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俠客管理員討論-第一千三百零二章 新時代最後一個太監看書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侠客管理员
【谨献给我们的青春,献给陪伴我走过青春的达叔,表达我个人的敬意和悼念。达叔走好!】
直到第二天晚饭,杨康的脸色仍然有些不怎么正常,时不时就唉声叹气的。
毕晶看得可乐,不由道:“怎么了,还不适应?你不挺聪明伶俐的吗,还搞不清楚现状呢?”
“不是。”杨康闷头回答了一句。
“那为什么老拉着张脸?”毕晶很是惊讶,忽然若有所悟道,“觉得儿子跟自己岁数差不多,受不了?我跟你说你占大便宜了好吧,又不管生又不管养,一眨眼就这么大一儿子送到面前,你还不知足?李姐比儿子小好几十岁呢,人说什么了?”
“不是。”杨康似乎气有点不顺,说话声音不由重了起来。
“那为什么?”毕晶越发惊讶,但随即看见一边面色有些愁苦的穆念慈,哼了一声道,“你不是嫌穆姐岁数大了吧,不会吧你,这么没良心!”
“什么话!”杨康终于忍不住了,“我再坏到骨子里,还能不知道念慈的好?”
穆念慈神色复杂,又是忧郁,又似乎有点安慰,看了杨康一眼,终究不忍,叹了口气,往他身边靠了靠。
既然话说到这儿了,杨康索性也不管不顾了,一指柯镇恶:“还不是他!从早上开始就跟这,我走哪儿他去哪儿,甩都坏不掉,有这样的吗?”
“哼!”
柯镇恶重重哼了一声,都没说第二个字,杨康就一缩脖子,不由自主往穆念慈身后躲了一下,小脸顿时就有点白。
一屋子人看得可乐,杨过急忙道:“柯公公……”
柯镇恶一摆手:“你放心,穆姑娘也放心,老瞎子知道怎么做。十天,我看他不做坏事,自然放过了他!”
杨过叹了口气,杨康却郁闷道:“这么多人看着,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我能做什么?”
毕晶拍拍他肩膀:“你就这么看不起现代人?我还跟你说,现代人的快乐是你想象不到的!以后有的是能干的,回头让韦爵爷带你出去见识见识!”
杨过郁闷道:“毕哥你能不能有点好的,干嘛非得小宝啊!”
“干啥?本爵爷兼公关部经理委屈你了?”韦小宝从手机上抬起头来,把AirPods摘下来,不满道,“明星还没做成呢就看不起人了?”
说完带上耳机,一脑袋又扎回手机里了。
毕晶大奇:“你看啥呢这么入迷?不会是小电影吧?我说你正经点行不行,这光天化日的……”
“呸!只有你这种有的看没得吃的才看小电影呢,啊,吕姐别打!”韦小宝一摘耳机,鄙视道,“老子这样的,自己演得比电影还精彩呢……诶大老婆你怎么也动上手了?”
众人见他狼狈,无不哄笑,鲁免贵凑过去几个起哄道:“那你看什么呢?你也没什么文艺细菌啊!”
韦小宝无奈,把手机举起来:“你们看吧!”
众人凑过去定睛一看,同时大惊:“原来是这个?”
———————————————————————————————————-
“听说你昨天晚上差点困在桃花阵出不来?”通道里,黄蓉笑吟吟问道,“胖子这回你不会迷路了吧?听说皇宫大得很哪!”
“什么话!你以为是人都跟你爹一样,把好好个家弄得跟迷宫似的呢?”毕晶嘴都撇到后脑勺去了,“不就是故宫吗,不知道来看过多少回展览了,怎么会迷路?”
黄蓉咯咯一笑:“是真的才好哦?”
母老虎也乐:“胖子我劝你别立Flag,容易打脸……”
毕晶一拨浪脑袋:“这算什么Flag?就算迷了路……”往旁边瞥了一眼,恬不知耻道:“咱不还有总舵主呢吗?他当初假扮赵子龙,在这儿七进七出来着,熟得很!”
母老虎呸一声:“不要脸,专门带总舵主来,不就为了有个向导自己省力?我还不知道你!”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陈家洛微微蹙着眉谦逊:“皇宫多番营造,怕我也认不出来。”
“认不出来不打紧,多大点地儿啊!准落在慈宁宫不是么?”毕晶漫不经心道,“倒是你们到时候可认准了人啊——话说也不知道长得像谁?是像一灯大师呢,还是像白眉鹰王?不会长得跟秃鹰似的吧?”
