨你放心,只要你安全,其他都不重要。”
他言语的含义没有掩盖。
即使方秋在外面去世,他也不会丝毫关心。
方家不会有丝毫的照顾。
方现在跑了,已经隐约猜到了什么。
凌羽枫是那个人的徒弟,他敢于一手杀死自己以救自己,凌羽枫证明他不是一个有胆识的人!
“你要怎么把我赶出去?”
派对在激动的心中奔向压力,盯着方霞问。
“阿姨,你不是那么着急,我在想办法,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
方霞点点头,说道:“你遭受了这么多年的痛苦。我不会再让你遭受痛苦了。你相信我。”
方冉点点头,握着方霞的手,一张柔软的脸。
“谢谢你,方霞。”
“姨妈说了什么?我是你的侄子。如果我不能保护你,我怎么能成为方家的家主,保护整个家庭呢?”
“阿姨相信你,我相信你,方会越来越好!”
方霞什么也没说。
他一次又一次地答应救救方然,然后匆匆离开。
方放眼看着他离开了身影,心中一直未能平静下来。
“方秋……”
她从来不敢想!
但是现在回想起各种各样的事,她越来越确定,方秋是他的孩子!
一个孩子!
是她的孩子!
一定是别人的孩子!
凌羽枫一定已经找到了真相,只是敢于敢肯定,会带走芳秋,他才能让芳霞为他工作,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
方放开了些红红的眼睛,眼泪不停地流下来。
她等不及了!
她的心飞过东海,想看看芳秋此刻在做什么。
在这一刻。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龍婿歸來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二章:二十年
工藤武术学校。
方秋的心情很复杂。
他不能立刻接受它,他从一个芳族一家变成了一个想摧毁芳族的男人。
这种转变,他根本没有反应。
“早上好,哥哥!
“早上好,大师!”
“你好,哥哥!”

一路走来,他受到人们的欢迎。
在这所撑竿武术学校里,他的地位很高,这不仅是因为他是凌羽枫的弟子,而且还因为他以前经常帮助别人。
即使他脾气不好,他在教授功夫方面也比任何人都认真。他值得当哥哥!
“大哥,你上次告诉我打孔的方法,我试过了,果然进步了很多啊!”
“大师!你能教我啊,我还是听不懂!”
方秋刚到学院,被一群人带走了。
他甚至没有机会张开嘴。看着笑容,他无法拒绝。
这种感觉比方家的感觉要好得多。
远处,凌羽枫站在那儿,看着方秋一丝不苟,指着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