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笔趣-第四百三十八章 悲痛帶來的成長讀書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楚国,丹阳
偌大的楚国,并没有能在赵括手里坚持一年的时间….项燕完全找不到可以抵御他们的办法,无论是从哪个方面来说,楚国都没有优势,哪怕是在地形上,秦国那些在南方召集的士卒,他们对这里也算是熟悉,并不会轻易的犯错。兵力上的劣势,是一种让人绝望的差距,可是项燕就是不肯放弃。
项燕还很年幼的时候,他的兄长败给了白起,从而逃到了其他国家,这让项燕从小就受尽了欺辱,没有人看得起,同龄的孩子总是用他兄长的事情来嘲讽他….项燕过的并不开心,整个童年,都是在与他人的厮打之中所度过的,当他长大之后,就义无反顾的参与到王军之列,从最底层开始起步。
这就造成了项燕坚韧的内心,他的兄长战死在了陈县,死的英勇…他真心为兄长而开心,因为他的兄长终于是洗刷了自己的耻辱,只是,项燕却没有来得及洗刷自己的耻辱,这些年来,他战败了不少次,楚国的力量限制了将军的发挥,无论是景阳,还是项燕,都是这样。
楚国长期都是处于君王与地方贵族的争斗之中,这些很杰出的将军们,就只能看着自己破碎的国家,带着仅剩下的没有死在内部的年轻人,对准国外的敌人。项燕依旧是楚人的英雄,因为他的勇武,因为他的坚韧,他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士卒,他从来不会退缩,无论敌人有多么强大。
可是到如今,项燕已经无能为力了。
精华都市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四百三十八章 悲痛帶來的成長
他不知道楚王如今怎么样了,他已经失去了与楚王的联络,他大概是抓了,或者是被杀了。
而在丹阳之外,全部都是秦国的军队,王翦的军队在秣陵,赵康的军队在乘阳,李牧的军队在阳羡,赵括的军队在中江沿岸…项燕所有的退路都被堵住了,没有任何的出路。项燕站在城墙上,城内军队的士气愈发低落,他们已经没有了多少粮草,没有了多少的军械,他们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他们的亲人都死在了战场上,他们的家乡已经沦陷。
项燕眺望着远处,他也很思念自己的家人,他的长子在年前方才给他生下长孙,他开开心心的给长子取名为籍,籍有着故土的含义,他希望自己的长孙能牢记自己的出身,能够为这片养育他的土地而战,不过,如今看来,自己没有机会再去抱一抱自己的长孙了。
项燕看向了周围的将士们,将士们看起来分外的落寞,神色黯然,大概是已经意识到了自己最后的归宿。
丹阳城外,放眼望去,几乎都是秦国的营帐,都是秦国的军队,秦人正在打造攻城器械,想要彻底的摧毁楚国,自己所生长的土地上,忽然多出了一片黑压压的乌云,项燕握紧了手中的武器,准备抵御敌人的进攻。当敌人准备好之后,新一轮的攻城战就打响了。
项燕表现的依旧勇武,他在各个城墙之间来回的奔波,不断的组织士卒们轮番的上前抵御敌人的进攻….这座城池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磨盘,不断的有士卒被碾碎,而这次的攻城战,一直持续到了深夜,秦人方才停止了进攻,在这四五个时辰里,秦人轮番进攻,他们的人就好像是无穷无尽那样。
楚人几乎崩溃,项燕全身,都找不到一处完好的地方,伤痕累累。
赵括就在不远处,看着这次的攻城,这次的攻城,太过血腥,让赵括都非常的心疼,项燕这个人,太过执拗,哪怕是知道楚国已经灭亡了,他也不愿意投降,非要带着这些楚国的年轻人赴死,赵括尊敬他,却不喜欢他。面对这样强硬的态度,赵括只能选择强攻,绝对不能耗费太久。
攻城战一天天的进行,尸体堆积在城池之外,血水横流,犹如人间地狱。
城内的楚国士卒越来越少,抵御力量越来越薄弱,就是项燕他自己,也有些撑不住了。
终于,赵康率先攻上了城墙,他大杀四方,没有人能拦得住他,一路冲锋,最终来到了项燕的面前….赵康握紧了手中的长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项燕,项燕身材魁梧,跟赵康差不多的体格,可是如今的他,浑身都是伤口,站都站不稳当,他拄着长矛,傲然的看着面前的赵康,摇摇晃晃的。
赵康看到他这个样子,便无奈的放下了长矛,心里已经没有了跟他比试的想法。
项燕勃然大怒,他猛地举起了长矛,将长矛对准了面前的赵康,脸上满是自信与高傲。赵康听不懂他在说什么,可是从他的神色里,仿佛也明白了什么,赵康拿起了长矛,皱着眉头,缓缓靠近面前的敌人,就在那一刻,赵康几乎是飞了出去,手中长矛犹如闪电一般刺向了面前的敌人!
