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603章 無解相伴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我真不是大魔王
从未感受过的异样感受涌上心头,令江小蝉娇躯猛地一颤,真灵震荡,连忙弹开。
亲密。
无间。
她第一次和一个男人有这等真灵之间的碰触和联系,那一瞬间的美妙简直如毒蚀骨,让人难以自拔,更让她不由想到了曾在道书上看过的一种修炼方式。
“合道双修?”
这念头一浮起,江小蝉的小脸不由涨得更红了,若是李云逸现在转身回头看她一眼,她甚至会找个地缝钻下去。
只是,李云逸虽然也从刚才的碰触中感受到了异样,但他的神魂比江小蝉强大,灵体通透无垢,反应远远没有那么强烈。更何况,此时他整个人所有心思都被江小蝉身上的异样吸引,哪里顾得上这些?
呼!
一步踏入属于江小蝉的丹田,顿时,一片雪白的世界映入眼帘。
冰霜!
江小蝉掌握的是冰霜大道,她的丹田自然也是这种属性,打眼望去,在一片冰原中,无数雕塑林立,或盘膝坐地,或持剑而立,或挥剑杀伐。
它们都长着同样的一张脸。
江小蝉!
“剑道。”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锋锐,李云逸眼瞳微微一震。
只是他为江小蝉打造的凝霜中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大道么?
不。
江小蝉自身就身负两种。
冰霜和剑。
只不过,冰霜道意已经跨入道径层面,她的剑却还没有,仍然处在打磨积累的层面,试图一朝入道,厚积薄发。
身后,江小蝉紧跟上来,看到李云逸顿住的身形,同样也看到了面前无数个自己,小脸登时又是一红,连忙一挥手。
轰!
无数雕塑崩塌瓦解,化为层层剑气弥漫其中。
江小蝉显然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将自己的雕像就摆在这里,虽然是为了参悟剑道,但不免还是有些太自恋了。
李云逸扭头看了江小蝉一眼,看破后者的心思,却没有说什么,再次望向前去。
他想要搜寻的东西,和这些冰雕无关,和江小蝉掌握的剑道也无关,甚至,在他想来,那东西本就不是物质层面的东西。
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愛下-第603章 無解看書
是神魂层次。
是识海!
李云逸抬起头,向“天空”望去,只见魂力蒸腾,如雾海卷动,破入其中,只有无尽的通灵和透彻,而他之前从江小蝉身上感受到了沟壑赫然已经消失,无法捕捉。
“藏起来了?”
李云逸皱起眉头,陷入思索。
这符合他的预期。
既然后者在江小蝉的体内隐藏这么深,这些年来自己从未察觉它的存在,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
但。
他还有别的手段。
“因果!”
李云逸低吼,突然,在江小蝉惊讶的注视下,他整个人的气质骤然大变,一股如同源自于荒古时代的古老气息弥漫而来,一双眼眸更瞬间亮如星辰,漆黑之色宛如玉石。
梼杌!
执掌世间因果!
李云逸此时催动的就是这部分梼杌天赋神通,一道漆黑光华直上识海,江小蝉只感觉自己的识海轻轻一震,似乎有什么东西侵入其中,却无法捕捉。
因为,她太弱了。
或者说,是梼杌的天赋神通太强了!
规则,是远远超过大道层面的存在,在这世界上,能被称之为规则的,恐怕两只手都能数的出来。而掌握规则,更是从未听闻的一件事。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603章 無解相伴
同样,这也是李云逸自付定能寻找到江小蝉体内异样的原因。
只要存在,就必然有迹可循,必然涉及因果规则,所以,也必然能被他发现!
果不其然。
嗡!
就在李云逸借助梼杌天赋神通破入江小蝉识海探查时,突然,从其最深处,传来两道截然不同的气息。
一个熟悉。
一个令人心悸!
是封天术。
和那莫名的东西!
“找到你了!”
李云逸精神一震,当即趁热打铁,欲要追寻本源,可就在这时,突然。
嘭!
他感觉自己的神念被挡住了。
不。
不止是他的神念,还有因果线!
李云逸身体一震,讶然望向远处似乎什么都不存在的虚空,震惊且愕然。
这还是他第一次在操纵梼杌天赋神通,动用因果线的时候遇到阻碍!
当然,这世界上没有什么力量是无敌的。可是,当第一次被阻挡,李云逸还是忍不住心头震动,只因为——
因果,是规则层面的力量!
能挡住它……
“它也是规则?”
“或者被规则包裹?”
玄阴之体的真谛,竟然涉足规则层面?
这样的猜想让李云逸感到心惊胆战。
“它到底是什么?”
“规则……是天然所生,还是有人做的手脚?”
这天地之间,除了机缘巧合的自己之外,竟然还有人掌握规则之力?
这一刻,李云逸沉默了。
今天的发现,大大超乎了他之前所有的想象。尤其是现在,竟然连梼杌的因果天赋都无法追查到那漩涡的本源,只能隐隐感知,这更让他有种束手无措的感觉。
毕竟,感知无用。
根本无法靠近,又如何能将其破解?
“玄阴之秘!”
“它到底什么来路?”
李云逸的心间被茫茫多的不解充斥,陷入思付无法自拔,直到突然,江小蝉似乎终于从刚才的芳心震颤中醒来,发现了他的异样,惊疑道:
“殿下,它……”
江小蝉娇躯一颤,哪怕灾劫已经暂时过去,但再次想到自己刚才如同溺水,差点被漩涡吞没的那一幕,还是忍不住心生恐惧。
这情绪也立刻被近在咫尺的李云逸感受到了,立刻醒来。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第603章 無解讀書
“它还在。”
“只是,我现在只能发现它,却无法将其处理。”
“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它封禁,起码暂时来看,它应该已经威胁不到你了。”
封禁?
