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091 攤牌時間展示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
美加子可能因为不安,身体扭动着。
连晴琉看起来也有点忐忑,来回看着和马和玉藻。
只有保奈美异常的淡定。
玉藻笑眯眯的继续说:“我其实,是妖狐玉藻前,干说你们可能没什么实感,但看了这个应该就懂了。”
话音落下,玉藻脑袋上出现了狐狸耳朵。
美加子:“哦!这是我之前看到过的!你不是说是头箍上的装饰吗?”
“是真的哟,头箍上的装饰怎么可能这样动?”话音落下的时候,玉藻的耳朵刚好抽动了一下。
美加子大喊:“我就说你耳朵会动!你果然在蒙我!”
晴琉则还是一副无法相信的样子:“那个……是真的吗?”
“你想摸摸看吗?”玉藻笑眯眯的问。
晴琉咽了口口水:“想。”
于是玉藻来到她面前蹲下,微微低头。
晴琉还在犹豫该不该伸手呢,美加子先动手了——刚刚她那胆怯的样子就跟假的一样。
“哦哦,好棒,还是温的。”美加子感叹,“太可爱了!晴琉琉你为什么不摸?”
晴琉这才一副不愿意输给美加子的表情,摸了上来。
晴琉的手接触到玉藻的耳朵的时候,刚好耳朵抖了一下,结果晴琉的手像是触电一般缩回来。
玉藻笑了:“不用怕呀。”
晴琉鼓起脸:“我才没有怕呢。”
说着她用力摸上去,还试图用手指找到耳朵上的软骨。
玉藻微微蹙眉:“好痒。”
“啊,抱歉。”晴琉缩回手,“所以,玉藻你是……妖怪?”
“准确的说是快要变成人类的妖怪,因为现在是科学之光取代神的恩泽的时代啊。”
保奈美双手抱胸,看着玉藻:“怎么说?是说你现在和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吗?”
“是啊,而且区别会越来越小,再过几年可能连头顶这对耳朵都放不出来呢。”
和马跟美加子异口同声:“那太遗憾了。”
美加子马上扭头看和马,露出“果然我们是好兄弟”的表情。
保奈美继续:“那你现在能做到什么样的事情呢?像铃木爷爷那样徒手拆汽车吗?”
和马惊了,铃木管家老爷子居然还能做到这种事?
玉藻一脸严肃:“做不到哟。现在的我大部分时候就和普通人类一样,像今晚这样大量使用妖力,要缓好几个月才能恢复。”
“果然今晚的事情是你干的啊。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保奈美问。
“福祉科技拥有一种新技术……”玉藻从头开始,一五一十的把今晚的来龙去脉都说了一遍。
保奈美托着下巴,一副所有所思的表情:“通过科技手段能人工引发神隐一样的现象啊,让人搞不清楚这到底算不算科学呢……毕竟人突然消失什么的……”
玉藻斩钉截铁的说:“这当然是科学。之前也有不少科学家试图解释各种失踪事件不是吗?比如在百慕大发生的失踪事件。时空乱流说、异空间说等都有很广泛的接受度。”
“可是,那些不是和罗斯威尔的外星人、麦田怪圈一样的东西吗?”
“但也有可能全都是真的不是吗?”
保奈美扶额:“看到眼前的你,我也没法反驳。我还以为铃木爷爷的武力是这个世界上最超现实的东西了。没想到还有更超现实的。
“好吧,我接受你的说法。我们就不讨论它是否真实了,关键是我们要怎么做,福祉科技显然也知道这些超自然——我是说,科学暂时解释不了的事情的存在,对吧?”
“不光是福祉科技哟,美国和苏联应该都有相关的研究,旧日本军也曾经把这个当作救命稻草。”
玉藻竖起手指:“对了,德国人在二战中也寻找过约柜哟。”
“等一下!”美加子整个表情都闪亮闪亮的,“你是说夺宝奇兵是真的吗?”