“扑哧~~”
想象之中的大战并没有到来,赵康的长矛轻易的刺穿了面前的项燕,项燕一动不动,这些时日里的征战,让他甚至无法迎击,他死死盯着面前的敌人,忽然说了一句话,赵康并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他似乎是在发誓,当赵康将长矛拔出来的时候,项燕就倒下了,他倒在尸山之中,一动不动。
赵康从他身边经过,继续战斗。
这一天,项燕死了。
楚国灭亡了。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长期与秦国争霸,国力强大的楚国,全部沦陷,再也没有城池挂着楚国的旗帜,再也没有年轻人喊着楚国来发动冲锋,这一天,无数楚人痛哭,可无论如何,这就是趋势,楚国还是灭亡了。赵括下令安葬了项燕,作为对这个爱国者最后的敬意,而这次的战争,双方投入巨大,前后进行了一年的时间。
当然,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尤其是对楚国而言,哪怕赵括没有四处屠城,却依旧改变不了楚国十室九空的局面,年轻人都死在了秦国的手里,而他们那些留在家里的亲人们,看向秦人的眼里都在冒着血….灭亡楚国对如今的秦国而言并不难,困难的是如何平定楚国,安抚楚国,楚国与秦国的仇恨太大。
尤其是在这次战争之后,这种仇恨似乎都没有办法用言语来化解,只能通过漫长的时间来让他消逝。
赵括随即将军队分布在楚国各地,以免楚国内部又出现更大的动荡….楚国实在太多,尽管咸阳已经开始朝这里送来官吏,可是依旧有些不够。当战争彻底结束的时候,赵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将军们都非常的开心,这次的灭楚之战,让所有的将军们都拿下了很大的功劳。
这些军功足以让他们得到自己想要的位置,一时间,秦国军队迎来了狂欢,接下来就是封赏的时间了。
王翦李牧等人想要来拜见赵括,却以赵括身体不适的理由给拒绝了。
赵括只是单独的让赵康前来拜见自己,赵康带着几个士卒就来到了这里,赵康显得极为开心,这次的战争,他擒杀了楚国的将军项燕,斩获无数,可以说,立下了巨大的功劳,除却横推了二十万楚人的王翦,以及逼死了楚王,灭亡楚国的李牧,他的功劳就是最大的了…
当赵康笑着走进营帐,准备得意的向父亲炫耀的时候,他看到正在默默落泪的父亲。
他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能让父亲变成这样,那一刻,他真的是害怕了。
赵括看着面前的儿子,想要说些什么,却只是在流泪,他平静了许久,终于将噩耗告知了赵康。
赵康一动不动,他茫然的看着父亲,随即瘫坐了地面上,他捶打着自己的头,嚎啕大哭。
战争结束,可是最大功臣却已经驾车离开了楚国,一同离开的还有赵康,这里的事情就由王翦来暂时打理,王翦和李牧等将军,很快也就听闻了咸阳噩耗,他们哑口无言,想着赵括所承受的,他们无奈的叹息着。赵括坐在戎车上,浑身蜷缩在一起,赵康骑着骏马,行驶在一旁,一言不发。
赵康忽然就变得沉默了,他不说话,每天都是在发呆,跟父亲的模样如出一辙。
赵括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他甚至都没有办法来安慰自己。
再次经历了长途跋涉,这对父子回到了咸阳,他们来到家的时候,却没有熟悉的人再出来迎接他们了,善哭的撕心裂肺,她冲进父亲的怀里,哭的险些晕厥,赵括拍打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她,自己的心,却完全破碎。除却善,包括小扶苏,韵,茗,她们也是这样,艺早已安葬,赵括和赵康甚至没有能见她最后一面。