母老虎切了一声:“那还用问?当然是像达叔了!”
“达叔么……”毕晶嘿嘿笑起来,“那咱家可就有热闹可瞧了。”
想起达叔的样子,几个人都笑。母老虎眨巴眨巴漂亮的大眼睛,笑眯眯道:“话说咱真要把他抓回去,是不是就是新时代最后一个太监了?”
“你这话说的。”毕晶撇撇嘴,“身体上也许是啊,可精神上的太监多了去了。唱赞歌的,搞阴谋的,只知道跪舔强权的,娘里娘气靠脸吃饭的,那个不是太监?”
母老虎不服道:“娘里娘气怎么了?我看你就是嫉妒人家长得比你帅!”
“他们那里比我帅了?我的帅是内在的,是他们无法想象的好吗?”毕晶恶狠狠道,“靠脸吃饭,取悦某些脑残女,根本就是出卖色相,就是鸭!呸!他们还不如太监呢!”
身边朱聪等人刚来一天,听着这俩信口雌黄,不由面面相觑,不明觉厉:他们的话好深奥哦!
郭靖指指下头:“当心,要到了!”
话音未落,一座宏伟无比的宫殿群,已经映入眼帘,正值深夜,迷蒙的月光灯火中,越发显得巍峨高大。朱聪惊叹道:“好大!”
郭靖接口:“二师父三师父四师父六师父七师父当心。”到了现在,他说话还是几位师傅一个不拉叫一遍,得亏他内功好气息长,不然说不定就得憋死。
朱聪答应声中,一行人落进一座院落之中。
这院子比足球场还大,院内假山亭台,花草林立,中间建筑前出廊后出厦,左廊右庑,足足有七八间大房子。毕晶看得咬牙切齿,妈的一个人住这么大地方,统治阶级果然应该被打倒!
院里黑黢黢的,母老虎轻轻笑:“请吧,毕大侠,你不对这儿熟得很么?”
“我……”毕晶左看右看找不到路,妈的这地方怎么跟故宫不一样呢?强行挽尊道,“这不天太黑么,咱眼睛不行啊,话说这是月黑杀人夜,风高……”
正被挤兑得胡说八道的呢,就听郭靖向左边一指:“那边!”
伸手一抓毕晶脖领子,腾身而起。毕晶气得牙痒,这老头什么时候变得跟萧峰似的了,动不动薅人脖领子,好的不学坏的学得倒挺快!
郭靖一马当先,几个起落已经赶到正殿旁边一块空地上,朦胧的月光下,一男一女两个人,双掌相抵,如同中了定身法似的,一动不动。
“海大富,假太后!”毕晶这么多电影电视武侠小说可不是白看的,眼睛多毒啊,一眼就看出俩人正较劲呢,急忙低喝一声,“拼内功呢!”
母老虎被黄蓉提着,嘴里可没闲着,鄙视道:“废话,书里不都写得清清楚楚了?”
毕晶刚想顺嘴反驳,猛见一个黑影从老太监身后闪出身来,口中大叫:“老乌龟,休得伤了太后!”提起手中乌沉沉的匕首,对着海大富背心猛刺。
“糟了!”毕晶和母老虎同时惊呼一声,就知道接下来海大富反腿一脚,就得把韦小宝踢飞出去。
俩人话音未落,郭靖提着毕晶,左手一挥,一块小石子激射而出。
海大富正好飞腿后踢,但刚到半途,小石子已破空而至,海大富只觉风声飒然,心头大骇,刚要躲闪却已经不及。
啪一声,小石子打在腿弯处,海大富膝盖一弯,站立不稳,这一腿再也踢不出去,身体踉跄两步,却也正好躲过了韦小宝那致命一刀。海大富心中大骇,忽觉身前风声有异,知是太后趁机偷袭,下意识想要挥手格挡,但那风声已经及体,长叹一声,知道这一招终究躲不过去,奋起全力,大喝一声猛地拍出,想要拼个两败俱伤。
假太后手持峨眉刺全力急刺,眼看尖利的钢刺就要刺入海大富小腹,脸上不禁露出狰狞笑容。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郭靖一个大步,跨过两丈有余空间,破空而至,左手一探,抓住海大富脖子,硬生生将他扯开,峨眉钢刺连海大富的衣服都没刺破。
假太后刺了个空,定睛一看,只见一条大汉站在丈余之外,左右手各提一人,不由又惊又怒,厉声低喝:“你是谁?”