暂时?
江小蝉闻言脸色一白,贝齿轻咬,脸上浮起复杂。
“是因为我的体质……”
李云逸感受到江小蝉越发强烈的不安,终于转过身来,凝目向望,如同是在说给眼前的少女,又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
“放心。”
“既然能封禁它一次,本王自然就能封禁它第二次,直到最终发现它的存在,把它整个挖出来!”
“起码,我们已经知道了它的存在,只要存在,就有解决的办法。”
李云逸声音清晰而坚定,当传入江小蝉的耳中,后者的脸色终于稍微舒缓,凝目望向李云逸,认真而坚定。
“我相信殿下!”
相信!
江小蝉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两个字,其中包含的信任无需多表,足以令任何人触动。但是,当李云逸听见,脸上虽然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轻轻点头,再次望向属于江小蝉的识海深处,心里却荡起无奈。
这种事,又岂是相信就能做到的?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ptt-第603章 無解讀書
但。
正如他刚才所说,现在的他对于江小蝉体魄的问题,真的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只能监管着。
随时准备应对或许会随时爆发的危机。
想到这里,李云逸再次转过身来,神念闪动,已经魂归本体,望着同样睁开双眸的江小蝉道:
“这段时间,你还是继续留在楚京,我好随时照应。”
“并且,哪怕日后遇到再特殊的情况,没有我的准许,你也一定不能再出手!”
“至于这柄凝霜……”
李云逸望向江小蝉手上的道兵,眼底精芒一闪,正要说出自己的决定,突然,江小蝉一缩手,把凝霜抱在怀中。
“请殿下不要把它收回。”
“它虽然无法收入识海,但我不修炼冰霜一道,也可以修炼剑道啊……”
听到江小蝉近乎哀求的话音,李云逸眼底精芒一闪,最终还是没有再坚持。
“那好。”
“这柄凝霜还是你的,但,我的要求和刚才一样,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再用它。”
见李云逸终于答应,江小蝉这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连连点头后,望向手上凝霜的美眸异彩涟涟。
她的哀求只是因为凝霜是道兵么?
不。
因为它是李云逸赠她的礼物!
……
接下来,李云逸于修炼上又叮嘱了江小蝉许多,大多还是克制出手冲动的话语,江小蝉听在耳中,暖在心中,连连点头,享受着李云逸的照拂,似乎就连刚才险恶的经历也不算什么了。
终于,足足一个时辰后,李云逸发现自己没什么可说的了,深深看了江小蝉一眼,正要让后者离开,突然想起一事。
“你在楚京并无居所,至于住的地方……”
住?
江小蝉闻言猛地抬起头,期待地望向李云逸。
于内心而言,她当然希望和李云逸越近越好,朝夕相处。数个月没见,她心里的思念早已积累到一个夸张的程度,尤其是经过今天这场灾祸……
灾劫已现。
虽然她相信李云逸说到做到,会不留余力的帮助自己,但——
人力,终能胜天?
江小蝉没有这样的把握,所以,和李云逸相处的每一刻更加显得弥足珍贵了。
“我要和你一起住!”
江小蝉险些把自己的心声直接说出来,可是话都到了嘴边了,她还是硬生生的停住了。无他,只是少女的矜持而已。
“我可以和天音姐姐住一起。”
李云逸闻言眉头一挑,意外地望向江小蝉。
天鼎王?
李云逸略一沉吟,轻轻点头。
“这样也好。”
“你先去吧,若是有需要的东西,尽管吩咐下人,自然会有人帮你准备好。”
江小蝉轻轻点头,这才不舍的转身离开,而李云逸,也是看着她走出宣政殿大门,身影消失在视野尽头,才轻声一叹,眼底尽是凝重。
如果是在江小蝉炼化凝霜之前,她要和天鼎王一起住,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麻烦!
一个是和他有过夫妻之实,却没有夫妻之名的女人,一个对自己倾慕已久,自己也心有意动,只差最后一层纸没有戳破……她们在一起生活,且不说关系会如何,起码自己不会好过,每天都要担心。
但现在,他还是答应了。
无他。
只因为天鼎王是如今楚京除了自己、莫虚和谭扬之外的最强者,并且也是唯一的女人,若是江小蝉身上突然发生什么意外,她也是最便利出手的那个。
这,才是李云逸之所以答应江小蝉请求的原因。
而现在,江小蝉虽然走了,但今日发生的一切透出的问题,却依然萦绕在李云逸心头,始终无法散开,还未结束。
所以,下一刻。
呼!
一道神念破空而去。
只是一会儿工夫,一袭长袍出现在宣政殿之外,踏入之时,脸上还带着意外。
“王爷,您找我?”
来者不是别人,赫然是莫虚,惊疑不定,不知道本该和江小蝉好好“叙旧”的李云逸为何会突然召唤自己。
直到,下一刻。
“你对玄阴之体这种绝脉,可有了解?”
玄阴之体!
莫虚脸色微变,眼瞳一凝,整个人的神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意识到李云逸如今面临了什么。
江小蝉,身负玄阴之体!
对他来说,这不是秘密,因为李云逸曾在公开场合说过,熊俊他们都知道,他更清楚的知道,玄阴之体意味着什么,曾在知晓江小蝉的剑道天赋后不止一次的叹息。
之所以不提,是因为不想让李云逸不开心,更何况他也知道,李云逸既然知道玄阴之体,定然也知道这体质面临的命运,所以一直掩而不说。
但现在。
李云逸自己主动提及了。
他只好轻轻一叹,垂头道:
“其实殿下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么?”
“既然是绝脉,自然是……”
“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