双眼赤红的赵政,带着他们来到了艺的坟前。
父子三人,泣不成声。
有那么一刻,赵括觉得,自己的生命完全失去了意义,失去了一切活着的希望,仿佛这身体下的自己已经伴随着土地里的人一同死去,失去了灵魂的空壳在这寒冷之中哆嗦着。艺的离开,对所有人的伤害都是那么的大,对拿些深爱她的人来说,尤其如此,艺的身体从很早之前,就已经病痛缠身了。
她从来就不是很健康,身材消瘦,吃的饭还没有善多。
可是她的离去,还是太过突然,生活就是这样,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嬴政,启,赵康,成蟜这些孩子们,在哭着送别他们的母亲,他们善良的母亲,他们温柔的母亲,那个可以庇护他们的母亲。他们万分痛苦,却只能用哭这个方式来宣泄自己所有的痛苦。
赵括却不同,他坐在这里,脑海里却永远都是那个勤劳的身影,马服里那个牵着牛的素衣女孩。
当孩子离开之后,赵括独自留在了这里。
他有很多的话想要说,他有很多地方想要带艺去看…这一辈子,赵括辜负了太多的人,辜负了所有的人…赵括看着面前的坟头,许久都不曾浮现出的想法再次涌上心头,或许,我真的该死在长平。只是,赵括身边还有几个孩子,他们需要自己,善需要父亲,扶苏需要大父,赵康需要有人来束缚。
艺的离开,让很多人心碎,却也在瞬间让很多人成长。
最明显的就是赵康,赵康一改往常,他变得严肃了起来,他不再整日嬉笑,甚至,韵看到他拿着书籍开始读书,或许他只是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又或者,他是想要成为母亲所期待的那个样子。他在几天之内,就长大了,变得不苟言笑,变得有些严肃,眼眸里总是化解不开的忧郁。
他主动帮着照顾孩子,时常会来安慰赵括,告诉赵括,母亲不在,可是我们还在,我们会一直陪伴在您的身边。
而另外一个就是扶苏,对于年少的扶苏而言,大母的逝世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第一次理解了死亡的含义,也是第一次开始做噩梦,开始畏惧,他很思念大母,可是他再也无法见到大母,从那起,扶苏学会了坚强,扶苏发誓,绝对不会做让大母失望的人,他开始对父母非常的孝顺。
再也不敢违背父亲的话,常常给母亲帮忙。
死亡带来的不只是悲伤,还有成长。
而对赵括而言,艺似乎从来都没有离开,在回到家里后,躺在床榻上,他还是会常常自言自语,就仿佛艺还在听着他的唠叨,早上起来,他会下意识的看向灶,那里空荡荡的,有些时候,善会起来做饭。赵括还是有些不太习惯,没有艺帮忙,他甚至都找不到自己的衣服放在哪里。
他习惯了艺的饭菜,善做的也很好,只是,似乎缺了些什么东西。
“父亲…楚地的会稽郡尚且需要官吏,需要一位太守,我做好了准备,我打算去找丞相,若是可以,我想去会稽郡担任几年的太守,那里盗贼猖狂,外部又有蛮夷作乱,正是可以用得上我的地方,您从前说楚地是非常适合开发的,我替您前往,我会认真查看,有什么消息,会以快马来通知您。”
赵康严肃的坐在赵括的面前,认真的说道。
“您不要担心地方的事情,有我们呢,您就安心在家,照顾修….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了,我们不会让您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