海大富死里逃生,但身体被人提着,竟然半点力道都用不出来,也是又惧又奇,竟同时叫道:“你是谁?”
俩人同时发问,郭靖一时不知道该回答谁,不由一呆。毕晶在半空踢了两脚,,叫道:“郭爷你先放下我!”
郭靖怔了一下,才发现毕晶还在自己手里悬空着呢,急忙说了声“抱歉”,把毕晶放在地上。另一边,黄蓉也将母老虎轻轻放下。
两人双脚落地,不等站稳,先同时往海大富望去,眼见这太监脸形微圆,细眉小眼,虽然面色苍白自带病容,却也遮不住猥琐可喜之相。这张脸可太熟悉了,两人不由同时失声惊呼:
“达叔!”
海大富此时也被放在地上,虽然身上恢复了劲力,但自知远非对方敌手,本已束手待死,猛听这一声“达叔”,不由一愣:“什么?”
毕晶众人同时一乐,怎么跟电影里一模一样的?就连郭靖也忍不住莞尔,但随即想到,现在的海大富已经双目失明,如无意外,左手手指也断了四根,又不由微微有些难过,关心道:“你没事吧,达叔,额不,海公公?”
海大富听这话不像有什么敌意,更是一呆,竟不知说什么才好,但假太后见这几个人显然是认识海大富,而且还老朋友见面一样嘘寒问暖的,顿时恐惧起来,哆哆嗦嗦颤声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反正不会把你怎么样。”毕晶嘿嘿一笑,“放心吧,毛姑娘?”
假太后浑身剧震,骇然看着毕晶,牙齿咯咯打战:“你,你……你说什么?”
毕晶又嘿嘿一笑,对郭靖努努嘴,郭靖一愣:“做什么?”
朱聪莞尔,黄蓉一笑,一步上前,在毛东珠身上轻轻一拂,毛东珠软软倒地,晕了过去。
“好个兰花拂穴手!”
毕晶凑趣赞叹一声,显得自己很懂似的,又对郭靖叹口气,这位爷哪儿都好,可就是这反应……扭头问:“小宝呢?”
黄蓉往旁边一指:“那不么?”
毕晶顺着她手指一看,一小太监蜷着身子躺在地上,满脸堆笑,做出一副既可怜又讨好的模样,两只眼珠子咕噜噜乱转,显得又狡猾又精明。可不正是韦小宝?
一群人几乎同时喷出来,这小滑头这表情,十几年就没变过!
“这个怎么办?”母老虎忍着笑,“带回去不?”
“带回去?钓鱼岛你占啊啊还是雅克萨你打?”毕晶也忍着笑,义正辞严斩钉截铁道,“那咱就不能啥啥啥的土地一点都不能少了!异时空都不行!”
话是这么说,但还是蹲在韦小宝面前笑着问:“你要不要跟我们走?”
韦小宝眼珠子乱转:“去哪儿?”
“这个不能跟你说。不过不但肯定带你出宫,还能永远也不回来。”
“真的?”韦小宝大喜,“走!各位英雄好汉不能害我对吧?”
毕晶一笑:“当然!”
“谢天谢地,各位真是救苦救难的活菩萨!”韦小宝喜不自胜,难得一句话居然一个错儿都没有,但随即眼珠子又一阵乱转,期期艾艾道,“那能不能等我一下,我拿点东西?”
毕晶再也忍不住,呵呵摇头笑道:“那不行,什么东西都不能带,你那几十万两银子,都得留下!”
“啊,你怎么……”韦小宝惊叫一声,随即咳嗽一声,眼珠子转得车轱辘那么快,小心翼翼道:“那,那不走成不成?”
毕晶母老虎相视莞尔,拍拍他肩膀:“成,你说怎样就怎样!”
说着扭头对吴孟达,额不,对海大富道:“达叔咱走吧?”
海大富听得这些人言语古怪,心中不明所以,一时踟蹰不决。毕晶拍拍他肩膀:“不用怕,有你好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