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煉氣五千年 txt-第一千五百八十章 你和別人不一樣相伴

煉氣五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五千年炼气五千年
钟晏和左禅当然知道这些长老暗中的小动作,两人虽然都没有挑明,但各自的态度却是截然不同。
左禅知道他在潜龙门的威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想要继续维持现在的局面都有点困难,更不要说压制钟晏了,但是他有什么办法?
正面战斗,一百多名晨钟之境大能出手,竟然都无法击败钟晏带领的三十二名长老,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如今他也只能在心里安慰自己,因为当前形势不好就主动投靠到钟晏那边的人,肯定不是和他一条路上的人,所以走就走吧。
难道他还能对这些晨钟之境大能出手不成?
晨钟之境大能都不是傻子,能看清楚现在的情况,如果他敢对生出别的想法的人出手,剩下的晨钟之境大能必然会感到心寒,加速他这边的人心崩散。
毕竟他现在已经没有足够的底气和钟晏对抗了,如果在短时间内失去人心的话,他就彻底没有翻盘的希望了。
钟晏虽然装作不知道,但也在暗中叮嘱钟韵和众多长老,一定要和那些有投靠意向的长老好好接触,如今他们虽然占据了神念宫殿,但是在整体实力上,和左禅还是差了很多,所以必须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才能真正击败左禅。
至于这些长老之前的所作所为,就当没有发生,就算要算账,也得等灭掉左禅之后再说。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左禅这边已经有数十名长老暗中和钟晏这边的长老接触了,左禅的脸色日渐冰冷。
丁牧将体内积攒的灵气消耗一空之后,又开始盘算要怎么样才能快速提升修为。
神念是肯定可以的,不过丁牧现在不打算使用神念提升修为,所以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感悟时间神通上,小部分的时间则是修炼空间神通和雷剑领域。
就这样过了半个月,左禅那边突然传来了动静,或者说,左禅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短短半个月时间,已经有十几名长老明目张胆地投靠了钟晏,如今钟晏身边已经有了五十多名长老,缩小了和左禅之间的差距。
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左禅这边的长老还会不断投靠过去,不断削弱左禅的实力,所以他必须要想办法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面对这种难缠的情况,左禅做出的选择是,以个人身份向钟晏发起决斗!
当钟晏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因为他复活还没有多长时间,之所以能挡住左禅的进攻,就是凭借了两仪四象阵的威力,如果让他一个人面对晨钟之境第五层的左禅,他也是没有多少胜算的。
毕竟修为境界的察觉,太大了。
但是左禅那边咄咄相逼,甚至当着所有长老的面表达了态度,不希望他和钟晏之间的恩怨影响到了整个潜龙门的发展,也不希望再有其他长老在这次战斗中伤亡,所以他希望钟晏能够站出来和他决斗。
两人之间的恩怨应该让他们两个人亲手解决,胜者成为潜龙门的门主,败者,一无所有!
左禅这番话一说出来,马上就引起了左禅那边两百多名长老的赞同,因为他们真的不想继续再打下去了,尤其不想面对钟晏布置出来的两仪四象阵。
就连钟晏这边的长老,也有一部分是类似的心思,毕竟他们都是潜龙门的长老,打来打去,到最后还是长老,不可能成为门主,所以为什么要为钟晏和左禅之间的战斗买单?
既然如此,干脆让钟晏和左禅两人决斗,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是这么简单。
钟晏是绝对不愿意和左禅决斗的,但是在这种大环境下,他也不好直接拒绝,就让钟韵找来了丁牧,希望丁牧能给他出出主意。
在不知不觉中,钟晏这个晨钟之境大能,竟然已经把丁牧的意见看得非常重要了。
丁牧从钟晏这里了解到情况之后,问道:“让你和左禅决斗,你有几成胜算?”
钟晏说道:“三成,最多。我现在只有晨钟之境第一层的修为,就算提前布置阵法,借助阵盘,也不一定能击败左禅。左禅是非常有天赋的人,他能爆发出来的战力要远远超过他的修为境界,就算对上晨钟之境第六层的大能,也不遑多让。”
丁牧点头,“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就比如说找一个正当的理由拒绝这次决斗?”
钟晏摇头,“如今的情况是大部分人都希望让我和左禅公开决斗,来结束这场战斗,如果我不同意的话,威望必然会受到影响,结果就是追随我的长老很可能会因此生出嫌隙,没有追随我的长老,恐怕也不会再选择我了。”
“这样一来,我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优势,将会在顷刻之间荡然无存,所以我还没有回复左禅,因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丁牧笑了,“如果我给你提供足够多的阵盘呢?凭借你在阵法上的感悟和修为,借助阵盘之利,对抗左禅应该不是问题吧?”
钟晏苦笑,“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进入晨钟之境之后,每一层境界的差距,都是难以逾越了,五千多年前,左禅就已经是晨钟之境第三层的修为了,如今他占据潜龙门修炼了五千多年,却只提升到了晨钟之境第五层,你就知道这两个境界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了。”
丁牧说道:“可我没有觉得晨钟之境大能有多厉害啊。”
“那是你还没有突破到晨钟之境,还没见过……”
钟晏刚想反驳,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就停住了,因为他记起来丁牧利用空间折叠将晨钟之境大能耍得团团转的那一幕,也想到了宋刊和近百只怨灵被丁牧关进无尽空间的场景,剩下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憋了半天,钟晏蹦出来一句,“那是你,你和别人不一样。”
丁牧失笑,“没什么不一样的,在我看来,暮鼓之境和晨钟之境之间的差距都是可以弥补的,为什么你和左禅只有四个小境界的差距,就觉得无法弥补了吗?”
“总要试一试,不对吗?”
钟晏盯着丁牧看了好几秒,问道:“你认真的?要是我输了,你在我身上的投资,可就全都打水漂了。”
丁牧说道:“没关系,要是你输了,我就去找左禅算账,该是我的东西,一个都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