说完她就哼起夺宝奇兵标志性的主题曲。
“不,那个倒是没有相关的证据。”玉藻掐灭了美加子的期待之火。
“真没劲。”美加子嘟囔道。
这时候晴琉举起手——不知道是不是最近被强制读书的后遗症,现在晴琉要发言都会下意识的举手,就像在课堂上回答老师提问那样。
“那个、既然妖狐是存在的,那、那鬼、鬼怪也是存在的啰?”晴琉一脸忐忑的问。
“啊咧,晴琉琉怕鬼啊?也是啊,我不止一次看到你晚上不敢一个人上厕所在憋尿了!”
“才没有好吗!”晴琉勃然大怒,“你别造谣啊!”
美加子发出啊哈哈哈的笑声。
和马只感叹美加子适应力是真的强,刚刚接受了这么多颠覆世界观的东西,马上就适应了。
——不对,对于日本人来说这大概不算颠覆世界观,他们本来就相信神佛这些东西。
和马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上辈子接受了彻底的唯物主义教育,是铁杆的无神论者,所以知道存在妖怪的时候才感觉世界观被颠覆。
日本人可没有这样的“教育基础”,所以他们接受起来更快也正常。
晴琉看着玉藻:“所以,到底存不存在鬼怪啊?”
“放心吧,”玉藻笑道,“就算存在,他们现在也弱到根本没办法威胁人类哟,灵异杂志上大部分灵异体验,其实都是人类自己吓自己。”
晴琉一脸狐疑:“人类这么厉害吗?”
“是啊,毕竟这是人类的时代。所以晴琉完全不用怕,遇到鬼怪就用你的一身正气震退它好了!”
玉藻话音落下,和马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但是如果遇到的是鬼怪式战斗机,你还是怂一下比较好。”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于是房间里一下子冷场了,四个妹子一起用无奈的目光看着和马。
和马:“额……这个冷笑话不好笑吗?”
“如果好笑就不会叫冷笑话了啊。”美加子果断担当起捧哏吐槽道。
保奈美挠挠头:“总之,这个世界存在超自然,但是弱到大部分时候不用担心,而人类可以通过技术手段对超自然进行探索,对吧?”
“不对哦,超自然这个定义就不对。如果说‘自然’是指科学规律可以解释的客观世界,那我也好,神隐也好,都只是科学暂时解释不了的东西,将来它终归是要被纳入科学的范畴内的。
“我就很看好量子力学哦,如果将来有能解释神隐的理论,八成是从量子力学发展出来的。”
面对玉藻的纠正,保奈美耸了耸肩:“我只是为了方便起见才把这些暂时解释不了的现象称为超自然,不用纠结具体的词义啦。
“既然福祉科技在研究这些现象,那我们南条财团也可以研究才对。但是用什么借口说服我爷爷呢……”
玉藻建议道:“建立一个针对福祉科技的调查部门如何?表面上是关注福祉科技的扩张的调查机构。”
“嗯……这个得首先说服我爷爷,让他相信福祉科技是潜在对手啊。不过现在福祉科技确实扩张得很快,也许我可以试试看。这个事情之后走一步看一步好了。”
说着保奈美伸了个懒腰,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我有点累了,应该没什么今晚必须决定的事情了吧?”
“应该没有了。”和马也伸起懒腰,“我也困了,洗个澡睡觉去。这个套房有几个浴室?”
“两个,每层一个。”保奈美指着复式套房通往二楼的楼梯,“楼上那个比较小,和马你可以一个人洗,我们几个用楼下的大浴室,可以几个人一起洗。”
美加子笑嘻嘻的看着晴琉:“那可太好了,不然晴琉琉听了这么可怕事情,连洗澡都没法洗了。”
“我才不怕呢。”晴琉哼了一声,“玉藻都说了,鬼怪很弱,靠一身正气就能对抗。”
“哦哦,晴琉你好勇哟,乖。”
美加子一边说一边用手摸晴琉的头,结果下一刻就吃了晴琉一招恼羞成怒的头槌。
晴琉脑壳撞到美加子下巴的时候发出了非常可怕的声响,然后美加子就向后倒下。
晴琉站起来,哼了一声:“我洗澡去了。”
玉藻:“一起一起,我来给小晴琉搓背,小晴琉帮我洗头吧。”
“好。”
保奈美也开口道:“我也一起。”
躺在地上装尸体的美加子举起手:“就没人关注一下我的情况吗?”
和马捉住她的手,把她拉起来:“你真不是一般的结实啊,刚刚光听那声音,我都觉得你脑震荡了。”
“这是我的优点啊,皮实耐操,跟苏联生产的东西一样。”美加子看起来还挺自豪。
和马则心想,原来这个年代的日本对苏联产品的评价居然和同时代国内差不多。
和马记得上辈子小时候,大院里用的锅炉就是当年苏联进口的,几十年了还能正常运转,给整个大院提供热水。所以整个大院里对苏联产品的评价就是皮实耐操。
美加子凑近和马:“既然她们都走了,那我和你去楼上洗吧,我来帮你擦背!”
和马耸肩:“我倒是不介意啦……”
他拖了个长音,看着保奈美噔噔噔跑过来,一把拽起美加子的手:“你也给我过来!”
美加子带着哭腔:“被发现啦!我错了大小姐,不要把我卖到非洲的矿场去啊。”
“我们南条财团在非洲没有业务啦。”
“那也别把我买到冲绳去伺候美军啊!”
“我们南条财团没有那种灰色产业啦。”
“和马!你就不想和你的青梅竹马一起洗香香吗?”
和马挥挥手:“晚安,两位。”
“呜呜,被和马抛弃了……”
吵吵闹闹的晚上就这样到了尾声,和马站起来,自己上楼泡澡去了。
在浴缸里,他忽然想到今天被他降下裁决的佐佐原和峰尾。
——我今天又决定了两个人的命运啊。
这样恣意妄为真的好吗?
想了半天,和马决定不再纠结这个,反正事情都过去了。
还是想想明天比赛结束后,去上泉正刚那边能学到什么技能比较好。
**
第二天,和马起床之后稍作准备,就和妹子们一起直奔玉龙旗会场。
一到会场迎面碰上近马健一和他的青梅竹马。
“听说你昨天又进医院了?”近马健一过来直接搂住和马的肩膀,“又和福祉科技干起来了?你怎么不叫上我啊!”
和马:“你今天还有硬仗要打吧,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嘛。”
“那我也谢谢你啊,”近马健一挠挠头,“今天第一场的对手确实疏忽可能会导致输掉比赛,毕竟到了四分之一决赛了。”
高中组的参赛队伍比大学组多得多,昨天打了个一天才打完八分之一决赛。
大学组昨天就打完半决赛了,决赛放到今天纯粹是为了把高中和大学的颁奖仪式都凑到一起举办。
和马问:“四分之一决赛的对手很难搞吗?”
“是去年的准优胜队伍,大将和你一个流派。”
和马顺口就接了句:“北辰一刀流?”
近马健一直接沉默了。
美加子小声嘀咕:“千代子要在场,大概会哭出来吧。”
千代子对自家道场和流派的感情很深,这也是和马一直坚称自己是天然理心流的原因。
和马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额,我只是开个玩笑。所以对手的大将是天然理心流的?需要我给你一些对抗他的建议吗?”
“得了吧,”近马健一摇头道,“我跟你对打过,还并肩作战过,你这家伙根本就没用过理心流的招式,新当流和北辰一刀的招式到是信手拈来。”
和马笑了笑,把当年搪塞千代子的说辞拿出来:“我这是因为在天然理心流方面的一直赢不过千代子,为了精进技术才博采众家之长。”
“你说是就是啦,这个事情不重要。反正就看现在上泉正刚老先生对你的看好程度,我觉得你将来会开创自己的流派。”
说完近马健一露出羡慕的表情:“唉,我也好想得到上泉正刚的亲自指点啊!而且是到他在樱岛的别墅去!四舍五入这就算半个入室弟子啊!”
话音刚落,广播中传来组织方播音员小姐姐的声音:“高中组的比赛就要开始了,请各位选手抓紧时间进场准备。”
近马健一松开和马的肩膀,抬起手做出要击掌的姿势。
和马立刻响应,两个人的手掌拍在一起。
“领奖台上见,爱博!”近马健一如此说道。
“啊,我等你。”和马回应。